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溺的女兒

一早醒來,便發現自己的頭有些昏昏沉沉的。我望了望屋外,雨還在下著。「是不是病了?」我掙扎了一下,卻發現自己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

「爸,幾點了?」我的幾下動作弄醒了女兒,她迷迷糊糊地向我發問道。

「我看看,七點十分。老婆,該起床上班了!」我推了一把左側的妻子,重新又躺了下來。

不一會兒,她們母女兩人便穿戴整齊了。看到叫她起床的我仍然賴在床上,妻子手指點著我的額頭罵我懶鬼。

「阿凝,我感覺不太舒服,可能有些感冒,讓我多睡回兒。」此刻,我的大腦就像是結成了一團硬硬的漿糊,眼皮也睜不開,應了妻一句後便重又側身躺下了。

「呀!爸爸,你的額頭有些熱,是不是發燒了?」女兒小葉把手放在我的額頭上,而妻子聽了這話後則去拿來了一支體溫計。

量了一下,發現自己燒到三十八度,唉,又得躺在家裡休息了。

「小葉,好好呆在家裡照顧你爸爸。」妻子和我性格相近,都是爭強好勝的人,工作上也就勤勤懇懇,和我說過幾句體己話後便離家去上班了。

吃過藥後我便躺回床上,用被子將自己蓋的嚴嚴實實的。這病應該是自己昨天不小心淋雨著了涼,發一身汗後估計就會好。

自己雖然已經四十多歲了,但身體向來感覺挺棒的,只是最近幾天公司裡事情繁多,我也就比較累。昨天原本好好的天,下午突然便下起雨來。本來在公司裡忙碌的我突然想起小葉同學聚會,現在突然下雨,她只穿了件薄薄的衣裙,又沒有帶傘,怕她著涼,於是我便驅車趕到她們聚餐的地方。

真是不知道她們是怎麼找的飯店,當我把車停好後,發現那飯店離停車處還有一百米的距離。

當我打著傘感到飯店時,女兒和她的一幫夥伴們正聚集在門口。

「這孩子!」看到小葉和她的同學們都冷得雙手緊閉在胸前,我不由歎道:「不會躲在飯店裡嘛!」

「小葉!」我快步跨到她的身邊,脫下外套披到她的身上。

「爸爸!你怎麼過來了!」看到我,女兒一臉的驚喜,連忙縮到我的懷裡。

「先上車,外面冷!」我笑臉向她周圍的同學禮貌性地示意了一下,便連忙牽著她趕回車裡。

「爸爸,我坐前面!」

「別鬧!先進去,我還要去接你媽媽。」我替她拉開後車門,督促她道。

「哼,爸爸最偏心了。我也是你的小妻子嘛,幹嗎每次都是媽媽坐前面。」

「唉,這丫頭!」我回頭看了看她,搖著頭笑了笑。

「爸,傻笑啥呢?」我這迷糊的大腦剛剛回味起昨天的甜蜜,就被小葉給拉回發燒的現實中來。

「哦,沒啥。」我睜開眼,小葉正笑吟吟地躺在我的身側看著我。

我伸出手,小葉也很配合地把手放到我的掌心中。生病的時候有只親人的手握著,病人的心裡會感到溫暖與踏實。

「爸,你記不記得三、四個月前的五一節,當時是我生病,爸爸你照顧,現在是你生病,我來照顧。」

「嗯。記得。」我應了一聲,這麼重要的日子我怎麼會忘記!就是從那個五一,我和女兒的亂倫開始起步。

當我從學校接回小葉時,便發現她有些無精打采的樣子,到了晚上,便發現她發熱起來。

女兒說一個人躺在床上休息很孤單,便讓我陪著她,於是那一夜,女兒一直被我摟到天亮。

第二天,女兒的燒退了下去,一向愛清潔的她自然受不了滿身的汗味,於是女兒便想起床洗澡,我當然堅決反對,怕她又因為洗澡而重新病倒。兩人堅持之下,女兒便建議我用溫熱的濕布給她擦擦,當時我也沒有想太多,便答應了。

當自己擦到她胸部的時候我突然感到自己的女兒長大了,她胸前的那一對玉乳已經長得和妻不相上下。

不過小葉畢竟是自己的女兒,當時自己只是心中暗讚她的美麗,並沒有多少齷齪的想法,當我望向小葉時,卻發現她的臉是紅紅的,她的眼睛一對上我的目光,便閉了起來。

當我為她清拭到下面時,卻發現她的下體居然已經濕成一片!「小葉,你和你媽一樣敏感啊!」不知怎地,自己的嘴中居然會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才不是呢!」

既然已經說出那麼一句話來,我也就沒有什麼別的顧忌起來。其實本來我和小葉之間就無話不談的,對於男女歡愛這種事也是如此,自己在和妻子歡愛時是 從來不避小葉的。

「那爸爸只是幫你擦擦你就濕成這樣!」我邊說邊有些調笑的意味看著她。

「只有我深愛的男人摸我我才會這樣。」小葉此時的眼睛睜地大大的,逼視著我,「我自己、媽媽以及別的人摸我都沒這種反應。」

我有些尷尬起來,因為我體味出她話中的那點味兒,為了擺脫這尷尬,我只好打岔道:「你被別的男孩子摸過?」

事後小葉告訴我當時我那話中帶有一股酸味,我不知道女人的直覺居然如此敏銳,但現在想來,自己心中確實是有些不舒服的感覺。

「是小傑啦!」她笑嘻嘻地說道。小傑是我好兄弟錢豫的兒子,比小葉小一歲,經常來我家玩。「前段日子,小傑突然從抱住我,在我身上亂摸,氣得我給了他一巴掌!兩個星期沒理他!」

「呵呵,怪不得前段時間你錢叔叔說小傑委靡不振,原來是你搞得!」

女兒沒有再接下去,只是向我笑了笑便閉上了眼,此刻的情景也是夠我尷尬的,因此我也閉上了嘴,默默地幫她蓋好了被子。

下午,小葉便已經精神奕奕了。而我,一個上午都伴在她的床頭,給她講一些故事解悶,畢竟是四十歲的人了,過了中午我開始就犯困,於是便回房休息。

不知睡了多久,迷糊的我感到胸前有股壓力,睜眼一看,一個笑臉蹦入我的眼中。

「臭丫頭,想壓死你爸啊!」我伸出手抱住她,一個側身,把她翻到一邊,繼續我的美夢。

「爸爸,起來了,你都睡了兩個小時了!」女兒倒是不依不饒,又攀到我的身上。

「是嗎?」我懶散地應了一聲,怪不得自己眼睛睜不開,看來又是睡多了。

我強打起精神,想要洗個臉清醒一下。「小葉,下來,我去洗把臉。」

「不要!」

「別鬧,爸爸頭昏昏的,讓我起來洗臉清醒一下。」

「不要嘛,我來幫你。躺著別動!」說完她就去拿來了濕毛巾幫我擦臉。

「呵呵,小葉什麼時候這麼懂事了?」

「小葉一直都懂事!」說著她調皮地捏了捏我的腮。(我向來討厭那種家長作風,所以對這種捏臉並不在意,反而覺得這樣體現了父女間的親密無間。)

我心裡清楚她肯定是為了上午我幫她擦拭,現在回報來了。想到上午的事,我的下面居然開始蠢蠢欲動。我伸手狠狠地在自己大腿上捏了一下,希望趕緊把下面壓下來,同時有些心虛地看了她一眼。「還好!女兒沒有感到。」我心中暗自慶到。

但是不久,我就知道我錯了。其實這也難怪,她趴在我的身上,我的下面緊緊地貼著她的身子。

突然間,我感到下面被她的小手抹過,這下肉棍更是暴漲。平時它也沒有這麼強啊!難道在自己女兒面前,老二就變了?

壞了,我眼睛盯向小葉,發現她的臉上先是閃過一絲驚異,然後便是一片紅暈。我想說些什麼,可感覺尷尬地什麼都說不出口。時間似乎變成敵人,尷尬的氣氛中靜靜地,只有我強壓下的粗氣聲和女兒混亂的喘氣聲。

沉寂了一會兒,女兒突然俯下身,紅的發燙的腮緊緊貼在我的耳邊。而我也下意識地伸手摟住了她的身子。這個動作本就像異物飛來要閉眼一樣地不經大腦而發出,不料卻被女兒誤解(當然,知道是誤解已經是後來的事了。)女兒的右手原本是去探察下面發生了什麼,現在,卻緊緊地握住了我那意氣風發的老二。

亂倫從這一刻開始,再也收手不住。有些昏昏的我找到女兒的嘴唇,輕吻了上去。柔軟,濕潤,這種美感讓我打了個激靈。眼前的女兒反應更是熱烈,她的香舌撬開我那遲鈍的牙關,糾纏在我的口腔中。

老婆最愛親吻和摟抱,現在看來女兒也是!她原本握住我老二的小手不知不覺中就鬆開了,轉而緊緊地摟著我。

老二的逐漸疲軟也將我的一絲神志帶回腦中,我知道對一個父親來說,應該馬上制止這種不正常的舉動,但我沒有做,那種很道德的話我說不出,自己既然已經這樣了,找借口不異於自掌嘴巴。而且,今天這事明顯女兒對我有情,說錯話反而會傷害女兒。

想了一會兒覺得氣悶,我連忙藉著這個好借口離開了她的嘴,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嘴中嘟囔道:「小葉,你想把我壓死啊!」

小葉對我不自然地笑了笑,朝我臉上大吐一口氣,似是向我表明她也氣悶。

尷尬的氣氛隨稍有緩解,可是女兒仍然抱著我,我那不爭氣的雙手也緊摟著她,【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這些動作逼我不得不去面對要和女兒對現在的事做個討論。

「小葉!」我看著她,突然看到她那期待的臉以及那能說明一切的眼神,我心中暗歎一口氣,同時不爭氣地說道:「我愛你!」

不知女人是不是都特別容易感動,女兒的眼中閃起亮光,看到這情景,我自己眼角都有些濕潤的感覺了,只好將她摟入懷中掩飾。

「爸爸,我也愛你。」小葉嘴貼著我的耳邊說道。

爸爸!這個詞不經意間被她說出,卻讓我心中一刺,同時還夾雜著那亂倫帶來的強烈興奮感。

算了,一切隨他去吧!

過了一會兒,我和她做了一次深談。外面的世界我可以不管,但是妻子那邊怎麼說呢?當這個問題提出時,女兒說這由她解決。後來,妻子回到家,第二天妻便和我談了一次,她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贊成你和小葉的事。」

我很驚訝,以為她是在和我開玩笑,畢竟當時我向小葉提出這問題時心中還有一些讓妻子來斬斷這不該有的情的期望。我看看妻子的臉,雖然她臉上帶著笑意,卻仍能體味出她說話的嚴肅性。

我問妻為何這樣回答小葉,她吻了我一口,說道:「女人的心思,你是不明白的。」而我去問小葉她是怎麼說服妻子的,她的回話僅是「秘密」二字。唉,雖然我是她們的丈夫或父親,她們的心思現在卻讓我迷惑。

「爸!在想什麼呢!」

「想我們剛開始的那段日子。」我答道。回過神來的我開始注意到她胸前那半隱半現的美麗乳房,於是我掙開被她握著的手,伸向了她的睡衣。

我那笨拙的左手折騰了幾下也沒有把她睡衣的扣子解開,女兒移開我的手,善解人意地說道:「爸,我來吧,病了還不老實!」

我對她笑了笑,手按住她的後背,稍微用了下力,小葉便向我挪了挪身子,她胸前那秀麗的風景便已湊到我的面前。

「真乖!」我嚅嚅道,同時把手放到了上側的玉乳上,臉則緊貼著下面的那只。淡淡的清香傳入我的鼻中,我不禁愜意地閉上了眼睛。

「嘻嘻,爸爸現在真像個乖寶寶一樣。」女兒銀鈴般的笑聲傳入我的耳中,同時我感到自己的頭被她用手向懷裡壓了壓。

這種肉貼肉的感覺真是讓人神醉,現在我和女兒的輩分角色似乎顛倒,我就像個小孩一樣被母親摟著。想到此處,我忍不住伸出舌頭在她乳尖上舔了舔。女兒咯咯笑了一聲,大概她也發現此時我們有趣的身份,還故意把自己的乳頭塞到了我的嘴中,「乖爸爸,吃奶!」說完又笑了起來。

雖然無論是我的手,還是我的嘴都享受著如此的艷遇,但畢竟生病發燒讓人無力,在這快意無限的溫柔懷中,我不知不覺地便睡了過去。

當我再次醒了時,發現窗外變成陰沉沉的一片,女兒仍然像我剛剛睡去時那樣躺著,只是她也睡著。我看了看床頭的鐘:十二點四十,看來外面又要下雨。

由於躺了一上午,加上出了一身汗,我感到自己身上好像又恢復了活力,那種燥熱頭昏的感覺已經消去。我的左手仍然放在她白嫩柔滑的乳房上,此刻此景讓我一直疲軟的老二堅挺了起來。

我忍不住用力在小葉的乳上輕輕揉搓起來,在我手動的瞬間,她的身子動了一下,「爸,你醒啦?」

「嗯。你也醒了?」我有些漫不經心答道,心神全在她胸前的一對漂亮豐滿柔嫩堅挺的乳房中,那白白的半圓球上點綴著的兩個鮮紅櫻桃已經沾滿了我的唾液。

「爸,你感覺怎麼樣了?」女兒搬開我的頭,直視著我的眼睛問道。

「感覺很好啊。看我現在這樣,多精神。」我對她笑了笑,伸手先將她的睡衣剝去,看了看她那繡著小動物的潔白內褲,遲疑了一下後,便也對它下手。

我的明目張膽自然是得到了女兒的默許,她曲起小腿,助我除去那漂亮的障礙。搞定之後,我朝她眨了眨眼,掀開我的被子,這丫頭便像條滑滑的泥鰍般鑽進了我的懷裡。

小葉的櫻唇正要印到我的唇上,我連忙躲開,感冒可不宜接吻。小葉疑惑地看了看我,我連忙說出理由,她恍然大悟般地點了點頭,突然凝神想了一會兒,說道:

「爸爸,那我們也不能愛愛。」

雖然我知道現在做愛可能會導致惡果,但現在慾火上身的我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病情要是加重了那就去掛水!

想通此時,我回答道:「沒事,過會兒愛愛時,我可愛的小乖乖主動一下就好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