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莉吾妻

我名叫阿吉,剛滿25歲,我與我的太太小莉結婚三年了,除了一些遺憾之外,我們有還算不錯的婚姻生活。

大約是兩年前,我和小莉有一些爭執,她將所有的精力花在孩子身上,而冷落了我,就算她不陪孩子的時候,一週有三天她會去教堂做義工,這就是我和小莉起爭執的原因。

小莉說她這麼做完全是出自一個母親的本性,我說我也贊成她這麼做,但是起碼得多留一點時間給我,特別是「上床」時間,而我同是也抱怨,她愈來愈不注意自己的外表了。

當她嫁給我時,她是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女孩,而且才廿一歲,長得也像花花公子中的當月經典女郎一樣美麗,有一頭又直又長的頭髮,深情迷人的大眼,天使般的娃娃臉,又長又直的腿和細細的腰,她出現的地方,就是大家目光的焦點。

但是結了婚,生了孩子後,她的體重立刻增加了廿公斤。我鼓起勇氣向小莉抱怨她的外形走樣了,她開始大哭,我告訴她我很抱歉刺傷了她,但是我是為她好。

她看著我,拭去臉上的淚後說她很抱歉她冷落了我,她還說她要開始減肥了。

第二年,我們的關係改善了,小莉減去了她身上所有多出來的體重,由於運動的結果,她現在看起來比婚前還美,更讓人意外的事,她的胸部比以前更大了,為了證明這個事實,她特別去量了三圍,現在是35D-22-35。

她的胸部雖然是D罩杯,但是D罩杯看起來還是容納不下她的大乳房,我認為她起碼比D罩杯大一號才對。

為了慶祝小莉的重生和廿三歲生日,我設計了一個只有我和她的拉斯維加斯之旅,我的父母會幫我們照顧小孩,旅途開始時相當不錯,第一天我們大啖美食、小賭一場、看精采的秀,小莉穿了不常穿的一件迷你緊身衣,以展現她的身材。

這件白色的衣服非常的緊,而且相當地短,她必需相當小心,以免穿幫而露出我買給她的內褲,她還穿了一件相當合身的胸罩,將她的胸部整個托了起來,一個美麗、細腰、長腿、豐乳的女人,吸引了全場人的注意力,她還穿了一雙白色細跟的五吋高跟鞋,許多人都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她,剛開始時,小莉有些不自在,但是不久後,她開始喜歡這樣了。

在這個時候,我實在說不出口「我們該回去了」這句話。

在表演結束後,我們漫步走回旅館,經過游泳池,涼風陣陣讓人神清氣爽,我們找了個沒人的角落,我將小莉抱在懷中,輕輕的吻了她,她的反應讓我驚訝,她以許久不曾出現的熱情回吻我,很顯然地,今天歡樂的氣氛已經點燃了她的慾望,我能感受到她的舌頭在我的口中熱情的探索,她的呼吸異常的沉重,當我們的長吻結束,小莉輕聲對我說:「我想要你,阿吉。」我回答:「我也是。」她不懷好意的說:「我們可以在這裡做嗎?」我很驚訝我的妻子居然會提出這種點子。

我以實際的行動回答她,我讓小莉的背靠著牆,輕輕吻著她的肩膀和脖子,讓她開始興奮,小莉將一條腿抬了起來,放在一旁的長椅上,她的裙子也因此拉高,露出了內褲,那條高叉又袖珍的內褲幾乎蓋不住她的陰戶,她為了穿這條內褲,還特別修剪了陰毛,我很輕易的拉開內褲的邊緣,輕輕撫摸她的陰戶,她自然而然的發出了呻吟。

小莉將雙眼閉起,把頭往後仰,我往四周看了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確定周圍沒有其它人會看到我們辦事,接著轉過頭來看著我那美麗又性感的妻子,她正沉醉在我的手指所給她的感覺之中,整個陰戶都濕淋淋的,她呻吟著說:「搞我,阿吉。」,我從來也沒看過她如些這般的熱情。

我拉下我的拉鍊,掏出我那早就硬起來的肉棒,拿開原在小莉陰戶上活動的手,改讓我的龜頭在小莉的陰戶上磨擦,讓她顯得更需要我的傢伙,她以急促的呼吸低聲說:「請幹我吧,拜託你。」,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她說「幹」這個字,很明顯地,這是她有生以來最需要的一次。

我也一樣很需要了,我不能在作弄小莉了,我要用她那又濕又熱的小穴,當我將我的龜頭插入小莉的穴內,她開始痙孿而且發出叫聲,我慢慢地將我的肉棒插進小莉的陰戶內,直到我的陰毛碰到小莉那經過修剪的陰毛,在我開始拔起陰莖準備下一步時,我聽到了一些聲音,而小莉也聽到了。

「快點,有人來了。」我說

我從小莉那尚未滿足的陰戶中拔出我堅硬的陽具,痛苦地將它塞回褲子之中,小莉則放下腿,拉平裙子。

當我們整理好後,一對年輕的夫妻走近我們,他們看到我們時略感驚訝,我想,他們可能和我們一樣,想來這裡做一樣的事情。那名妻子非常漂亮,她看起來比小莉還年輕,有一張可愛的臉,但是身材比不上小莉。

小莉靠著我,說:「我們回去做未做完的事吧。」我想慢慢地滿足我饑渴的妻子,所以我先提議去酒吧,小莉不情願的同意了。

我們喝著酒,忘情的談論今天的趣事,並且放聲大笑,我的性慾一直存在,我很驕傲我的身旁有這麼一個美麗的妻子,有人說成熟的女人更有魅力,這句話印證在小莉身上絕對適合。

當我告訴女服務生結帳時,小莉的手立刻緊緊的握住我的手,女服務生問我們,來這裡是為了辦公事還是來玩的?我開玩笑地告訴她,我是為了慶祝我妻子卅歲的生日。小莉聽到這句話時,她的眼光恨不得想殺了我,那女服務生也看出來了,馬上向我們為她的問題道歉。

小莉對我的話感到不悅,我很奇怪為什麼她會對這種年紀的玩笑而生氣,她提醒我,她的外表讓她覺得好像回到了少女時代,我告訴她我只是開玩笑而已,她現在比結婚前我們約會的那段日子更美。她懷疑我的說詞,也質疑我剛才為什麼愣愣的看著那位年輕的妻子,她認為我覺得她太老了,已經沒有吸引力了,小莉是不是真的醉了,我不知道,她開始說她要證明她還是有吸引力的。

現在已經很晚了,我告訴她讓我們回房間,讓我證明她是多麼地有吸引力,她說由丈夫口中所說出來的恭維並不可靠,她轉身走向後面的酒吧,口中唸唸有詞的說她還年輕。

我問她要去哪裡?她告訴我她要證明給我看,她還是很有魅力的。我告訴她不必這麼做,她回答這是自尊心的問題,我扶著她,跟她走進酒吧旁的撞球間。

她轉過身,輕輕告訴我,她聽到撞球間裡有人,她跌跌撞撞的走了進去,不久後出來,告訴我,進面有不少人,而且都是黑人,我該告訴她算了,我們回房吧,但是我卻冷笑,並且說她沒膽子。

小莉被我這句話激怒了,她要我看著,轉身走向撞球間,此時我低聲咒罵我我自,並且看了看四周,雪莉沒錯,這裡已經沒人了,只剩下撞球間裡的那一群黑人,她大概原來是想找一個已婚、禿頭、脾酒肚的男人,很快的達到吸引他注意自己的目的,然後再走,可是在我無聊的譏笑之後,她慢慢的走進了撞球間,透過門上的玻璃,我看到四個除了職業運動選手般的黑人大漢立刻對她狼嚎、吹口哨,小莉停了下來,面對那些用饑渴眼神看著她的男人們。

小莉問他們,喜不喜歡他們現在看到的女人,他們報以更大聲的狼嚎,其中一個傢伙說,她是他今年看過最美的女子。

在他們的誇讚之下,小莉看起來更大膽了,真不敢相信,我珍愛的小莉居然對一群男人賣弄風騷。

忽然,小莉的小錢包掉在地上,小莉彎下腰去撿起它,這使得她的短裙拉高了,露出她的臀部和內褲,很幸運地,附近沒有其它人會看到這一幕。

她這麼做引起了更多的狼嚎,她對著這些男人微笑,還是沒有直起身來,這也使得她的乳溝暴露在這些男人面前,那些男人貪婪的看著小莉。

此時我認為小莉該回房了,一個男人要小莉和他們一起玩,小莉告訴他們,她沒辦法留下來,因為她要去換衣服,那些男人異口同聲懊惱的發出「噢」的聲音,小莉噘起嘴,似手不想讓他們失望。

其中一個傢伙說道:「妳為什麼不在這裡把衣服脫了?這裡沒有其它人了啊?」

小莉聽到這句話,將一根手指放在唇上,思索著要不要這麼做。

我確定她不想離開他們,更令我吃驚的是,小莉居然將手移到裙子的邊緣,那些男人們又開始狼嚎了,小莉將裙子一吋吋慢慢的拉高,將她的腿呈現在這些男人面前,當裙子上移到小莉的三角地帶時,那些男人的眼睛好像快掉了下來。

小莉繼續將衣服往上拉,超過了她的腰部,當拉到胸部時,小莉把速度放慢,也順勢擠了擠她的乳房,這使得她的乳房在胸前輕輕的晃動,她最後終於將外衣脫了下來,滿臉性感的表情,用她的高跟鞋將她的衣服一腳踢開。

狼嚎又再次響起,促使小莉繼續,她報以一個微笑,踩著高跟鞋往撞球間的深處走進,男人們讓出了更多的空間,但是這個撞球間還是太狹窄了些,之後小莉坐在一個男人的腿上,因為汗水和興奮,小莉的胸罩和內褲已經濕透了,所以變得透明,所以我美麗的妻子,現在幾乎已經是一絲不掛的坐在這四個男人之間,她袖珍的身材和白皙的肌膚,與這四個全身黝黑的壯漢在一起,成了明顯的對比,是一個令人驚異的景象。

我忽然問我自己,為什麼還不出面阻止?我知道這是因為我看到我的妻子在這種情況下,讓我覺得很興奮,我也很吃驚,我原本以為小莉會馬上離開這裡,回到房間。

接下來的幾分鐘,那虛男人看著小莉的身體,同時和她愉快的交談,有時候其中一個男人還會故意用手碰碰小莉的胸部,但是小莉好像一點也不介意,她輪流坐在每一個男人的腿上,最後,如我所願的,小莉好像打算離開這裡了,她拿起其中一個男人的毛巾,並將它擰乾,來擦自己的身體,由於內衣褲已經濕了,所以衣服不太好穿,一個傢伙過來幫她穿衣服,現在我可以比較清楚的聽到他們的談話,小莉說她的房裡還有一些酒,現在我明白了,她邀請其中一個--不!也許是所有的男人去我們的房間。

當小莉走近我時,我躲到身後的自動販賣機旁邊,她往我這兒看了一下,然後繼續往前走,走過我身旁時,她輕聲說:「我告訴過你了!」,那四個跟在後面的黑人並沒發現。

她三角地帶附近的裙子上有點濕的痕跡,透過她濕了的衣服和胸罩,可以看見她乳頭的樣子,而那件白色的衣服也因為濕了而顯得透明,但是她好像一點也不在乎,當其中一個傢伙幫她打開酒吧的門時,她對那個男的報以微笑,而那個男的卻目不轉睛的看著小莉身上的重要部位,小莉也發現那個男人的褲襠開始澎脹,當小莉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我的陰莖也開始勃起了。

他們走過走廊前往我們的房間,我們的房間靠近中庭花園,當初我們進入房間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上窗簾,但是很不幸的,窗簾無法完全拉上,不過也因為如此,現在我站在花園就可以看到房中的一切景象了。

我就坐在花園的椅子上,看見房間的燈亮了,小莉和那四個男了走了進來,我很感謝這個房子的廉價建築,它讓我可以聽到房間中人的對話。

小莉將錢包和鑰匙往化粧台上一丟,然後像伸懶腰般的將雙手往上伸,我知道她很緊張,因為當她緊張時,她總是這麼做,我以為她覺得自己已經證明了她還有魅力,所以她馬上會要這四個黑人離開。

沒多久,一個傢伙說:「小美人,妳不是要給我們一點酒嗎?」

她笑著說:「才怪,我可沒說要請你們喝酒喔。」

她從冰桶中拿出酒,並且倒了五杯。

我懷疑這些像伙是想讓小莉喝得更醉,尤其她剛剛在酒吧裡已經喝了不少的酒了,她又不常喝酒,不用幾杯,她一定會醉的,剛才在游泳池旁的事也被打斷,她現在一定慾火焚身。

其中一個傢伙,名叫小鬼,他打開音響,放一些熱情的音樂,另一個叫做水管的則說:「這是今晚狂歡的音樂。」

小莉問他:「什麼狂歡?」

水管答:「這是男人的狂歡啊!」

「只有男人才能參加嗎?」小莉問道

「才不呢!」水管說,「這是男人看著美女跳舞的狂歡!」

「噢!」小莉有點不安的回答。

一個名叫狗頭的傢伙說:「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比妳還騷,小莉,快開始跳舞吧!」

小莉臉紅著說:「你們真的覺得我該跳支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