澳洲換妻俱樂部

澳洲的「換妻俱樂部」處處可見,而當地的華人由於自己傳統的道德觀念支配,往往很少有人涉足,但是近年來,隨著華人新移民的大量湧入,以及對西方文化的逐步接受,情況發生了變化。二十五歲的王偉,和自己小兩歲的太太陳玉是三年前移民來雪梨的,開始,由於王偉在台北還有生意,所以經常兩頭跑,人很累。去年,王偉決定收掉生意,過一段時間安定的生活。不久,他把在台北的資金抽了回來,並在雪梨的曼利海灘附近,化了七十多萬澳幣買了一套公寓,開始過悠閒的移民生活,他每天曬曬太陽、喝喝咖啡、享受著高品位的澳洲生活。但是不多時,王偉如此的生活也感到乏味了,他需要找尋些刺激。

一天晚上,太太去美容院做美容、王偉獨身出門,到唐人街的大水車卡拉OK去尋點樂趣,在門口處踫到王偉幾年前在大陸做生意的合夥人李強。

李強穿著西服,繫著領帶,身材魁梧,手握「大哥大」,身邊還倚著一位二十來歲的漂亮女郎,派頭十足。

他鄉遇故人,分外熱情,他們手拉著手寒暄了一番,王偉從李強的口中知道,李強已和前妻離婚,一年前移民來了澳洲,現在開了一家電腦公司,進行散件的組裝,生意已經穩定,身邊這位姑娘是他的新婚妻子,原是上海來澳洲讀英語的自費留學生,現在是澳洲時裝公司的模特兒,叫美霞。王偉忍不住看了美霞幾眼,這女子細皮嫩肉,面清目秀,身上穿著一件粉紅色的閃光旗袍,胸前的雙乳堅挺,被衣裳包得緊緊的。衣著下的裂叉很高,幾乎要裂到兩股上,顯現的大腿晶亮豐滿、很有丰姿,讓王偉很動心。

他們一起進卡拉OK,定了間包房。女模特兒唱了一支又一支的歌,王偉也唱了許多歌,又喝了很多酒、王偉乘李強上廁所之際,藉著酒意,輕輕地踫了踫女模特兒的豐乳,她含羞地笑笑,似乎很喜歡。王偉很興奮,感到今天是到澳洲來最開懷的一天。

這天起,王偉和李強成了在澳洲最密切的莫逆之交,常聚在一起,難捨難分。

一天晚上,美霞到達令港的國際展覽館表演時裝去了,王偉和李強坐在李強家的客廳裡飲酒,三杯酒下肚,王偉盯著牆上鏡框裹美霞的各式時裝照,感概地說﹕「李兄,你真好福氣,能有美霞這樣天姿國色的美人作伴,也不枉來世一生了!」

李強也酒後吐真言,搖頭晃腦毫無顧忌地說﹕「美霞那比得上你家的陳玉,她是台灣交通大學的校花,一流的身材沉魚落雁的容貌。

「聽你這麼讚賞,不如我們交換老婆來玩玩吧!怎麼樣?」王偉低著頭說道。

「祗怕陳玉嫂嫂不肯答應哩!」李強說。

「美霞會反對嗎?」王偉又問。

「她敢!」李強說﹕「我叫她往東,她不敢往西。」

「一言為定。」王偉伸出手掌。

「一言為定。」李強用手掌往王偉手掌上響亮地拍了一下。

兩人正說笑間,美霞回來了,顯然,她還沉醉在藝術氣氛中,進門嘻嘻一笑,用一

字形步伐在他們面前走了幾個來回。

「坐下。」李強輕聲說,美霞立刻輕手輕腳走過來,依偎在丈夫身邊,像一祗馴善的小貓。

這時沙發正面的電視樂正播放一部X級成人電影,兩對男女正在交換著做愛,李強對著閃亮的屏幕,讚歎著說道﹕「你看人家洋人過的啥日子,多會玩樂?能像這樣過上幾天,死也值得了!」

美霞不高興了,閉著櫻唇,用肩頭撞他,撒嬌地說﹕「人家又不是不曾滿足你嘛?為什麼這樣說的。」

「別鬧!」李強說﹕「明天我們到王偉家裹去,我要拿你你和陳玉姐交換一下位置,我們也這樣耍它一盤,大家快樂快樂。在雪梨實在是太悶了!」

「哎喲,好笑人喲。」美霞以為丈夫在開玩笑,按住他大腿直搖。

「有甚麼好笑的?」李強瞪了妻子一眼說道﹕「就這樣說定了!」

美霞不說話了,看看丈夫,又看看王偉,王偉對她眨了一下眼,美害羞地站起來,雙手捂著面逃進臥室。

「偉兄,明天就看你的了!」李強對王偉擠了下眼睛,用嘴往臥室方向撇了撇嘴,笑著說道﹕「放心吧,她明天盡你騎個夠!」

回到家後,王偉失眠了,他靠在床頭一言不發,望著已經熟睡的陳玉。陳玉喜歡裸睡,體態阿娜而豐腴,此刻她迷人的身段在雪白的肌膚襯托下,顯得嬌媚無比。然而結婚十多年,王偉翻過來覆過去同她做愛,陳玉實在已經引不起他的性衝動。王偉一支接一支地吸煙,陳玉被弄醒了,她爬起來,將頭放在王偉胸膛上,仰面望著忽明忽暗的煙頭, 看出丈夫有滿腹心事,便柔聲問﹕「阿偉,你怎麼啦!」

「小玉,我已和李強商量好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明晚他們就會到我們家來玩。到時候你和美霞臨時換換位置,怎麼樣?」

「你說什麼?」陳玉失聲說道﹕「你沒甚麼嗎?」

「沒什麼,我要和李強玩換妻遊戲。」王偉堅定地說。

「快瘋了!」陳玉猛地從王偉懷裡掙扎出來,感覺耳朵「嗡」的一聲,腦袋一下脹大了許多倍。王偉沉默了一會兒,將長長的煙頭按在煙灰缸裡,下定了決心,冷冷地望著妻子說﹕「小玉,如果不肯答應這件事,我們就離婚!」

說完,他下床,抱著自己的鋪蓋到客廳裹的長沙發上睡覺去了。

這天晚上,陳玉哭了整整一夜。快天亮時,才昏昏沉沉地睡了一會兒。陳玉別無選擇,她覺得自己離不開王偉。

這是雪梨一個普通星期五的夏夜,王偉坐在面臨太平洋的公寓裡,涼風習習,十分宜人。但是王偉卻心情不安地仰坐在沙發上,搖晃著腳尖,不時看看表,又看看臥室。

臥室裹,瑟瑟發抖的陳玉縮在床上,一副大難臨頭的模樣。

牆上的自嗚鐘剛敲過八下,有人敲門了。 王偉快步上前,拉開門,門外站著李強和美霞。美玉乳房高聳,意態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