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哥哥

序章 妹妹

一個難以入眠的夜晚,對深山中的偏僻鄉村而言,今年的夏天真是太悶熱了。

籠罩在黑夜里的中庭,樹梢隨風搖動,是強風的緣故吧。盡管如此,拉開窗戶的房間中,空氣仍沉澱澱地停滯著。

我閉上眼,朦朧地眺望橘黃色的夜燈,慢慢翻過身。

突然,漸趨迷糊的意識被陣風吹襲著,在我眼前不到五公分距離處,出現了一副長髮少女的睡臉,是我那安穩沉睡的妹妹。

為何妹妹會睡在這里呢?我的意識與身體,都被劇烈的衝激翻攪著。

本來,妹妹應該在隔著走廊相對的自己房間中睡覺才對,不知何時她竟睡到我身旁…我慢吞吞地起身坐到毯子上;由於連日來的悶熱,妹妹並未蓋著棉被,她縮著身的嬌小模樣,直接進入了我的視野。穿在身上的白色浴衣略為凌亂,頸部及大腿,在夜燈下散發出不可思議的魅力。

妹妹的睡姿所以會如此媚惑我的心,是因為我一直深愛著她。而且這並非單純的兄妹之愛,而是明顯違背道德的近親之愛。

從很小的時候就因病身體薄弱的妹妹,是備受家中疼愛的掌上明珠。特別是我,一直以敬畏的態度,注視著她那與我相差六歲的微弱生命的成長;後來,她到了懂得自己生命脆弱的年紀後,多半的時間都在我這唯一的玩伴身邊度過;我不常到山腳下村落中的學校上學,放學後我會拒絕所有同學的邀約,毫不遲疑地飛奔回有妹妹等待著我的家中。即使到了後來,為了無法上學的她,我依然每天都這麼做,因此我從沒有任何朋友,但我卻毫無遺憾。

隨著時間的經過,進入青春期的我,開始意識到妹妹是與我不同的異性。起初只有淡淡的感覺,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越來越深切…沒多久,我們就面臨了生命中重大的改變—

父母親意外死亡!這件事激烈震撼了我們兄妹二人,原本充滿了溫暖和慈愛的家,為這突如其來的噩耗而陷入愁苦。為了還不能理解這狀況的妹妹,我總算強忍悲哀,度過了難關。但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又陸續發生了許多意想不到的事,使得溫暖的家,變成了空虛寂寥的屋子。

不過,在雙親剛過世的半年內,我還不敢輕舉妄動,但一年後的現在…

我的喉嚨發出混濁的聲響,吞下積存在口中的唾液。那毫無防備而橫臥的未成熟肢體,如烈灑般刺激著我的腦子。無節操的股間發著熱,邪惡之蛇開始蠢蠢欲動。我感到急劇的暈眩,緩緩將手探出,顫抖的指尖,觸踫到木棉的布料。我輕輕捏住,悄悄地向上卷起。在淡淡的橘黃色燈光下,美得驚人的白皙大腿漸漸露出。

在逐漸蒙朧的意識中,連自己在做什麼都茫然無知,只是無意識地動著…不,恐怕當時我的意識是清楚的,只是看著妹妹那細致的肌膚而入迷了吧!我卷起她身上潔白無垢的浴衣下擺,窺見了一道曲線渾圓的小巧臀部。

「唔…嗯嗯…」

無意間,妹妹翻了身。驚慌的我急忙將手縮回,不過,是我多心了。

妹妹宛如誘惑我一般,在我眼前張開雙腿,微微進入耳中的安穩鼻息,說明剛才的動作只是無意識的偶然。但是,在那立起單足的雙腿交會處,露出了令我心思迷亂的禁忌花園。

平日只穿浴衣的妹妹,並未穿著內褲。裸露的下半身,將我的視線緊緊釘住,雙腿間的蟒蛇,高騰起想要一嘗禁忌果實的欲望。

就連聖書里也記載著,古今中外的人類,都無法抗拒這種誘惑。不過只活了十九年的我,當然不可能到達徹悟的境界,於是欲望開始笨拙地移轉成行動。

我趴在地上,緩慢的靠近獵物,旁人看來大概宛若饑渴的野獸吧!當然,這時我不但不會有思考這些事的理性,而且早已如夢如痴,況且,沒有任何事物阻止我。

我將臉湊近她滑順的下腹部,柔軟的嫩毛被我慌亂的鼻息所搖動。視線略為下滑,那兒是清楚筆直的肉縫,形成堤岸的媚肉,令我想到妹妹楚楚可憐的唇。我輕張開口,發麻的香味頓時撲鼻而來,心知那是阿摩尼亞的味道,卻一點也不覺污穢。我自縮緊的唇間輕伸出舌頭,舔了妹妹的秘處。

「嗯…唔嗯…」

妹妹微弱地喘氣,【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一時讓我心驚不已,但數秒後我想通了。

沒錯,妹妹當然也渴望這種事,否則,她怎麼會躺在我的身邊?

我繼續用舌頭舔弄那天真無邪的秘部,貪婪著禁斷的滋味。

「唔…啊啊…唔嗯嗯嗯…」

也許是舒適感所帶來的喜悅,她口中發出甜美而無奈的氣息,那聲音令我的意識為之瘋狂。我若在此時維持理智,有任何意義嗎?彼此相愛、互相需求的兩人,結合為一體不是極為自然的嗎?這種想法,完全支配了我的腦袋。一旦超越了這道牆,接下來要做的只是任億盡情奔馳在欲望的世界里。

我將她縴細的雙腿扛在肩上,整個臉埋進花園中心。用力的深呼吸,陶醉在沒有花朵比得上的香味中,持續來回地舔著秘裂後,起伏的溪谷底部,開始微微地濕潤。如果那是愛液造成的,就表示妹妹也感到興奮吧?我一邊這麼想,一邊吸綴她體內溢出的液滴,頻繁蠕動舌尖,發出卑猥的聲音不斷吸吮未成熟的花瓣,我要的是她淫蕩的蜜液。

「啊啊…啊啊啊…唔唔嗯嗯…」

撲鼻而來的甘美喘息,如拍擊岸邊的波濤一般,進入我的耳中。嬌喘得這麼厲害,不會還沒醒來吧?或者她已經…。

火熱發燙的股間,已漲滿了邪惡之力。冒汗的身體,比我自己的意志更加需求這嬌嫩的肉體。我將妹妹的腳靜靜的放在毯子上,被邪惡淫欲支配的身體,覆蓋上她純潔無垢的肢體。

「我…想…想做愛…想做舒服…的事…」

隨著紊亂的氣息,盤旋在腦中的字句脫口而出。『想做愛』這自言自語的幾個字,如咒語般絞住我的身心,我粗野地脫下T恤,隨意拉下內褲後,掙脫束縛的股間淫獸,即刻粗暴地張牙舞爪。

全無女性經驗的我,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將凶器貼近可憐的秘唇。從某個意義上來說,這是種莊嚴的儀式,冷靜的思考,在與理性不同的次元空間中起伏。我不想讓長久以來日思夜想的這個時刻,就在亂動一通之後結束,就在這時—

「哥…哥哥…」

在這之前只是發出喘聲的妹妹,突然出聲叫我。雖然到此地步了,我卻只能狼狽地慌張抽身,妹妹果然已經清醒了吧…我的腦中一片混亂。

「唔~唔哥…」  妹妹又叫了我一次。那聲音是夢話,抑或是半夢半醒之間,我無法分辨。彎著腰看著她的臉,修長的睫毛微微地在顫動。但是,滴溜溜的可愛大眼並未張開,可是我卻深感自己被人注視著,是因為自己做出禁忌的行為,才產生了被害妄想嗎?

意識回復冷靜後,終於找到了視線的出處。那視線難堪的望著我,半萎縮的鋼棒醜陋地垂吊著,還有一雙怯懦的眼楮。

那是我自己,是為了畫自畫像及素描,向母親要來的古董鏡台中,映照出的自己!就在了解的一刻,恐懼頓時襲入腦海,我竟然做出這種事!而且這時,妹妹說的話更震撼了我。

「啊啊,哥…哥哥,快一點…」

妹妹口中為何會吐露出這些言語,我不知道。其實我就連她是否有意識都不確知,可是,我沒有辦法回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