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之奇想

亂之奇想(1)

一股遭到背叛的感覺在德光的心裡升起。

雖然自己並不是那種不懂風情的道學先生,平日也會和女同事和學生們打打鬧鬧玩在一塊、說說黃色笑話,一些比較親密的肢體接觸難免發生,但是,對於婚姻,德光是絕對的忠誠。

教書二十幾年了,德光不知道收過多少封女同事的愛慕信和女學生的邀約,甚至有自願獻身給自己的,只求和德光有一夜的肌膚相親,但德光都不為所動,「忠誠」是他對淑媛許下的諾言。

淑媛是他從前的學生,應該算是一見鍾情吧!兩人初見面,隨即陷入熱戀之中,等淑媛畢業之後,兩人不顧女方家長的反對,步入了禮堂。

那時候,德光35歲,淑媛22歲。

※※※※※

以交換教授的身分來到美國已經兩個月了。雖然日子過的忙碌,但德光還是不忘每個禮拜打一通長途電話回台灣,問候淑媛和兒子小剛。

得知台灣發生了近百年來規模最大的921地震,德光心急如焚,急忙打電話回台灣問候。

「淑媛,你沒事吧?」

「我沒事,德光。」

「小剛呢?家裡沒怎麼樣吧?」

「爸,你放心,除了東西掉下來以外,其他都好好的。」

「我還是請假回去一趟比較好!」

「不必了,德光,家裡一切安好,你還是安心留在美國研究吧!」

「既然如此,你們自己要多加小心,手電筒啦、電池啦、礦泉水和乾糧啦都要準備好啊。」

「嗯,我知道。」

「小剛,要好好照顧你媽媽,知不知道?」

「爸,你放心啦。」

※※※※※

「無恥的女人!」德光心裡咒罵著。

上個星期,德光向學校請了八天的假期,要回台灣給淑媛一個驚喜。

想到淑媛性感豐滿的肉體,德光整個人都熱了起來。38歲的女體一點都不顯得衰老,即使是生過小孩了,還是一樣誘人。雪白的肌膚、堅挺高聳的雙乳、珠圓玉潤的屁股、修長渾圓的大腿,還有那最令人銷魂的小穴,兩片粉紅色的肉瓣,那微微突起的陰核,溼溼、熱熱、滑滑的肉壁,還有那肉壁蠕動吸吮龜頭時的快感……

想到這裡,德光恨不得立刻回到家中,狠狠地在淑媛體內發洩累積了四個多月的慾火。

「淑媛一定很想我這支肉棒吧?」德光幻想當淑媛突然見到他的驚喜,【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那一對鳳眼流露出欲求不滿的神情,直盯著德光的褲襠,白皙的纖手隔著褲子不停的撫弄龜頭,鮮嫩溼潤的紅唇熱烈的吻著德光的胸膛,檀口微張,發出誘人的呻吟聲,輕聲的在德光的耳邊說:「我要……德光……給我……我要你的肉棒……」伸出丁香小舌在德光的耳垂舔了一下。

下了飛機,德光買了一套紅色的性感吊帶內衣、一雙紅色的高跟鞋和一罐能促進夫妻情趣的香水,興匆匆的搭計程車回家。

德光算準了日期時間:「這時候小剛還在學校,今天是淑媛的年休假日,只剩我們兩個人了。」

到了家門口,德光放輕腳步和動作,躡手躡腳的進入了客廳。

「不在客廳?在睡午覺嗎?」德光的心臟興奮的跳動著:「那更好,我來個猛龍突襲。」舔了舔嘴唇,朝臥房走去。

「嗯嗯嗯嗯……啊哈啊……嗯嗯……」德光貼耳在門板上,房內傳出一陣壓抑的女性呻吟聲。

「淑媛在自慰……嘻嘻……淑媛,讓我的肉棒來充滿妳吧!」德光緩緩的轉動門把,正要推門而入。

「啊啊哈啊……小剛……再深一點……頂到最裡面……要來了……」

「媽媽……哈哈啊啊哈……喔……太棒了!」

宛如雷擊一般的話語傳到德光的耳中。

臥房裡,兩條赤裸的肉體正激烈的交纏著。

這個時候應該在學校的小剛奮力地擺動腰間,左手在淑媛的乳房上搓揉著,右手伸到淑媛的背下,把淑媛高高拱起。

「媽媽……我忍不住了……」

「再等一下……媽媽還沒……再用力點……」

泛著粉紅色光澤的女體,雙腿夾住正在自己小穴內抽動的男性,股間不停的迎合著男性的動作,充血的陰唇翻進翻出,每一次的抽動,都帶出大量黏滑的淫液,突出的陰核一顫一顫,明白的說明了主人的高潮即將來臨。

如櫻桃般的乳頭高高聳起,紅的像要滲出血來,一隻大手不停的的揉弄著乳頭,時而輕撫,時而重捏,粉紅色的乳暈在熱情的逗弄之下,發出眩目的光芒,豐滿的乳房劇烈的晃動著,在在刺激了男性的慾火。兩條宛如水蛇般的舌頭熱烈的交換著彼此的唾液,彷彿甘霖般的吸吮著。

肉壁劇烈的收縮著,像要榨甘蔗一樣,緊緊的夾住粗大的肉棒。子宮深處彷彿潛藏著女妖,毫不放過任何到口的獵物,緊咬住高熱的龜頭。

「媽媽……忍不住了……我……」

「來了……」一股熱流在肉壁裡爆發,衝擊著早就到達臨界點的肉棒,小剛腰間一酥,股間一顫,「喔喔喔喔……」的一聲,猛力的噴射著男性的精華。

「哈哈……呼呼……媽媽……」小剛氣力放盡,伏在母親的乳房上喘息著。

「嗯嗯嗯……小剛……」母親愛戀的輕撫著兒子的頭髮,滿足的神情充滿臉上,嬌聲喘息著說:「小剛……嗯……媽媽愛你……還要……」

萎縮的肉棒仍留在母親的小穴內,倒流的乳白色精液和淫水溼遍了床單,聽到母親發情般的呻吟,不愧是年輕人的肉體,立刻又充血起來。

「又硬了……」失去了身為一個母親應改有的莊重,這時候的淑媛就像是一個蕩婦,渴望著男人的肉棒。

不敢相信眼前所見,德光失神的緩緩轉身離去,隱約還可以聽到房內的妻子在自己兒子的肉棒奉承下,淫蕩的呻吟著。

亂之奇想(2)

自從德光從台灣回來後,整個人就顯得無精打采,提不起一點精神來,看在麗雅眼裡,有著萬分的心疼。

麗雅是學校分配給德光的研究助理,二十四歲,研究所二年級的學生,負責德光的日常行政工作,也接受德光的論文指導。

「李,提起精神來吧!」李是麗雅對德光的稱呼。

德光應了一聲,又埋頭在研究之中。

母子亂倫的景象不斷的在腦海中浮現,原本是相夫教子的賢慧妻子竟然搖身變為在孽子股間晚轉嬌啼的蕩婦。原來在自己眼中看來如女神般的女性,竟然是一個毀壞倫常、毫無羞恥的妓女!

「離婚?」捨不得啊,德光是真心的愛著淑媛,期望能夠一起攜手終老的伴侶。「脫離父子關係?」三代單傳的香煙,難道就這樣放棄嗎?何況上面尚有老父老母,怎堪的起這樣的打擊呢?

德光開始用酒精來麻醉自己。真是可笑,當初會戒酒還是因為淑媛的要求之下才答應的。無奈的是,想一醉解千愁,但卻是酒入愁腸愁更愁啊!

※※※※※

二十四歲的麗雅,如花朵盛開般的年紀,有著令人欣羨的容貌和身材,不知有多少男子拜倒在她的風華之下,但麗雅卻不為所動。

「妳好,初次見面,我是新來的教授,李德光,妳可以叫我『李』。」

她第一次和李見面就被李溫文儒雅的紳士風度所吸引,略微灰白的頭髮顯示主人著智慧,眼角的皺紋訴說著他的成熟穩重,溫和幽默的談吐讓人容易親近,麗雅覺得自己愛上了「李」。

麗雅一點也不覺得德光53歲的年紀對自己來說有何不妥,「我就是喜歡李那種父親的感覺。」麗雅這樣對朋友說。

「你好,我是麗雅莎萊娜,未來一年來麻煩你了。」

「妳太客氣了,有這麼一位美麗的小姐來當我的助理,真是上帝賜福。」

不知怎樣,受到李的稱讚,麗雅的臉頰紅了起來。

「呵呵,紅著臉頰的美麗小姑娘,真是可愛極了!」

『李就是那麼的討人喜歡。』麗雅心裡想著。

※※※※※

「這是妳的太太啊?」麗雅指著德光桌上的相框,照片中德光親密的吻著淑媛的臉頰:「真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

德光的辦公室內把設了十多張和淑媛、小剛一起照的相片,最顯目的就是擺在桌上的那一張。那是淑媛大學畢業那一天,兩人在眾人哄鬧之下,做出親密的接吻。十八年來,自己不曾變心,一心一意的愛著淑媛,但換得的下場竟然是如此讓自己和家族蒙羞的醜事。

麗雅對自己的愛慕和追求,豈會感覺不到呢?和一個美女朝夕相處,說不動心是騙人的,但只要一想起家中的愛妻,只好辜負了佳人的心意,婉轉拒絕,但是,我為妳所作的一切,竟是這樣的回報?

麗雅發現李最近一直在寫著四個漢字。

「發生了什麼事?」麗雅關心的問候著。

聞著從麗雅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女體香味,德光立刻想到了淑媛。自己曾經無數次的沉醉在淑媛成熟胴體散發的惑人香味之中,但是如今躺在淑媛懷中,享受這股香味的卻是自己的兒子,心頭突然一陣煩躁,無名火起,對著麗雅吼道:「走開!沒妳的事!」話剛出口,心裡就覺得後悔了。

麗雅紅著眼眶,泫然欲泣的神情讓德光百般的不捨與悔恨,她是關心我啊!

但是胸中一口悶氣無法發洩,讓一句道歉的話也說不出口,德光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轉身離去。

麗雅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紙張,四個斗大的漢字寫在紙上,麗雅雖然不識,但可以看得出來德光是以相當悲憤的心庵下的。

是夜,德光拖著滿身酒味的的身軀,搖搖擺擺的回到辦公室,麗雅靜靜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德光,眼中充滿了憐惜。

「妳該回去了。」德光擺了擺手,口中呢喃。

「我去查過了,」麗雅指著桌上的紙張:「背叛,亂倫。」

德光瞪大眼睛看著麗雅,瘋狂的大笑:「妳不會懂得,妳不懂得!回去,快回去!」突然笑岔了氣,腳下一個踉蹌,往地板跌了過去,頭陴在桌腳。

「哎喲!」德光哎了一聲,暈了過去。

※※※※※

「媛……我愛妳啊……」德光微微睜開眼睛,妻子淑媛溫柔的看著自己,輕輕撫著頭上的腫起。

「我也愛你……」淑媛解開衣釦,露出鵝黃色胸罩托起的雪白乳溝,拉過德光的手,輕按在自己的乳房上,緩緩的揉動著。

「淑媛……呵……」德光吐出了一口氣,把淑媛拉進懷中,微微顫抖的雪白軀體緊貼著自己的胸膛,挺立的乳頭隔著胸罩和衣服刺激著德光,一股騷動由體內竄升。

德光翻過身,把淑媛壓在身下,低頭吻著淑媛嘴唇。解開胸罩的環釦,豐滿的乳房迫不及待的蹦了出來,嘴唇沿著白皙的頸項來到了幼時的聖地,張口含住一粒乳頭,吸吮了起來。

右手滑進了裙擺,撫觸結實渾圓的長腿,手指插進內褲的鬆緊帶下,把內褲搓了下來,著手處是高賁的陰戶和柔軟的陰毛。

淑媛的玉手也不寂寞,不停的摩擦著德光灼熱的肉棒,透明的黏液從龜頭滲出,沾溼了淑媛的手掌。一手握著高熱的陰囊,一手套弄著跳動的肉棒,難耐的扭動肉體。

肉縫已經泛著淫靡的水光,肥美的陰唇微微開啟,彷彿嘆氣一般,一股熱氣從子宮深處散出,似乎在向人做最最誠摯的邀約,粉紅色的肉壁微微蠕動,麻癢的感覺不停湧現。

德光輕囓乳頭,引起淑媛的嬌啼:「嗯嗯……不要啊……嗯嗯……」拒絕的言辭更讓人興奮,德光加大力道,把乳頭緊緊咬住,幾乎快出血來,舌頭來回的刷著受到刺激的乳頭,又痛又癢的感覺,衝擊著淑媛的肉體。

淑媛用手指輕輕掐住龜頭,指尖在最敏感的馬口處輕劃,強烈的快感讓德光差點洩了精關,德光不甘受制,將一隻手指插進早已氾濫成災的小穴。雖然只是一隻手指,但仍然受到肉壁緊密的包住,彷彿要從手指吸出男精一樣。

淑媛不耐,拔出德光的手指,握住怒張的肉棒,就要往小穴內插入。德光像在逗弄小孩,只把龜頭在肉縫處摩擦,遲遲不肯插入。

「給我……」淑媛饑渴難耐,急躁的扭動豐臀。

亂之奇想(3)

德光伸手到淑媛背後,光滑的背肌,兩團豐腴雪白的股肉,讓德光忍不住大力的揉捏著,手指捲起臀肉間細細的恥毛,撩撥著密處到屁眼間的軟肉。

如此私密之處受到侵犯,酥酥、麻麻、癢癢的感覺把原本已經潮溼的小穴,更是一洩如洪,陰唇大大的張開,內壁一覽無遺,陰核充血,已經作好男女交合的準備。

德光微一用力,拔了一根恥毛,淑媛嬌呼一聲,又痛又舒服的感覺簡直快受不了:「給我……大肉棒……」

德光見時機已到,奮起全身之力,股間一頂,龜頭插進了密處。出乎意料的緊密,肉壁貪婪的咬住龜頭,規律的蠕動著。再吸口氣,毫不保留的使勁插入,大有一去無返的氣勢。

微微有受到阻礙的感覺,但在劇烈的衝擊下,也輕易的突破了,直插到最頂部。

淑媛眉頭微蹙,似乎在忍耐什麼,眼角間泛著淚光。

德光奮力地擺動腰間,肉棒毫不留情的在緊密細緻的小穴內抽插著,「幹死妳……呃呼……插爆妳……」平日說不出口的下流言辭,伴著狂張的慾火脫口而出。四個月的禁慾累積下來的男精,今天要徹底的發洩。

舒爽的快感不停的從密穴漫延到全身,淑媛眉頭舒展開來,媚眼含春,口中流露出令人癡迷的呻吟。

男女性器快速的交合著,產生的高熱幾乎都快出火了。肉棒進進出出,帶動肥美的陰唇,「噗滋噗滋」的水聲,瀰漫在兩人的交合處。

「哦……喔喔……呼……」德光的龜頭頂到了花心,子宮內好像有把刷子一樣,輕輕刷著因為極度充血而顯得猙獰的龜頭,麻癢的感覺讓德光禁不住了。

德光強忍精關,手指突破菊花的大門,進攻突刺,轉圈抽插,菊花內的熱度也不亞於密處,凹凸不平的肉壁,更有著加倍的刺激。怎堪受到前夾擊,淑媛拱起了背脊,扭動著胴體,壓抑的呻吟聲變為放浪的嬌呼:「嗯嗯……啊哈……哦……啊啊啊啊……」

如此誘人的嬌呼聲,對德光正是最佳的的鼓勵,更是賣力的衝刺著。淑媛拱起的背脊,也使得肉棒得以更深入的前進,一窺女人的祕密禁地。含住乳頭的嘴唇,毫不放鬆的舔舐著,佈滿血管的凹凸舌背,不停的摩擦著堅挺的乳頭。

「啊啊啊啊啊……」淑媛發出悲鳴般的呻吟,一股電流竄過全身,擊中了密處的最深處,摧毀了女性的禁關,抵擋不住的奔流直洩而出。

「哦……」受到灼熱的淫精噴灑,德光再也禁不住,精關一鬆,白漿急湧,注入淑媛的體內。花心受到兇猛的精液衝擊,又是一顫,淫精再噴,竟是在瞬間達到兩次高潮。

肉棒不停的跳動著,宛如烏龍吐水般不停的射出男子精華,四個月來的慾火一次得到發洩,德光舒坦的伏在淑媛的胸口,享受著人間極樂的餘韻。

「李……」淑媛膩聲呢喃:「我愛你……李……」

「李」!德光一驚,連忙睜大眼睛,身下的不是淑媛,竟然是麗雅!

「妳……」德光說不出話來了:「怎麼會是……淑媛呢?……剛才……」

「你還在想著她……亂倫背叛……」德光念念不忘淑媛,深深刺痛了麗雅的心:「我……」

德光低頭一看,麗雅的密處倒流著乳色的男精,混著一絲絲的血紅:「妳是……對不起、對不起……」

麗雅愛憐的撫著德光,柔聲道:「我自己願意的……李……」

※※※※※

隔天,麗雅向德光請辭,並向學校辦了休學申請。

「李,你一定要振作起來。天底下一定還有比她更好的女人。」

「麗雅,妳……」

「你自己要照顧好自己,我走了。」輕輕的在德光的臉頰一吻,轉身離去。

德光想出言挽留,卻吶吶的說不出一句話來。

回過神來,麗雅早已不見蹤影了,德光呢喃著:「妳不會懂得……永遠不會……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