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救救命!

(一)

一具遠距離獵槍望遠鏡瞄準著遠處的山頭,持著長筒獵槍的男人透過獵槍的瞄准器凝視著遠方,男人慢慢的移動著槍管,瞄準器裡的影像不斷的變換,男人的獵槍瞄準著山下一個熱鬧的營地,望遠瞄準器對準一個站在旅行車前的長髮美女,輪廓分明的臉型和深邃的眼神,瞄準器的十字準星正對著美女的頭部。

「碰!」男人喉中發出像扣發扳機的聲音,露出一個冷酷的微笑。

隨後!男人提著獵槍走向營地,走向剛剛瞄準的長髮美女!

男人走進營地,一路和這兩天才認識的臨時鄰居打招呼,一邊心裡詛咒著這些看起來很煩的人群,男人一路走向一輛旅行車。

「有打到什麼獵物嗎?」長髮美女從拖車裡走出來,那是一輛長途旅行用的拖車。

「沒有。」男人聽著從空中傳來空洞的聲音,冷冷的回答。

「隔壁的史考特夫婦約我們今晚一起烤肉,你趕快過來!」長髮美女穿著背心和短褲,腰間綁著一件花格子襯衫,說完便自顧自的走了。

男人走進拖車,將獵槍放到儲藏櫃裡,然後打開冰箱拿了一瓶啤酒,男人喃喃自語的咒罵了兩聲,很快的便將啤酒喝完,男人又拿了一瓶,然後搖搖晃晃的走出車門。

「你就不能少喝點酒嗎?你知道這樣有多丟人嗎?」長髮美女一邊走回拖車,一邊憤怒的罵著。

「管他那麼多!反正明天離開就再也不會見面了,那群老廢物。」男人語無倫次的回答著。

「你為什麼還是這樣?早知道我就不跟你出來了,這趟旅行白來了。」長髮美女走進拖車,用力的把門一關。

「薇薇!薇薇!」男人用力的敲著拖車的門,但是門被反鎖著。

「看什麼看!欠揍啊!」男人怒罵著從帳篷好奇探頭出來看的鄰居,男人咒罵一會兒便無力的坐在地上,拿起手上的白蘭地再喝一口。

本來想利用這難得一次的旅行來挽回日漸疏離的婚姻,但是始終還是受不了薇薇的大小姐脾氣,自從娶到這個富家女後,就一直忍受著被頤氣指使的生活,好歹自己也是一個留美博士,如今雖然在岳父的報社工作,但是不管白天在報社或是晚上回家,都好像被緊鎖著,而且一點地位都沒有,剛剛要是扣下扳機就好了。

薇薇躺在床上,雙眼含著淚水,她不懂為什麼文華會變成這樣,她一直深愛著文華,但是文華每天的酗酒實在讓人受不了,而且文華的酒品很差,兩人常常吵架收場,好不容易才安排好這次旅行,而且是兩人一直以來的心願,開著旅行車由加州到墨西哥,沿途露營打獵,這是從小住台灣的文華最想做的一件事,但是事情似乎沒有改善。

*** *** *** *** *** ***

早上醒來,文華發現自己睡在車輪旁,身上蓋條毯子,文華爬起來看到很多人都已經拔營離去,這是一個自由營區,來附近玩的人都會聚集在這裡,由全國各地來,晚上大家會一起唱歌跳舞,時間大概不早了,又有人離去。

「我要回家,我不想再去了。」薇薇冷冷的說。

「隨便你!」文華心裡本來還覺得有點愧疚,但聽到老婆的語氣,心中無名火又升起來。

兩人開著福斯旅行車,後面拖著旅行拖車,文華賭氣的朝回程開去,兩人一路上都沒說話,原本行程已經快到墨西哥邊境,如今前功盡棄。

「回去後我想分居!」薇薇灰心的說。

「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文華一直不說話,薇薇接著說。

「你以為我喜歡這樣嗎?我也一直想改變,我也不想的。」出乎意外的文華的語調帶著和解的意味。

「你如果可以戒酒,事情或許會有轉變。」薇薇其實心裡並不想分居,只是氣不過文華。

「上次你說要是我戒煙,你就戒酒;我做到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而你呢?」薇薇見文華沒有反應,仍不死心的刺激文華。

「好吧!」有點被逼的感覺,文華還是答應了,畢竟自結婚以來不都是這樣,文華在心裡自嘲著說。

「你要是真的能戒酒,回去我就叫爸爸給你升主編。」薇薇開心的和老公說,但是她不知道這樣子講其實已經傷到老公的自尊。

「嗯!」文華不想回答,這樣子說好像自己是得到老婆的庇蔭才能升級,難怪一點工作成就感都沒有。

「前面有人想搭便車。」文華不想再談,看到前面有個年輕人在路旁招手,想搭便車。

「別停車!隨便載陌生人很危險。」薇薇不以為然的說。

「這條路沒什麼車經過,錯過我們他可能要等很久。」文華心裡有氣的說,他原本只是說說,並不是要讓人搭便車。

「別管那麼多!那是他的事。」薇薇不耐煩的說。

「載一下有什麼關係,反正前面就是市鎮了。」車子經過年輕人身邊,文華心中賭氣的把車停下來,心想你不讓我載我偏要載!

「你做什麼?」薇薇正想罵人,但是年輕人已經開門鑽入後座。

「謝謝!我的車突然拋錨,我已經走了兩個小時的路。」年輕人一進來便帶著沙啞的口音說。

「沒什麼!助人為快樂之本。」文華故意帶著幸災樂禍的口氣刺激薇薇。

「你們可以送我到下一個市鎮嗎?哇!你們的車真不錯!」年輕人有著一頭亂發,有點輕浮的說。

「沒問題!你原本要去那裡?」文華一邊開車,漫不經心的問。

「哦!我本來打算到墨西哥去的,聽說那邊的馬子非常正點。」年輕人的口吻有點粗俗。

「你叫什麼名字?」文華覺得這個年輕人有點隨便,心裡有點後悔讓他上車,不過現在也沒辦法,只好隨意跟他聊聊。

「哦!我叫傑克,你呢?」年輕人開始吹起口哨。

「我叫文華,她是我老婆叫薇薇。」文華還是熱心的自我介紹。

「你老婆長的不錯,是個美人兒。」傑克大言不慚的誇讚薇薇,薇薇聽到他講話這麼放肆,氣的轉頭看窗外,不再理會兩人。

「嗯!」文華聽傑克這麼說,心中也有點反感,心想趕快到市區放這個討厭的人下車。

「後面那輛旅行拖車真不錯!價值要百萬以上吧?」傑克輕浮的回頭張望,再轉過頭來。

「還好!」文華沒好氣的回答。

「你在搞哪一行?」傑克粗俗的問。

「記者。」聽到這麼低下的用語,文華首次後悔讓這個人上車。

「真的?太好了!我一直想找個記者幫我寫書!嘿嘿!你知道的!那一下子就可以出名了。」傑克煞有其事的說。

「嗯!」文華不耐煩的用鼻音回答,心想這人真沒程度,隨隨便便就可以出書嗎?

「是啊!你這個大記者倒是可以幫忙寫自傳。」一直看窗外的薇薇突然接上傑克的話,趁機諷刺文華。

「是啊!我只配在小報社寫寫社會新聞。」文華反譏薇薇。

「你不是一直想當主播嗎?還不趕快轉行?」薇薇說出文華心中的痛,中國人,進美國的傳播界實在難上加難,要不是岳父的關係,恐怕連記者都沒的混,更何況是文華的夢想「一個CNN的主播」。

「要也不是在美國。」文華冷冷的回答,文華一直想回台灣發展,但住慣美國的薇薇不願意。

「是啊!是我阻礙了你的前途!大主播。」薇薇聽出文華的弦外之音,語氣越來越尖銳。

「兩夫妻吵架了。」傑克不識趣的插嘴。

「閉嘴!我們夫妻的事不用你管!」文華憤怒的對傑克吼叫。

「喔!喔!喔!你老婆可真辣,不過生起氣來更漂亮了!要不要我幫你調教調教?」傑克渾不知文華的吼叫,居然還一副調戲的口吻。

「你這個混蛋!給我下車!」文華一個緊急剎車,衝下車將傑克從後車廂拖出來,一拳便揮過去,傑克應聲而倒。

「文華!不要!」薇薇尖叫著,見事態嚴重,趕快下車想阻止文華。

「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剛剛被壓抑的怒氣一湧而發文華連踢了傑克腹部好幾腳。

「你這臭小子!你給我慢慢的爬公路!」文華從後車廂拿出傑克的行李,回頭準備丟像傑克,這時文華突然僵住了。

「丟啊!有本事就丟丟看。」仰躺在地上的傑克手上拿把槍指者文華,嘴角還帶著血,邪惡的笑著。

「不!不要!」薇薇看到這景象整個人愣在一旁。

「有種放下槍,我們單挑。」文華知道不能示弱,鼓起勇氣挑釁。

「哈!單挑!好啊!」傑克爬起來,槍口仍然對著文華胸口,走近文華,給文華一巴掌,然後抓住文華的頭便往車頂連敲幾下。

「你不要打他!」薇薇見老公被打,心疼的跑過去護住老公,而這時傑克也放開文華,文華軟坐在地上。

「我要你知道!這裡誰在作主。」傑克得意的笑著,逕自往後座鑽進去。

「你這個無賴!」薇薇扶起滿臉淤青的文華,對傑克怒罵。

「喔!可惜現在是無賴當道,夫人上車吧,你開車。」傑克調戲似的命令兩人,而且要薇薇開車。

「你們別作怪!我的槍可是對著你們!開車吧!」傑克從口袋拿出香菸大辣辣的抽著。

「你想要怎麼樣?」文華回過神來,憤憤的問。

「不怎麼樣!只是要你們送我一程!」傑克蠻不在的說。

「你要去哪裡?」文華努力想擺脫這個局面。

「墨西哥!那是個好地方!賭場!沙灘!美女!我保證你也喜歡。」傑克戲謔的說。

「謝了!你自己去!車子給你開,你找個地方把我們放下來。」文華想和傑克談條件。

「不!不行!這裡離最近的市鎮還有好幾十公里。」薇薇仍在緊張的情緒中。

「你看!你老婆也不答應。」傑克見兩人意見不和,得意的笑著。

「你少說話!我是說真的。」文華不死心的追問。

「好啊!不然你下車!你老婆可能想送我到墨西哥。」傑克說著身體向前傾,用手輕撥薇薇耳根的髮梢。

「你不要碰她!」文華憤怒的回頭想阻止傑克,傑克用槍托用力的回擊文華的頭。

「啊!」薇薇一緊張,車子不由自主的駛向對面車道,這時一輛大拖車迎面駛來。

「吧~」薇薇用力一轉方向盤,車子閃過拖車,然後停在路邊。

「你們兩個不要吵了!」薇薇忍不住歇斯底里的狂叫。

「住嘴!你給我好好開車!不然你老公就有罪受!」傑克制止薇薇的尖叫,恐嚇的說。

「只要你們送我到墨西哥邊界,我就放了你們,好嗎?」傑克看薇薇仍然處於緊張的狀態,安撫的說。

「就這麼說定了!走吧。」傑克重躺回後座,揮揮手上的槍,薇薇深呼吸一口氣,將車重新開回公路。

*** *** *** *** *** ***

「嘿!大記者!你跟你老婆結婚了多久?」大約半小時的沈默之後,傑克突然問。

「三年。」文華虛弱的回答,剛剛的重擊,腦袋仍然痛的不得了。

「看你們的樣子,你們的性生活一定有問題,不然不會像敵人一樣,真的,我從雜誌上看到的。」傑克煞有其事的說。

「哼!」文華不想回答這個偎褻的問題。

「你老婆是不是每天都要求你……嘿嘿嘿!」傑克的話越來越不堪入耳。

「你們談你們的,別把我扯進去!」薇薇聽不下去,憤怒的回答。

「別這樣!還是你也想加入討論?我是真的想幫你們!」傑克好像一副真心想幫忙的樣子。

「我們別討論這問題!你不是要我幫你寫書嗎?」文華怕他騷擾薇薇,也怕薇薇的大小姐脾氣惹惱傑克,連忙轉移話題。

「啊!不愧是大記者,我差點忘了這件事!你真的要幫我寫嗎?」傑克感激的問。

「真的!這樣子好了!從你小時候開始談起,可以給我一管煙嗎?」傑克將煙遞給文華,文華見目的成功,就和他扯起來,而傑克居然很認真的談起他從小到大的事,文華耐著性子聽著,只覺得這人的一生實在乏善可陳,只是路邊一個小混混而已,心想趕快混到墨西哥邊境,就可以脫身了,心中雖然不願意,但是還是拿著小筆記本裝模作樣。

「嗚~嗚」一輛警用摩托車重後追上,車上三人皆緊張起來,薇薇心想救星來了,文華趁機在筆記本寫上︰「S.O.S HELP ME!」

「有什麼事嗎?」薇薇將車停在路邊,對走向前來的警官詢問。

「沒什麼!例行檢查。」警官客氣的說,一邊掃視車內,傑克尷尬的對警官笑一笑。

「我們是夫妻。」文華對警官笑一笑,主動回答警官詢問的眼神。

「我是他的小舅子,有什磨問題嗎?」傑克機警的補上一句。

「沒什麼?附近有銀行被搶,你們要小心一點。」警官這時注意到文華手上的筆記本,眼神閃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