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深淵

作者:花面豹

(一)

今晚丈夫一定到下半晚才回家,已是晚上十二點了,門外還是一片死寂。

真是沒辦法對付的人,家婆住進醫院,他還是在外面與女人鬼混。

我望著窗外街道,再回望五歲女兒美奈的睡矇瞼,深深地嘆了口氣,家公也早已睡眠了,才五十歲外的家公每天都睡得很早。

「這個該死的丈夫,又到外面搞女人!」

我的名字叫岡田千加,今年二十八歲,與丈夫井澤(三十二歲)是六年前在公司內戀愛與結婚的。當時我覺得他是個討女人歡心的人,也是很能體貼我的男人,可是。現在終於認識到這個男人是無可救藥了。

照理來說,井澤是家中獨子,照顧自己的雙親是責無旁貸的,凡事都要為父母親著想才對,但結果是我這個妻子比丈夫要積極得多。

當時我們要結婚時,井澤的父母就對我說:「你們結婚以後也跟我們一起住吧!」

「完全不介意!」既然兩個老人都表示要我們跟他們同住,我也同意了,事實上,井澤的父母也替我們安排得很周詳。

結婚後第一年,我就生了美奈,家庭生活也很和睦。可是當美奈三歲時,丈夫的情況就變了,他變得遲歸,有時過二、三晚才回家。

當我問他為什麼夜歸時,「只要每月拿錢回來便可以吧!」丈夫竟然這樣回答。

我極不滿丈夫的行為,家公家婆也很擔心井澤,但無論我怎樣說出心中的不滿,丈夫還是我行我素。

丈夫這種情況,已持續兩年多了,留下我在家裡焦慮不安地過日子。雖然我想和他離婚了事,但有了女兒美奈,不能簡單說離婚便可解決一切問題,即使沒有美奈這個女兒,對女人來說,離婚也是夠痛苦了。

就在我和丈夫發生感情問題時,家裡又發生一件事,本來心臟不好的家婆在家裡暈倒,我和家公立即把家婆送進醫院。

還好,家婆住院後,病情便穩定下來,家公也好,我也好,每天到醫院探病一次。但丈夫依然故我,一點也沒改變,還是在外面鬼混,我對丈夫更加怒不可遏。

自己母親的身體狀況不妙,而丈夫仍然被外面的女人迷住,他是發甚麼神經病。那個女人真的這麼漂亮嗎?比自己母親和妻子還重要嗎?

丈夫既然如此浪蕩的話,我這個當妻子的也想報復,也要找個男人來陪我睡覺。

我雖然想去找男人,可是根本沒有合適對象,這幾年來都是專心一意當家庭主婦,根本不可能找到合意對象,就是舊男朋友,我也沒見面了,難道忽然約他們見面第一句就是:「我們來做愛。好嗎?」

另外,還有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家公和家婆他們。兩老對我,就像對待自己親生女兒一樣的關心,每當我看著他們,內心便總是有份濃厚的感情,時常提醒我,不可作出會傷害兩個老人家的事情出來,但我非常明白,我已不再愛戀自己的丈夫。

就在家婆住院一星期,在鄉間的父母親突然打電話來,說想美奈回鄉間陪伴他們,正因女兒正放著假,家公也表示沒問題,我便答應了。

第二天早上和女兒乘火車到南站,把美奈交給父母後,便乘火車回家。因正好是上班一族的煩忙時間,當火車一到車站,我便被後面的人擠入車廂中,最後迫在車廂近角的一邊,很久也沒在早上乘火車的我,感覺非常擠擁。

火車開行不久,【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便發覺身後的男人有意無意間用手背碰著我的臀部,因當時太多人擠擁,我想這男人是沒意的,所以只是改變一下站立的姿勢便算了,但不久男人又改變位置靠近我身後,一隻手緊緊地貼在我的臀部上。

我知道是那一回事,「他在非禮我!」我正想轉身罵他,但不知怎樣,我忽然想看看這男人會對我做出什麼行為,或者我現在引誘他做愛,作為對丈夫的報復。

我想著的同時,可能男人看見我沒有反應,他的動作更大膽了。男人的手在我臀部上游動了一陣後,便開始越游越下了,當手指碰到我的陰戶時……

「啊!」我低聲叫了出來,男人被我的叫聲驚嚇似的,立刻把手縮回去。

不久。男人可能又見我沒任何反應,他的手又貼在我的臀部上,手指直接在我的陰戶上撩動,男人開始用手指慢慢一前一後對著陰戶撩動,每當手指向前活動時,指頭便輕輕地探進了我的陰道內,這輕微的刺激已讓我全身一陣顫抖,雙腿發軟,愛液也不斷流出來。

我感到因為愛液的關係,整條內褲變得濕濕黏黏的,這時我才記得今天穿是一條淺藍色的連身裙,須然質料不是很薄,但應該被愛液滲出染成一片漬痕。我不禁有點後悔,如果給其他人看見便很羞人了。

但另一方面我很久沒有這種興奮的感覺,自從丈夫做出背負我的行為,兩人就沒有一次真正的性交,丈夫還可以在其他女人身上發洩,我只好自慰來解決自己的慾念。我現在感到體內被壓抑已久的慾望已經無法控制了,我需要滿足。

這時男人發現我這裡已經全濕,便把手離開我的陰戶,取代是一根硬物緊緊的頂著我的臀部中間的位置,一剎那間,我清楚男人的陽具正頂著恥部。

男人的硬物在恥部磨擦一會後,開始用有節奏的動作,一下一下頂著我陰戶位置,加上列車的擺動,差不多彷彿真的在性交了,而且是背後進行的狗仔式。

「呀!……」我口中不禁低聲呻吟,我感到他的硬物傳來的熱力,刺激得我全身有類似滾燙火熱的快感。

這時我也忍不住,把臀部向後迎了過去,我知這動作會更鼓勵這男人。

果然,男人從後慢慢把我的裙子捲起,再用他的熱棒頂著我。

「啊!……這是……」從臀部感覺到的硬物,隔著內褲全來很高的熱力,立體感覺亦更為明顯,我這時才知男人從褲內拔出陽具頂著我。

我一明白過來,心裡又驚又刺激,萬一給其他乘客看見怎辨。不過,這種直接頂著陰戶感覺,再加上隨時被其他人發現的情況下,的確令我很興奮,本來已經濕潤的地方,現在變得又熱又麻癢。

我需要更多刺激,右手便伸進內褲之中,靈巧的中指在陰蒂上細細撩動,一陣陣強烈的電流,把我的生理反應推上一個高峰,淫水源源不絕的持續流出,多到連內褲也沒法吸納,順著大腿向下流去,我的臀部不斷向後擺動,男人即拚命令肉棒更貼著我的屁股。

我聽到背後男人的呼吸愈來愈急促,一陣陣的熱氣,沉重地噴到我的頸背後面。男人如此沉重的氣息,更令我意亂情迷,而頂著我陰戶的陽具,亦變得愈來愈堅硬了,彷彿要刺穿內褲,一直穿到我的身體裡去。

同時我亦感到淫穴裡一陣騷動,在指尖繼續加強活動下,一陣無法形容的電流,和全身汗毛也豎立的美妙感覺,正同時衝擊著我的思想和肉體,靈魂幾乎要脫離身體一樣,我無法控制自己進入高潮了。

「唔!……唔!……呀!……」我緊緊把下唇咬緊,以免叫出聲來。

同時男人似乎不顧後果的向我壓迫過來,跟著一陣抽搐,我感到內褲被射上了一些很熱的糊狀液體,而且有部份已滲入到屁股上。

當火車到站後,我立即離開車廂,我沒有回頭看那個男人,亦沒有和他說任何話。

當回到家裡,家公不在,應該是出外探望家婆了。我走進浴室,把內褲脫下來,內褲上沾滿男性精液和女性淫水的污穢漬印。看著內褲上的穢漬,我不禁有點像向丈夫報復的喜悅。

*** *** *** *** *** ***

這是小弟第一次創作,文筆自覺亦不是太通順,希望各方好友多多包涵和給點意見。

*** *** *** *** *** ***

(二)

當晚家公像平時一般,很早回房休息了。但我怎樣也難以入睡,腦海中全是今早在火車發生的事情,內心就難以平靜。

腦海滿是今早在火車發生的事情,身體又變得火燒一般難受,我在床上解開了睡衣的鈕扣,袒露出豐滿的胸部,左手在乳頭上揉搓著,右手摸向腿間,這裡被內褲勒住的部位又熱又濕,當指尖輕柔的在陰蒂上撥弄,有如電擊的感覺便走遍全身,花瓣裡面也興奮得不斷收縮了,代表淫慾的蜜液不斷從肉縫內流出。

「呀!……啊!……真的很……舒服呀……哦!……」

我已經忍不住呻吟起來,右手食指同時慢慢進入淫穴裡抽插,當流出更多蜜液後,再把中指一起插進去,並加快在小穴中翻攪。

我沉醉在淫亂的快感中,雙腿微微地抖動,愛液如泉水般源源不絕從陰戶溢出。

「呀!……啊!……啊……」

正當這種快感越來越強烈時,正要把我帶上高潮的頂端……

「千加!……喂!……妳沒事嗎?」

突然房門被推開了,家公已經站在睡房門口前,我竟然忘記鎖好房門。

我嚇得立即從床上昂起來,袒露著的胸部全被家公看見了,我羞得滿面臉通紅,雙手立即掩住自己的胸部。

「這……這個……家公……你有事找我嗎?」我底頭尷尬問著。

「呀……這是……妳……妳房間……有聲音……所以……」家公也很尷尬回答。

我和家公相對無言,太約十秒鐘時間。

還是由家公首先打破沉默:「千加,我……回房休息了。」

當我聽到家公房間的關門聲後,便急步起來,把睡房門鎖上。

「哎呀!很羞人呢……」

這時我的慾火早已消失了,內心亂得不可收拾似的,竟然給家公看到自己手淫的情形,真是羞得無地自容。

翌日,當我把早餐準備好,家公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邊看著今天的報紙一邊吃著早餐,間中和我談論報紙上的新聞,這令我比較沒有那麼尷尬。

中午家公正要到醫院探病,我也需外出買今晚的晚飯材料。

但家公對我說:「千加!不如今晚在外面吃晚飯吧!時常要妳下廚,太過意不去了,何況今天只有我們兩人,在家準備也太麻煩了!」

我也覺家公說得沒錯,間中外出吃飯,我也樂得輕鬆一點。

當晚,我和家公到一間日式料理餐廳吃了一頓豐富晚餐。除了雞串燒、金槍魚、牛肉、海膽這類美食外,還有酒。我喝了很多酒,可能是酒精的關係吧!我一邊喝酒,一邊對家公訴說對丈夫的不滿。

「井澤,他……他根本不當我是妻子,他只愛在外面的野女人……」

酒越飲越多,本來我亦不喜歡喝酒,只是想起丈夫的行為,和自己幾年來所受的苦怨,便借此機會索性大飲一番,終於是酩酊大醉了。

「家公!……我還沒有醉……我……還要喝……」一到自家門口我就大叫起來,一頭倒在屋內。

「千加,妳沒事吧!」家公慌忙把我扶著。

「家公,我很開心,我現在什麼也不管了……看井澤有何辦法對付我……我一切都不理了。」我像發酒瘋了。

「千加!好了!不要再想了,好好休息吧!」

在大門邊,我一動不動,要家公將我抱起來,我也摟住家公,由他抱我到睡房。

「千加!妳這樣睡不行,妳不脫衣服的話,好好的衣服都起皺紋了。」

家公抱我上床後似乎對我這樣說。可是,我的身體實在身不由己了,現在只想好好睡覺了。

「我要睡……睡……家公……」

我只想徹底地放鬆自己,眼皮就像被黏住似的,再也睜不開了,而家公好像正強行脫去我的衣服。

我大概睡了數分鐘,也不知受到甚麼刺激,忽然醒來了。我發現自己被脫得全裸,難道是家公要為我換衣服嗎?

「千加……喂!千加……」

我聽到家公在叫我,另一面家公的手正撫摸我裸露的乳房。一瞬間,我真不敢相信這是現實。

(家公……是慈祥的……有紳士風度的……家公……)

我半醉狀態的腦際,朦朦朧朧地感到吃驚,按理來說,我是他的兒女輩,是他的媳婦。但這時我沒有氣力推開他,也沒有甚麼倫理觀念了,我自問為何要對丈夫忠貞?我只想到管他是家公也好,丈夫的弟弟也好,到了這一步,誰跟我做愛都無所謂了,而且這是對丈夫在外面胡混最好的報復機會。

就投家公所好,由他去玩弄吧!自己暫且假裝睡著好了。

家公亦沒有發覺我已醒來,相當有技巧地愛撫我,他雖說是我家公,看來也很年青,我推測在以前,他也是個風流的男人,這時,我心裡完全不介意家公對我作出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