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女惠楓和公公

惠楓是胡家的媳婦,22歲就嫁給胡家的老三,胡家的老大及老二也結了婚,兩對夫妻也住在家中,胡家還有一個老四剛滿十八歲,但為繼續就學在家幫忙事業,另外惠楓的公公55歲是個喜歡玩女人的老色鬼、婆婆惠卿45歲但是身材還是十分擎育與惠楓不分上下、一點也看不有45歲的年齡,家中事業已交給四個兄弟經營,兩人在家享清福。

惠楓是胡家三個媳婦中最年輕及最漂亮的,身材那就更不用說了,身高雖不高只有153 CM,但胸部有著34D的傲人雙峰,腰圍24,讓家中的每一個男人都對她有著佔有她的遐想,她的公公也不例外。

惠楓與老公阿明剛結婚不久就生下了一個女兒,但惠楓的身材一點也沒變,兩人新婚燕爾幾乎每天都要做愛,讓惠楓著實的享受了性愛了樂趣,但阿明的媽媽惠卿是的佔有欲很高的母親,尤其是阿明,對阿明有著一股超越親情的愛意,常常幻想著與阿明做愛,所以對於兩夫妻的恩愛實在讓惠卿有點受不了,於是她利用家中企業需要在大陸擴場的理由要阿明到大陸去,讓夫妻倆無法在一起,於是阿明去了大陸,留下惠楓一人在台灣。

這下讓家里的其他男人實在性奮不已,惠楓的婆婆惠卿也知道這一點,於是她開始計劃如何讓惠楓與家里的男人做愛,讓惠楓在阿明面前抬不起頭來,首先是她自己的老公。

惠楓的公公身材肥胖,發禿,生性好色,由於有祖傳家產,年輕時常上酒家,最後娶了惠楓的婆婆,替惠楓的公公生了四個兒子,好在兒子長相像母親,像惠楓的公公就有點抱歉了。

其實惠楓的公公與其他兩個媳婦早就有過奸情,包含小兒子的女朋友,惠楓的婆婆早就知道,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話說有一次是惠楓的公公五十歲的大壽,三個兒子及媳婦、小兒子女友都特地在家中向惠楓的公公祝壽。酒過三巡,大家都有些醉意,於是小兒子女友便留在家里過夜, 林婉君,19歲,胡家小兒子的女友,165 公分高,34D。23.35 ,護校學生,住在台北,今天特地來台中為惠楓的公公祝壽,她是系上公認最年輕惹火的美麗系花。

惠楓的公公從婉君進門就看上他,為了要上她,於是告訴小兒子說,工廠現在有事需要他今晚駐廠,婉君也喝的有點醉,今天就在家住一晚,明天再回去。一切都安排好了後,就等夜深,等到大家都就寢了,惠楓的公公偷偷的溜到婉君的房間,假借要給婉君解酒藥;「伯父好!」婉君見惠楓的公公進來趕忙起身打招呼。婉君有少女一頭亮麗的短發,身上只穿著寬松的白色T恤,下半身除了內褲沒有任何衣物,襯托出少女玲瓏浮凸的身材,清秀的面龐上,美麗得令人無法直視,看的惠楓的公公的欲望燃燒,準備好好干她幾炮發泄一下。

「婉君!你喝多了,伯伯這有一點解酒的藥,我幫你拿來了,吃一點會比較好睡。其實那是一種催情劑,是惠楓的公公用來玩女人的寶貝。」婉君想是男朋友的父親又是長輩不疑有他,於是將藥給吃了。

接著惠楓的公公不懷好意的問婉君「你的頭是不是有點痛?」

「好像有一點!」婉君摸著額頭回答。

「那!伯伯幫你按摩一下會好一點,我是領有執照的喔!」惠楓的公公故意想找個理由觸摸婉君。

「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伯父!」婉君不好意思的回答。

「沒關系!為美女服務是我的榮幸,怎麼會麻煩呢!」

惠楓的公公心里正樂了很。他瞧看著她,豐滿的臀部曲線加上細長小腿,透過胸罩可以看出胸部的飽滿,肉欲的念頭一直在心中壓抑著。

「來!你躺到床上去!」婉君照著做,躺到床上,『伯伯,這樣可以嗎?』

這時的婉君因為吃了催情藥,現在對於任何挑逗都十分敏感,「把眼楮閉上!這樣比較舒服。」婉君於是將自己的眼楮閉上,讓惠楓的公公為她服務,這時惠楓的公公趁婉君將眼楮閉上時,將自己的衣褲都脫掉,並也上了床。

他故意問婉君說「伯伯可以跨過你的身體嗎?這樣比較方便按摩!」婉君心想按摩好想都是這樣,所以不疑有他的答應他,於是惠楓的公公興奮的跨過婉君美妙的腰際,輕輕坐在婉君的肚子上,婉君這時並不知道惠楓的公公已將衣褲脫光,惠楓的公公先將雙手放在婉君頭部的太陽穴慢慢的按摩,這時惠楓的公公的雞巴已漲大無比,而且將雞巴放在婉君雙峰的乳溝間,藉由身體按摩時推動的力量,在婉君的乳溝間磨擦著,惠楓的公公接著向下進攻,由婉君的脖子到肩膀,這時的婉君因惠楓的公公的按摩已經性欲高漲,完全沉浸在惠楓的公公為她服務中。

惠楓的公公見婉君完全已在他的掌控中,於是對婉君說「婉君你還穿著胸罩嗎,」

婉君回答「是啊!」,

「把他給脫了?這樣會比較舒服!」

「好啊!」

婉君微曲著手,於是解開奶罩帶子,任並將奶罩由衣領間抽出,惠楓的公公還故意說「我幫你!」,藉此去觸摸婉君的胸部,看婉君有沒有反應,婉君不但沒抗拒還很興奮的樣子,惠楓的公公於是更加大膽的去撫摸婉君的胸部。

此時惠楓的公公靠道婉君到耳邊,吹著氣對著婉君說「現在,伯伯幫你將把全身的衣服全部脫掉,好不好?」惠楓的公公嘿嘿淫笑著。

婉君點點頭,婉君有些不知所措,任由惠楓的公公慢慢地脫掉白色的T恤,露出修長雪白的腿,兩腿有點害羞的微微交叉著,秀出與胸罩同一色系的淺紫色內褲。一對形狀完美、弧形渾圓、絕對稱的上是大的D-Cup奶子瞬間彈出,不斷地晃動著,櫻桃般的奶頭,只要是男人都會想吸吮一番。白皙的少女,高聳有致的雙乳,配上美麗的臉龐,真是美不勝收。

「還猶豫什麼!」惠楓的公公心里想著。一股做氣脫下婉君的內褲,婉君連手也不遮著,【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就這樣垂在兩旁,顯出一片整齊平順的陰毛,嫩噪若現。轉瞬間,少女的裸體己暴露在一個老男人的眼前。

惠楓的公公要婉君將兩腿慢慢張開,於是婉君慢慢將兩腿對著色公公慢慢地張開。年輕的旁真好!「對!這就對了,聽伯伯的話就對了,這樣會讓你更舒服喔!」惠楓的公公兩手抓住婉君的腳踝,往外一分,婉君的兩腿便被張開到極限。

惠楓的公公眼楮死盯著的婉君可愛的嫩噪,粉紅色的一道肉縫,因興奮而流出的淫水沾濕了周圍,雙腿因為張開的關系,肉縫微微開了一條線,可以看到一部份的穴內肉壁,沒有哪個男人看了不想干她一炮的。

惠楓的公公出奇不意的將雙手用力搓揉婉君的一雙美乳,指尖輕夾著婉君的奶頭,來回扭動玩著。

婉君已氣喘不已的聲音︰「伯父!不……不可以,阿裕知道會生氣的……」但身體已不聽使喚,配合著惠楓的公公的撫摸,自己已將手伸入自己的嫩旁撫摸著。

惠楓的公公知道家里大現在沒有其他人會聽到他在做什麼,就算婉君大聲的淫叫也沒人會聽到,接著便將婉君的乳房含進嘴內,用力吸啜,舌尖舔動挑逗著美少女的乳頭,直至婉君的乳頭在惠楓的公公的嘴內硬挺起來,口水流的整個乳房都是。

此時婉君的性欲已被惠楓的公公所挑起,雙腿已門戶大開,惠楓的公公不用費力分開誘人的美腿,並以食中二指,輕經撥開婉君的兩片誘人陰唇,『阿裕這笨小子,這麼好的辣媚也不懂得干,要是讓別人搶先干了多可惜;也好,讓老爸先幫兒子你干一干,以後要插騷媳婦婉君的嫩旁就會柔順得多了。』

惠楓的公公把婉君的軀體,用他的啤酒肚壓在床上,以雙腳頂開婉君的大腿,硬漲的龜頭正好在婉君的陰唇上。婉君平滑的小腹朝天,香肩被惠楓的公公以雙手緊緊抓著,對準穴口,惠楓的公公很順利的將雞巴插進婉君的穴內,采用進三退二的絕招。

婉君感到下體傳來陣陣的甦麻,「啊!不行……伯父,快停下來,不要……」一陣甦麻過後,婉君此時只感到惠楓的公公的雞巴不斷進出著自己的陰道,舒服的插進自己穴內,令婉君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和婉君完全不同的是,惠楓的公公此刻正享受著這種雞巴被嫩噪緊緊包住的感覺。

惠楓的公公在婉君的陰道內狂插猛頂數十下,直至巨大的雞巴完全插進婉君又緊又小的陰道內,這才放開少女的香肩,改為抓住婉君一雙豐滿的乳房,以奶子作施力點,展開雞巴干穴的活塞運動。

婉君的乳房被惠楓的公公的指掌揉捏得幾乎扭曲變形,奶子上留下了惠楓的公公的手指抓痕。

惠楓的公公肥胖的身軀完全地壓在婉君縴弱的身上,吸啜著少女的耳垂,刺激著婉君的思春之情。婉君感到自己的陰道不由自主地把色公公的雞巴夾得更緊,穴內的肉壁不斷地吸啜著男人的雞巴,色公公興奮的一下一下來回地套弄著。

婉君感到陣陣灼熱的淫汁由自己的穴心噴射而出,灑落在色公公的龜頭上,陰道大幅收縮擠壓,婉君終於高潮。

色公公放緩雞巴的抽插動作,享受著婉君陰道內的擠壓,以龜頭來回磨擦著婉君的穴心。待婉君情緒稍為平息,便再次重復猛烈的活塞運動,又干了婉君一百多下,惠楓的公公將婉君越抱越緊,雞巴進進出出的插進婉君的穴內深處,直至龜頭頂到婉君的子宮,便將積壓已久的白色精液,全數「咻」射進婉君的陰道內。

婉君想起自己正好是在危險期,於是拚命的扭動身體掙扎︰「伯父!不……行,不行射在里面,我在危險期……」可是惠楓的公公干的正爽,緊緊把婉君抱住,一波一波的精液,源源不絕的射進婉君的陰道內。

色公公抽出軟化掉的陰睫,積聚在婉君陰道內的精液沿著陰道口流出體外,白色的精液順著婉君的大腿滴在地上。

不讓婉君多休息,色公公再次將軟化的陰睫插入婉君的嘴內,雙手扶著婉君的頭,便再次緩抽慢插起來。婉君感到自己嘴內的陰睫不斷在漲大,色公公每一下抽插,幾乎頂到婉君的喉嚨深處,色公公要婉君用舌頭舔弄著硬漲的龜頭,婉君一下一下的舔著惠楓的公公傘狀的巨大龜頭。

不過婉君生硬的口交,卻帶給色公公前所未有的高潮,雖然干過不少女人,但現在要想干到少女卻是可遇不可求,惠楓的公公一陣快感後,濃稠的精液再次泄射而出。

「要全部吞下去!」惠楓的公公再度出聲,隨即精液漲滿了婉君的櫻桃小嘴,婉君吞下射進嘴內的精液。

婉君「咳」了一聲,乖順的把濃稠的精液全吞了下去,嘴角溢出了一絲絲。婉君微微低頭,伸舌先舔淨唇邊殘留的精液,再仔細地把色公公的雞巴舔得一乾二淨。

婉君這妞真是太辣太正點了,射了兩次的色公公還是意猶未盡,將雞巴抽出婉君的嘴中,準備再來個奶炮。以婉君一雙高聳豐滿的乳房,緊緊夾著自己已軟化掉的雞巴,惠楓的公公用力將婉君的乳房緊緊擠出一條乳溝,雞巴便在婉君的乳溝中來回抽插起來。以像要捏爆婉君雙乳的巨大力量緊緊揉搓著,快速的來回抽插一百多下,令婉君雪白嫩滑的奶子被磨得一片通紅。

「不要停!用力點……不行,你不能這樣!喔喔……好舒服喔!再用力點……不行了,我要死了……」婉君像失了魂不禁大喊出聲,反正干都被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