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歡

下午五點,L君帶著輕鬆的步子離開公司,因為他實在太開心了,初戀情人阿丁今天下午打電話告訴他,已從外國回港,希望見他一面。

這個阿丁,在當年L君和她同學時,男生們已公認是身材標青,鶴立雞群,但後來因為家人要移民外國,才不得不和L君分手。

這次的約會,L君初時是有點猶豫的,他既怕人家糾纏不休,也會怕自己對人家糾纏不休。畢竟,自己也是會放感情進去的。

但他又想起損友阿凡的話:應當勇敢去做認為如果沒去完成就會終生遺憾的事。

於是,L君決定冒著被正宮娘娘踢下床的危險,獨自去偷歡…

L君為了今晚的約會,絞盡腦筋才找到一個藉口,騙老婆不回家吃飯,原因是舊同學聚會,可能會晚一點才回家。

阿丁改變不大,仍然非常前衛好看,還是那嫵媚的長頭髮,身材比以前更成熟了!

兩人吃過晚飯,L君正在打算找點甚麼節目,她已提議找間酒吧喝一杯,他當然舉「腳」贊成!

兩人已有點酒意,一起回憶起當日那些開心的初戀往事,又笑又哭,令酒吧內人人側目,為了避免尷尬,他拉著她離開酒吧,來到尖東海傍,二人依偎著坐在長椅上。

她面紅如火,凝視著他。

L君也情不自禁,低頭吻在她鮮艷的嘴唇上,她婉轉承受,還張開小嘴,讓他的舌頭伸進去,兩人的舌頭交纏著。

他的手慢慢的伸到她肩下,碰到她那脹鼓鼓的乳房,試探著輕按下去,那充滿彈性的感覺,令他情慾高漲。

她沒有拒絕,反而伸手到他胯下,捏著他那已脹大的陽具,她的舉動,令他大喜過望,雙手便老實不客氣的,握著她兩個渾圓的乳房,雖然隔著恤衫和胸圍,但可以感覺到她的乳尖已茁壯起來,像兩顆發硬的櫻桃。

她拉下他的拉鏈,直接探手進內,貼肉握著他的陽具,這種大膽的動作,險些令他噴射,因為實在太刺激了。

幸好他強忍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探手進她的短裙內,輕觸她雙腿幼滑的皮膚,直至兩腿盡頭,碰在她那迷你三角褲上,可以感覺到在褲子邊緣,有不少毛髮走了出來,證明她是豐盛的。

而褲子中央那凹陷的地方,已是濡濕一片,他輕輕的在那凹陷撫摸,她全身劇顫,發出夢囈似的呻吟。

她依偎在他身邊,說想找一處地方休息。

正當他大喜過望之濛,突然手上的鬧表響了起來,原來已是晚上十一時,是他老婆預較定的,每晚最遲也不能超過十二時回家。

他猶豫了,但老婆的嚴令,他不敢不從,唯有找藉口說明天早上開會,要早點回家睡覺。到口的天鵝肉,又給她飛走了,

L君恨恨的,為了一嘗和阿丁做愛的滋味,他想破了頭,最後想到一個好力法,就是分別約老婆和阿丁到澳門渡週末,他知道老婆一進了賭場,便六親不認,直至輸乾為止。

這想來雖然肉痛,但除此以外,他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了。

星期六下午,他先替阿丁買了船票,讓她先出發,他和老婆則搭第二班船,【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到了澳門,陪著老婆吃了午飯,然後直往賭場。

她進入賭場之後,雙眼發光,全神灌注地一鋪一鋪賭下去。

L君賭了一會,說在外面的咖啡室等她,她頭也不回的答應一聲,便不再理他。

L君連忙坐上的士,去到阿丁下榻的酒店,她已在酒店咖啡室等他,兩人閒談了一會,她突然雙頰像喝酒似的變得透紅,心裡可能已感到情慾高漲,他也不願再等,立即結賬回房。

一進入房間,兩人立即相擁在一起,長長的熱吻,險些令他透不過氣來,她慢慢的跪在他面前,拉下他的拉鏈,掏出他那已發硬的陽具,輕輕用手把玩著,然後用舌頭舐弄。

他舒服非常,他老婆從來也不肯替他口交,想不到阿丁竟然肯自動為他獻上她的小嘴。

舐了一會,她張嘴吞了整根陽具,她溫暖的小嘴含著陽具,一上一下的套弄著,舌頭在嘴內繞著他的陽具在打圈,而她的手則伸到他屁股後面,輕撫著他的屁眼。

L君在雙重刺激下,感到腰肢一軟,知道要噴射了,想抽離她的小嘴,但她卻不肯放他離去,結果在她大力的含吮下,他在她嘴內噴射。

她一滴不剩的全吞下肚中,L君心中突然輿起一種無言的感激!

阿丁在他面前脫衣服,外衣脫下,身上一個淺藍色的胸圍,一條淺藍色的迷你三角褲,將她豐滿的身材表露無遺。

那一對渾圓白嫩的乳房,與及賁起的下體,褲邊豐盛的毛髮,將L君也弄得血脈賁張,擁著她便吻,雙手忙亂的撫摸她兩個乳房。

不知何時,她的胸圍和內褲都已給脫去,那雙足有三十三寸的乳房和紅色的乳尖,都給他吻遍了。

他越吻越下,來到她的小腹,吻著那賁起的地力,像叢林似的茸茸,舌頭伸進那濡濕的縫 ,吸吮她的分泌!

浴室內,蒸氣瀰漫,兩人互替對方擦身,任何隱秘的地方也擦到了,她一邊擦,一邊又跪下來,含著他那再度發硬的陽具,舐他的袋子、吻他的屁股,還把舌頭伸進他的股縫,一下接一下的輕舐著。

那種觸電似的感覺,令他□飛天外,他也吻她的身體,大力搓捏她的乳房,將她按在浴缸邊。

渾圓雪白的屁股,盡露那已因興奮而張開的洞口,他挺身而進,她的小洞口仍是緊窄非常,他艱難地向內挺進,她不斷發出呻吟聲,當他全根進入,她發出滿意的呼聲,屁股扭動著,他一次又一次的挺向她的深處,他實在太快活了

突然,她向前一滑,他的陽具移了位,竟然插進了她兩片股肉之間的花蕾。

因為有肥皂液的幫助,竟然很順利的全根揮了進去,她發出了一聲聲的慘叫,那裡太窄了,從未給人進入過,但為了L君,她強忍痛苦,任他在花蕾內馳騁!

他抱著她離開浴缸,陽具仍和她相連著。

來到床上,他抱著她,大力的抽插著,終於兩人同時到達終點,他向她體內全力發射,兩人相擁著不願分離!

直至晚上,兩人在房內每一個角落都做過愛,也不知做了多少遍,他才匆匆離去,回到賭場找老婆,

她仍然在聚精會神地賭著,懵然不知,她的老公已經成功的獨自去偷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