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把女友送我床上

本人剛畢業沒多久,閑來在家無事,一日接到大學宿舍朋友阿毛的電話,讓我去他家住幾日,反正離得不遠,開車不到兩個小時就到,於是第二天上午我便去了他家。

在這裡介紹一下阿毛,大學時交了個女友,畢業後非法同居了就,上學時他跟我關係非同一般。他的女友叫小斤,估計有1米65左右,長髮,長得比較可愛,屬於萌妹子一類,胸感覺有36C,總之手感特別爽。

白天我們去各處玩了一天,晚上回到阿毛家,他家有兩個臥室,中間隔著客廳。回去後阿毛說:「洗個澡吧,有熱水了。」我說:「讓你女友先洗吧,她洗完我再洗。」阿毛開玩笑的說:「一起洗也行。」我哈哈一笑:「我倒是想一起洗呢!」他也一笑。

然後小斤換好衣服出來打算洗澡,穿的白色連衣短裙,顯得胸部很大,我看了一眼,咽了口口水。她走到我倆旁邊說了句:「你們倆真過份,別以為我沒聽見。」我倆無語。

等都洗澡完了,小斤說想打牌,但是只有三個人,就玩鬥地主吧,正好有白天去KTV帶回來的酒,勾兌一下就行,雖說當時喝進去不醉,但時間長了會暈的。之後我們訂的規矩是地主輸了喝兩杯,農民輸了喝一杯。

開始玩,我和阿毛互相使了個眼色,好幾把下來小斤已經喝了快十杯了,臉紅得不行了,阿毛就說:「都喝成這樣了,別玩了,去睡覺吧你。」(因為我倆還想打會遊戲)「還有酒,為啥不玩?全喝完才去睡。」明顯小斤是高了。

「那就最後一把,輸的人把酒乾了。」

「乾就乾!怕你倆不成?」

之後阿毛搶上地主,明顯故意輸了這句,他把酒一下乾了,臉瞬間紅了,還有小半瓶呢,而且啥也沒勾兌。結果這時候小斤說:「明顯剛才你是專門輸的,不算,最後再打一把,不能耍賴。」「可是酒已經沒了。」我無奈地說道。

「輸的人全身脫光去樓道跑個來回。」

「快睡吧,你明顯喝多了。」

「我無所謂,反正現在樓道沒人。」阿毛可能剛才喝得有點猛,明顯也開始亂說了。

「快點快點,我都不害羞,你還怕了?」小斤有點鄙視的看著我說。

「靠,你倆別後悔。」這我還能忍?

結果不出意外,技術不到位的小斤和喝多的阿毛被我打了個春天,就是他們一張牌都沒出我就走完了。「哎,別害羞喔!」我得意的說道。

這時阿毛站起來,差點摔倒,明顯上頭了已經。二話不說,直接脫光就去開門了,我和小斤趕緊追出去,到門口看的。然後我對小斤說:「阿毛下面挺黑的嘛,是不是挺持久?」「我又沒試過你的,怎麼知道他算不算持久。」「額……快脫吧,正好讓我欣賞欣賞。」我一臉色樣的看著小斤說。

「我還想讓你看呢,讓你看完後晚上得把那千千萬萬子孫奉獻給衛生紙。」小斤邊脫邊說:「別鬧到床單上啊,不然我還得洗。」說罷正好脫完內褲。

我去,小斤陰毛的形狀太好看了,倒三角,齊齊的,毛特別黑。胸這麼大,居然看起來還挺挺的,很有彈性,兩顆葡萄,不對,應該叫提子,居然是粉色的還,我下面一下子感覺快被撐爆一樣。

小斤瞥了一眼我下麵,說:「忍著點,別跟沒見過女人一樣。」「沒見過你這麼美、這麼大的,你平常是不是有修剪下麵那三角形?」「這叫自然美,天然的。你啥都沒見過。」這時候正好阿毛回來了,「冷麼?阿毛。」我趕緊轉移話題。

「冷個毛啊,這大熱天的。我不行了,站都站不穩了,要去睡了呀!被子在櫃子裡,你自己拿出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沒想到這酒勁這麼大。」說完,阿毛走著S型就去了他的臥室了。

一扭頭發現小斤回來了,「你又想耍賴?」反正女人耍賴是常事。我剛打算讓她去睡覺,結果她說:「讓你摸一下,我不去行不?」還有這種好事?我還沒反應過來呢,她已直接拿起我的手放到她那大波上,一隻手簡直抓不住。我剛想捏,她就把我的手拿開了,然後往臥室走去,扭頭跟我說:「一會兒你用那只手擼吧,別弄到床單上哦!晚安。」我還楞著,心想怎麼以前沒發現小斤這麼騷呢,是喝多了的緣故嗎?由於這一天有點累,我躺到床上沒一會就睡著了。夢中夢見小斤在用胸給我做胸推呢,好像旁邊還跟著一個男的。

「他不會醒了吧?」

「不會,在宿舍他就睡得特別死。」

什麼情況?此時我已經醒了,但還在裝作打呼嚕。感覺房間裡燈是亮的,有人在動我下面,眯著眼睛一看,這……小斤在用手動我的龜頭,還一直摸我的蛋蛋,瞬間我雞巴一柱擎天。

「真的大了,睡著真的還能變大?這麼粗,好硬啊,向上翹得直一直。」小斤邊用手給我擼管邊說。

「你悄點,別把他鬧醒,不然他醒來以為咱倆變態了。」阿毛小聲說道。

神馬情況?這倆也有淫妻癖好?尼瑪不愧是我兄弟啊,愛好都一樣。我剛打算把這事說明白,突然腦子裡一想,不對,我要是說明白,阿毛肯定會要求上我女朋友,我還沒心理準備啊,而且萬一他倆是因為喝多了才這樣的怎麼辦?要不我繼續裝睡,好好享受一下。於是我便繼續打呼嚕,邊享受小斤小手的溫度。

「他的比你的粗,比你的硬,估計沒你的長,我用一隻手都不太好握住。」小斤小聲對阿毛說。

「想不想體驗這不同的雞巴?看把你爽的。」

小斤說:「還不是為了滿足你這變態的愛好。」之後便感覺雞巴上有液體從龜頭上流下來。我眯眼一看,是小斤在龜頭上吐了點口水,用來作潤滑,另一隻手在摸我的蛋蛋,然後用嘴含住我的龜頭,往上又多吐了點口水,用手擼得「滋滋」的響。有潤滑了感覺就是不一樣,主要還是太刺激。

「這麼粗,把我的嘴都要撐大了,難怪艾姐的嘴看起來變大了,肯定是吃這個吃的。」(我女友叫小艾)「快點給我口口,受不了了我。」說完阿毛便躺在了我旁邊。小斤跪在我倆中間,一邊用手給我擼,一邊給阿毛舔。舔了一會,阿毛起來到小斤後面用老漢推車式慢慢往小斤裡面插進去。

「啊,今天你咋也這麼硬,看見我給別人手淫你就這麼興奮?」小斤嗔道。

「還說我,你看你屄裡面這水流的,都快流出來了。」阿毛一邊慢慢抽插,一邊說。

小斤這時候用一隻手在自己的屄那裡摸了半天,然後用兩隻手一起給我擼,我去,剛摸過屄的那只手就跟剛洗了手一樣,這麼多淫水。

「啊……啊……啊……太刺激了,爽死我了!今天你真猛,頂到肚子裡了感覺。」小斤叫得聲音有點大。

「小點聲,別吵醒了他。」

「怎麼小,堵住我的嘴?你在後面那麼用力,我怎麼能小聲?」小斤有點生氣的說。

「你含住他的龜頭嘛!不過只能含一點,別往深含。」然後小斤便用嘴含住了我的大龜頭,還真沒往深含,只是含住了龜頭,便立馬發出了「嗚嗚嗚嗚」的聲音。估計阿毛快射了,頂得小斤往前一沖一沖的,含著我龜頭的小嘴也一下深一下淺的,爽死我了,就跟在操小斤的嘴一樣。

「啊啊……」阿毛好像射出來了。「又鬧到我背上了,給我拿毛巾擦了。」小斤說完便聽見阿毛下床去了衛生間,之後拿毛巾給小斤把背上的精液插乾淨。

「我去廁所洗洗。」聽見阿毛往廁所去了又。

「這麼快就射出來了,真不爽。」小斤自言自語的小聲嘀咕了一句,之後我便聽見小斤下床的聲音。睜開眼一看,看見小斤在往廁所偷瞄,然後又上床把屄坐在我的雞巴上來回地磨,我靠,這種感覺爽透了,就是用陰唇貼住雞巴來回磨蹭。直到聽見阿毛的腳步聲,小斤才趕快起來,給我用手裝作在擼。

「他咋辦呀?」小斤問道。

「擦乾淨就行了,不然你還想坐上去爽一爽?」我靠,聽見這話,我頓時覺得我悲劇了,把我搞得不上不下的。小斤用勁擼了幾下,給我用毛巾把雞巴上的淫水擦乾淨,然後替我蓋上被子回去她臥室了。

話說到了第二天早晨,當我迷迷糊糊睡醒時,阿毛已經在我這個臥室玩電腦了。他看到我醒了,便問我:「睡得還習慣不?」聽見這話我心想,能習慣嗎?這一晚上折騰的,誰能習慣大半夜你讓你女友來給我口啊!不過嘴上還是說:「還行,就是做了個春夢。」說完我看到阿毛明顯身子怔了一下。

「哈哈,睡得還好就行。我出去買早點,你起來洗漱吧,小斤還睡得了。」阿毛說著便拿上錢包出門了。

我起床去廁所,決定先來個大號。正蹲著呢,廁所的門開了,小斤在門口站著,「你上廁所不鎖門嗎?」說著便若無其事的走進來刷牙。

「那你還進來幹什麼?」

「哎呦,昨晚上又不是沒看過,摸都摸了。別以為你裝睡我不知道,眯著個小眼睛還真以為我看不見?」「操,看不出來你這麼騷啊,知道我醒著,最後你還背著阿毛用你那小嫩穴給我按摩。」「那不是沒爽到嘛!誰知道阿毛昨晚射得那麼快。你們男人看見自己女人給別人口交都興奮得射那麼快,真是變態。」「那你是忍到現在聽見阿毛走了,過來想爽的嗎?」我說著便用手抱住了小斤的小蠻腰。

「放開,昨晚上我早自己解決了。一會阿毛回來了,快放開。」小斤扭捏著說。

「阿毛剛走,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回來呢!你實話告訴我,阿毛是不是有淫妻癖啊?」說著我便吻到小斤的耳垂。

「啊……別親了,癢死了!阿毛說看著我給你口交他操我刺激,但是他不讓我用小穴套住你的雞巴,最多只讓用嘴含住你的龜頭。」「現在阿毛不在,我讓你爽一爽,昨晚上我的火還沒下了。」說著我便把小斤抱到我臥室的床上,小斤露出了那粉色的內褲。「你別鬧,一會阿毛就回來了,讓他看見就完了。求你了,我給你用手弄一弄行嗎?」我心想,阿毛確實一會就回來了,雖說讓他看見我操他女友,憑我倆的關係不會到翻臉的地步(因為上學的時候我們一起玩過同一個女人,以後會慢慢給大家寫出來),但是也會鬧得不太好看。我便說:「用手太乾了,你得用嘴潤滑潤滑。」說著我便把褲子脫了下來。

小斤跪在床上用手摸著我的蛋蛋,然後把舌頭伸出來舔在龜頭上面,之後便整根含進去了。

「哦……噢,你這口交技術被阿毛訓練得很到位啊!」太爽了,小斤含進去後,感覺在她喉嚨裡像一直咽東西一樣的給我吸,從來沒有這麼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