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母與美少女及家庭老師

第一章 母女和家庭老師

一定很可愛…大概是處女,不過已經會手淫了吧。

她自己撫摸性器舒服時,不知道這個可愛的臉會變成什麼樣子。

會露出眩然欲泣的表情,嘟著那櫻桃小嘴,發出性感的哼聲吧。尤其把我的肉棒插入她的嘴裡一定很舒服。

倉石雅也一直偷看由香的側臉,同時這樣幻想。

不知道有這種情形的國中三年級的美少女,偶爾用手撩起烏黑的頭髮,努力的計算數學的方程式。

做出這樣認真的表情時,美少女的容貌更加亮麗。

*** *** *** *** *** ***

倉石雅也是從這一年的春天擔任白木由香的家庭老師。由香的母親說,由香也上補習班,但明年要三加高中聯考,決定每周請家庭老師來兩次,幫助由香準備功課。

本來也沒有打工的意願,因為剛考上全國最著名的?大,從地方來到東京,總算擺脫聯考的練獄和父母的監視,開始過企盼已久的單身生活。

可是剛好在大學的公告欄看到『徵家庭老師』的海報,改變了心意。因為要教的對象是國中三年級的女生。

如果是可愛的女孩…

從這樣帶有邪念的動機,決定去應徵。如果看到的女生是醜八怪,決定打退堂鼓。

就這樣到了位於世田谷的白木家。

見到了母親和女兒。看到兩人的剎那,雅也就決定了,因為母女都很美麗。

母親是白木優子,三十五歲左右,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年輕。不但美麗,還予人賢淑之感。女兒由香是很像媽媽的美少女。

事實上還有雅也本人會不會被錄用的問題。

「看你好像很認真,尤其最近才突破難關,考上?大學。由香,就請倉石當你的家庭老師吧。」

母親說完,女兒也點頭,於是雅也決定做家庭老師。

後來經交談得知,白木家的情形及母親是美女的原因。

全家三人,父親是電視台的導播,母親年輕時的志願是當名演員。

雅也心想,難怪母親是美女了。

已經過了兩個月了,開始時雅也注意的動象是由香,後來就轉向注意母親優子。

事實上,雅也雖然有足夠的性知識和興趣,【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童貞的雅也所能做到的,最多是在心裡幻想和美麗的優子或美少女由香性交的場面而已。這樣可愛的三年級女生,陰毛應該長出來了吧?是不是很多呢?

在隆起的恥丘上,長出薄薄的一層毛,還是茂密的卷毛?不論是何者,看到時一定把持不住自己的…

雅也的幻想還是沒有完,視線從側臉移到下半身,偷看從迷你裙露出來的美腿。

那裡的形狀和顏色也一定很美麗吧。用肉縫形容一定很適合,肉片想必也是粉紅色吧…

幻想到這兒,雅也的肉棒已經把褲子高高頂起。

這時候敲門聲打斷雅也的幻想。

優子走進房間。

「休息一下吧…」

把紅茶和小蛋糕放在桌上。

「每次都這樣真不敢當,謝謝。由香,我們休息吧。」

雅也說時,由香高舉雙手伸懶腰。

「媽媽也把紅茶和蛋糕拿來一起吃,不是很好嗎?對不對,老師?」

雅也被這樣一問,不知如何回答。

「由香,想藉機偷懶是辦不到的。」

優子不同意。

「嘻嘻嘻,被看出來了,因為我最怕數學。」

由香笑一笑,縮一下脖子。

「所以才請老師來的。媽媽不在這裡打擾了,休息過後要好好的用功。」

優子向女兒說過,又對雅也說︰「老師,她是任性的獨生女,請不要客氣,要嚴格的教她。」

「是,不過,由香是乖女孩,頭腦又好,很快會喜歡數學的。」

「那就好了…聽老師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優子離去時,雅也忍不住多看一眼她的背影。

「媽媽也真是的,說起我的事就嘮叨個沒完。」

見到母親走出房間,由香嘟著小嘴說。

「這是所有母親都一樣的。」

「我覺得媽媽不適合做那種人。我認為媽媽很美,不想讓她做一個嘮叨的女人。老師覺得我的媽媽怎麼樣呢?」

突然被問到,雅也一時無法回答。

「你說什麼?」

「老師覺得媽媽漂亮嗎?」

「嗯,很漂亮。」

「喜歡嗎?」

「什麼?你突然的在說什麼!」

雅也感到慌張。

「哇!真奇怪,老師的臉紅了,是不是真的喜歡我媽媽。」

由香笑著,以調皮的眼神看雅也。

「不要胡說,就算開玩笑,我也會生氣。」

「這樣就生氣,那就越來越可疑了。」

「你…」

雅也不由得舉起拳頭。

「對不起…」

由香縮一下脖子,然後,變成認真的表情說︰「老師,你有經驗嗎?」

「經驗?」

「是呀,和女人的性經驗。」

由香很自然的說出來,但她的眼楮閃閃生輝,顯示出興趣的程度。

雅也感到驚慌,但還是反問︰「由香,你呢?」

「老師真狡滑,是我先問的。」

回答的話就能知道由香有沒有經驗。如果是童貞,一定會被這個國三的女生看不起。

雅也這樣想了之後,說︰「有是有的。」

「哦!真意外。看老師很認真的樣子,我以為不會有的。」

「現在輪到你回答了,你究竟怎麼樣呢?」

「我…」

由香低下頭,突然露出難為情的表情說︰「同學們有的也不少,可是我還沒有…」

「是處女羅。」

雅也的聲音有點沙啞。

由香用力點頭。

雅也看到這種神情非常興奮,同時也大膽起來。

「有接吻的經驗嗎?」

由香仍低下頭搖頭,又突然抬起頭。

雅也嚇了一跳,因為由香的臉因興奮而發紅,同時閉上眼楮。

「老師,吻我…」

雅也比剛才更慌張,急忙向房門看。門是關的。

雅也本身當然也沒有吻的經驗,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音。由香還那樣仰起臉閉上眼楮等待。

雅也摟由香的肩,嘴壓在櫻桃小嘴上。

那是柔軟,像要溶化的感覺。由香的溫濕舌頭踫到雅也的舌頭。

「唔…嗯…」

由香苦悶似的發出哼聲,更使雅也興奮。雅也手伸到學生制服的胸上撫摸。

隔著制服和乳罩,摸到堅硬的隆起。輕輕揉搓時,由香抓緊雅也的手臂,發出更急促的哼聲。舌尖如可愛的小貓,與雅也的舌頭糾纏。

雅也忍不住把撫摸胸部的手伸到裙內。

這時,由香好像有點慌張,擋住雅也的手,嘴唇也離開了。

「不能那樣!」

「為什麼?」

由香低下頭,呼吸有點急促,但還是連連搖頭。

由香的母親在樓下,雅也不能太強行做下去。褲內的東西雖然勃起,但也只好放棄,內心還是很高興,總算有了好的開始,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將來的時光。

*** *** *** *** *** ***

雖說是平日的下午,涉谷的公園街仍然有很多人。優子從這裡向百貨公司走去時,不經意的向對街看過去。

看到從計程車下來的一對男女。

一時之間,優子的腦海一片空白。

兩個人都戴墨鏡。那個男人無疑是丈夫,那個女人看起來二十歲左右。

兩個人急忙從對街轉入巷道。

優子急忙跑過去。

到達巷口時,剛好看到丈夫摟著女人的香肩走進旅館。

優子覺得全身血液直衝腦頂。

優子茫然的佇立在原地。這裡和大街上的人群相比,顯得特別冷清。

經過一陣,優子才發現這裡是賓館街,急忙回到大街上。

無法排 的怒氣在心中盤旋。

丈夫有外遇,這不是第一次。本來就喜歡女人,加上是電視台的導播,雖然沒有鬧過大緋聞上報,但和新進的女演員等有相當多的曖昧關係。

只是從優子的女人直覺感到疑惑,追問後不得不承認的就有好幾次。

丈夫每一次都會拼命道歉。

「只是偷吃一口而已,我真正愛的只有你一個人。」

每次都用這句話討好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