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女情狂

夕陽無限好,在黃昏的海邊遊人依然不息地徘徊在這迷人的沙灘上戲耍,晚風襲來令人消暑。

這是一處著名的遊覽休閒勝地,每逢星期假日,來此休閒的遊人便像海浪般地洶湧而至。

精典也在這次趕上這股消暑的熱潮,帶著彩綺來此共遊。倆人利用精典連續三天的假期相約來此。

精典是個年輕英俊的美男子,不過生性風流,乃好色之徒。雖然他好色愛女,但風流惆儻生性風趣又有高大俊俏的外在條件,正是時下年輕女孩的最愛。

所謂一個巴掌拍不聲,一個蘿蔔一個坑,天下有這樣的男人自然也有相附和的女人,否則即使這個男人是潘安在世,也沒甚麼搞頭。

彩綺是一朵美麗的小花。但她不是精典的老婆,也不是他的女朋友。

彩綺只不過是精典愛情過程中一朵小浪花,隨時會隨波逐流而消逝。因為,精典真正愛的人是芷娟小姐。

精典與芷娟兩人已經訂了婚,而且近期準備要結婚了。最近芷娟跟隨旅行團出國,精典因為公事在身無法陪準夫人隨行。芷娟在出國前夕對精典說,等她回來後就要開始著手倆人結婚的事宜。精典能得芷娟此佳人為妻,高興自然不在話下。

不過等芷娟出國這段空檔,因為他偶然的機會認識了彩綺。彩綺對他頗為心儀,兩人在長聊後對彼此都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次日晚上,兩人再次相約,彩綺也大方的以身相許。

精典雖然風流,但他並沒有刻意隱瞞彩綺關於他與芷娟倆人已經訂婚的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彩綺雖然頗感失望,好在她最後坦然接受這種無可奈何的事實。

彩綺個性活潑開朗自信滿滿,當她知道精典已為別的女人訂走之後,反而對精典說:

「典哥,既然你已使君有婦,算我們今生無緣,不如趁嫂夫人不在,讓我們好好快樂一下?」

精典當然知道彩綺言下之意,看她青春美麗主動投懷送抱,焉有不願意的道理。於是精典對彩綺說:

「小美人,我們要怎麼快樂?」

「在你末婚妻回來之前,我是你的人,你要怎麼樣就怎麼樣,反正我已給過你啦!」

彩綺嬌紅著臉,替自己如此大方無束的行為感到不好意思。

「一言為定,嘻……..」精典得意極了。

「一言為定。」彩綺也亳不做作,乾脆地說。

原來彩綺見自己喜歡的人無法長久在一起,所以希望能在自己年輕的歲月裡留下一些美麗的記憶。

精典以為,不久即將娶芷娟為妻,以為恐怕不能隨意拈花惹草了。

他見彩綺年經貌美,又如此主動大方,逐認為機不可失,願意捨命陪美人啦!

芷娟出國期間,巧逢精典連著有三天的假期。於是精典帶著彩綺來到這處迷人的海邊渡假勝地。

當晚倆人投宿在離此處不遠的一家高級觀光旅館,白天倆人結伴出遊,晚上則回到投宿的旅館內于效雙飛,共渡良宵美景。

入夜後,精典和彩綺用過餐後雙雙回到旅館內休息。

「典哥,今天玩得真快樂。」

彩綺心情極佳地躺在床上。

「等一下會讓妳更快樂!」

「唉呀!真是不正經!討厭死了。」

望著彩綺起伏不定的胸脯,精典內心充滿狂野。

精典靠過去,真想一把將她捉住,好好地吻她。

不過彩綺拒絕,她說:「咱們先來個戲水鴛鴦如何?」

彩綺向精典媚著雙眼。

「這是個好主意!」說著兩人起身步入浴室內。

彩綺先把浴缸的水龍頭打開,然後自行寬衣解帶。

「咦!你怎麼不脫?」

「我要欣賞妳脫衣的樣子,嘿!」

「唉呀!好討厭,有什麼好看的?」

彩綺邊說邊脫,不久身上的衣服全部脫下來了。

她的皮膚皙白,渾身上下非常有肉感,兩個奶子飽滿尖挺,看得精典心癢癢。

彩綺或蹲或仰做了幾個誘人的姿態,然後浸到水缸裡面泡水。

精典把水龍頭關緊後,也將自己的衣服脫掉。他也光溜溜地泡在缸內,浴室內熱氣騰騰。

倆人相互戲耍,彼此幫對方擦洗接著倆人又用冷水沖洗一遍身體。然後精典和彩綺擁抱在一起,兩個人熱烈的吻著。

精典的陽具立刻有了反應,它頂到了她的肚皮上。

「唔…..唔…..嗯……」彩綺不經意的呻吟著。

不久,精典站起來,彩綺則跪在浴缸內。

「嘖!嘖!好大的寶貝。」彩綺用玉手抓著陽具讚嘆著。

「喜歡嗎?唔….妳的手妤巧……」

精典的陽具被她握在手裡套弄,全身的血液奔騰,他倒吸了一口氣。

「你的玩意好大;嗯…..我喜歡…….」

彩綺把臉靠過去,張開小巧的口,伸出丁香兒逕往陽具的龜頭舔舐。精典感到那陽具麻麻的,有說不出的爽快。

正當精典被彩綺的香舌舔得渾身刺激不已的時候,突然彩綺將陽具吞到嘴內,並且一吸一吐的玩弄著陽具。

她的手握著陽具配合著嘴巴的吐納上下套弄著。

「唔….好大…..好硬的……大玩意….嗯…….」

彩綺將陽具放出來後,仍不停的用手去把玩他的睪丸。

「啊….真要命,唔……」

此時她用玉指去搔他的鳥蛋,而且玩搔他的胯下,令精典奇癢無比。

他用手按住她的頭,示意還要她的吹噓。

彩綺再一次將陽具送到自己的嘴裡吞吐。她嬌紅著臉,微側著頭,輕啟雙眼,淫媚的吸食著陽具。

陽具被她不停的吹噓,變得又粗又大。

「唔……唔…..嗯….嗯….嗯…..」

「喜歡它嗎?」

「唔….嗯……」彩綺嬌喘連連。

彩綺又吹套了百來下說:「典哥!我…..我要它……唔……」

說著,彩綺把在嘴內的陽具吐出來,她的肉穴裡已經流了許多淫水,早就想挨颳。

等兩人都把身離擦乾後,彩綺已迫不及待的跑出浴室。她躺在床上,等待著精典來滿足她。精典隨她而後。

她躺在床上,頭朝內,雙腳朝床外。精典則站在地板上,兩人面對著面。

他將她的雙腳分開,精典立刻很清楚地看到她那淫水淋淋的小浪穴。

他先在她的雙峰上盡情的撫摸一番。彩綺被他一摸,全身上下立刻奇癢起來。

「嗯….嗯….呀….哼….啊……..」

精典可壞透啦!

他一邊玩弄彩綺的豪乳,一邊欣賞著她的陰戶。

她的陰丘是飽滿的,溫泉溝更是細皮嫩肉,沾了一些淫水,稀疏的陰毛長長的。

「來吧!典哥….快給我…….唔….人家那裡….好癢….好想….讓….你…..幹…….」

彩綺閉著媚眼,淫浪的叫起來。

精典摸玩雙乳後,摸著她的粉腿。

「啊……啊……啊….美….來….」

彩綺見他並沒有立即採取行動,急著拉著精典的手。

「唔!美人兒,別急嘛!」

精典知道她已經浪淫起來,正所謂慾火焚身,反而故意逗她。

沒辦法,彩綺只好繼續央求他。

精典又整了她五分鐘,才將她的身體翻過來。

彩綺跪在床沿邊,雙腿微張,露出那迷人的屁股溝,肥臀也翹得高高的。

「唔….嗯….好丈夫,快給我……」

她雙手撲在床上,側著頭,雙乳垂吊著。

精典終於採取攻擊行動。他一隻手握著陽具,一隻手放在她的美臀上。陽具對著穴口,他的腳尖略為提高。挺著腰,用力一頂。

「啊….啊……」陽具全部塞進彩綺的嫩穴內。

「卜滋!卜滋!」精典亳不留餘地的抽插。

「嗯……嗯……啊….好美….用力….用力….幹….我…..」

九淺一深,左插右抽,精典像一頭猛獅,他一邊幹插,一邊咆哮。

彩綺的浪臀經他撞頂,掀起美麗的浪花。

「嗯哼……嗯……哼….啊….雪……」

她面紅耳赤,香汗淋漓,浪叫不己。

「啊….快….妹妹….又要….出來….了….唔…….求你用力….幹…快…..用力一點….耶……」

「卜磁!卜滋!」彩綺的淫水大作。

精典見她不停的叫床,心下喜歡,又猛力的動作,比原先來的猛而快。

她哀哀悲嗚,雙眉緊鎖,狂浪至極。

「啊….啊……..」

嬌喘如呢的彩綺,終於在他的一輪猛攻之下又出水了。

此時,精典正是來勁的時候,沾滿淫水的陽具正幹得舒服。精典把陽具抽出來。

「喔…..嗯…….」彩綺嫩穴一時空曠,嗯哼的嬌嗔著。

他把彩綺翻過來,讓她躺著。

彩綺被他插得不知所雲,也沒理會,仍不停地嗯哼呻吟。

精典將她的兩隻腳一抓,然後跨在自己的雙肩,身體往下壓。於是彩綺的浪臀便成懸空,他則環抱著她的美臀。

「哦….典哥…..我受不了……啦……..」

精典淫性正發,也不管她。他的陽具硬如鐵棒,立刻又插進來。

陰唇夾著陽具。

「卜滋!卜滋!」經他的壓插,淫水又流了許多。

「喔….嗯…..哦……喔……..」

精典只覺得她的小淫穴緊緊地咬著自己的陽具,每抽插一下,他的龜頭便熱麻不已。

「哎喲….哎喲….雪….啊….對….對….用力….啊….浪穴….好舒服….唔….再來….對….插……吧…..我愛….你…..嗯….嗯…….」

彩綺狂浪的吟叫,朱唇不傳地顫動,精典更是神氣十足,如入無人之境地猛幹。

「卜滋!卜滋!」又插了八十來下,陽具沾滿淫水。

精典汗流浹背,全身舒暢,終於再也忍不住嫩穴的夾功。

突然,他緊抱著她的肥臀。

「啊…….我……來了……啊………」

「卜!卜!卜!……」

他的陽精終於射了出來,流了她滿身。

「唔…..嗯……..」彩綺更是浪浪地呻吟著迎接它的來臨。

以後接連幾天的假期,精典和彩綺這一男一女更是在這家旅館製造了許多風流韻事。

*** *** *** *** *** ***

三天的假期很快的結來了。曲終人散,人生那有不散的筵席。精典的末婚妻芷娟也要回來了。

彩綺帶著依依不捨的戀情,終於和精典分手,各奔前程而去。但對倆人而言,這將是他們生命中精彩的片段。尤其對彩綺來說,更是令她回味無窮。

幾天後,芷娟終於回來了。當然,她不知道精典風流過。

芷娟回來的第一天,因為兩情相悅,也好久沒見面了,所以特別甜蜜。當晚兩人看了一場電影,便出雙入對的投宿旅館。不久,精典和芷娟已雙雙一絲不掛的交疊在床上。

男的貪婪如狼,享受著芷娟如天賜般的美食。女的嬌嗔如呢,享受著末婚夫溫柔的愛撫。

他們盡情地作愛,精典猛力抽送。而芷娟則淫水亂流如注。一直到雙雙精疲力竭。

不久之後,精典和芷娟就完成終生大事,倆人的感情更是夠膠似漆,一樣妳愛我,我愛你的。

*** *** *** *** *** ***

這是一個午後的時候。

芷娟和丈夫精典在客聽中,共同看著一張報紙。

精典雖然眼睛在看報紙,可是手卻也沒閒著。只見他的一隻手伸入了她的裙子裡面,摸著她的陰戶,百般的撥弄著。

他弄得她禁不住春心發作,那陰戶口流出了騷水,精典趁此機會抱著她求歡。

芷娟假意了一番,也就順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