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姨的秘密

作者:草寒羽良

一、

老姨,準確的說她是妻子的老姨。

岳母家一共姐六個,岳母老大,老姨是老小。在七十年代的時候,計劃生育剛開始,還不像八十年代那麼嚴格。妻子的外公一心想要個兒子,於是就生啊生,可生到第五個仍然是女孩。農村人都迷信,外公就去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說過個七八年再生,准是個兒子。於是,就在八年後又生了一個,沒想到還是個女孩,也就是我妻子的老姨。

在老姨六歲的時候,我岳母已經二十二歲,嫁給在市里當裁縫的岳父,然後有了我的大舅子和大姨子,之後又有了我妻子和小舅子,老姨比我大舅子才大六歲。這在現在是不可思議的,但在八十年代時候很正常,那時雖然搞計劃生育了,但還不是很嚴格,特別是在農村。後來,岳母的幾個姐妹都陸續嫁到市里,也就成為市民而不是農民了。

好了,不多說了,話歸正題。

第一次見到老姨的時候,應該是在我的婚禮上。妻子介紹:「這是我老姨。」我一愣,怎麼還有這麼年輕的老姨?這是我第一印象,當時妻子家的親戚太多,再加上點煙敬酒很忙,也就把老姨給忘了,甚至一點印象也沒有了。於是,在第二次見到老姨後,出現了尷尬的局面。

當時,我和妻子上街,正遇到岳母姐幾個,自然要上前打招呼。二姨和三姨我都認識,唯獨老姨不相識,所以沒和老姨說話。而恰在這時,岳母她們偏偏看到什麼東西,都搶著上前去看,妻子也跟了過去,只留下我和老姨兩個人。當時我看了老姨一眼,知道是妻子家的親戚,但不知道叫什麼,按歲數來說應該是同輩的,是叫姐還是叫嫂子,我猶豫了。一直等岳母她們買了東西出來,老姨才和妻子低估幾句,妻子這才朝我走來。

「你見到我老姨怎麼不說話?」妻子問。

「哪個是你老姨?」我說。

「就那個穿花衣服的。」妻子指著她們背後說。

「我不知道那個是你老姨,還以為是你什麼姐呢。」我看著她們,說。

「我老姨說了,你真牛。」

這事我仍然沒有放在心上,過後又把老姨給忘了,接著又出現一次尷尬。

這天,我和妻子去岳母家。岳母和我妻子,還有舅嫂在廚房做飯,我和大舅子在屋裡聊天。大舅子這天肚子不好,總要去大便,而那時岳母家住的是棚戶區,廁所在外面,所以要去很長時間。我一個人在屋裡看電視,我這人很不定性,即使結婚了也喜歡看動畫片,當時演的是《米老鼠和唐老鴨》,即使小時候看過多少遍了,也願意看,被吉尼斯豐富的想像力所征服著。而就在這時,老姨來了。棚戶區的房子不像住在大樓裡都要敲門,這裡開門就進。進門就是廚房,妻子和舅嫂一定打招呼了,可我沒聽到。

老姨開門進來,看看我,說:「來啦?」我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是應該叫嫂子還是叫姐,就用鼻子哼了一聲,算是答應了,然後繼續看電視。老姨見我愛答不理的,就站了一會,無趣的走開了。不一會,妻子就急匆匆的走進來,說:「你怎麼那麼牛,見了我老姨也不說話,還用鼻子哼一下?」我這才想起那天在街上的情景,說:「我不知道是你老姨啊。」妻子說:「你記性怎麼那麼差?結婚的時候給你介紹了,那天在街上也看到了,怎麼就不知道?」我很委屈的說:「我真不知道啊!」妻子說:「我老姨說你真牛。但我不想聽到第三次這樣說了。」

「老姨,喝點酒不?」在吃飯的時候,我怯生生的說。

「不喝。」老姨回答的很乾脆,「你還能叫我老姨啊?我還以為這一輩子都不會叫呢。」

「呵呵……」我只有傻笑,「我沒認出來……我不知道老姨……我沒想到老姨會是這麼年輕……」我有點語無倫次。

「我老姨這麼漂亮你還記不住,什麼記性啊!」妻子在一旁損我。

經妻子這麼一說,我才注意觀察老姨。一開始,覺得老姨和同齡女人沒有什麼兩樣的,可看久了,發現老姨是一種很耐看的美,並且越看越漂亮。女人的美往往分三種,第一種是大家喜聞樂見的,一開始看著美,越看越美的那種;第二種是第一眼看著美,可時間長了,越看越不順眼;第三種就是剛開始看著很一般,可看久了,越看越漂亮。老姨就是屬於第三種。

老姨中等身材,微微有些發胖。圓圓的一張臉,水汪汪的眼睛,小小的蒜頭鼻子,性感的嘴,一頭烏黑卷髮齊肩,給人一種安靜美的感覺。她上穿一件花衣服,五顏六色,把渾圓的身子包裹起來,前胸隆起,微微顫抖,腰也不粗;下身穿黑藍褲子,十分合體,腿有些粗,但很修長,那屁股圓溜溜、厚實實的體現出來,看著就很迷人。腳蹬一雙烏黑錚亮的平底皮鞋,走起路來「咯噔咯噔」直響。

老姨的美,深深震撼著我的心,也就是從這天開始,我不但記住了老姨的模樣,並且在沒事的時候還能想起她,甚至在和妻子做愛中,竟然滿腦子裡都是老姨的身影,特別是那高聳的前胸,肥大的屁股,還有那兩腿之間的三角地帶。於是,我一邊和妻子做愛,一邊從心底呼喊:「老姨,我愛你!」只有這樣,精子才能射的有勁。

因為心中有老姨,就時刻注意她。我瞭解到,【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老姨比我大七歲,在一家毛紡廠工作;老姨夫和她同歲,在一家汽車修理廠工作,兩個人都是民辦企業,說白了就是街道辦的企業,所以兩個人掙的都不多。他們有一個兒子,剛剛上小學,學校成績不錯。平時,老姨兩口子總愛在親戚家走走,一來混口飯吃,二來也增進感情。因為老姨是岳母家最小的妹妹,所以倍加照顧。

因為三次的愛答不理,老姨對我也十分冷淡,但我看出這冷淡是裝出來的,因為她很注意我在單位是做什麼的。我在本市電力公司工作,專門管全市私人辦電的業務,所以除了掙的多,還有外快,每個月一萬多穩穩揣進腰包。老姨最關心的是,我辦理的業務,當她聽說做買賣的電正規我管,就興奮起來。原來,她一直想開一個汽車修理,憑著老姨夫的手藝,准能掙到錢。

老姨一直覺得我有個好工作,很牛,所以就問我妻子,能不能幫忙。我妻子告訴她:「老姨,其實小波這個人很熱情的,還能不幫忙?」可老姨仍然心事重重,不願當面和我說,就讓妻子出面。當我聽到是老姨有事,我還能推辭嗎?一來要挽回以前不好的印象,二來為自己十分想念的女人做事,也是義不容辭的。於是,我滿口答應下來,一切都由我來辦理。

老姨家困難很多。首先,幹汽車修理廠要地點和廠房,老姨和老姨夫走了很多家,不是租金太貴,就是地點不好。可這一點卻難不倒我,因為我給全市的私人企業辦理電力,所以認識人很多,而這些人大多都要找我辦事。當他們聽說我老姨,我告訴他們是我親老姨,要開汽車修理廠,馬上就有拍馬屁的,說出好幾個地點來。當時,我開著車,親自帶著老姨和老姨夫去看地點,最後選擇了離家很近的汽校邊,而這個地方兩口子早就看好了,就是租金貴。可有我出面了,房主說:「小波,是你老姨還說啥了。等掙錢了想給多少就給多少,要是不掙錢,就不用給了。」就這樣,廠房的問題解決了。

然後就是辦電,這是我管理的,更不成問題了,老姨只拿了幾條香煙,就搞定了。之後,就是辦理自來水、辦理那些執照,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手續,這些在老姨和老姨夫眼裡都是比登天還難的事情,在我面前迎刃而解了。幾個月後,老姨和老姨夫都辭職了,因為汽車修理廠開張了。之後,我又聯繫各個單位,車壞了就到老姨修理廠去。我一下子,在老姨眼中是個能人。於是,有什麼事都要找我。

一開始,老姨興致勃勃,每天都在修理廠,當上了老闆娘,管理收入帳。可後來,喜歡乾淨的老姨,實在在那骯髒的車間裡呆不下去了,就經常回家,把一切的事情都交給了老姨夫。老姨夫是個吃苦耐勞的人,有了自己的修理廠,很是高興,就找來以前和我一起修車的人,也不想用老姨天天在這裡忙活了,畢竟這裡是男人的世界,有女人是件麻煩的事。所以,老姨就清閒下來。

老姨有錢了,能買名牌穿了,能給自己往臉上塗高檔化妝品了,就更加漂亮了。

說句實話,我是管理全市用電的,雖不是官員,但權力不小,每天吃吃喝喝少不了,當然身邊也不缺乏美女。我有兩個小三,長的也很漂亮,別人都很羡慕。可這兩位在我眼裡的缺陷,竟然是太苗條了,沒有老姨那麼豐滿。當時的老姨,剛好三十五歲,既有少女般的甜美,又有熟女般的誘人,特別是那高聳的胸,那厚實的屁股,總是給我遐想。我曾打過自己的耳光,罵自己怎麼能惦記長輩,可是每次看到老姨,我總是心猿意馬,控制不住自己。

老姨每個月都要燙髮,可家附近的髮廊因動遷搬走了,搬到很遠的地方。這個髮廊那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燙的頭是老姨最喜歡的,於是老姨都要坐公車半個小時,到那裡燙頭。恰好,這個髮廊的電是我給辦理的,於是我說:「老姨,我開車送你。」老姨說:「這哪好意思。」我說:「走吧,上車。」我們就到了髮廊。給老姨燙髮的女人是老闆,見了我十分驚訝,說:「這是你老姨啊?」我說:「對,是親老姨。」那女人叫聲:「哎呀媽呀,認識這麼長時間還不知道呢。免費,一定要免費。」老姨說:「這哪好意思。」那女人叫著:「你知道你外甥辦了多大的事啊?我還敢不免費。」於是,老姨燙髮不要錢了。

「小波,我想辦個駕駛證。以後買輛車,就不用麻煩你送我了。」老姨說,「你能找人嗎?」

「能啊!老姨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給你辦就是了。」我這還不是吹的,駕校我認識人,車輛科的員警我也認識。

「呵呵,小波,以前我還以為你挺牛的呢。現在看來,你這人真挺好的,是老姨錯怪你了。」老姨對我的印象開始轉變,並且對我有種依賴性了。

不久,老姨的駕駛證就辦了下來。那時車輛科管理不嚴,只要有人,很方便就辦理下來的。老姨驚呼:「我以前有個朋友,半年才辦下來的,你這一個月就下來了,小波,你真的厲害。」看著老姨捧著駕駛證愛不釋手的樣子,我心裡也很舒服,恨不能抱住老姨親一口。在辦駕駛證的時候,本來老姨是不用考試的,可我還是讓老姨參加了考試,但考試的時候我都是找人替老姨考的。我這樣做的道理,就是能和老姨單獨的呆在一起,因為我可以坐在車裡等著,考試結束後,和老姨一起回家。這段時期,身邊坐著我心愛的老姨,心裡別提多幸福了。老姨還不知道,這個熱情幫忙的外甥女婿,心裡正惦記著她那豐滿的身軀。

接下來,老姨買車了。因為老姨手不熟練,又因為修理廠剛開不久要還借來的錢,老姨買了一輛很便宜的車。車是我選定的,要去省城裡買,這樣就能節省幾千塊錢,更主要的是,我能和老姨兩個人一起去,增加了相處的時間。老姨聽說能省錢,當然願意,馬上答應第二天就和我一起走。

我們是坐火車走的,車站上的人很多。老姨怕銀行卡被人偷了,放在我的身上。我知道老姨不怎麼出門,見人多了就害怕,告訴她:「老姨,你先在這坐著,我去買票。在這等我,哪兒也別去,注意身邊的包。」然後深情的看了老姨一眼,轉身就走。老姨在身後喊:「早點回來。」我故意瀟灑的頭也不回,大踏步的奔向售票口。

等我買票回來,看見老姨正焦急的張望,當看到我換流浹背的從人群中擠出來,她的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這笑容,在我感覺中,就像盼著丈夫歸來的小媳婦一樣。我說:「在等一會吧」就坐在老姨身邊。我們挨得很近,我能感受到軟乎乎的屁股,心裡又癢癢了,雞巴又不老實了。老姨說:「小波,不知道為什麼,一出門我就心裡慌慌的。」我說:「沒事的老姨,有我在你別怕。」這時,老姨的身子微微向我靠近。但我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所以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到點了,走,老姨!」那邊喇叭一響,我就拉起老姨的手站起來。我這是故意拉的,也是早就預謀好的,這也是我觸摸第一步,料想在這個混亂的局面,不會想多的。想上車的人很多,有扛著大包小裹的,有一個勁往前擠的。老姨害怕走失了,那個軟軟的小手攥的很緊,這讓我感到一絲暖意。我故意說:「老姨,我先進去等你。」老姨嚇得皺起眉頭撅起嘴,說:「不行的,我害怕。」而我就等這句話呢,裝作無奈的搖搖頭,順勢把老姨摟在懷裡,站在身後雙手緊緊握著細嫩的雙肩,推著她慢慢前行。我比老姨高半個頭,下面能感受到那凸起的屁股,但我不敢挨得太近,我怕老姨能感受到那堅硬的雞巴。這時刻,我是最幸福的時刻,懷裡抱著美人,恨不能人流再擁擠,恨不能往前的速度再慢點,我要好好享受這美好的一切。

進了收票口,也就不用擠了,我放開老姨的肩膀,順手拉住她的手,說:「老姨,跟我走。」此時的老姨也怕走丟,也緊緊的握住我的手,我們就這樣手拉著手走進月臺。火車還沒來,但我們的手一直也沒鬆開。當火車疾馳而過,我拉過老姨,用身子擋住慣性帶來的風。老姨把美麗的眼睛閉上。等上車的時候,我又站在老姨的身後,雙手仍然扶著雙肩,慢慢前行。我們就這樣,一會兒拉著手,一會撫著肩膀,來到了省城,即使在S店裡選車的時候,我或拉老姨的手,或站在身後扶著雙肩,給她介紹著車。

車買到手了,我開著車,老姨坐在副駕駛位子上。雖然,此時再沒有機會碰到老姨,但我的心情也格外的好,畢竟這兩個小時中能和老姨單獨相處。車是手動擋的,五檔在右上方,在市內頻繁掛檔的時候,還有幾乎碰到老姨的腿,可到高速公路上,就一直是高檔位,再也沒有機會了。我很後悔走高速公路,要不時間還能長一些,還能碰到老姨的腿。

老姨買車了,這可是件大事,因為老姨一直過著很貧窮的日子。現在好了,有汽車修理廠了,又買車了,包括岳母在內的幾個姨媽都來了,並且還把姨夫和孩子到帶來看。老姨夫很高興,說要請客。岳母說:「不用你請,今天我請。」老姨夫說:「大姐,我現在不像以前了,能請大家吃飯啦。」於是呼啦啦一群人去了飯店,辦了兩桌。桌上談起老姨的車,老姨夫的修車廠,難免的要提到我。老姨說:「我告訴你小波,別合計幫了這些忙就完事了,你還得教我開車呢。」

「行啊!我就收老姨當徒弟了。」我笑著說。心裡想著,這正是我計畫中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