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管的偷窺生涯

作者:淫耗子

總管的偷窺生涯(一)

那一年,由於我工作勤奮努力,受到公司老板的賞識,提撥我當了工廠總管,負責廠裡五十多名工人的工作安排和生活管理。這家工廠是生產醫療器械的,主要產品是檢查婦科用的窺陰器,工人也大多是十多到二十歲的女工,工人喫住都在廠裡的集體宿舍。我感覺好像當了婦女主任一樣,新官上任,我特別賣力,和女工們相處的也不錯,很受老板和工人的好評。

白天我的工作主要是監督女工們生產安裝窺陰器,晚上我又要在女工宿舍當保安,工作十分忙碌但又很快樂。閑的時候,我就和女工們開玩笑喫點豆腐,女工們也都習慣了我的毛手毛腳。星期五的晚上,我在宿舍門口的值班室看電視,到了差不多12點半,我覺的困的要命,打了個哈欠準備睡覺,於是我鎖好了宿舍的大鐵門就想上床,忽然 光有人在敲門。這麼晚了又是誰啊,他媽的,不讓人睡覺啊,我罵罵洌洌的走出門口去看,原來是廠裡的湖南女工吳婷,她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平時我們關繫還不錯。見是她,我就笑著拿鑰匙去開門。“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啊,去哪逛了?”吳婷看來今天心情不錯,她說去上街買東西回來晚了沒有班車就隻好走路回來。我又開玩笑說“不會是去和男朋友去約會了吧”她紅著臉說“我才17歲,那有這麼早就有男朋友,你亂說,不裡你了”說完她就走進宿舍裡去了,我看著她苗條的背影像蝴蝶一樣飄走,我咽了口水“他媽的,小騷貨”。關好門,我準備睡覺,一回頭看見門口的桌子上有一個塑料袋,一定是吳婷剛才和我說話時忘在這裡的,看看是什麼,我打開帶子,哈,一條黑色的內褲和一條粉紅的胸罩,原來是去買內衣去了。我笑著把袋子扔在一邊,就上床睡覺了。躺了一會,我忽然想吳婷不見了東西一會還是要來拿,我又要去開門,真麻煩,算了,還是我送去給她吧。

我拿著袋子走進女工宿舍去找吳婷。因為我是總管,又是負責門衛,所以我進女工宿舍是很容易的,女工們也習慣了我在這裡進出。廠裡的住宿條件不是很好,女工們分住在6個房間裡,每間房都擠了8個人左右,房間裡密密麻麻的掛滿了蚊帳和毛巾衣服,進去了感覺像是在迷宮裡一樣,已經晚上1點多了,女工們全都睡覺了,宿舍裡靜悄悄的。我走到吳婷住的2號房間,看見門是開著的,她的床上並沒有人。去哪了?我在走廊裡左右看了看,太晚了,又不好大聲叫,算了回去吧。忽然,我聽到有水的嘩嘩聲,我明白了,她在洗衣服,我拿著袋子走到衛生間的門口,門是虛掩的,留著一條縫,裡邊依然流著水。

我走近門口,探頭一看,天哪,我差點暈眩過去,裡邊一個雪白的裸體閃著耀眼的光,我的鼻血都要流下來了。我慌忙四周看裡看,全睡了,一點動靜又沒有,我定下神,大喘了幾口氣,看來,今天我要大飽眼福了,這麼晚了,什麼人也沒有天助我也,既然這樣,我就不客氣了。我再次探頭小心的靠近門縫,仔細的一看,裡面的人在洗澡,全身脫的一絲不掛在放水,一對雪白的乳房挺在胸前,粉紅的乳頭上還掛著水珠,一頭烏黑的頭發瀑布般垂在光滑的脊背上,渾圓的臀部像剝了皮的雞蛋一樣光滑,從她微側的臉龐我仔細一看,啊正是我要找的吳婷。原來她是在洗澡,怪不得找不到。吳婷是個性格內向的女孩,很美麗但不太同人交往,我們在廠裡見面很客氣但沒有更深的接觸,今天我可是發財啦。我貪婪的欣賞著吳婷雪白的裸體,隻見她不慌不忙的放著水,一邊整理脫下的衣服,兩隻乳房隨著她的動作在顫動,由於她是側身對我站著,所以我也就隻能看見她的側面。說實話,吳婷的身材真是不錯,160左右的身高,勻稱的體形,腹部平坦而又光潔,特別是兩隻修長的大腿,實在是性感極了。她放好了水,開始洗頭。我大氣也不敢出,緊盯著吳婷晃動著的肉體,泡沫開始包裹了她的頭發,這時,她開始背對著我了,我已經可以完全看清她的背面,一會而,她彎下腰開始在盆裡清洗她的長發,這時,我又開始喘不過氣來了,因為她彎下腰後,不但豐腴的屁股讓我看清楚了,我更看見了兩腿中間的那一塊禁地,喔天,這可是我長的以後第一次看見女人的陰部,我咽了口水,拼命盯住那快要命的地方,但是,我離她仍有兩三米遠,要想十分清楚的看清她的陰部,也不容易,怎麼辦,這時我已經色膽包天了,機會難得,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吳婷的頭上全是泡沫,她緊閉著眼睛,我估計這時她一定什麼也看不見,整個宿舍一片寂靜,豁出去了,我慢慢的推開了浴室的門,輕輕的走到了吳婷的身後,嘩嘩的流水聲掩蓋了一切動靜,她什麼也沒覺察,也許,她以為是深夜了,大家都睡覺了,而且又是女工宿舍,就沒有顧忌的洗澡,連門也忘記反鎖,感謝老天給了我這個機會,我怎能錯過呢?我感覺已經能聞到吳婷身上釋放出來的氣息了,我貪婪地從她的脖頸嗅到她的後背,又嗅到她的臀部,我在她的身後蹲下,開始欣賞讓我期待很久的地方。吳婷站著彎腰在盆裡仔細洗著她那烏黑的長發,緊閉著眼睛好像很陶醉的樣子,一點也不知到她的身後蹲著一隻色狼。我把頭靠近她翹著的臀部,開始研究她兩腿間的秘密。她的陰部顏色是白裡透著粉紅,可能是因為年紀還小的原因,她的陰毛很少,整個外陰仍像幼女的陰部,沒有明顯的陰唇,隻有一條微開著的縫,給人一種無言的誘惑,整個屁股就那屁眼隨著吳婷的動作在微微的蠕動,好像幼兒的小嘴在噘,不時可以看見裡面微紅的嫩肉,我真想拿手撥開她的陰唇,可是我不敢,萬一她叫起來我可是不合算了,將就點吧,能這樣看見點東西已經不錯了,別自找麻煩了。從她兩腿間望去,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兩隻奶子,不是很豐滿,,給人一種挺撥的感覺,乳頭向上翹的。我估計她應該還是處女,因為我聽人說沒有干過的陰部才不會發黑,奶子也不會下垂,吳婷的身體基本是像處女的樣子,當然,我也沒有和她干過,也不能絕對下結論,以後找機會證明一下就好了。看見吳婷好像洗的差不多了,我趕緊撤了,讓她發現了可不值了,我又輕輕的退出門外,把門虛掩上,仍留一條小逢,在門口一直看吳婷洗完澡,我才溜回房間睡覺,這一晚,我差不多沒睡,眼前盡是吳婷雪白的身子在晃動,害的我下半夜隻好起來打手槍才解決問題。

第二天,吳婷來我這拿走了她的東西,我什麼也沒說,我不想讓她察覺到我的秘密,走時她仍然害羞的對我笑了笑。自從偷窺到吳婷洗澡後,我一發不可收拾,偷看的念頭老是控制不了。由於我工作的便利,我用這種辦法在深夜的時候已經看過好幾個女孩洗澡了,經驗更加豐富,膽子也更大了,各種女孩的身材我都看明白了,有一次我甚至看見一女孩在洗澡時來了月經,那血水順著大腿流下來,真夠刺激的。不過,看的多了,我也覺的不過癮,我想應該找機會來點更刺激的………

總管的偷窺生涯(二)

這天晚上,差不多12點了,女工們大都回來了,我估計還有兩三個人沒回,我無聊地在床上躺著,也不想去門口值班。忽然,我好像聽見門口有什麼動靜,我盯著外面仔細看,由於我的房間沒有開燈,外面的人是不容易看清我的,但門口是很光亮的,什麼也逃不過我的眼睛。我瞧見廠裡的女工林莉躡手躡腳的在朝我房間張望,她想干什麼?我故意裝睡,看她想干什麼。林莉對我的床上看了一會確定我已經睡覺了,就對門外召了召手,就看見一個小伙子一閃就和她溜進了女工宿舍。好啊,膽子到不小,竟敢在我眼皮下搞鬼。因為廠裡有規定,晚上是不準男人進出女工宿舍的,以前也有多次女工帶男朋友進宿舍,都給我很負責的阻止了,我真想馬上起來叫住林莉,不過,我又沒起來,林莉平時說實話對我不錯,每次有什麼好喫的都會叫我嘗,而且以前又沒有帶過男人進過女工宿舍,今天偷偷摸摸的也是初犯,我就裝著沒看見算了,可能是她男朋友,讓她坐一會吧,反正等一會才關門。我在床上躺到1點多,女工們全都回來了,宿舍裡已經一片寂靜,我準備睡覺了。關好大門後,我忽然想起林莉的男朋友好像還沒出去,這麼晚了,在搞什麼鬼, 我去叫他出去。

林莉是住在4號宿舍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女工們的房門像往常一樣都沒關門,我走到4號宿舍門口往裡一望,房間裡仍然是像迷宮般掛滿了女人的內褲胸罩和衣服,因為這幾天廠裡放假,4號宿舍的女工大都回去了,房間裡就兩張床上有人睡,門口的是小劉,我已經清楚的聽見她的鼾聲,睡的好95啊,林莉的床在房間的最裡邊,我不想吵醒小劉,我走到林莉的闖前,正想叫她,忽然,我聽見她的蚊帳裡有輕微的呻吟,由於房間裡掛滿了衣物,我站在她的床前她們也沒發覺,好奇心使我沒出聲,我要看看她們在干什麼,我慢慢的在林莉的床尾蹲下,輕輕的撩起蚊帳的一角往裡看,呵,又有好戲看了,林莉隻穿了一條三角褲和胸罩,她男朋友也隻有一條底褲,男人的手在林莉的胸部撫摩,呻吟是林莉發出的,看來她在男朋友的愛撫小已經開始受不了。不過,她還是在勉強的抗拒著:“不要嘛,討厭,都說好了老老實實不動的,又來摸人家”,“不要出聲人家會聽見的,這麼晚了我又回不去了,在這陪你一晚,明天一早就溜出去好不好?”兩人都很小聲,但我蹲在她們的床前什麼都聽清楚了,我覺的很好笑,一對狗男女,都在床上差不多脫光了,還在裝摸做樣,我到要看看你們能耐多久。男人的手已經開始移到林莉的兩腿間了,隔著林莉的內褲在揉搓,林莉兩手緊緊抱著男人的脊背,嘴裡發出壓郁的哼哼聲“喔,哦,哦不要嘛,”男人好像是的老手,好不理會林莉的推拒,繼續在她的內褲外揉搓著,“你的褲頭都濕,脫下來好嗎?”男人在林莉的耳邊輕聲說,“不,不要嘛”她仍在推拒著,但兩條光滑的大腿卻在男人的下體摩擦著,然而男人卻不理會,不知不覺的先是解開了林莉的胸罩兩個肉球先露了出來,男人的手毫不客氣的揉著這坨肉,像孩子般的叼住其中一個乳頭,一邊揉,一邊吸,可憐的林莉被刺激的哼叫聲越來越大,完全忘記了宿舍裡還有一個女工,當然,那個女工的鼾聲還是叫人放心的,不過,他們卻不知到自己的腳下還有人在欣賞著他們的一切。男人已經翻身壓到了林莉的身上,兩人開始深吻,我卻等的不耐煩了,要知道,蹲在這的滋味可不好受,我的腿已經開始酸麻,他媽的,要干就快點,別在這折磨我。終於,林莉的內褲被推到了腳脖子下了,我已經清楚的看見了林莉那長滿黑草的陰部,一條晶亮的線條從陰毛中連到她的肛門,我有點納悶,這是什麼啊,哦,我明白了,大概這就是人們所說的淫水吧,這騷娘們,水都流到屁眼了還在這假正經,我搖了搖頭,繼續看著。男人的肉棍終於頂到林莉的陰道口了,忽然,林莉好像一下子清醒了似的,把那男人推了下去,“不,不行,我們不能這樣,我還是處女,以後我還怎麼嫁人,我和你才認識一個月,你如果真心對我好,等你娶我的時候我一切都會給你的好嗎?”好個林莉,在這關頭還能把握的住,我不由的暗暗佩服。下面,不管那男人怎麼哀求,林莉好像都鐵了心一樣不答應,不過,她還是沒有拒絕男人的撫摩,兩人就這樣纏綿了很久,我看可能也沒有什麼好東西可看了,就回去了。

躺在床上我怎麼也不能入睡,剛才看到的太刺激了,沒辦法隻好自己解決了。迷迷糊糊的到了下半夜,我忍不住又起來了,我決定再去看看有什麼情況。我躡手躡腳的再次摸到林莉的床前,床上已經什麼聲音也沒有了,我輕輕掀起蚊帳一看,兩人赤露著身體相擁而眠,林莉雪白的大腿跨繞在男人的腰部,露出了兩腿間烏黑的陰部,看見他們真的熟睡,我大著膽子把頭湊進了看個仔細。

林莉的乳頭仍然紅腫,可能是那男人長時間捏戳的吧,半個乳房上還有牙印,不用說也是男人的傑作了,林莉的手還捏著男人的陰莖,男人環抱著林莉的臀部。這時,我忽然膽子也大了,我想看清林莉的私處。我輕輕在她的陰毛上摸了一下,很柔軟,我有分開她的陰唇,裡面依然濕的厲害,我的手感覺滑膩膩的,我把手放在鼻子下聞,一股說不出的味道,我又嘗了一下,有點微酸,難道這就是女人淫水的味道?我低下頭,仔細看她陰唇中間的那塊地方,裡面的肉是鮮紅的,有一些褶皺,我不敢把手指插進去,剛才好像聽林莉說她還是處女,萬一把她搞醒可就麻煩了。這時,林莉動了一下,可能是她感覺什麼在動她的陰道,她收回了大腿,嘴裡還喃喃噫語到“別搞了,快睡吧,”我覺得好笑,她把我當成了男朋友了,我趕緊收回了手。天快亮了,我想趕緊走吧。

第二天早上,我開門不久,林莉就悄悄的帶著她的男朋友走了,我裝著沒看見,心裡暗暗打算著。中午下班後,林莉回來的時候,我叫住了她,一本正經的對她說“林莉,老板叫你下午去他辦公室去一趟,”她問什麼事啊?我故意裝做很同情她的樣子說:“不知到是誰報告老板說你晚上帶男人在宿舍賣淫,老板很生氣,他叫我來證實一下,如果是真的,可能要開除你,你對我一向都不錯,所以我就先透露一點給你,下午老板還等我的回話呢”。果然,林莉一聽就急了,因為廠裡管理很嚴,待遇也高,一般工人都不願離開,何況林莉是從農村來城裡打工的,工作也不好找,是托了關繫才進廠的,如果現在被開除了,她都不知到怎麼辦,上個月林莉已經升了領班,工資差不多有兩千塊,一聽說要開除,她已六神無主了:“總管,你一定要幫我啊,我怎麼會賣淫呢,是誰在亂講,”我故意嚴肅的說:“你晚上帶男人回宿舍是有人親眼看見的,我也看見了,但有沒有賣淫,我就不知道了,反正男女晚上在一起誰都知道會干什麼,你這次是麻煩了,我都不知到怎麼去回答老板呢”。林莉急的都快哭了,她抓住我手哀求到“你一定要幫我說清楚啊,我沒有賣淫真的”。我說那你怎麼證明你是清白的呢?林莉漲紅了臉小聲說“人家還是處女,”我暗暗好笑,“你說你是處女,我怎麼知道,我又沒看見,我可不能對老板說謊話,”。林莉急了,慌不擇口“不信你可以檢查”,說完臉更紅了。我故意說“這到是一個證明的辦法,如果你真是處女,那人家一定是亂說的,不過,我來檢查可能不太好吧,不如你讓老板去檢查,怎麼樣?”林莉急忙說那怎麼可以,算了,我們這麼熟,還是你檢查吧。我故意為難的說“既然這樣,我就幫你檢查一下吧,誰叫我們是朋友呢,那麼開始吧”。我把門關好,窗簾也放下,心裡高興的要命,這傻妞,我可揀到便宜了。

林莉站在那裡半天也沒有動,好像在想什麼,我怕她變卦就說如果你覺的不妥就不要勉強,我也不想多管閑事。她連忙說“不,不,我相信你,隻是我覺的很難堪,我從來都沒有在外人面前給人看過身體,你來幫我證明吧”。她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紅著臉,有點顫抖的手終於開始解自己的褲扣了。我裝做毫不在呼的樣子故意不看她,心裡已經急的要命了“快點,快點,要得手了,哈哈。”

終於,她解開了褲子,咬著嘴唇脫了下來,裡面是一條雪白的三角褲,她猶豫著又把她脫到了漆蓋,然後坐在我的床邊說:“你過來看吧,”我走到她身邊,她把頭扭過去,眼裡好像有淚光在閃爍,這時,我忽然覺的她很可憐,我真想放棄這殘忍的戲弄,可是,昨晚的那一幕又出現在我腦海裡,哼,你會裝,晚上和男人那淫蕩的樣子我可是親眼看見的,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我盯著 她裸露的下體,把頭湊近她的兩腿間,我感覺到一股體熱衝出來,可能是剛下班沒有洗澡,她的身體有一種汗騷味,那一叢黑毛裡也有一股小便的味道,可能是她剛剛才尿過,於是,我拿毛巾在他兩腿間仔細的擦了擦,又把自己的手也擦干淨,然後,開始認真的檢查了。

我把她放倒在床上,分開她的兩腿,把她的陰部充分的暴露出來,我看見林莉緊閉著雙眼,淚水從眼角流到了我的床單上,好吧,我可不客氣了。我用手指撐開她的陰唇,仔細研究那些褶疊的粉紅的肉,裡面的確沒有什麼明顯的洞口,反正我也是第一次這麼大方的看女人的陰道,說老實話,我什麼也不懂,那裡是尿道,那裡是陰核,處女膜是什麼樣的,我根本不知到,反正就是亂摸,不過,剛才我覺得她的陰道很干燥,怎麼現在越來越濕,有好多水出來,我想把手指插進去,可是林莉卻突然夾緊了兩腿,她一下坐了起來,紅著臉問我好了沒有,我說我沒看清,她說,你真笨,我隻好老實說我是第一次看見女人的這裡,她就說你快點,又躺了下去,並用我的枕巾蓋住了臉。我有點冒汗了,怎麼辦,處女膜是什麼樣的呢?我忽然想起黃色小說裡男女第一次干那事時如果出血那就一定是處女了,我看見林莉蒙住了頭,看不見我的動作,於是我解開了自己的褲子,掏出我的那寶貝,我的寶貝早已經硬的像一條鐵棍,我拿我的陰莖在她的陰唇上沾了點淫水,分開她的兩片肉唇,一下頂了進去,林莉嗷的一聲慘叫,人像彈簧一樣蹦了起來。我順式抱緊她的身體,一插到底,林莉像瘋了一樣想把我推開,我正覺的下面像是頂破了什麼東西,一股溫熱包圍了我陰莖,那種感覺從沒有過,我不顧一切抱緊她不原放開。林莉開始哭叫,“你在干什麼啊,你可毀了我啊,”她的手在我的背上抓擾著,我忍著痛本能地在下面抽動著,終於,一股急流洶湧而出,我知道我射精了。我喘這氣放開了她,她掩面大哭。一會,我緩過勁來了,我看見我的陰莖口還在滴著剩餘的精液,陰莖根部有一圈鮮血,林莉的大腿上也有一片血跡,她的私處開始流出摻著血絲的精水,看來,林莉真的是處女啊,我拿起她那條雪白的內褲,為她 擦拭陰部,她抽泣著任我給她穿上長庫,她的內褲已經沾滿了血跡和精液,不能穿了,我就把她放在了我的床底下。我不知到怎麼安慰她,默默的陪她坐了很久,她才不哭了,我說,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看才能證明你是處女,現在我知道了你真的是處女,我會負責的,你相信我,下午我去老板那裡給你說清楚,好嗎?林莉坐了很久,什麼也不說,終於她站了起來,紅腫著眼睛對我說“我恨你”。她衝出了我的房間。

過了一個禮拜,林莉辭職悄悄的離開了公司,沒有人知道她去了那裡,也沒有人知道她為什麼離開,從此,我再也沒有看見過她,她留給我的隻是一條留有血跡的內褲和一段深深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