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愛—母親雨柔

「就快好了,你再等一下哦」

正在接受新娘秘書化妝的媽媽,對著面前的鏡子笑了一下,而靠在新娘休息室門口等待的我也對著鏡裡的媽媽回以微笑。

「好了,王先生,你來看看,你的媽媽有多漂亮。」

我看著鏡子前的母親,簡直美的不像話,猶如少女般紅潤的臉頰、豔紅的嘴唇、水汪汪的迷人大眼,身上穿著微露酥胸的白色新娘禮服,要說她今年快滿50歲,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sandy小姐,謝謝妳哦,幫我化的那麼美。」

「王小姐,不,應該改口叫李夫人,那是因為妳天生麗質啊,啊,等等哦,不好意思,我去外面講個電話,待會就回來。」新娘秘書一邊對我們對不起,一邊跑去外面接聽電話,頓時在新娘休息室裡面,就只剩下我跟媽媽兩人,媽媽這個時候也站起身來在鏡子前面仔細端詳自己的儀態。

隨著媽媽在鏡子前面左右擺動著角度,那濃厚的女人味,讓我忍俊不住,情不自禁的牽住她的手將她往我身上靠過來,並且低頭親吻了她那誘人的嫩唇。

「你哦,這麼短的時間也忍受不住。」

「沒辦法,我就是覺得妳特別迷人,媽。」

我站在媽媽的前面,輕輕的將我的手放在媽媽的腰部後方,靜靜的靠向媽媽感受她身上的那股女人香味。

「好了,劍輝,我看sandy她也快回來了。」媽媽輕輕的拍拍我的手,提醒著我。

「嗯」,我意猶未盡的聞著媽媽的髮香,並且在她的脖子側面親了一下。

「王小姐不好意思,我回來了,我再幫妳最後檢查一下,待會新娘子就可以進場了。」

我對著媽媽笑了一下之後,讓sandy再為她進行最後確認,離開新娘休息室,走去結婚典禮的喜宴會場,在那裡,我未來的「爸爸」李伯伯正忙著招呼客人,看到我走過去,連忙跑來跟我說:「劍輝,待會要麻煩你了,雨柔就是這樣,想法總是前衛,說什麼等一下要你帶她走紅地毯進場,這麼重要的事情都還沒有經過你的同意,真不好意思。」

「沒關係,李伯伯,一點都不麻煩。」

「還叫什麼李伯伯,可以改口叫我「爸爸」了,沒關係,你不用怕,我不是那種很嚴厲的人。」【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李…,爸爸,那就請你以後多多指教了」

「你也是哦」

李伯伯又開始去招呼客人,過了不久,飯店裡的女服務人員來提醒我們婚禮可以開始了,便要李伯伯先去會場裡面的台上等著,而她帶著我去牽媽媽出來,準備進場。

我跟媽媽一起站在門的後方,雖然昨天已經預演過一次,不過媽媽還是顯得有些緊張。

「輝,你會不會緊張?」

「媽,不會啦,你怎麼這樣問?」

「輝,你還記不記得,小時候人家最喜歡問你什麼問題?」

「那當然記得啊,就是…」

*** *** *** *** *** ***

「阿輝,你說,在你心裡,你最喜歡誰?」

「那還用說,我最喜歡媽媽了。」小時候只要有人問我喜歡誰,我總會這樣回答。

「那你長大以後要娶誰當新娘子啊?」

「那當然是我最愛的媽媽。」

每次我總會在講完這句話的時候看向媽媽,而媽媽也總是會回我一個大大的微笑跟擁抱,並且說著:「劍輝乖,媽媽也最喜歡劍輝了,等劍輝長大之後,媽媽就是劍輝的新娘子了,你說好不好。」

「嗯」

當這句話說完,媽媽總會用著她的鼻子跟我的鼻子互相摩擦之後對著我的嘴親下去,讓我非常開心。

直到我長大之後,才知道小時候說過的那些話,都只能是個夢。

*** *** *** *** *** ***

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所以我可以算是媽媽一手帶大的,還記得爸爸死後,媽媽那時候去應徵好幾份工作,每天忙的不可開交,為的就是讓我跟別的小孩子過著一樣的生活,工作使她每天總是早出晚歸,也因為如此,使我比別人更害怕一個人獨處、害怕黑暗,更害怕沒有媽媽的感覺。

每次當我在晚上聽到房門打開的時候,我就知道媽媽回來了,我會跑去門口的客廳等她,而她總會帶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回來,這時候的她會滿身大汗,所以她會問我要不要一起洗澡,小小年紀的我就會陪著媽媽一起洗,媽媽有的時候是穿著衣服幫我刷背的,但是更多時候,她是脫光光幫我洗澡的,記憶裡,我會俏皮地去摸著媽媽的乳房,用手摸著,或用手揉著,每當我碰到她的乳房的時候,圓滾滾的白肉總會不規則的顫動。

這是我印象中媽媽年輕時候的乳房。

那一陣子阿嬤常來找媽媽,我都以為是阿嬤怕媽媽太累來幫忙媽媽,但是更多時候,她會將媽媽拉去旁邊,說一些悄悄話….

「雨柔,妳看要不要考慮找一個男人嫁了,妳這樣一個女人家獨自帶著劍輝過活,總是比別人還要辛苦」

「媽,妳就不要說了,劍輝還小,我不想他的生活太複雜」媽媽對著阿嬤說著。

「雨柔妳怎麼就是這樣死心眼,不然,我來問問看劍輝的想法,劍輝你過來,阿嬤問你哦,假如媽媽再找別的人來當你的爸爸,你覺得怎樣?」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媽媽只屬於我的,我不要別的男人來當我爸爸,哇……」

我一邊說著,一邊哭鬧,媽媽馬上搶上前來抱緊我對著阿嬤說:「媽,妳看妳,我就說嘛,劍輝不喜歡,妳就不要再逼我了」這時候,媽媽的眼睛還泛著淚光。

自此之後,阿嬤沒有再問過要媽媽嫁人的問題,而媽媽也一直沒有讓別的男人進入我們家的生活。

小鬼頭終究還是會長大,但是我們的母子生活習慣照舊,只是,我看待媽媽的眼光開始有變化。記得第一次勃起,是我趁著媽媽跟我一起洗澡的時候,我蹲下來偷看媽媽小穴,她那時候頭上滿是泡沫,眼睛緊閉,正準備沖涼。我的手指頭慢慢地伸向她的小穴處,微微顫抖,心跳澎湃

「我就要摸到媽媽的小穴了」,我的肉棒不斷地向上伸張,最終到達它所能成長的極限。

最終,我還是沒能摸到媽媽的小穴,只能在她小穴的下方停住,突然之間,我發現清水順著媽媽的臉、乳房、肚臍、小穴,最終停留在我的手上後流走。我彷彿發現沙漠裡面的一道清泉,不斷地將那些水接過來咽入我的喉嚨,讓我享受媽媽的味道,那一年,我13歲,我第一次翹著肉棒對著媽媽的小穴,並且喝著流過她小穴的水。

*** *** *** *** *** ***

高中的時候,我結交上了一群朋友,分別是龍哥、阿砲、胖子還有阿猛,龍哥是我們這群人的頭頭,個頭高大,之前有混過,也算一號人物,而阿砲與阿猛則有點像是龍哥的左右護法,不過在我看來,卻有點像哼哈二將一樣耍寶,而胖子是這群人裡面最不搭尬的,為什麼可以跟這群人住在一起,主要是因為他爸跟阿砲的爸爸是拜把兄弟,所以阿砲的爸爸要阿砲帶著他,以免被別人欺負。

這些人都算不上是好孩子,正確的來說,抽煙、喝酒、打架、鬧事這些事情,只要我跟這群人聚在一起,就會時常發生。

在這段充滿對未來不確定的日子裡,我過的很荒唐,但是我並沒有讓媽媽知道,因為我知道她會擔心我,雖然說我也曾經想離開這夥人恢復正常的生活,只是同儕之間的「義氣」壓力,逼得我離不開這個團體。

這一天,大家又聚在龍哥的家打牌、喝酒,互相吹噓。

阿砲說:「ㄟ,幹,你們都不知道我昨天幹的那個妞有多正,哦,她那對「殺很大」的奶子,在我的肉棒幹她肉屄的時候,都不知道晃個什麼勁,害我眼睛都花了,真是有夠爽的,現在想起來我的弟弟還會硬硬的。」

阿猛:「啊,然後呢?」

阿砲:「哪有然後,當然就射了她一屁股的濃精啊,這還用問。」

「幹,沒有然後了哦,你這沒擋頭的東西」,阿猛一邊說著,一邊拿香菸盒丟向阿砲。

「靠夭啊,我才不像胖子是快槍俠。」阿砲邊閃邊說。

「喂…,你們說就說不用牽涉到我這邊來。」胖子一邊吃著雞腿一邊抗議的說著。

大家一陣嘻鬧,互相取笑著,忽然之間阿砲好奇的問著我:「阿輝,你咧,你都跟女人進展到什麼程度?」

這時候大家都把目光對著我,「就…,接吻、摸胸還有看過小穴…。」

「幹,你少屁了,我從來都沒有看過你帶過馬子出門,還接吻、摸胸、看穴咧」,阿砲一臉不屑的說著。

「真的啦,我真的跟女人接吻、摸胸跟看穴了。」

阿砲:「幹,死不承認自己是個遜咖,那你說你摸的是那一個女人。」

我:「就我老媽啊…」

阿砲:「幹,你這人畫唬爛還不用打草稿,我還跟你們說我曾經幹過我姑姑咧,哈哈…」

「我是說真的,我到昨天為止還會摸我媽媽的胸部跟她接吻」,我一臉正經的說著。

阿猛突然很感興趣的對我說著:「幹,真的還假的,哇,母子丼,這個刺激哦。」

「喂,阿輝,這種事情沒有的話不要亂講」,龍哥一臉正經的說著。

「龍哥,是真的,我沒有騙你們。」

大家突然之間靜了下來,聽我繼續說著從小到大我跟媽媽之間的生活互動以及發生的一些香豔情事,說到刺激的地方,胖子還忍不住吞嚥幾次口水。

「幹,超羨慕的啦,你媽長的超正的耶」阿猛露出猥褻的表情說著。

「對啊,你媽那對36D的胸部,摸起來一定超爽的啦,哦,我的弟弟都快擋不住了」,阿砲一邊說著,一邊對著空氣頂了幾下自己的腰。

胖子:「阿輝,你媽媽的奶子舔起來甜不甜啊」

「幹,這小子就想著吃」,阿砲一邊說,一邊將阿猛丟給他的香煙盒丟向胖子。

「甜倒不至於,不過滿香的,告訴你們我媽媽的乳頭還是粉紅色的。」「幹,真的還假的,有那麼好康的事情,你媽都多大年紀啦,幹,我直到今天起碼摸過上百對奶子,還從來沒有見過粉紅色乳頭,我不相信」,阿砲一邊說著,一邊故作不屑,而胖子在一旁附和的說著:「對哦,阿輝,有圖有真相,沒圖真死相」。

我這個人就是禁不起別人的刺激,一氣之下,便拿出我的手機,打開裡面我珍藏很久的照片,那是我在媽媽赤裸著上身在浴室吹頭髮的時候,我站在浴室裡面拍下來的,媽媽的頭髮被吹風機吹得隨意飛揚,非常漂亮,而她胸前的美乳,也因為剛洗完澡的關係,白嫩的胸肉上面被水滴滋潤的閃亮。

事實上我拍完這張照片,被媽媽笑著打了我一下,要我不要亂拍,但是等她整理好儀態之後,又跑過來跟我一同欣賞照片裡面的她。

媽媽看完之後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要我刪掉這張照片,我一邊假裝刪除,但是一邊將它放入我私密的珍藏區裡。

我總會在媽媽不在的時候對著這張照片,將媽媽的內褲套在我的肉棒上面打手槍,那真的是非常的刺激。

「哦,阿輝的媽媽的乳房真是白嫩,我看了一眼就想把它含在我的嘴裡,看她這樣,她的肉屄一定很騷,我忍不住了」阿砲一邊說,一邊準備脫下他的褲子。

「誒,阿砲你要幹嘛」

「阿輝,你看不出來哦,我要打手槍啊!」

「幹,少嘔了,竟然對著兄弟的媽媽打手槍,你有沒有毛病啊,好了好了,不給你們看了,我要回家了」我馬上將手機收回我的口袋裡面。

「幹,還沒有看過過癮誒」阿猛不爽的說著。

「哦,乖寶寶要準時回家吃奶了,就這樣把兄弟晾在一旁」阿砲在那邊酸著我,再將自己。

「沒關係,時間也不早了,還是讓阿輝早點回家」龍哥這樣一講,大家都不敢再多說什麼了。

「那龍哥、阿砲、阿猛還有胖子,我先走囉」我連忙跟大家打完招呼準備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