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水手

有關泰國女人,近年來對香港人來說,似乎比較熟悉。因為除了旅遊熱,令到許多男士可以享受到所謂「肉體按摩」之外,還有不少泰女偷偷地來本港賣肉賺錢。但是,我這裡所講的,卻是別開生面,而且只有我們海員才可以享受得到的「登船伴侶」。

每當我們的船在泰國港口靠岸時,岸邊照例出現的,不是苦力,而是一隊穿紅著綠的女子隊伍。一個個身材健美,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麗姑娘,有些來自清邁,有些來自曼谷。她們在碼頭上,以等待情人似的心情,迎接我們。

她們很有耐性,等到海關查船查完了之後,就開始上船,很有秩序的,站在船舷之上,等我們像檢閱一樣巡視了一遍,然援才決定如何選擇。我們的船員有限,但這支隊伍,住往多達百人,所以,比例約莫是四比一,也就是我們可以在四個女人中挑一個。餘下來的,只好帶住失望的心情返回岸上去了。

那麼,這些女子被我們揀上手之後,又怎樣?立刻就陪我們睡覺嗎?不!太租俗了吧?一般而言,被我們揀中的,第一個步驟,就是先帶她們到我們船員的艙房去。她們入房後,會像情人幽會似的,先跟我們擁吻一一番,然後又羞人答答的,推開我們,為我們執拾床鋪。

我們在航程中,自然有穿過的內衣褲,她於是開始做「主婦式」的住家女人工作,為我們洗衣服,整理床鋪等等。加果我們上岸去了,她們仍留住船艙內工作,一直等到我們回來為止。

試想想,像我們這種航海的生涯,既是這麼枯燥乏味,又沒有一個家。但是,泰國的「登船伴侶」不但令我們有「身在家中」的感覺,也有「異國情鴛」的風味。真是兩全其美哩!

我那天在百多名泰女之中,揀了一個身材一流的阿珠。她來自清邁。也許人們仍不明白,為甚麼「清邁妹」如此搶手?原來一般泰國女人都比較黑,只有清邁的女子肌膚較白晰。物以罕為貴,所以清邁妹分外吃香。

講到泰妹上船,還有許多有娶的小插曲,的確值得一說的,這裡不妨長氣一些,再回筆一寫。當我們的船及港之前,照例先由領航員引領,緩緩地駛到碼頭泊岸。接著那些男人就由掛在船舷的繩上船來。如果十多條繩子,十多名穿紅著綠的姑娘一齊爬上船來,試想想,那是多麼壯觀的場面?

為了「爭頭一口湯」,這些爬繩姑娘會分三人一組,齊齊湧入我們船員的房內。也就是說:每三個女子一組,一齊進入其中一名船員的艙房。然後她們三個人一齊脫個清光,由頂至腳的亮相一番。當然,我們每人只可以揀一個,但每人都有權在三者之中揀其一。當我很快揀了一個,其他兩個就會知難而退,穿好衣服,乖乖的出去。不爭也不吵,也不會賴著不走,或者令你難堪等等。

如果這批「先頭部隊」你仍覺不合胃口,那麼,大可以耐性一些等一等,因為好戲仍在後頭呢!當然,你可能要忍心一些,因為三個裸女在你面前亮相,你仍一一拒絕,這未必是個個做得到的。

不過,近來可能由於某些洋船認為「飛繩鉤船」太危險,船主紛紛向港口的海關反應,所以姑娘們惟有循規蹈矩的在碼頭「列隊恭侯」。

回頭再講阿珠,這位清邁姑娘,真是又甜又美,我見猶憐。關上艙門之後,就把她脫光了衣服。阿珠含羞答答的,欲拒還迎。她非常瞭解男人的心理,所以被我脫光了衣服之後,一骨碌的走上床去,扯過一張被單,就把身體掩蓋住。

我走到床邊,隔住被單摸她,她躲在下面,連頭也蓋過了,吃吃地笑:「別這樣,你好壞喲!」

我一點也不急,因為這一次我們這艘船在此停留七日之久。【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因為那時侯還未發展貨櫃船,所以上落貨需要好幾日的時間。換句說話,在這幾日之內,阿珠是屬於我的,我又何必太心急呢?

但是,她實是在太動人了,我真有些忍不住,所以我一定要先親親她。她很頑皮,故意避開我。我坐在床邊脫衣服,她反而趁勢伸了一隻手出被單外面,摸了我一把!我乘機捉住她的手,我的另一支手則伸及被內搜索著,連脫到一半的衣服也不顧了。

她怕癢的直叫,雙手和我拉拉扯扯,煞是好玩。我給她拉住,連人帶褲,一齊拖入被單之內,蓋過了頭,甚麼都見不到。由於衣服脫到一半,我給她縷得透不過氣來,卻又沒有辦法可以擺脫她。

後來,我靈機一觸,把她按在下面,伸手到摸她的要害去,她終於軟下來了。我這才慢慢的,一件一件的脫去我身上的衣物,否則好容易給她弄得所有衣服都扯爛為止。

我揀正她的要害,吻她、探她!她氣喘喘地說:「你真要命!饒過我吧!」

好一個知情識趣的女郎,竟然會向我撒嬌,其實當時只不過剛剛開始而已,她卻十分瞭解男人的心理,首先滿足了一般男人的「英雄主義」。

我吻她,她則「伊伊哦哦」的呻吟,我摸她的乳房,她卻回敬地摸我,處處現出她已經是相當成熟的女性,我把手探到一個地方,那裡狹窄得令人奇怪,她含羞地推開我那隻手,可是又主動地把我另一隻手拉了過去,她讓我的手指在她的陰唇輕輕撫摸,並閉上了變目在享在享受。然而那手指頭一滑,就滑進了她的小肉洞裡,她「喲」的一聲輕叫,叫得動人心弦。我已忍無可忍,採取了主動。

我趴到她上面,她則很熟練地把我的肉棒對準了她的洞口。我迫不及待的就插了進去,阿珠渾身一震,不知是真的不堪容納,或者是懂得作狀,她緊鎖雙眉,顯出十分痛苦的樣子。不過隨著我的抽送,她的陰道也逐漸滋潤,我由慢漸漸變快,她也流露出舒坦和享受的表情。在我繼續努力下,終於把阿珠幹得臉紅眼濕,手腳冰涼。在她欲仙欲死地抽搐的時候,我也適時的把精液注入她的陰道裡。

瘋狂地玩了一會兒,她在枕邊悄悄地說:「我終於有了一個好丈夫了,可惜只可以做你七天的妻子,七天之後我們又要分手了。」

我對住她真的是一種享受。她好玩,又會說話。她吻著我,又心肝又寶貝的,叫得又親切,又真實,完全不似一個職業女郎。

我忽然變得頑皮,想扯開被單看她的全相,她用手力掩住下面,說道:「你太壞,不許你這麼壞,否則我寧願不做你老婆啦。」

我在感覺上並沒有甚座不對勁的地方,為甚麼就是見不到她的全相?難道她的身體有缺陷麼嗎?我起來洗澡,她反而毫不介意地,落床跟了入來,替我擦背。她的腰間圍了一條大毛巾,只露出那堅挺的胸脯,十足一個熱情如火的熱帶女郎。

我故意說:「今天晚上,你出去麼?」

「由現在起,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你要我怎樣我就怎樣啊!」阿珠一邊替我擦背,一邊說道。

「本來我想帶你上岸,但是,我有個同事想帶我去試試一件夠刺激的玩意兒。」

「究竟是甚麼事呀?」

我促狹地說:「為了那種嘗試,我只好冷落你了。」

「玩女人?」她猜測著。

「不,是人體按摩。」我故意說道:「我從未試過,所以心思思想試一試。」

「老公!」她正以肥皂搓捏著我那兒,嘴裡說道:「小心你這兒變了形才好。」

「變了甚麼形?一枝獨秀?」

「人體披摩其實十分危險,你不小心就會洩上了性病,那時你不但一生無法一枝獨秀,還會變了軟皮蛇。」她用力一握,我痛得跳了起來。她卻哈哈大笑。

然後,她解開了大毛巾,也踏足於浴缸中來。這時我見到她那毛茸茸的夾縫裡洋溢著我剛才射進去的精液。

「你想試人體按摩,何必外求呢?」她一邊以肥皂擦向那三角地帶,一邊叫我坐好了位置,說道:「讓我服侍你,最低限度比外面安全得多哩!」

她說得到做得到,「鮑魚刷」首先在我背上大力磨擦,的確又是另一種舒服。然後又是「海綿」侍侯我。兩團極富彈性的「海綿」,把我身體每一個地方都擦透了。

「曼谷市區內的浴室,所謂的人體按摩,大致就像我現在對你一樣。」阿珠笑著問我道:「這樣舒服嗎?」

她擦得兩擦,擦到我的嘴邊來了,弄得我到處全是肥皂的泡沫。我很刺激,忍不住將她來一個「就地正法」。

浴缸內地方雖然細小,但在水中作樂,又是另有一番風情。加上阿珠迎送有術,徐疾有致,我終於也樂得在她的呀上盡情地發洩。她很溫柔,再為我用花酒洗擦一番,才替我抹乾身上的水珠,送我上床。

我知道她對男人的心理很明白,因為我終於看見了她肉體的每一寸的地方,以前用大毛巾圍住的地方並無任何缺陷,她只是故意掩掩映映,以增加神秘感而已,所以我知道她對男人,的確是高手。

上了床,她熄了燈,抱住我一齊睡,像哄孩子一樣,我也真的像個貪婪的孩子,把她當作母親似的,捧住她的乳房,沉沉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當我稍為清醒時,伸手一摸,那誘人的肉體竟然不知所蹤,連人影也不見了。

我大吃一驚!心裡想:這回槽了,準是遇上了女拆白黨,一定損失慘重。因為像我們這一類海員,房內多多少少總有一些私貨,準備帶上岸去賺錢的。至於手錶、墨水筆和金錢等,也一定會放為她搜掠的對象。

然則,這畢竟是罕見的。因為就我過去的經驗,她們並不敢做出這種事、如此不但違反了她們的行規,也將自絕門路,以後所有這一類女郎將不准上船陪我們,何況每次我們對她們都不錯呢!

我定了定神,發覺黑暗中仍有些光線,那是自洗手間透出的。原來她還未走,卻在裡面洗衣服。我未免太敏惑了一點了。

阿珠回到我床邊,溫柔地問道:「睡醒了麼?我正想過來叫你哩!因為你們吃飯的時間就快到啦!」

果真是個知情識趣的清邁姑娘。她連我們這船上的一切生活習慣都十分瞭解。她已穿回衣,也催促致超來穿上衣服,因為我們晚膳的時間到了。我出去餐聽吃晚飯時,她仍留在我的艙房內等我回來。那時我將帶了飯菜回來給她吃。

總之,這毛天之內,她是足不出門,做足七日的溫柔嬌妻。加果我不上岸,她可以陪足七日七夜。

對住阿珠這個「臨時老婆」,我也得做足七日丈夫。但是,我不是鐵打的,不可能一天到晚的做床上運動的!我的同事小李在餐聽吃晚飯時,悄悄拉我到個一角落,低聲的問道:「你那個臨時老婆怎啦?」

「很不錯。」我說道。

「我們交換好不好?」

「你怎麼啦!為甚麼要交換呢?」

「呆子,她又不是你的真的老婆,你何必這麼緊張?就像吃東西一樣,多一兩個菜色,總可以引起更大的食慾嘛!」

「但是,今晚才是初夜。」我說:「要換也改天再說。」

「這是林雄他們提議的,由明晚起,我們可以晚晚不同,總之幾個人結盟。」

我明白他的意思,幾個人天天晚上嘗試新鮮的,好過每個晚上對住一個。

「我們幾個人抽籤,然後輪流交換。」

「可否先讓我問問小姐的意見呢?」

「你這笨蛋,你以為她垣的是你老婆?她不過想賺多少錢而已。我們走了,她們還不是再接第二個嗎?」

「那是另一回事,只要她是人,我們就要尊重她作為一個女人的自尊心。」

「好吧!那麼,明天早餐時等你答覆,不參加我也不勉強你。反正我們還有其地同事喜歡這種交換條件的方式。」小李又故作神秘地說:「告訴你,每晚有好戲看。」

「甚麼好戲?」

「我們知道有兩對至三對,實行性愛齊齊玩!」

我本來也是很喜歡刺激的玩意,但是恨奇怪,總覺得阿珠如果對得我好,我倒是甘願單獨對她七日七夜,小李道:「今晚不換不要緊,由明晚開始吧!」

「你們這是甚麼意思?」

「沒甚麼意思,就算你不願意,我們也會偷襲的,你小心守著你的女人吧!嘻!」

小李對我扮了個鬼臉,溜走了。

晚飯後,我記掛著阿珠,怕她肚子餓了,匆匆帶回一些飯菜到艙房去給她吃。阿珠很乖,她正在艙房裡替我洗刷地板。我推開了艙門,看見阿蛛正背住我,她的褲子因為她蹲在地上的關係,令到背後露出了褲頭,而那裡的肌肉對男人也是很富誘惑的。她刷地板刷得使勁時,那乳房卻跳彈得更加令人為之心醉。

她覺有人入來,回過頭來瞥了我一眼,說道:「你好鬼祟,怎麼入來也不作聲?」

「我在欣賞你嘛!」我笑著把艙門關上了。「吃飯啦!」我把飯菜送上。

她站了超來,嫣然一笑,說道:「你倒有我心!」

「你是我老婆,我怎可以不記住你?」我趁勢攔摟抱住她的嬌軀,雙手撫摸著她那極富彈性的臀部。

「飯後,你外出嗎?」她問我,一邊坐在床邊吃著我給她帶回的飯菜。

「你想怎麼啦?」我反問她。

「如果你外出,我可以在這裡睡下,用不著等你回來。」她說:「我知道像你這種男人很心野,飯後總希望上岸去尋幽探秘。」

「我今晚卻例外,偏偏不想外出呢!」

「為甚麼?」

「因為我有了你呀!」我乘機坐到她的身邊去。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她推開我的手說道:「你好貪心,還沒摸夠嗎?」

「我還未飽哩!等會兒你再餵我好嗎?」

「只要你留下來,我自然要盡我做妻子的義務。」

「你真好!我決定不上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