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的寶來4P回憶

*** *** *** *** ***

前 言

寫下我最特別的多P經驗。時間大概是在快一年前吧,現在才想到提筆給自己一個留念,寫出來和大家分享。

地點是在高雄寶來某溫泉飯店,人物是:

小宜 28歲,158公分,45公斤,B罩杯

阿發 26歲,175公分,70公斤

秀秀 23歲,163公分,50公斤,E罩杯

阿仁 28歲,179公分,79公斤

下面是正文,目前手握猴頭菇壽司的捧友可極速跳過。

*** *** *** *** ***

(一)

我跟阿發是同事關係,小宜是阿發在高雄一間泰式按摩認識的湖南妹,一個小孩的媽了,聽她說六年前嫁來台灣,終於在前年跟她老公離婚,目前則單身。而秀秀則是有一次我到台中找我的軍中學弟,他剛好找了幾個朋友在中港路某個KTV一起唱歌找傳播妹,秀秀就是我當時挑的傳播妹,說真的,那還是我第一次接觸傳播。

小宜跟阿發前前後後也認識了快一年,因為按摩熟了以後,阿發開始約她一起吃晚餐,大概五個月以後就開始進入朋友之上的關係。說真的,小宜是對我們發哥滿有好感的啦!

不知道大陸新娘總是希望在台灣居留還是可以有個好歸宿還是怎樣,我們阿發第一次跟小宜發生關係,還問她缺不缺錢,本來要給她一些,小宜則是裝作生氣的模樣,覺得阿發把她當成妓女一樣在看。我跟阿發在聊到這個的時候,都在想她該不會是放長線釣大魚,畢竟聊天之餘,有讓小宜知道他是在保險業,收入都有上百萬的關係。

話說到我這邊,我跟秀秀認識的時間好像也跟他們相近,都是快將近一年的時間。雖然我在高雄、她在台中,但是其實就在我們認識的第一天,兩人就發生了關係,之後她有下高雄一次,而我找客戶有上去過台中四次,應該是每次都有相約碰面,也每次都有美麗的纏綿。

我對秀秀說真的沒有很誠實面對,包含我的工作、我的婚姻,但是我們卻很像小情侶般的小別勝新婚樣相處,她也有男朋友(但根據她說目前在服役中)。她會讓我著迷的地方是她左手臂上全刺青。其實,我是不會很喜歡女生刺青的,但是她的談吐和嬌羞的模樣完全跟她給人的第一印象大不同,還有她標緻的身材真的很正。

緣起其實就是有一天我跟阿發飲酒搏感情時,吐真言的談天中發跡,姑且了當的說兩位姑娘就是我們的「固定性伴侶」,才發現我跟阿發原來都有相類似的另一段。醉意下好兄弟一定會無所不談,然後毫不保留地全數傾吐風花雪月的光陰,即使我自知酒量不好,但我很清楚,自己是在有意識的狀態下跟他說:「發仔,咱們把馬子約出來一起玩好不好?」

起先阿發還似懂非懂,我直接跟他點明旨意說:「就是4P啦!」我記得阿發當時的回應是:「幹!玩這麼大哦?要當表兄弟就是了啦!」我感覺到阿發雖然語帶開玩笑,但是有酒醒認真的模樣,我說:「對我來說,我覺得這是一輩子一定要有的經驗。」

從那天之後,我跟阿發雖然是不同體系的同事,但我們卻變成很好的麻吉一樣。而我們也開始花時間說服彼此的伴侶,展開這場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人生初體驗。

大家猜,我們用多少時間說服彼此的伴侶?

整整一星期!哈哈!感覺好像是很短的時間,但我卻是每天花上大概半小時講電話,阿發則是每天去給她按摩,每天給她灌輸。

這是個很特別的體驗,很特別的回憶,我們彼此稱讚對方的優點,讓秀秀和小宜也都好奇我們對方以產生好感。不過我想這過程就真的不用再贅述了(我知道提槍的捧友,已經想按往左鍵了)。

確定彼此心態上可以成行之後,確認了彼此的時間,我當這次活動的總召,規劃了兩天一夜的寶來溫泉之旅(這是在去年八八水災之前)。

還記得我們是約了人潮稀少的週二、週三。禮拜二那天秀秀一早從台中坐了高鐵下高雄,在那之前我先開車沿途載了阿發跟小宜。早上十點多接到秀秀後,我們就從國道十號一路奔向旗山,然後往美濃、六龜方向駛去。到達寶來已經是約略中午時分,用完我推薦的餐館之後,一點就直接進房Check-in。

而在這兩三個小時行車和用餐當中,我跟阿發盡可能的讓兩位女伴都可以心情愉悅,整個車上不斷有歡笑聲,根本不像是第一次出遊那樣,而且每每想到今晚可能發生的血肉模糊的畫面,我就不禁微硬了起來!我們也都彼此稱呼了「你Honey」和「你Baby」這樣的詞,感覺上就好像兩對小情侶一起郊遊那般。我記得有段對話是這樣的——

我:「發哥,你Baby大你一點,你都不怕被她吃掉哦?」

阿發對著小宜說:「我教你台灣有句話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小宜裝聽不懂的樣子說:「我哪有像狼一樣?我是很溫柔的小母狗耶!嘻嘻嘻……」小宜知道她講這句話算是很開放的,所以不禁害羞地拿起抱枕,把臉遮起來。

我就說:「最好是啦!溫柔的小母狗是我們家Honey,她都很聽話又很服從。」

秀秀這時反而一改常態的說:「誰跟你服從啊?我雖然離四十很遠,但我可是母老虎哦!你們兩個小香蕉,小心被我們這兩個野狼和老虎咬斷了!」

秀秀很稚氣的挺胸鏗鏘發聲,我和阿發卻深深感受到一場狂風暴雨的體驗即將引爆!

我們訂了四人房,有兩張大床、獨立湯屋的小木屋,一進房間就好像好奇寶寶的尋寶,大家看到泡溫泉的獨立空間就好興奮,大家直呼這六千大洋花得真是值得!

大家觀賞完房間後,應該要開始觀賞彼此的胴體了,我馬上累趴在床上說:「哦,開車好累哦!誰要幫我按摩?」

秀秀真的是很貼心靠過來說:「Honey,我看你不只需要按摩吧?」

我記得劇情是從這裡開始的。

秀秀很溫柔的坐在我旁邊,真的煞有其事地按摩起來,一旁小宜這個按摩專家也在旁指導,邊說:「秀秀,你可以怎麼按怎麼按,這樣阿仁會很舒服的!」在一旁的阿發,原本兩顆眼珠子瞪大的看著我和秀秀,也趨上前來從背後摟著小宜,慢慢親吻她的耳垂、脖子,慢慢地上下其手。

原本秀秀認真的幫我按摩,反倒是我們兩個開始斜眼看著他們表演,小宜跟阿發就站在我們的床沿,雙雙閉上眼面對著我們,他們彼此享受的模樣好像在挑逗我們似的。

阿發問了小宜:「在他們面前做會不會不好意思?」小宜沒說半句話,只見她簡單的搖搖頭狀,手已經反手往下在發屌上盤旋。阿發一手早已隔著外衣在宜奶上蹂躪,另一手開始向小宜的秘處進攻。

小宜持續背對著阿發,雙手在背後像戴了手銬一樣慢慢撫摸發屌,然後大力搓揉、開始拉下牛仔褲拉鍊、解開萬寶龍皮帶,阿發的褲子順勢而下已經只剩白色三角內褲。

因為躲在小宜身後,所以隱約看到白色內褲裡的小香蕉正緩緩發芽,秀秀邊幫我按摩邊說:「哇!現在還有男生穿白色三角褲哦?」我說:「他有穿已經很好了!」秀秀很嬌羞的靠到我耳邊說:「那你穿什麼樣的內褲?」

我沒理會秀秀,就像小宜非常投入劇情、也沒理會我們兩個的對話一樣,反而迸出一句:「Baby,我好熱,幫我脫!」

這兩個鋼管男女,像是瘋狂挑逗我們似的,毫不害羞的一直面對著我們投入自己的激情中。我知道阿發有點故意不脫小宜的衣服,因為阿發曾經說過:「我覺得,穿著一點衣服,或是內褲脫一半做,叫做愛,有一點激情情愫;兩個人都全身脫光的做,感覺像是交配!」儘管如此,小宜已經用雙手將發屌搞得紅通圓潤了。

阿發真是可惡極了,手一直在小宜的秘處掏水,然後故意將淫水抹在她的大腿上,三次、四次,真的看得出來小宜的淫蕩聲不是假的。

小宜真的受不了了,轉過身背對著我們,把阿發推倒在另一張床上,應聲把阿發的小YG扯下,發屌像裝了機關一樣大力彈出。這時小宜邊脫著自己的衣服邊說:「Honey你壞死了,你不知道我的水很珍貴嗎?」

我和秀秀看著小宜確實夠迅速,沒有三十秒的時間已經將自己扒光,一絲不掛的背對著我們。看著赤裸裸的背面胴體,我真的不得不反應,我已經趴不住了(因為小屌反應了以後被壓著會不舒服),手於是伸進褲管將槍管調成12點鐘方向。秀秀知道我有反應了,手伸進我的衣服內開始很溫柔地撫摸。

就在我很舒服地闔上眼過了一秒,「啊~~」的一聲,小宜做了一件超誇張的舉動,我真是不敢相信她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做就……

小宜依舊赤裸的背對著我們,像是完全沒有我們存在一樣,踩上床去雙腳橫跨在阿發頭頂上,一個「噗通」將自己的秘處坐在發嘴上,像是要強灌阿發喝她的淫水一樣。小宜兩隻手前傾剛好壓著阿發的兩隻手,阿發就好像以投降姿勢在虔拜小宜。

(二)

經過了第一輪的激戰後,咱們兩對各自躺在彼此的床上,時間大約來到三點多。正當我還停留在喘息清醒的念頭下,我聽到阿發和小宜竊竊私語,我想是他們正在甜言蜜語吧!

沒三十秒,阿發向我使了個眼色,要我跟他交換床位。我表情帶點疑惑的模樣,向阿發比了一個「OK?」,阿發向我回應說,XX已經準備好了。我低頭向秀秀示意後,我們兩個便光著屁股就這樣下床又上了另外一張床。

這下好了!現在就在我赤裸裸身旁的,是剛剛讓阿發完全沒有男人尊嚴的小宜。怎麼說呢?我想到小宜直接坐在阿發臉上,要他直飲春水的放蕩火辣樣,我對小宜真是產生又愛又恨的情愫。

我簡單和小宜小聊幾句之後,我就跟她說:「我好想看到你溫柔小女人的一面哦!」小宜反而異常嬌羞的靠在我的左臂上,然後輕輕的給我一小吻,我跟她說:「我想去沖涼一下!」(話說,我可是知道大陸把洗澡稱呼為沖涼呢!)小宜在耳邊跟我小小聲的說:「Baby,你幫我拿條毛巾,我要跟你一起洗!」然後,超撫媚的又給了我一吻,我身體都快酥了我!

之後,我和小宜就移駕到淋浴間了。呵呵!

我和小宜光是在淋浴間可就更精采了,劇情有點錯綜複雜,我記得一開始她很溫柔的跟我說不要動,她來就好了。然後從上到下,用沐浴乳徹底地幫我搓揉了一遍,然後讓浴水由蓮蓬頭從頭頂順勢而下,小宜也用雙唇和舌尖從頭往下舔遍,尤其在幫我那話兒吸吮的時候,還會在口中含水將小屌也含著漱口那樣,這根本就是陰莖SPA嘛!

我真是第一次有這種體驗,過程當中我一直想要也給她一些回應,小宜卻要我不要動,帶著楚楚可憐的表情央求我,我心軟了,但屌更硬了,真的去她小宜的,我愛死當下的氛圍了。

當然,時間過了一會兒,光是她這樣上舔下舔,像是泰國浴的磨蹭(過程中我都不得不懷疑,這一定經過專業的訓練),我都快爆了!換我把小宜強壓在淋浴間牆上,我給了小宜相同對待,但是我的小嘴僅限到肚臍以上,我的雙手可靈活得讓小宜嗨得很。

我要小宜像母狗似的趴著牆,我從後面用小手媲美跳蛋的強震,中指、中指加食指、拇指,到最後中指和食指再加上無名指,哇~~這下可好了!小宜的叫聲從呻吟到放聲嘶吼,流水聲「嘶嘶」作響,我隱約聽到小宜說:「Baby,我好想要你進來唷!我要……我要……」

我故意說:「哪裡進去?」

「你那裡,小弟弟。」小宜用她的左手抓緊我那話兒,一直套弄著。

之後則是進入一連串的抽插,只要我一快噴出時,我就給她輕輕一吻,然後抽出換姿勢。【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一開始的站立背後姿,流水湧出滴落在小宜的背上,順勢流往小宜的雙臀而下,我賣力推車的「啪吱、啪吱」聲,夾雜著水的串流聲,太鹹濕了!

然後,我將小宜轉過身,把她一腳抬起,我喬了一下角度,兩人正面的私處重逢,這個姿勢沒想像中那麼舒服,我的活塞只能上下移動,不太能盡情前後抽插。於是,我另一手將她另一腳也順勢抬起,小宜背靠著牆上,我像是傳說中的火車便當上下搖擺,小宜的雙奶讓我晃得好勻稱的擺動。

我好喜歡這個姿勢,而且當我快要到的時候,我會故意將小弟抽出一半多,大概只讓頭頭的地方留在小宜妹妹裡面,蓮蓬頭的流水一樣沖落在我們倆的性器上,我說:「休息一下。」然後頭低低的欣賞著私處,我聽到小宜在我耳邊輕聲說:「你比阿發還讓我更爽耶!」

水不斷地沖落,小宜的眼睛幾乎撐不開,我把水關了起來,淋浴間變得無比安靜,房間裡我更聽得見秀秀的淫叫聲:「啊……啊……」我再將小弟插進小宜的妹妹裡,小宜也大聲的「啊啊……Baby~~」了一聲。

我和小宜用火車便當姿勢擁吻,我對小宜說:「Baby,我們來跟他們比賽!」小宜露出疑惑的表情問:「怎麼比?看誰比較大聲嗎?」我一時也覺得好笑,到底要怎麼比?於是就跟小宜點點頭,點點下面的小頭,小宜隨即呻吟似的喊出:「啊嗚~~Baby,我想要很爽很爽的姿勢!」我就這樣用老漢推車的方式把小宜抱出淋浴間。

我原本要坐在浴廁間的木椅上,這下我可不用費力了,但是在移駕的過程當中,我太費力了,小屌有點變軟,小宜於是幫我拿掉套子吸吮了一番。小宜就這樣跪在我的兩腿之間不斷地套弄舔蛋,重點是舔蛋的時候還向上淫蕩地看著我,真是太完美的畫面了,我說:「Baby,我好愛你唷!」

過沒兩三分鐘,我的寶貝管用了,我再將小宜抱坐在我的大腿上,小宜的腳還能穩健地踩著地板,這下我真的不用出力了。小宜雙手緊緊掐著自己的雙峰,頭抬得高高的望著天花板,我的手則微掐在小宜雙臀上,隨著她的上下擺動,好一個借力使力。

這小妞現在嗨得可真的比秀秀還大好幾倍了,我想這聲音讓門房外都一定聽得到,這個畫面現在想起來都很興奮。過了一會兒,哇~~我快到了,天呀!我緊抱著小宜讓她不要再上下擺動,我跟小宜說:「Baby,你要這樣到嗎?」小宜捏了一下我的鼻子,咬了一下我的耳垂:「我早就到很多次了啦!你快到了嗎?我好累了哦!」

「那我們就這樣到哦?」我挑了一下眉說,「可是我要你叫得比剛剛更大聲喔!」我抿了一下嘴。

小宜話沒說半句,開始擺動她的雙臀,抓起我的雙手緊握兩奶,小宜的手還示意要我不斷緊抓她的小宜奶。

「啊啊~~好爽啊!Baby,不行了……好舒服哦!幹我……我要你……我要你快出來……啊……哦……嗯……」

有一整個快一分鐘的時間,我深深感受彼此進入瘋狂的狀態,小宜不斷說不行了,雙臀卻晃動得更大。我也掩不住我的爽度,隨著小宜的哀嚎,我也放聲:「啊……賤女人!你這個色女!啊……」那一分鐘什麼話、什麼聲音都出來了。

我也不想再停頓這場美麗的誤會:「我要射了!我要射了……啊……啊……啊……」我記得我的手抓著小宜的雙臀很緊(小宜事後還跟我說,我真的抓得很大力!而且過程中我還會小力打小宜的屁股)。

我真的射了,沒急著抽出,我緊抱著小宜,她的雙奶就大喇喇的在我眼前,我親舔小宜粉嫩的小奶頭。大約就這樣兩人休息了兩三分鐘之久,小宜有點軟腳的站不起來,我跟小宜說:「沖一下,我們一起泡個溫泉吧!」結束了這場無床激戰。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我們四個的裸湯,話不著邊際的亂聊瞎聊,有一句沒一句的對答,泡熱了就坐在池邊。秀秀拿了冰箱裡的冰飲料,赤裸裸的兩男兩女就這樣悠閒地渡過了這美麗的週末。現在邊寫著記錄都覺得,這真的像做夢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