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最愛

作者:徑候佳蔭

(1)懵懂初戀

高二暑假,北方小城雖然離高考還有一年時間,但成績一直很好的我並沒有感到太多壓力,仍然過著規律的午飯後自慰一下再睡四小時午覺的生活。這個小城盡管夏天氣溫不低,但僅中午持續幾小時,早晚都很涼爽,十七歲的花季少年精力旺盛,即使每日一次發洩也無法滿足,每天中午最熱的時刻,似乎體內也會跟著升溫,澎湃欲出。

「鈴鈴鈴鈴……」這天中午,我正要開始自己豐衣足食之際,電話響了,反正家裡有其他人,便暢快的甩著硬棒棒,接了電話。

「喂,豬,吃了飯沒?」

我全身一抖,電話那頭是我暗戀的女同學——慧,也是我擼管時幻想的女主角,平時關係很好,所以她對我直呼其名了。

「吃過了啊!」我望著微微昂起的小弟弟,心想它還沒吃呢!

「來我家玩吧,今天我過生日,亮、壯和菁也在。」

「啊?」我多少有些吃驚,Party都開始了才想起來叫我啊?不過也難怪,畢竟我的性格內向一些,雖說和慧也比較談得來,但略有男孩子氣的她和性格外向的亮和壯來往更多些,菁似乎暗地和壯有那層關係,也是慧的同桌,所以他們可能先約了Party,臨時想起來叫我。

「好的,我馬上到。」雖說有點介意,但畢竟他們想起來邀請我了,還是在乎我的,而且又有機會見到我的擼管女神了,也有幾週沒有見到,趁這個機會好好地再深刻一下她在我心目中的肉體形象,回來擼管更立體、更給力。

城市很小,步行不到十分鐘就到了,在慧家門口敲門時我還有些心跳加速。很快,門開了,朝思夜擼的慧開的門,她穿了一件袖子很短的圓領T恤,領口較大,隱約能看到胸部隆起的大勢。

開朗的她用燦爛的笑容迎接了我,我能感覺出她幾週之後見到對我的些許激動,我也報以燦爛的微笑,雖說在家要擼你,可是當面咱都是黨的好孩子啊!呵呵。說真的,我們互相之間似乎有惺惺相惜的純情,可是我對她的幻想……

不及細想,進了慧家很快轉到餐廳,就看到亮、壯和菁已經落座,桌子上燒著一個火鍋,一桌子菜已經擺好,一個沒有開封的蛋糕擺在角落的椅子上。他們已經下了幾道菜進鍋,見到我來了,都開著玩笑招呼歡迎,我也還以貧嘴坐下。

原來慧的父母聽說同學們要來一起慶賀生日,準備了一桌火鍋就去上下午班了,北方的中午是有很長時間午休的。既然大人都不在,我們幾個也不客氣,打開蛋糕,先祝賀壽星生日快樂。

大白天的不用關燈了,慧閉上雙目,雙掌合十許了願,吹滅蠟燭,開始切蛋糕。我和菁坐在慧的對面,亮和壯則分別在慧的左右,當蛋糕切好了後,亮提議要給壽星抹臉,慧立即反對,平時玩鬧習慣了的,亮和壯立即一人抓住慧的一隻手,略向上向後扳住,慧在奮力掙扎,酥胸亂顫。

亮和壯估計也被撩得性起,一邊抓住她的手不放,另一隻手開始假藉助興之名行揩油之實,在慧的腰部遊蕩。慧一邊掙扎躲閃,一邊由於腰部難忍夾擊四處扭動,小T恤很快被拉起來一些,小蠻腰和酥胸一齊在我的眼前閃動,看得我熱血直衝腦門,忘乎所以,又聽著亮和壯呼喊我上去抹蛋糕,慧在低聲要求他們放開的同時還請求我幫她,而我看著這種場景,情不自禁開始了重複多次的自擼幻想:幾個男人在我面前褻瀆凌辱我的慧……

可能是同為女性的菁同情慧的處境,或者菁不想看到壯不停地在慧的腰部揩油,幫忙勸止了他們的玩鬧,壯和亮也見好就收,假裝用手指挑點蛋糕,在慧的臉上摸了一把才罷休,我始終沒有動作,因為下面的高度已經讓我無法起身,只能看著慧略帶羞澀幽怨的瞟我一眼,落座略帶怨氣若有所思開始午餐。

畢竟大家很熟,【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兩三句鬥嘴就把尷尬一掃而光,我們一邊調侃,一邊小涮火鍋,很快吃到了三點多,畢竟都是孩子,扔下一桌殘羹剩盤,打道回府。

當晚,晚飯後我迫不及待地躲進臥室,開始盡情延續白天的場景。

慧經歷一番掙扎無望掙脫,感到有些力虛,便懇求亮和壯饒了她,但是亮和壯豈是善輩(更何況還有我這個導演在後面),亮說他們並沒有惡意,只鬧著玩的,既然慧求他們了,他們自然提出要求才放過她。慧思考一下,嬌羞的「嗯」了一聲。

亮說:「讓我們一起抱抱你吧!」說完給壯使了一個眼色,兩人一前一後把慧夾在了中間。前面的亮胸部緊貼著慧的豐胸,像是離別的戀人一樣,頭倚在慧的耳朵根;壯則在後面使勁盯著慧驕人的後臀,一雙手已經伸進腰裡摸索。

持續片刻,慧已經把持不住,全身酥軟,這樣一來,亮、壯二人不得不抱得更緊些。慢慢地,亮和壯已經無法克制,很快扒掉慧下身的長褲,前後交替的抽插著慧,而慧此時當然和我一樣,沉浸在被兩個男人夾心的快感當中……

在繼續享受快感和享受一下終極快感然後結束之間,我選擇了後者,兩股大量的熱烈的液體先後噴進了我心中女神慧的下體深處,甚至我的手指都感受到了力度。

假期很漫長,在還沒有開學的時候,我會偶爾這樣想。

對慧的思念隨著夜晚的回憶漸漸淡忘更加深刻和迫切了,我也尋找機會跟慧見過幾面,假裝正經天南地北亂侃之餘,溫習一下慧的音容笑貌,好晚上繼續編寫劇本。漸漸地,心總是開始惦記女主角。

很快,高三開學了。

臨近高考的最後一年,每個人稚嫩的臉龐都已經掩飾不住內心的深思變得略帶成熟,雖說目標相同,想法一樣,但每個人似乎註定要朝著自己該去的方向前進,無法止步。

高中生活枯燥而緊張,高三更甚,即使課間時間氣氛也難平復。大家也都會想些辦法暫時躲避或者說逃離這種氣氛,晚自習時,北方的夏夜溫度不是很高,也有涼風習習,有些早戀的會躲到黑暗的操場角落海誓山盟,我只在教室前和同學簡單胡侃一番就算是換了腦袋,回來落座繼續煎熬,完成最後一節晚自習。

很快,已經習慣了這種緊張氣氛的年輕人共同塑造了靜默的學習氣氛,偶爾有人小聲交流問題。我突然發現,慧不在座位上。她在班,也算是老師的寵兒,平時謹遵恪守,怎麼這麼久沒有回教室?

不久,慧的身影出現在了窗外,還如同往常一樣的速率,堅定而淡定地走進教室。我的心剛剛放下,突然發現,座位在慧身後的偉也才剛剛從外面回來走進教室。

對於其他同學,或許仍然沉浸在題海負擔中,或許司空見慣,並沒有太大反應,可是我的心,倏地緊張起來。慧是和偉一起出去的?那麼晚回來,他們幹什麼去了?難道是……

我不敢多想,害怕發現自己喜歡上了自己的擼管女神?害怕發現擼管女神和別人去黑暗中幽會?或者應該說,是害怕發現自己喜歡幻想心愛的女人被別人享用?自己的幻想內容變成了現實:心愛的女人真的被別人深入了?

無論如何,這種現實都不是我敢面對的,我努力勸慰自己,慧不是我愛的女人,只是我的擼管女神,我的任務是學習,我的任務是高考……

那以後的一年中,幾乎都是這樣的場景重複:慧和偉保持著距離出雙入對,我白天忍受著煎熬和他們劃清界線,晚上酣暢淋漓地繼續著我的導演工作,一遍遍的改編劇本,即使改回了原來的樣子,也能給自己帶來莫大的愉悅。我以為找到了自己真正的角色。

煎熬的最後衝刺、莊嚴的三天高考、幾家歡喜幾家愁的高三假期結束了,由於考試前對自己的不斷暗示,我沒有找過慧,只是憑著多次的經驗繼續那淳樸狂野的本色演出。無數子孫在幻想中從各式陰莖中射向慧的身體各處,恍惚中,我漸漸入睡,似乎總能看到慧對我肯定的微笑。

總算幸運,高考的結果還算不賴,我和慧考到了相鄰不遠的兩座城市;偉也考上了,但不怎麼理想,最後偉決定復讀一年,爭取考到和慧同一所大學。就這樣,大學生涯即將開始了。

(2)初戀?女神?

大學生活對我來說充滿了新奇和挑戰,第一次離家獨自生活,第一次來到這麼大的城市,第一次面對如此多和自己一樣優秀的競爭者(臉紅ing)。

頭一個學期在新奇、忙碌與充實中渡過了,期間很多都在這個城市及附近上學的高中同學們趁國慶假期的時候還一起聚會過,我很希望能看到慧,可惜慧偏偏沒有來,聽說是陪父母呢!我心中暗喜,只要不是和那個偉在一起就好。

寒假回去過年,內心開始騷動,因為發現大學裡的女同學沒有一個像慧那樣吸引我,關鍵的是沒有一個有那種「騷」的氣質,能夠讓我用作自慰幻想的女主角。雖然我難以接受自己的「綠帽」式幻想,但我漸漸開始意識到,我還是愛慧的,甚至有時想到慧和偉的若有若無的關係,我也會更興奮,而且有些真的希望他們是那種關係,這樣他們就能自然地有苟合之事。我甚至開始想像著偉興奮激動地開發慧的處女地的情境,慧應該是喊著「不要」忍著疼痛順從呢?還是很快就能開始適應偉的衝撞?

最後我決定去拜訪慧,其實大家都是好朋友,這種拜訪本身是很自然的,只是因之前高考壓力以及我不敢面對自己的幻想,所以內心有些刻意逃避面對慧。

慧開門見到我感到有點意外,但轉而有些開心,我們在她的臥室裡快樂地聊分別半年各自的新生活。慧半靠在床頭,我坐在床對面的沙發上,內心感覺很平靜也很快樂,狗日的綠帽幻想倒是暫時沒有襲上心頭。

慧是個有些大器的女孩子,並不像有些女孩子一樣,不歡迎男同學進自己臥房。想到這一點,我很欣慰我遇到了優秀的慧,但馬上一個念頭閃現:這是否意味著慧也是個很開放的女孩?隨意邀請男人進她的臥室?會不會也隨意被想操她的男人享用?我很快暫停了這段思考,害怕繼續下去的話,眼中的淫光會被慧發現。不過,這個思路倒是可以作為晚上節目的引子。哈哈!

話題由新的大學生活轉到以前的老同學,談著談著突然慧提到了偉,慧居然說到了一些偉的近況,我有些驚訝,慧怎麼知道那麼多?也許是慧覺察到了我的想法,說偉會給她寫信,她當然也會回信,勸他認真準備明天高考。我心想,難道希望他考到和你同一所學校,就可以天天鴛鴦戲水了吧?

慧突然說了句:「偉早上還來的,剛走不久。」聽到這一句,我有些楞了,帶著邪念的想,不會是剛才還在這張床上一起打滾了?慧也有點意識到話題有些尷尬,有些欲言又止,但還是開始聊起了其他同學。

回到家裡,我並沒有因為慧和偉的關係而不開心,卻反而有些真的期待發生什麼,無論如何,在晚上的節目中,他們一定是要發生的。

第二個學期開始了,由於上一個學期努力了很久仍沒有取得很理想的成績,我很快又投入到了學習中,對慧的思念也基本僅限於夜晚的各種劇本,男主角有時會是偉,會是慧的新同學(我不認識幻想出來的),會是大叔、老闆之類,總之給自己創造新感覺。

又是暑假到了,沒有了學業的羈絆,我開始想念慧了,不是在晚上。

這個假期,我頻繁的去拜訪慧,因為我確實總想見到她,當然了,有一部份原因是夏天了,慧總是穿得有點暴露,能在她家看一下午她部份暴露出來的美體也是一種享受。

除了談學習生活,不可避免的也談到偉,他考到了C市,我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因為雖然不是和慧在一起,但是畢竟也離得不遠。不知道為什麼,談到偉的時候,慧總似乎有更多的話想說而沒有說,我想也許是她感覺出我喜歡她,所以這個話題有些敏感和尷尬,因此不好多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