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DVD

每個週末,我最好的朋友孫陽都會照例帶著他的老婆喬雅來我家玩。這天又是禮拜六,我老婆邱甯和喬雅決定上街去購物。孫陽和我大喜過望,算算她們兩出門到回家差不多要兩個小時,我們可以好好地看比賽喝啤酒,渡過一段男人的好時光。當然,我老婆並不知道,孫陽這回還帶了不少DVD過來跟我一起看,她更不知道的是,那些都是些情色電影。

女人們一走,我們馬上拿著啤酒沖進臥室,孫陽迫不及待地把碟塞進DVD機,我們舒舒服服地靠在床上,一邊喝著啤酒,一邊看著一些業餘愛好者們「自拍」情色電影,不過播放的效果相當差,可能是由於拍攝的環境光線較暗,而且攝像機也是老古董的關係。

不過千萬別誤會,其實影片的內容還是不錯的,裏面的男女主角都長得不錯,而且明顯地,就是些「素人」而不是專業AV。看了一會,畫面忽然劇烈地搖晃,見鬼,這是戰爭紀錄片嗎?不,我想或許是攝影師自己也是個門外漢,而且眼前的畫面讓他太過激動了,所以沒有把攝影機控制好的緣故。

刺激的劇情毫無懸念卻一樣勾人,影片的內容已經進入了口爆的環節,女主角大張著唇膏凋零的嘴唇,特寫鏡頭讓我們清楚地看到飛濺而出的精液是如何掉進她的嘴裏。

白花花的半凝膠狀液體在紅色的舌頭上顯得分外猙獰,女主角緊接著做了一個相當誇張的吞咽動作,這段雖然沒有聲音,但是「咕嘟」的一聲卻在我的耳邊像汽車喇叭一樣嘹亮。吞完了之後,她還張開嘴,朝著所有她看不見的觀眾們展示了一下已經空蕩蕩的口腔,這種鏡頭我可是從沒見過。

兩小時的片中只有這麼一位女演員的表演,不過我相信製作這部小電影所花費的拍攝週期要長的多,影片中有幾次女主角的服裝不同,而且拍攝的地點也不同。我算了一下,大概有6個男人把她肏過,有些是一對一的單挑,還有些則是兩兄弟齊上。

比起那些專業公司拍攝的精緻的「動作片」,我反而喜歡這些類似於自拍的「毛片」,雖然畫面和音效上差別很大,但是貴在真實。

看完了以後,我和孫陽休息了一會,互相看看對方的褲子是不是濕了,我覺得在勃起的過程中,我可能多少有些「洩露」,不過孫陽的分量絕對不會比我少。在回味完了剛剛看過的場面之後,孫陽神秘兮兮地把另一張光碟放入了機子,他不懷好意地壞笑著,告訴我說這兩張碟都是從同一個人那兒借來的。「我覺得這張更刺激些,說不出來為什麼,反正是預感。」

「剛才那片確實不錯,比小日本拍的強多了,就跟你趴在窗臺上偷窺一樣。邊看邊打手槍絕對帶勁。」

「那可不,也不看看是誰挑的。」孫陽說著就解開褲子,大咧咧地坐到了沙發上。

我們倆都閉上眼睛,回想著剛才的劇情開始打手槍。孫陽的那玩意及其粗大,簡直就是陰莖中的奧尼爾,每次我看見他的傢伙都有點妒忌他,都是吃糧食長大的,怎麼就能有那麼大的差距?

第二部片子也是自拍作品,不過畫面品質比起上一部來更加糟糕。畫面模模糊糊的,亮度還嚴重不足,所有的東西都看不清楚,片中的人物稍微動起來就看不清臉在哪。唯一不錯的就是音質,至少我能聽出是個女人在呻吟、嘶喊,看起來她是片裏片外唯一享受到真實性愛的人。

孫陽和我都看得索然無味,要是戴副夜視儀的話,這片子可能看起來挺爽的,但是現在太黑了。我們倆邊看邊聊,就著叫床聲閒扯些亂七八糟的話題,看著看著我都想把碟拿出來,把剛才那片再放進去看一遍。不過螢幕忽然就變亮了,看起來應該是某個「劇組工作人員」終於找到電燈的開關了。

我們倆頓時來了興趣,光線加強之後,這片子再也不是探索發現頻道的夜間動物園了,終於變成了一部真槍實彈的「動作片」。片中的壯漢用手扯著女人的頭髮,粗壯的陰莖在那女人的嘴裏有力地進出著,而女人則馴服地跪在男人的胯下,如同哺乳的嬰兒一般死死地含著肉棒,強烈的衝擊對她來說似乎根本不算什麼。

不過女人的臉還是看不清楚,這會不是因為光線,而是因為片中的男主角另一隻手正在女人的臉上撫摸著。

我哈哈大笑對孫陽說:「早該這樣了。」

「是啊,這會我看得有點感覺了,剛才都硬不起來。」

片中男人的動作越來越快,看得我忍不住又把手放在了自己的陰莖上摩挲起來。

片中的女人甩動著腦袋,一半是在掙扎,一半則是在配合,她緊緊握著壯漢的陽具,用力地朝著自己的嘴裏塞,壯漢兇猛地前後擺動著腰胯,厚實的臀部肌肉繃得緊梆梆地,他把證根陽具都插進了女人的嘴裏,我想一定都頂到了扁桃腺了。看著畫面上的睾丸在射精的一瞬間驟然收縮,很明顯,噴湧而出的精液全部流進了女人的喉嚨和食道裏。男人在結束了第一輪的射精之後,輕輕地抽出自己的龜頭,把剩餘的精液射在了女人的舌頭上,還小心地用女人的嘴唇當做餐巾紙,把深紫色的龜頭上亮晶晶的液體均勻地在女人的紅唇上抹開。

真是精彩的一幕。如果再多看幾眼的話,我大概也會忍不住射出來。

男人結束了他的戲份之後,鬆開了女人的頭髮,連聲「謝謝」也沒說就扭頭走出了畫面,攝影師再次把特寫鏡頭交給了女人的臉龐。

我怒吼一聲,胯下的兇器像火山一般噴發了出來。片中的婊子就是我老婆,邱寧!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沒錯,就是她。看著自己的老婆赤裸裸地跪在地上,滿不在乎地舔舔嘴唇,把開始凝結的精液舔進了嘴裏,當她把粘著精液的手指也放進嘴裏的時候,我甚至還看見了我們的結婚戒指。

這個婊子!她居然在這種時候還戴著我們的結婚戒指,看到這個畫面,我的不知羞恥的小弟弟再次射了出來。

我一下子跳起來,腦子還有點亂烘烘的。孫陽則若無其事地繼續打手槍,甚至我看著他,他也看著我的時候手上也沒閑著。

「嘿,哥們!真沒想到嫂子在口活上還是頗有造詣的啊!」

「閉嘴!」我朝孫陽大喝一聲,這是以前從來沒發生過的事情。「你他媽的給我閉嘴,那個不是我老婆,不是她。而且不准你這麼說,就算是她也輪不到你這麼說。」

「行了行了。我不說了。」孫陽樂呵呵地把頭扭到一邊,用輕鬆的語氣繼續說道:「那個不是邱寧,我們倆都看錯了。但是你怎麼那麼興奮?你瞧你射得滿屋子都是,是不是你想到了什麼東西,而你想到的東西一定讓你high上天了。」聽了孫陽的話我才趕緊低頭看了看,果然,我身邊附近都是我的「孩子們」,有的在地上,有的在牆上。一切發生得太快了,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這些孩子們就已經各奔前程了。

而且我的二弟依然劍拔弩張,直挺挺地像個指示牌一樣在我的胯下硬著。我飛快地套上褲子,腦子裏一片空白,但很快各種念頭湧了進來。我是什麼人?我是哪種喜歡看著自己的妻子被別人口爆的男人嗎?那個到底是不是邱寧?如果是的話我該怎麼做?不過看起來確實是邱寧,確實是我的老婆。天哪,我真的要瘋了。

胃裏有一種收縮後劇烈膨脹的感覺,【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就像泰森在我的胃裏,他一拳就把霍利菲爾德轟到了幽門。可是就在感覺如此難受的情況下,我的二弟卻依然在褲子裏不安份地挺立著。

我一下子又跌坐回了沙發上。腦子裏轉個不停,各種殘酷、羞愧、瘋狂、興奮的念頭都在腦海裏飆車,完全沒有一個能夠停下讓我想清楚。看著電視機,我感覺到我回到了現實生活,這不是做夢。孫陽還在這,他一點沒有安慰我的意思,或是想解釋什麼,他只是興沖沖地把片子倒帶,重新回到了陌生男人扯著「我老婆」頭髮,用力地在她嘴裏抽插的畫面。

這是真的,不要再騙自己了,坦然面對現實吧。一個聲音在我的腦子裏說。

莫名其妙地,我再一次感覺到了平靜,之後就是興奮,看著自己的老婆用力握著別人的陰莖,含在嘴裏努力吞吐的畫面,我合著畫面中的動作努力自慰著。

那根陌生的陰莖在老婆的嘴裏一定幹得很爽,在溫暖潮濕的嘴裏「唰」的一下噴射的感覺很不錯吧,我閉上眼睛,想像著精液順著食道滑進胃裏的畫面,想著老婆誇張地做出了一個吞咽的動作,臉上帶著「這味道真不好,但是我愛吃」的表情,想著她捂著自己的胸口幫助大團的精液流過食道……身體虛弱地靠在沙發上,我任由自己的精液再次毫無阻礙地噴濺在地板上。

影片還在繼續。我老婆像條發情的母狗一樣搖晃著奶子跳上了床,她撅起豐滿的屁股,側身朝著攝像機。雪白的屁股還左右搖晃著,似乎她的屁股上長了一條我看不見的尾巴。一個新面孔出現了,他甚至沒有任何準備動作就直接從後面插進了我老婆的身體,而那具我所熟悉的肉體只是顫抖了一下,並沒有任何排斥性的不良反應,新面孔用自己的下腹猛烈衝撞著我老婆的屁股,肉體與肉體的碰撞聲中,夾雜著我老婆嘶啞的尖叫聲,她一定非常興奮,這聲音時而低沉,時而尖銳,只有肉體的原始欲望被徹底撩動的女人才能發出如此的叫聲。

我想像著她的臉龐,緊皺著眉頭,眯著眼睛,小小的牙齒咬著嘴唇,在痛苦與欲望中淪陷,渾圓的臂膀撐著自己的腰肢。而在肉體的劇烈撞擊中,垂著的乳房搖動並互相撞擊著。

畫面中的光線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變得黯淡,老婆的臉龐在黑暗中若隱若現,如果她不是我的老婆,我深愛著的女人,我是不會看出她的容顏的。陌生男人激烈地肏著她,專業而不帶一絲憐憫,在我和我老婆的性愛生活中,我是不會如此粗魯地對她,深怕她受傷,而她卻把這個機會讓給了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男人。

看著陽具在黑暗中閃爍,我在興奮的最高點,也在失落的最低點。

整整20分鐘,沒有中場休息,沒有教練部署,老婆就這樣被陌生的野男人狠狠肏著,當他終於慢下了節奏的同時,卻把力量和深度都做了提升。看著黑暗中隱約出現的肉棍像打樁機一樣在我老婆的下體深入淺出,我的陰莖又開始頑強地勃起,真難以置信,這是在看別人肏著自己的老婆,但是身體雖然感到空虛和無力,下身卻出賣了我的真實感受。

野男人結束了最後的衝刺階段,有力的臀部在收縮著,我知道每一次收縮都是把他的精液射進了我老婆的身體裏,而且毫無疑問地,老婆的下身一定是照單全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