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性福生活

作者︰不是我

(一)燒烤晚會

小琴,成為我的女友三個月,看上去是一個純情乖女。

我們去同學家別墅參加一個小型燒烤晚會。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小琴已支援不住,我送她去別墅客房休息。

上樓後,尋找客房時誤入主人房,我看到小琴已迷迷糊糊,頓生凌辱女友之心。我將女友仰面放在大床上,脫下她的奶罩,只留內褲和襯衣,並把襯衣扣子全解開,我躲入落地窗簾里,拿出隨身攜帶的數碼攝影機準備拍攝。

不一會,同學父親陳伯伯穿著睡衣進來了,發現了小琴,走過去想叫醒她,當他看到小琴敞開的襯衣後忍不住掀開看一下,小琴的乳房又大又堅挺,陳伯伯伸手撫摸起來,我的心也 痄的。

陳伯伯摸得性起,脫下了小琴的內褲,開始玩弄小琴的小穴,小琴在迷糊中呻吟起來,小穴中流出大量的淫水,在燈光的照耀下,雙腿中間的部們亮亮的。

陳伯伯脫下睡衣,他的肉棒已堅硬,他的小兒子我的同學陳義陽具就很大,我們一起玩時量過,勃起時有18公分長,3公分的直徑,陳伯伯顯然要更大,估計有22公分長,4公分直徑。

陳伯伯分開小琴的雙腿,跪在中間,那巨大的龜頭沾上小琴的淫水,頂住小穴口,我的心提到嗓子口了,陰睫也翹了起來,看著他的龜頭分開陰唇,並緩緩地將陰睫推入小琴的陰道中,我越來越興奮了。

大肉棒在小琴的小穴中抽插,發出嘰嘰咕咕的聲音,開始只能進入半支,越插越深,最後把整支都進去了,小琴的陰道並不深,平時我那17公分的陰睫插入時都頂進子宮口一點點,他的龜頭一定全部進入了子宮。

小琴在迷糊中達到了高潮,雙手抱緊了陳伯伯的屁股,自已的臀部用力的扭動,陳伯伯也一出一進地大力抽送,在小琴小穴的緊夾下,兩個肉蛋向上提起,陰部頂緊小琴的小穴,全身抽搐著把精液注入小琴的子宮內。

隔了一會兒,陳伯伯去衛生間清洗了,我關上攝影機放進口袋,走到小琴邊上,小穴中才有少量的精液和著淫水流出,看來大部分已留在了子宮內。

為避免麻煩,我趕緊抱著小琴,帶著小琴的衣物離開主人房。

把小琴送到一間客房後,我發現小琴的內褲不見了,大概是在陳伯伯房里,我便去取,陳伯已睡了,內褲拿不到,回去只好編個理由了。

來到客房,卻發現有一男人正在床邊正在撫弄小琴,原來是陳伯伯的大兒子陳新,他不知到我的原女友已和我分手,也不認識小琴。看到我,輕輕對我說,讓我們一起來干她。

我呆了一下,說到,我先來給你拍下來好了。

陳新繼續逗弄著小琴,【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小琴經過剛才大戰,已醒了一半,被他一弄,淫水直流,這也是小琴的特點,只要男人一弄她的乳房或陰部,立刻會流出大量淫水。

小琴一邊呻吟,一邊睜開眼楮,發現了陳新,不知該如何,我趕忙躲到陳新後面。

陳新脫下衣褲,露出男根,他家的男人都有巨根,他的最大,足足有25公分長,5公分直徑,連我都呆了,小琴更是一臉驚訝。陳新把大吊放到小琴的口邊,經過陳新的撫弄,加上看到如此巨大的肉棒,小琴的淫欲已被挑起,她很自然地像平時幫我口交一樣將陳新的肉棒含入口中,貪婪地吮吸起來。

我看著他們,忍不住去舔小琴的小穴,小琴更加大聲地呻吟起來,對兩個男人一起弄她竟然一點也沒有不適應。

我找機會停下來,在桌上找到一個舞會用的面具戴上,拿起數碼攝影機拍下這一淫迷的景象。陳新舉起小琴的雙腿,分開兩邊,大肉棒太粗了,困難地擠進了小穴,看著小琴一臉享受配合著陳新的抽插,兩個大奶上下跳動如波濤洶涌,我真懷疑這是不是我的女友。

由于我和陳新先弄了小琴很久,加上陳新的大肉棒用力抽插,小琴很快就高潮了,呻吟也變成了肆意的大叫,持續了很長時間後,小琴的高潮快要過去時,陳新的大肉棒完全埋沒在小琴的小穴中,(估計這回可以頂到子宮底部了)噴射出他的精液,充滿了整個子宮。

陳新趴在小琴的身上休息了一會,站起身來,抽出軟縮的陽具,仍有15公分長,在他的跨下一晃一晃地,沾滿了小琴小穴里的淫水和精液,我給了他一個大特寫,然後把攝影機對著小琴,小琴雙腿張開,小穴還不能閉合,一張一合的蠕動著,緩緩從里面流出一股精液來,沿著一片濕滑的會陰部經過肛門流到床單上形成了一灘。

陳新說到,這小妞的小穴好緊,高潮又長,干起來特爽,你不要浪費啊,我先走了。說完便離開了客房。

小琴對我說,嘿,把你拍的給我看看,我要留作記念,干得我好舒服啊。

我並不答話,還是趁她未發覺看著她被人奸淫的是她的男友我,趕緊離開了客房。這一次我鎖了房門,今天小琴已被陳家父子先後奸淫,我的凌辱女友的心願已滿足,該讓她休息一會了。

出了房門,正好踫到了我的前任女友小芬,小芬在作我女友時,我也經常找機會使她和別的男人做愛,小芬知道我的愛好,正好也試試其它男人的肉棒,就順水推舟地讓其它男人上她,直到她在我的策劃下和陳義做愛後,愛上他的大肉棒,成了他的女友,我才找了小琴作女友,小琴的以只有過一個男友小平,在我追問下,她告訴我她總共和她的前任男友干過5次。

小芬笑道︰「你還是不改,又讓小琴和別人干。」

我忙說,「你可要替我保密。」

小芬又說,「陳義喝醉了,如果你想的話,我願意溫故知新。」

我剛看過兩個男人先後干了我的女友,正好需要消消火,便隨她去了另一間客房,把她干了個爽,摟著她一直睡到天亮,回到小琴睡的客房小琴還在睡覺,我看到她的小穴又紅又腫,上面還有陳伯伯和陳新的精液干了以後的結晶,我好爽。

(二) 山村夜色

我與小琴去山區郊游,天色已晚,機車輪胎被釘子扎破,只能找人家借宿,明天再想辦法了。

一戶胡姓村民收留了我們,那是一所舊房子,只有公公和媳婦在家,他們非常客氣。公公老胡讓我們睡他兒子媳婦的房間,那個房間稍微現代一點,讓他兒子媳婦睡到他坑上(公公是北方人,習慣于睡坑),兒子小胡去上班了,要明天凌晨4點鐘才會回來,4點時他已經起來,會告訴兒子的。

入夜,我在房間里想和她親熱一下,小琴卻有些難為情,說不能讓人家以為她很隨便,加上白天爬山已經很累了,想早點睡,我只好到客廳的破沙發上,拿出數碼攝影機看白天拍的景色,不知不覺睡著了。

半夜,我忽然听到開門聲,迷蒙中一個男子進來,估計是小胡回來了。

我剛想起來告訴他借宿的事,小胡直接進了他自已的房間,對著床上說道,「媳婦,今天活少,提前下班了。」說著便脫下衣服,座到床上。

我看著他健壯的身體,淫心頓起,想看他與我心愛的小琴共臥一床的情景,便拿起了數碼攝影機,開啟了微光拍攝功能,到戶外去從窗口拍攝,我蹲在窗下通過液晶顯示屏窺視。

小胡以為床上的是他媳婦,一下子脫光光上了床,他從背後抱住了小琴,一只手揉捏小琴的乳房,小琴那豐滿的乳房和光滑的皮膚,給他異常的感覺,他發現睡在他床上的並不是他的媳婦,他翻過小琴,仔細一看,覺得很奇怪,他搖了搖小琴,輕輕地叫,喂,喂,你是誰啊?

也許小琴真的很累了,一點反映都沒有,小胡坐在床上,看著熟睡的小琴,不知所措。

過了一會,小胡似乎對剛才摸過的乳房有一點興趣,彎腰輕輕地掀起小琴的衣服,里面沒有穿其它衣物,小胡開始是輕輕地撫摸,後來就越來越重,就像揉面團一樣地玩弄著小琴的乳房。

我真擔心小琴會被弄醒,但小琴還是一動也不動。

小胡把被單掀開,小心翼翼地脫下了小琴的內褲,看來他要進行下一步行動了,我的心也隨之收緊。小胡分開小琴的雙腿,把手伸進小琴的兩腿之間,用一根手指撥弄小琴的小穴。小琴立刻有了反映,輕輕的呻吟,听起來像是夢到了性愛。

當小胡的手指從小琴的小穴中出來時,我從液晶顯示器中清楚地看到他的手指亮亮的,沾滿了小琴的淫水,小琴睡覺時分泌的淫水也不少喔。

小胡站起身來,他的陽具已堅挺,翹得高高的,黑黝黝的,蘑菇狀的龜頭特別大。小胡趴到小琴的兩腿中間,用他的大龜頭頂開小琴的小穴,堅硬的肉棒有力地抽插著,發出奇怪的聲音,顯示器中他們兩人的性器的交合部時隱時現,看著女友意外的被人干了,我愈加興奮,忍不住打起了手槍。

忽然傳來小琴的呢喃︰「坐飛,你的肉棒刮得我好舒服啊,我快要丟了,快一點,干死我吧!」

我趕忙把鏡頭對準小琴的頭部,小琴仍閉著眼,看得出還在半睡狀態中,一邊叫床,一邊緊緊地抱住了小胡,她一定以為是我在干她,我真佩服她,一邊睡覺,一邊還能高潮。

小胡的大龜頭抽出時把小琴的小穴里的紅肉都翻出來,插入時又擠進去,他听著小琴的叫床,在一陣快速地抽插後,發出低沉的哼哼,將他的精液射入了小琴的小穴中。

小琴在高潮後並未醒來,緊緊地抱著小胡強壯地身體甜美的睡著。小胡仰面躺著,剛從小琴的身體里拔出的肉棒亮晶晶的貼在他的小肚子上,他的陰毛也全被小琴的淫水弄濕了。

我正想收起攝影機,移動中我忽然發現,在房間門口還有一個人在看小胡和小琴做愛,仔細一看,原來是老胡,老胡轉身離開,我跟著進了屋,到老胡的房間門口偷看。

老胡到房里,來到他兒媳婦的那一頭坑邊,爬上去摟住了他兒媳婦,他兒媳婦醒來說到︰「小胡快回來啦,不要搞啦!」

老胡道︰「剛才我去偷看了那兩個年輕人做愛,想要干一干了,兒子還有2個多鐘頭才會回來,來吧!」原來他以為是我在和小琴做愛。

老胡說著就脫下了自已的衣褲,又幫他兒媳婦脫光了,一翻身,趴在他兒媳婦身上親吻起來,他兒媳婦也不反對,兩腳從兩邊勾住老胡,和他親吻起來,原來他們早就勾搭上了的。

我休息一會兒,再次觀看。

老胡已經進入他兒媳婦的身體,他的身體的上下起伏,我的位置看不到他們的交合部,只能看到兩個人的頭部,沒過多久,老胡就全身顫動,然後趴在他兒媳婦身上一動也不動了。他畢竟老了,我這樣想。

我回到客廳里躺在沙發上,想著如何分開小胡和小琴,以免小琴醒來時大家太過尷尬,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听到有人在客廳,睜眼一看,4點多鐘了,小胡正在拿東西吃,這時,老胡從里面出來說道︰「兒子,回來了,今天有兩個年輕人借宿,你和你媳婦睡到我屋里吧。」他以為小胡剛回來。

小胡進去睡後不久,便傳來呼呼地鼾聲,也許他干小琴干得太累了。

老胡來到我跟前,輕輕地叫我,我裝做睡得很死,一動也不動。老胡走進小琴睡的房間去了。我心中一陣激動,難道他也要去干小琴嗎?我帶著攝影機,來到絕佳位置剛才的窗下,繼續看下去。

老胡進入房間後,來到床邊看著小琴,小琴的上認還掀到頸部,老胡瞪大眼楮看著小琴那大大的乳房,老胡雙手摸了上去,小琴的一對乳房,好像是兩個汽球,老胡一搓就馬上變形,從他的指縫里擠出肉來,一放手就回復原狀,一彈一彈的,看得我口水都流出來了。

良久,老胡索性去脫她的上衣,小琴翻了個身,我嚇了一跳,但她沒有醒,正好讓老胡把衣服從她身上剝了下來,現在小琴已經一絲不掛了。我開始擔心如果小琴現在醒來會發生什麼事。

老胡分開小琴的雙腿,看著她誘人的小穴,低下頭去舔,小琴有了感覺,嗯嗯的輕輕呻吟,我更加緊張了,但我沒有辦法,現在進去阻止也許小琴會立刻就醒,我只能密切關注事情的發展的小琴的眼楮。

小琴開口了︰「坐飛,你真好精神,又來弄我了。」

幸好她的眼楮還閉著,但明顯已醒了,我只能豁出去了,看看到底會怎樣。

老胡跪到小琴的兩腿中間,他的肉棒對準了小琴的小穴,小琴的小穴已的濕透的,老胡很容易地插了進去。小琴的眼楮還未張開。老胡雙手扶住小琴的腰,開始抽插。

可能是老胡粗糙的雙手讓小琴感覺不太對勁,才插了四五下,我最擔心的事發生了,小琴的眼楮睜開了,一眼就看到老胡,一下子驚呆了,語無倫次的說︰「你、我、這……」

老胡馬上把手指放到嘴上說︰「噓……你男友就在外面,如果你叫喊的話,他進來看到我們兩個這樣的姿勢會很高興吧。」

小琴果然不說話了,但還在反抗,老胡大力的壓住小琴,掙扎中弄出了一點聲音,小琴怕我听到,又不敢動了,老胡的陰謀得逞了,現在他肆意地在小琴身上為所欲為,小琴卻只能順著他的意思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