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慾之禍

掃瞄校正:志狼 排版:一木

馬可清,早年混跡江湖,結交了不少「奇能異士」,後來改邪歸正經營起茶葉生意,日子過得不錯。

當年老馬年輕氣盛,好勇鬥狠在道上也混出了名堂來,追隨者也不在少數。

但江湖險惡難行,迫使他放棄了江湖生涯,年屆四十的他好不容易討了媳婦,只可惜紅顏多薄命,老婆早逝。

他有三個情同手足的好兄弟,馬可清身為他們的大哥,年齡的差距也有十來歲。早年馬可清還在混的時候,三個小老弟皆視其為他們的大哥,俟老馬退隱後不久,三個小老弟後來也深感今是而昨非,遂陸續離開江湖路。

他們投靠馬可清,老馬義不容辭完全接納他們。

幾年後,三個小老弟都陸續結婚,老大的媳婦叫惠玲,老二的老婆叫牽夢,小弟的妻子叫阿花,三個女人可以稱得上是絕色美人,不亞於時下的影視明星。

大家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倒也和樂融融,日子過得很快樂。

現在,阿花、牽夢、惠玲三個女人的丈夫因工作或其他因素的關係,已經有好久離開家裡了,而老馬是所有的人裡而最清閒的了,因為他那茶葉店面請了五、六個女店員來看顧,也不用煩他老操心,只要他每期準時收錢就好了。老馬唯一遺憾的事是老婆早過逝,使得他難免感到空虛而寂寞,尤其每當他看到自己的女員工或弟媳那婀娜多姿的嬌模樣,便會在他潛意識裡特別需要女人的慾望。

有一次,他無意經過阿花的臥房,因為阿花正在換衣服,忘了將房門關好在半遮半掩的門外,老馬隱約的看到阿花裸露的背影,她的肥臀朝外,老馬那不爭氣的老二竟然一下子翹了起來,使他極端不好意思的閃躲掉。

自從那次跟一名女店員叫緹華的女孩子攪過之後,使他久封的心扇逐漸打開,並且恢復信心,他很想跟牽夢。阿花。惠玲發生不可告人的關係,甚至連乾女兒竹君他也沾染。

竹君跟她的三位嫂子情同親姊妹,自從出嫁以後較少有往來,不過也經常以電話聯絡。

竹君與馬可清相差也不到二十歲,她是馬可清從前朋友的女兒,朋友因老婆跟人跑路自己又患絕症,因此托付予老馬,老馬果真一諾千金把竹君帶回家並且將其培長成人。

老馬人高馬大,輪廓五官相當有立體感,長得頗為性格,現在正值中年挺有男人成熟的魅力,深深吸引人。

就憑這一點,而且他有恩於這四個女人,因此他決心只要有機會他一定要上馬與她們周旋不可。

尤其女員工緹華跟他上過床之後,老馬信心十足且俟機而動,想要與竹君及她的三個嫂嫂有一腿之交才不枉此生。

那是中秋節的前夕,已經晚上八點了,平常時晚上十點打烊,因為適迎中秋佳節,所以老馬也讓自己的員工提早打烊。

打烊的時問是晚上八點,其他的女孩子都陸續走掉了,唯獨緹華沒有走。

「李小姐!大家都走了,你怎麼還在忙?」

緹華見老闆在問,急忙說:「老闆!因為明天有一家客戶要二十盒的禮盒,而且聲明要一大早來提貨,客戶剛才才訂的貨,明天是中秋節,大概客戶要急著趕明天送出去吧!所以我先把它包裝好,省得明天老闆出狀況……」

真是熱心的員工,老馬內心歡喜,於是老馬幫忙緹華包裝。

不久,禮盒已包裝完畢。

「李小姐!」

「哦……」

他看到她那美麗的身段,姣好的面貌,嬌柔甜美的聲音,使老馬鼓足了勇氣說:「李小姐!你工作賣力,走我請你吃消夜。」沒想到緹華一囗氣答應了。

一回生。二回熟,倆人先吃了一頓海產,然後又去唱歌,這一路玩下來已深夜了。

這時老馬帶著微醉的李緹華走進一家旅館,緹華也沒有拒絕,而且此時已改囗叫老馬為可清了,女人真是奇怪的動物,也許直喚名字較顯得親近些吧!

進了旅館的房間後,老馬關好門後,便迫不及待的想上馬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他把緹華壓倒在床上,一頭鑽進她的雙峰之間胡亂磨菇。

「啊……唔……唔……」

緹華本能的扭動嬌軀,兩人經過貼身的磨蹭更加速了兩性的慾望。

於是老馬的手也開始不安份了,他的手已經摸向她的大腿,她的粉腿光滑晶螢。

「啊……唔……唔……」

她的美腿曲弓著於床上,嘴內嬌嗔連連,那色瞇瞇的老馬即刻侵襲緹華的肥臀。

緹華兩手緊抱著老馬,咬著下唇意識有些模糊,老馬終於把她身上的包裹逐一的解除。

面對一絲不掛的緹華,老馬的心速加快,終於也脫去自己的衣服。

緹華正值花樣的年華,一股青春氣息襲向老馬,馬可清醉了。

緹華稱得上是天生尤物,除了擁有傲人的身材,姣美的面孔之外,sosing.com想不到平常斯文的她,在這個時侯顯動淫媚動人,真是做愛的上等材料。

緹華媚著雙眸,微視著可清,雙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摸撫,並輕聲細語的叫魂,直叫得老馬魂飛九霄。

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抓住那突兀的乳房左右開弓不停的啜吮,乳頭被舐得尖硬起來。

李緹華咯咯地浪叫:「啊……唔……哥啊……哥……噢……」

她左手抓著老馬的頭髮,右手本能的伸到老馬的下體,用一招「掖下偷桃」的招式,直搔得老馬的卵蛋又癢又酸,那大老二也毫不客氣觸怒起來。

緹華搔了一陣睪丸後,轉手握住那根肉棒用力的抽弄著。

「啊……噓……」老馬忍不住叫了起來。

不久,兩人攻守交替,換老馬躺在床上,緹華望著豎立的肉棒,立刻俯下身來手握陽莖,便張開小嘴兒給它舒服了。

「唔……唔……唔……」

緹華吹吮吭然有聲,嘴內不停的吱唔。老馬手也沒有閒著,他的手握著她的兩個毫乳,愛不釋手。

她的淫水已經沾滿了她的下體,吹噓一陣後,緹華主動的騎在老馬身上,兩人面對面你來我往。

緹華兩腳跨在他的腰際兩側,然後手握著老馬的大雞巴,接著將自己的嫩穴對著龜頭慢慢的往下坐……

終於嫩穴咬住大雞巴,並且全根盡沒。

緹華開始套弄,她扭腰擺款,搖動著老馬的陽具。

「啊……好粗的……雞雞……好哥哥……唔……哎喲……」

當雞巴塞進她的肉穴時,緹華樂得狂叫。

「卜滋!卜滋!」淫水從她的嫩穴淌出來沾滿了他的老二。

雙乳在她的蠕動下,分外活潑迷人,老馬看著雙乳的變化,雙手摸著她的浪臀。

「唔……唔……唔……」

最後嬌柔的她顯然沒力氣了,只好趴在他的身上休息。

「沒力氣啦!」

「嗯……」

於是老馬一馬當先萬夫莫敵,一個翻身便將她壓住,並且把她的兩腿放置於自己的雙肩上,開始抽插。

「啊……哎喲……爽……快……用力……干我……哦……親哥哥……好丈夫……好老闆……」

「卜滋!卜滋!」

老馬聽下面的小兒淫蕩狂鎮,興奮不已,遂更加用力狂戳,下下入底,九深一淺。

陰唇含著陽具像蚌珠一樣一吸一吐,老馬□夾得爽歪歪,一股熱流襲上他的全身,他感到快要射精了,於是他托著緹華的肥臀,開始一連串的猛攻。

緹華的一對豪乳綻開像蓮花,窮變萬化。

他左插右戳。

「嗯……用力好親親……緹華……哎喲……舒服……」

「抬高……哦……哎喲……好哥……哥……好情郎……唔……」

「來……啊……好……大……雞……巴……用力……干……好爽……」

緹華意亂情迷,雙眉緊蹙,兩手抓住自己的雙腳,鶯鶯燕燕不休。她香汗淋漓,嬌嗔如燕,淫媚極了。

又干了十來下,老馬終於忍不住大叫:「啊……我……來了!……啊……」

「咻……咻……咻……」

他的龐大身軀一陣哆嗦,一汨陽精急射而出,射進緹華的體內。

兩人終於酣睡而眠,一直到次日早上十時才離去。

食住知味的馬可清,自從與李緹華一夜風流之後,禁固己久的他終於獲得了解脫,但卻使他覺得更需要女人了。

馬可清此後隨時留意家中的三個女人惠玲、牽夢、阿花,可能的話還包括自己一手帶大的竹君。

於是馬可清開始留意機會,創造機會。

這一日下午,阿花比平常回來得較早,老馬知道家裡只有他跟阿花兩個人。

阿花今天穿著洋裝特別美艷動人,老馬想起了那夜在旅館與李緹華風流的事,不覺心癢癢的。

阿花回來後跟老馬打了招呼後便匆忙到自己的臥室內,老馬覺得好奇,便跟了去。

不知是阿花佯作不知,或著一時失察不知道老馬也跟著進來了。當阿花坐在床上,猛然背後有一雙大手抱著她,她猛回頭才知道是大哥。

老馬不管三七二十一即刻毛手毛腳,他實在很怕阿花會拒絕使他腦羞成怒多難堪。

阿花只是象徵的拒絕,但不會整個人軟化半推半就起來。

「大哥要玩你,行嗎?……」

「嗯……」她羞答答表示不反對。

於是她脫下白洋裝及三角褲,雙臂一攤道:「大哥,你來吧!」

老馬興奮得無以言狀,他迅速脫下他的內褲,立刻,那只六寸多的陽具呈現在他面前。

她初見可清的硬陽具本就春心蕩漾淌出淫水,現在一見他全身裸體,就更想催他快插她。

於是她閉上眼,卻特別大開左右二腿,以迎接可清光臨。

她此時芳心激動心想,嫁夫半年現在才遇到「真丈夫」他以雙手支床,雙腳後跪的向阿花騎上。

阿花見可清已騎上,就伸玉手扶著他的硬龜頭,先在她陰核磨動,老馬就吻吸她的乳房。

阿花也兒酥癢,道:「大哥,您像很會玩。」

「因為大哥就喜歡你,想特別給你舒服。」

「真的呀?」

阿花一手扶龜頭,另一手撥開陰戶,「大哥,可以給嫩穴插進來了。」

老馬一聽就用勁插入,只覺得她的陰道內濕滑滑,又熱呼呼真舒服。

阿花憂著臉道:「啊……哥……痛呀……」

「哥……阿花永遠愛你,你可要慢些插。」

老馬也說:「阿花,大哥會好好疼你。」

老馬想起阿花尚末生產過,決不可太衝擊,就很耐心的一寸一分慢慢向內推進。以至全根盡入。

「到穴心了嗎?」

「喔!哥,我覺得到。」

「還痛不痛?」

老馬別有見地的又吮吸她奶頭,以使她再淌淫水滑潤陰道。

這一招果然有效,珂花閉眼紅臉笑道:

「哥呀!不痛了,但內邊好癢,您可抽動抽動了。」

老馬一聽,就依言淺抽慢插起來。

這樣抽插了五十多下,他問:「阿花,給你插得爽不爽?」

「果然一鳴驚人。」

阿花為了表示虔誠至愛,就緊摟可清的雙肩。她不只如此,還開始微微搖動雪柔柔的屁股,迎合可清的抽插。

這麼一來他就覺得龜頭一直被緊窄的陰壁磨轉,同時也因她陰戶不停翕動而倍加舒服。

「嗯,阿花,你的嫩穴真妙,懂得搖動……真是一朵解語花……對……就是這樣……」

老馬經她配合越有勁道,一股作氣抽插她一百多下。

老馬正在愈抽愈起興的時候,忽然……

「有人在家嗎?」有敲門聲自外傳來。

「做什麼?」

「收清潔費的。」

老馬和阿花都緊張起來,彼此面面相覷!

就在這時,老馬腰肢一抖,洩了。

他一邊停止抽動,一邊掃興的朝外叫:「等一下!」

而這時阿花也被插到高潮的緊摟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