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個男人的新娘

作者︰馬王

(一)

每個參加我婚禮的人,可能都沒發現有什麼不尋常,其實新娘遲到了半個小時,不過當她穿著美麗的白紗、踏上紅毯的那一端時,看來還是那麼的美麗和神采奕奕,她一直走到我的身邊,在我的耳旁低語。

「謝謝你。」

「別客氣。」我輕聲回道。

如果有人聽到我們之間的對話,一定會以為她是謝我送了他什麼結婚禮物,不過他們一定猜錯了。

結婚儀式進行得十分順利,在我吻新娘的時候,我發現她的嘴裡有著精液的味道,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在四星級飯店最豪華的宴會廳裡,我和我的新娘翩翩起舞,還攜手一起切蛋糕、喝交杯酒。最後,宴會結束了,送走了客人之後,走進電梯,到我們訂的總統套房裡。

我們走進了豪華的客廳,飯店早就為我們準備好了香檳和鮮花,不過一邊的小茶 上卻放著一支錄影帶,我的老婆拿起錄影帶,帶著頑皮的笑容交給了我。

「你現在要看嗎?」她略帶羞怯地問道。

我一言不發地點點頭,其實我並不確定我要怎麼做。

我之前就要飯店在我的房間裡加上一台錄影機,【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走到電視前,打開高解晰的電視,將錄影帶放進錄影機裡。當我放好錄影帶後轉身時,我的老婆正拉起她的裙子,脫下白色的絲襪和內褲,她將脫下的內褲交給我,然後坐在皮沙發上。

我將內褲湊在鼻子前嗅著,聞到她的體香和另一股味道°°精液!另一個男人的精液,那條內褲很濕,她的絲襪也濕透了,還好新娘的禮服很長,不然一定會有人發現新娘的陰戶正不停地出精液,一直往她的大腿上流。

我坐在她身邊,拿起搖控器,按下「播放」鍵。

或許我該從頭說起。

我是一個「網路新貴」,在念大學時,我想到一個點子並且運用在網路上,而且這個點子被為很有發展的空間,於是我開始發行軟體,並且在網路上大做市場,這一共花了七年的時間,也毀了我第一次的婚姻。

我是學校一畢業就娶了我的第一任妻子,她是一個標準的賢妻良母型,我本想與她共渡一生,生個孩子白頭偕老,她也是這麼打算,也很想要個孩子,她雖然很喜歡性,但是過於保守,不想讓我們的性生活更有變化、更有趣,加上我也覺得我已經盡力了,而且,我那時的公司正是草創期,我每週要工作八十到一百小時,我記得有一次的聖誕節,我抽空回家只陪了她八個小時。

結婚五年之後,我老婆給了我一份離婚協議書,除了公司之外,所有的一初都歸她,我只拿了我的衣服、CD、電腦和一千元現金,協議書上寫得很明白,我以後也不用給她贍養費。

經過一年之後,公司的業務大有起色,我開始雇一些員工來幫忙,我們的產品開始受到歡迎,我成了千萬富翁,另一家更大的公司並購我的公司時,我更成了百億富翁。我賣了公司之後退休,公司裡只保有我一成的成本,光這份收益就夠我用的了,而且我的財富還在不斷地增加之中。

我的前妻想回到我身邊,還想要和我分紅,甚至還要我給她贍養費,不過這個時候我請得起全世界最好的律師來對付她,那個臭婊子休想從我這裡拿到一毛錢!

無論如何,我覺得是時候再找一個老婆了,找一個適合我身份地位的老婆,對於這個老婆,我只有三個要求︰一、她要是個大美人,而且要有很棒的身材。二、要在床上很有活力,很喜歡嘗試新花樣,而且很大膽。三、聽了我的笑話之後要會大笑。

訂下標準之後,我開始和許多模特兒接觸。

以我的財富來說,要找美女是易如反掌,但是還是花了我快兩年的時間,才找到符合我三個條件的女人。

她的名字是靜如,她的個子很高,足足有一百七十三公分,而且她說話的語調也和她的身高一樣高,她的雙腿又直又長,有一頭長髮和一雙大眼,她豐滿的胸部和圓翹的臀部更是性感得要命。

她第一次和我約會時,穿著一件很短的紅色迷你套裝,「如果這件衣服再小一點,可能會被警察逮捕。」當她聽完我那愚蠢至極的笑話時,大笑的樣子真是迷人極了,於是她通過了我的兩個考驗。

最後,她在床上也是騷透了,她身上沒有一個肉洞是不能用的,這也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在一個晚上連做三次的!

我們在一起時很快樂,我和她出外旅行和她性交,我帶她參加拍賣會和她性交,帶她去飆車也和她性交。不過她的脾氣有點怪,如果我沒有預先打電話通知她,是不能去她住的地方,而且我一定要準時到,不能早也不能晚。不過我一點也不在意,因為她有權保有她的隱私,而且準時也是禮貌。

六個月之後,我準備了一顆很大的鑽石向她求婚,她深深地吻我,同意嫁給我。

「你知道求婚是什麼意思嗎?」她略於羞怯地笑著問我。

「什麼?」我問道,我覺得話裡有話。

「不能做愛了……」

我嚇了一跳,以為我聽錯了,「什麼意思?」我問道。

「一直到蜜月之前都不能再做愛了,」她說道︰「我保證這樣一定會更有趣的。」

「你是開玩笑的吧?」我問道。

「不。」她搖了搖頭。

這是搞什麼鬼!我們才談好了要結婚。我當時單純地以為這是她的計劃。

在婚禮的兩個月之前,我開著我的新車去她的公寓接她,帶她去我的私人律師辦公室去,他拿了一份婚前協議書要她簽,她先仔細地看了協議書,然後望著我,這是她第一次看著我時,眼中沒有喜悅的神情。

「我可以和他私下談談嗎?」她對我的律師說道。

「在這裡說什麼事情我都可以保密的。」

「不,」她堅持道︰「我們一定要單獨談談。」

我的律師聳聳肩,穿著他那套三萬元的西裝走出辦公室,關上了門。

「怎麼了?」我問道︰「這只是一份很標準的婚前協議書而已,而且條件也很好,萬一我們離婚,你每年可以拿到一千五百萬到三千萬的贍養費,一直到你再婚,或是我們之間有一個人死亡為止。」

「這還不到你財產的百份之一。」她知道我有多少財產。

我無法否認︰「那你要什麼?」

「我會簽這份協議的。」

「然後呢?」我問道。

「你愛我嗎?」

「愛,當然愛,」也許是吧︰「就是這樣嗎?」

「不。」她將協議書放回律師的辦公桌,站了起來。

她身上穿了一套綠色的絲質套裝,配合她的髮型,真是好看極了。那套裝的裙子很短,她將裙子拉了起來,我不知道她搞什麼鬼。她拉下她那名貴的絲襪到膝部,然後再拉下她那價值三千元的名貴內褲,用她修長無瑕的中指插進她的陰戶裡,然後抽了出來,整根手指都是濕的,她將手指放在我的上唇,我聞到她的愛液的味道和另一種氣味,她再一次將手指插進陰戶裡,這一次插得更深,手指抽出時沾了一些白色的黏液,這一樣同樣地放在我的鼻子前,我立刻明白了那個味道是什麼°°那是精液!

我們已經一個星期沒有性交了,這精液一定不是我的。

「搞什麼鬼?」我問道。

「你愛我嗎?」

我一言不發地看著她。

「你要娶我嗎?」

「是的。」我承認了。

她穿回她的內褲和褲襪之後重新坐下,她握住我的手,她手中還捏著那個鑽戒。

「阿宏,」她說道︰「我不是一個能從一而終的女人,我很愛你,你也是一個很棒的情人,不過有時候,呃……常常,我需要好好地性交。」

「你在耍我是不是?」我很生氣、嫉妒以及……一點點興奮。

「我一直是這樣,而且永遠會這樣,這是我的條件,你同意,我就簽。」她指著那份協議書︰「做你可愛的老婆。」

我正想反對時,她又打斷我的思路︰「我知道你怎麼想,不過我不在乎,我會好好讓你干,不過你一定要讓我自由去做。」

「自由去做?你是說讓你到處和別人性交?」

她點點頭︰「是的。」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最後一次性交是什麼時候?」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問,也許是好奇吧!

「就在來這裡之前。」

「和誰?」如果那個人是我認識的,我一定會氣瘋的了。

「一個男人。」她答道。

「哼,還好,那不是一條驢子。」

她大笑︰「我還沒試過,那個男人在酒吧裡碰到的,他是一個黑人,好像叫做保羅……」

我瞪著她︰「好像?你真是個賤貨!」

她點了點頭,但是一點羞恥的感覺都沒有︰「沒錯,我是賤貨,不過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做你專用的賤貨。」

這句話震住了我,「我專用的賤貨」這個詞在我的腦中不斷地盤旋,我一聽到,我的老二就硬了起來,以前我的前妻和我在一起時,我一直希望她能淫蕩一點,但是都未能如願,而現在這個機會就在我面前,我可以擁有我的賤貨,如果她和我離婚了,沒有人會知道這件事,不過問題是︰我受得了受不了?

「你和那個黑人做了什麼?」我問道。

「什麼意思?」她問道。

「你做了什麼?」

「我幹了他。」

「不,我是說怎麼做的。你是如何碰到他?去了哪裡?你做了什麼?」

「你要聽細節?」

「是的。」我很堅持,如果她要做我的賤貨,那麼就要從現在開始。

她放開我的手,坐直身子,眼睛看著遠方,回想著這件事情。

「我知道一些酒吧,」她開始說道︰「許多男人在上了晚班之後,下班就在那個地方混。我總是開車先去一個醫院,因為那裡有一個計程車招呼站,我會先搭一輛計程車,到一間還在營業的酒吧去,然後要司機在外面等我,我進酒吧找人來干我,我那天就看到保羅坐在酒吧裡喝啤酒。」

「你穿什麼衣服?」我問道。

「這有什麼關係?」

「我想知道。」我不敢相信我居然什麼都想知道。

「我穿了一條迷你皮裙,黑色網襪,黑色的吊襪帶和黑色的中空緊身T恤,露出我平坦的小腹,我在頭髮上噴了很多的發膠,也花了濃。」

「你進了酒吧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除了幾個男人之外,只剩下酒保和一個老女人,他們都是黑人。他們一直看著我走進去,保羅是其中最年輕的,不過大概也有五十歲了,我走過去坐在他身邊的高腳椅上,我知道我一坐下,我的內褲會露出來,不過我不在乎,保羅一直往下看,我知道他在看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