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運道

作者︰波波

(1)

拜天所賜,大學時期我雖然是個窮學生,卻住在全臺北市最高級的別墅區。那五層樓的老舊房舍僅衹是普普通通租賃給學生居住的鳥籠格局,但坐擁滿山櫻紅與鎮日的徐徐山風,實在讓我愛極了這陪伴我四年的溫馨小窩。

因為怕弄丟,當時我額外復制了一份鑰匙,一大一小,大枝是樓下鐵門的,小枝是房間門的,我將它們跟我的汽車鑰匙串在一塊,隨身攜帶,一直到大學畢業後都帶在身上,並沒有還給房東。

轉眼間畢業已經一個多月,我一如許多社會新鮮人一般,把原本的木村拓哉長發剪成西裝頭,把T恤牛仔褲換成襯衫、西褲,胡渣淨了,頹痞氣息也沒了,每天東奔西跑盡忙些求職面試與毛遂自薦的無聊玩意。

可是忙了大半個月,工作依舊沒有著落,難道是我眼高手低,還是大環境的不景氣一至於斯,每天在車陣與人堆中穿梭,我開始懷念起大學時代那小窩所帶給我的悠閑、順遂與種種好運道。

我一直有回小窩造訪的衝動,尤其是每次面試落空鑽入老舊二手汽車時,那撲面而來的炙熱暑氣總讓我不禁回想起無數個夏日我打著赤膊躺在小窩,慵懶地吹著涼爽山風的美好辰光。

漸漸的我以為我的好運道是遺落在小窩中忘了帶出來。

然後有一次我在面試過後同樣得到「靜候通知」的結果,我沮喪的開車經過士林,不知不覺回到小窩樓下,我以為應該進去找找遺落的運氣,於是拿出鑰匙試試,沒想到熟悉的門鎖一如往常應聲而開,我躡手躡腳走回小窩,很幸運的,房間依舊保持我搬離時的狀態,床上發黃的薄被完好不動的卷成麻花,地板上兩團煙蒂也沒有清理乾淨。

我很慶幸房東還未及時把房間出租,於是在走廊覓了支掃把將地板的粉塵清理乾淨,也找了塊毛巾將彈簧床墊抹拭一遍。最後我到附近的7-11買了份報紙和兩罐臺灣啤酒。那個下午我就在小窩裡洗澡、看報紙、喝啤酒,還吹了一個多小時的涼爽山風。

人跟環境一定具有某種奇妙的相生相克,像是一隻開屏的孔雀,把它丟在動物園總是病懨懨的要死不活,真放回山林中,卻又精神抖擻的五色斑斕。也像一隻烏龜,總往理想的氣場遊走,氣場稍差它連頭也舍不得伸出。

而小窩便是我的福天福地。

那天我看著報紙的求職欄打了兩通電話,第二通是一家大型租賃公司應徵業務員,當我清楚說出我是社會新鮮人,沒有絲毫工作經驗時,他隻問了我兩個問題,是不是商業科繫畢業?以及會不會喝酒?當時我還正灌著啤酒哩!答案當然是肯定的,二話不說,電話那頭要我第二天立刻帶著履歷上班報到。

我似乎在小窩裡洗除了霉氣,帶著滿心雀躍,我離開小窩,開始上班族的忙碌生涯。

由於做的是放款業務,我必須周旋在許多中小企業經理人之間,!集信用資料並了解客戶公司的營運狀況。因為手握放款的生殺大權,他們對我無不竭盡所能的百般逢迎,粉味、酒攤無所不用其極,於是進公司的二個禮拜後,我已經擺脫不了每天中午開始的美酒笙歌日子。

浸洩在酒精與銅臭的變調生活裡,我依舊渴望心靈的寧謐,於是小窩成為我忙裡偷閑的一個避風港,每一天疲累的交際應酬空檔,一有可能,我就驅車躲到山底的闃靜小窩裡,洗去一身汗垢、喝沁涼的啤酒、然後躺在彈簧床上看煙塵籠罩的大臺北市。

我總是偷偷摸摸的在午後二、三點鐘過去,趁著街口無人,掏出鑰匙打開鐵門,然後貓咪一般溜進房裡。我知道同一層樓裡住的多半是上班族與學生,在這過午光景,他們不是在山上揮汗上課就是在辦公室裡吹著冷氣,所以我不虞有被發現的可能。

衹有幾次我在屋前遇見房東,但也許是我頭發短了,人也光彩些,她並沒認出是我,我裝做陌生人走過她身前,然後一直走進街尾的7-11。

擁有一個隱密空間對我來說,【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似乎適度調解了我繃緊的神經,在小窩裡,我會關上手機,卸除身上所有衣物,然後裸著身子,居高臨下的觀看喧囂震天的大都會。那吹過身上的風是涼的、是清的,與眼前迤邐開來的變形、扭曲、灰白的現代都市叢林,一點也不同。

這樣偷偷摸摸好幾次都成功得逞,就在我幾乎已把它當成了自己的秘密基地時,某一個禮拜五我一如往常的打開房間門,卻發現屋裡頭塞滿了東西,空氣中彌漫一股濃重的脂粉香氣,我的小窩已經換了新主人,還是香噴噴的女主人。

所幸新任屋主並沒有更換門鎖,我大剌剌的走進去,在一件件新來乍到的櫥櫃、家俱、擺飾間搜尋瀏覽,試圖了解新房客的蛛絲馬跡,並思忖將來共存共榮的可能發展。

毫無疑問的,新任屋主是個年輕女人,我由門邊一雙雙時髦的高跟鞋以及家俱的鮮嫩色調可以清楚判斷。打開占據一整面牆壁的衣櫥,裡頭盡是流行貼身的衣物,有露臍的小可愛、網狀的背心、緊窄的迷你裙、低腰的窄管牛仔褲、合身套裝以及一些低胸的小禮服,這更說明了新任屋主是個追隨時尚的時髦上班族。

雖然是擅闖的不速之客,我依然抑制不住想了解屋主模樣的欲望,我想找她的照片,於是離開衣櫥我往她的書桌與抽屜間翻找。

很容易地我找著一大本相本,裡頭起碼百來張相片,有在陽明山拍的、墾丁拍的、阿裡山拍的還有國外像是奧地利又或者比利時拍的,每一張相片裡的女人都是一式的身材完美、嬌艷如花,及肩長發灑在粉背上,兩顆小虎牙亮如白玉。我最喜歡其中一張她穿比基尼躺在躺椅上小憩的相片,蔚藍的池水襯著她晶瑩剃透的肌膚,散發出一種完美的慵懶氣息。當然我不是愛這種氣息,而是愛那比基尼後呼之欲出的美好丘壑。

泳衣是要命的純白色,角度由腳趾往前拍攝,緊貼三角地帶的小尼龍布似乎溶為身體的一部分,把私處的逗人肌理忠實的展現出來。還好場景是私人泳池,要不然肯定會有眾多男人為之鼻血狂流。

我如獲至寶,全身血液劇烈的往下腹部移動,偷窺女人私密的刺激讓我極度亢奮。然而我全身汗臭,於是我先衝過澡,然後繼續搜尋這漂亮女人的物品。

我在櫥櫃裡竭盡所能地翻箱倒櫃,最後我找著她的內衣褲、褻衣、胸罩、絲襪、睡衣與襯裙,單單三角褲的材質便有棉布的、真絲的、萊卡布的、皮制的、PVC的、紗網的,數量之多、型式之廣令人大開眼界,我看看時間才午後三點出頭,便小心的拿了十來件用布極省、式樣火辣的內褲與睡衣坐落床頭。

光著身子,我將她穿著比基尼的相片擺在膝前,一邊想像她全身赤裸的魅惑情景,一邊逐一嗅聞手中她的貼身衣物,另一支手就老實不客氣的打起手槍來。

那剝落了比基尼後該是怎樣的一幅景像,是不是有一根根球曲的陰毛籠罩在一畝賁起綻開的熱丘之上?熱丘內是否吹送著絲絲熱氣並湧出春水淫浪?那清晰可辨的兩團恥瓣會否隨男人抽插而不斷搐動?而當我連根沒入小穴時那感受是否銷魂蝕骨?

不知道其他男人在我這種場合是不是都會有點變態?我那時手槍打得火熱,亟欲瀕臨崩潰邊緣,而我居然穿起她的內褲°°一條銀色發亮的萊卡布低腰丁字褲,沒錯!一條女人的內褲!我穿著它,老二就從褲檔邊伸竄出來,發紅發亮的龜頭高高的指著天。

感覺狹小的褲檔磨擦著我的陰囊、我的屁眼,那絲絲入扣的淫穢感覺,幾乎讓我昏眩過去,我不敢搓動老二,慢慢走向穿衣鏡前,仔細觀察鏡中我的變態模樣,哈!我發誓那真是我所見過最變態的男人,是我!一個穿著狹小女性丁字褲的二十二歲男子,瘦高的精赤身子就隻一條銀色女性內褲由生長茂密毛發的陰囊邊穿入,伸縮布料伏貼地包覆在男性性徵上。

想到這條內褲曾經同樣緊緊貼在另一個漂亮女人的陰唇、屁眼上,沾洩她日夜不斷泌出的體液與愛液,我克制不住興奮,衝回相片一股腦的把陽精噴灑在她白色比基尼上。

那一天我把所有衣物全回復定位,連同那一條沾有我體味的萊卡布低腰丁字褲。我翻看她抽屜內的證件知道她叫做林明莉,並且得知她在廣告公司工作,最後我喝了她冰箱裡的一罐可口可樂,躺了她床三十分鐘,才帶著那張比基尼相片大搖大擺離開。

由這天起,我開始對女朋友感到興趣缺缺,老實講我女朋友並不難看,嬌小的身材、白淨的膚色卻有不小的乳房。但我總覺她欠缺某種味道-女人味,女人味就是那種衹要男人一遇到立時就會豎立致敬的一種味道,你看見這種女人的奶子馬上就想摸摸捏捏,看見這種女人的屁股馬上就想撩上一把,看見這種女人的大腿馬上就想將它分開,看見這種女人的裸體一不小心你就會射了出來,我女朋友不屬於這種女人,而林明莉明顯就是。

一個禮拜我幾乎有二天會回到小窩裡打手槍,也許在林明莉床上,也許在她的梳妝臺前。有時候我穿著她的睡衣,有時候我聞著她未洗的內衣褲,更有一次我頭上戴滿她的內褲將精液射在她喝水的玻璃杯裡,我想我病了,而這病是要命的性變態。

(2)

夜路走多了總會踫到鬼,那一天我記得很清楚,是入秋的某個星期一,我在早上的業務會議上被老總噱了一頓,問我最近是不是縱欲過度,老是兩眼發黑、精神萎靡,操她媽的老總,誰不知他是因為最近兩家客戶相繼倒閉,好大一筆獃帳收不回來才會如此大發雷霆,可那也不是我放出去的款呀!

我滿腹牢騷,捱了一個上午,好不容易下午趁公出空檔又溜回我的小窩。

當我吹著口哨在浴室淋浴的時候,居然聽見房間門被打開來的聲音,我急急噤聲,把水龍頭用力旋緊,側耳聆聽房間內的動靜。隔著門扉我聽見高跟鞋的足音停在門邊,應該是林明莉回來了,她在門口脫完鞋子,走向書桌,然後咿啊一聲,她坐在書桌前拉開抽屜,不知焦急的找尋什東西?

我摒氣凝神的站在浴室,漸漸腦中居然浮起強奸她的歹毒念頭,有一對撒旦與天使在心中不斷交戰搏鬥,最後撒旦一劍刺入天使心窩,血液開始往我腦門上湧。

其實這也難怪,對著相片意淫如此之久,如今活生生的人就在眼前,我怎按捺得住心中翻騰的色欲。

我首先擦乾身子,用純棉背心牢牢住臉,其他部位就讓它保持光不溜丟,免得待會穿穿脫脫自討苦喫。至於工具,我拿了幾條毛巾、發束,還有一把馬桶刷以備不時之需。

聽見門後林明莉的聲音,我輕輕推開門,瞥見一個嬌俏背影側坐在書桌前,美麗的右臉微微向著我,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身撲了過去。

「哇!你是」

她面色倏地轉白,驚惶的嬌呼失聲,我沒讓她來得及喊叫出來,一把環握她的上身,另一手沒命的住她的小嘴。

「嘿嘿安靜!你吵著別人,我就不讓你好過。」她在我懷中劇烈掙扎,一雙粉腿試圖往後踢我要害。

我雙腿夾住她的粉腿用力蹬上了床,然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她嘴巴堵上毛巾,雙手綁在兩側床柱,而雙腳就用被單牢牢捆在一塊。

等到大致搞定後,我已經累得氣喘吁吁,生平第一次干這種勾當,我有點膽怯,可是事情既已經開了頭,就不可能會有中止的打算。

她一如耶穌被釘上十字架般,整個人張成了十字型,可是耶穌受死是從容以對,她卻目含淚光,嬌軀活像蝦米一般亂彈亂跳。

我低頭仔細去瞧我的獵物,她穿著一套合身的灰色套裝,小背心、襯衫、窄裙,伏貼的裹住曼妙的胴體。巴掌大的臉龐明眸皓齒,五官深邃,比照片上更顯明艷動人,隨著身軀不斷掙動,窄裙上縮到大腿根部,露出淺灰色絲襪裡窄小的銀色內褲,正是我第一次闖入用來自瀆的那件。

看到她充滿彈性的大腿,鼻子聞到她身上飄來的蘭麝香味,我的老二馬上硬得立了起來。這時她知道降臨到身上的將會是什麼,停下了掙扎,滿含企求的望著我。

我看得幾乎怔了,媽的!怎麼會有這麼動人的女人,笑也漂亮,哭也漂亮,越是哀惋無助,越發撩動我心中熾熱的欲火,我傻傻望著她半晌,然後我計上心頭,對她說︰「你該知道我要對你做什麼吧!不過衹要你不吵不鬧,乖乖聽話,也許我還沒插到你的小穴穴裡就射了出來,那樣你就逃過一劫了!」

「唔 嗯 」她委屈的頻頻點頭,鼻子發出模糊的鼻音。

「現在我拿出你嘴裡的東西,衹要你一叫,我就塞回去,還馬上強奸你的騷,不管你有幾個洞,我都會狠狠的 它。」我斬釘截鐵的說。

拉開嘴裡的毛巾團,果然她沒有大聲嚷嚷,隻嘴裡低聲的說︰「我不叫,衹要你不強奸我,我一定會聽你話的。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求求你讓我把第一次留給老公,好嗎?」她懇切的望著我。

「呸!我就不相信你還是處女,先前我已經把你的東西翻過一遍,你的內衣褲全是騷包火辣的式樣,穿這樣的衣服怎麼可能沒給男人插過?」我難以置信的回她。

聽到「給男人插」四個字,她臉上不禁升起紅霞,小嘴囁嚅的說︰「是是真的嘛!」

「那你總該看過男人的雞巴嗎?」我將老二提在她的眼前問她。

她目光躲避著眼前的龐然大物,羞赧的點點頭。

「沒聽到耶!到底看過沒?」我佯裝不懂的追問。

「看 看過!」她的聲音低若蚊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