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功讀書的重要性

「……因此,我們必須採取某種方式,將原有的資產成本逐步轉作『費用』–公平合理的將之分攤於使用該資產的期間中去,俾能符合其中狀況。這樣,將固定資產的成本於其使用其中轉作費用的辦法,在會計學上稱之為『折舊』,Depreciation,其每期中所轉為費用支出之金額,稱為……」

天氣熱呼呼的,玻璃窗外透入的涼風似乎壓制不了教室裡蒸騰的暑氣,同學們安靜極了,不知是熱暈過去還是做著白日夢,偌大的教室裡只聽雅雲老師粉筆敲擊黑板的「篤得!篤得!」聲響,再來就是那精確嬌脆的嗓音。

雅雲老師,年紀輕輕就在大學教書,還是留美經濟學博士,奇怪,怎麼瞧她也大不了我幾歲,居然已經是國立大學副教授,這陣子學校舉辦幾次產官學界會診國內經濟局勢研討會,她還是主講人之一,真是厲害極了。

好幾陣風吹過來,幾乎把我吹入夢鄉,我不能睡呀!一個禮拜才兩堂經濟學的課,看見雅雲老師也只有短短兩個小時時間,她長的甜美,聲音又好聽,況且課也上的不賴,我一睡著不是太不給她面子了,叫老師情何以堪。

只是,老師的聲音偏偏溫柔的像是催眠曲,一步步勾引我進入夢的國度。

(噢!不!千萬要忍住,一週僅有的兩堂課,我絕對不能輕言虛度。)

「關於折舊的計算,上週老師已經把公式說明清楚,並且勾了幾條習題讓同學回家練習,現在請陳小風同學到黑板將例題6-12的計算過程公佈給同學參考。」

「陳小風???」那不是我嗎?還好沒睡著,要不然一定出糗了。

我拿起課本走到台前,把昨天晚上練習的成果抄在黑板上,而老師坐在講台邊的椅子上,邊喝水邊看我解題,兩隻修長的粉腿交疊成美麗的弧線。

天氣果然很熱,老師的鼻尖沁出汗水,額上的瀏海黏貼著肌膚,有些凌亂。

「老師!對嗎?」我寫完答案,心虛的望向老師。

「嗯!完全正確,老師好高興,你回家一定認真複習過一遍,所有解題過程無懈可擊,簡直太完美了,對於這樣優秀的同學,老師一定要給些獎勵,順便讓其他同學也好好學習。」雅雲老師笑咪咪的望著我。

「哦!不用了,老師,這是做學生的本分!更何況是老師教的好,我才能真正了解……」我邊說邊走下講台。

「不行!一個老師必須賞罰分明才能激起學生的學習慾望,你過來,老師一定要給你獎勵。」老師揮手要我過去。

我滿頭霧水,搞不清楚老師想給我什麼樣的獎勵,看看台下同學,除了做白日夢的之外,全睜大眼睛看著台上的我。

「嘻!你不要緊張,每次課堂上陳小風同學總是聚精會神的聽課,眼光始終沒有離開過老師身上,老師知道陳小風同學喜歡老師,所以今天打算送他一個香吻作為獎勵。」老師輕笑著說,眼光裡有讚許的神色。

忽然被老師喊破心思,害我臉上發窘,再聽到老師說要送我香吻,我搖了搖頭,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台下的同學轟地鼓譟起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臉上掛滿艷羨,打瞌睡的同學受到驚嚇,揉著眼睛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

「來!不要害臊嘛,過來親老師一下……」老師語帶鼓勵的說,她嘟起櫻桃小嘴,闔上眼睛,雙頰泛出紅暈。

我臉皮熱剌剌的,猶豫著走到老師跟前,台下的同學吵成一團,有的喊著:「老師!我也要!我也要!」、有的喊著:「快快快!用力親老師。」、更有的喊著:「小風!順便也幫我親上一口。」大家的睡意似乎老早煙消雲散。

老師的臉龐秀麗而端莊,長長的睫毛彎彎翹著,嘟起的櫻唇有細微的皺紋,泛出水亮的波光,聽見我走近,她輕輕牽起我的手,居然要我坐到她腿上。

我還遲疑著,身體已經被老師拉了過去,來不及轉身,身體一沉,我竟然跨坐在老師大腿上。

只見老師盈白的手掌扶著我的手臂,美目緊闔,粉臉上仰,我訥訥的說道:「老……老師,這樣好嗎?大家都在看耶!會不會坐疼妳呀?」

老師吐氣如蘭的說:「就是要這樣親蜜才算是香吻嘛!隨隨便便算哪門子獎勵?」朱唇輕啟,編貝般的牙齒在我眼前輕盈跳動。

「哇賽!羨慕ㄋㄟ!」梅正俊同學大聲的叫囂著,人已經換到前排的空位上了。

「孥……親老師吧……」雅雲老師又回復嘟嘴的姿態,小手一用力,我受寵若驚的跟老師緊貼在一起。心想老師都不害羞了,我還客氣什麼?順勢我也摟緊老師的腰,將胸膛貼在她豐滿的乳房上,大嘴一落,牢牢的套住老師的小嘴。

雅雲老師的雙唇柔軟的像是棉花糖,還是熱的棉花糖哩!我的嘴才沾上棉花糖,棉花糖就開了口,裡頭有火熱稠蜜的糖汁湧將出來,圍繞我的舌尖,撩逗我的舌根,一支靈蛇般的香舌在我的口腔翻轉攪動。

「嗯……嘖……嘖嘖……」我緊緊含住老師的小嘴,兩個人在暗地裡追逐糾纏,津液的交渡發出沈悶曖昧的聲響。

老師的小嘴好熱、好香,我吻的忘我,幾乎忘了身在何方,六十幾個同學漸漸消失在我的眼前,我只感覺老師胸脯柔軟的起伏,一個個味蕾在天堂中綻放花朵。

「小風!你想不想一親老師的乳房?」老師用黏膩的聲音問我,櫻桃小嘴稍離,明亮的眼眸露出渴望而羞澀的目光。

「乳房??在……在這裡?」嘴角噙著老師的口水,來不及舔舐,我又被老師的話嚇一大跳。

「是呀!就在這裡,我要讓同學們知道,用功讀書的報酬是如何的美妙,書中自有顏如玉,便要老師的身體也非難事!」

「可……可是同學全眼睜睜的看,老、老師妳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看看台下眼冒妒光的男同學,我作難的說。

「不會!你以為老師沒本錢露嗎?等下我露出胸膛,台下的女同學一定慚愧的低下頭去。」老師斬釘截鐵的說。

「……」我受寵若驚,心中雖然想親的要命,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要我最喜愛的雅雲老師袒胸露腹,總覺有些不妥。

「來嘛!快幫老師解開扣子,老師的乳頭已經癢起來了,你好好幫老師舔一舔,要跟讀書一樣認真喔。」老師微微挪開上身,豐盈的胸脯在白襯衫裡呼之欲出。

看看台下的同學,他們聽不見老師跟我的對話,全都屏息以待,教室中瀰漫一股詭譎的氣氛。

我一咬牙,豁了出去,反正雅雲老師不在乎,我又何樂而不為?

老師今天穿碎黃花白色襯衫、灰色呢料窄裙,既端莊又雅致,襯衫的布料被豐滿的乳房撐的筆挺光亮,我逐一解開銀色鈕扣,堅挺的乳房霎時跳了出來,竟是沒穿胸罩。

兩顆白嫩光滑的奶子在我眼前晃動,肌膚似水,乳香四溢,嫩紅色的奶頭灌飽了血,放肆的向前端伸竄,我的老二一瞬間硬到了極點。

「啊!你壞!你這是想幹什麼?」老師的小腹感覺到我的突刺,纖手攬了我一把,眼中波光蕩漾。

「嘩……」

春光乍現,教室裡頓時沸騰開來,男同學伸長脖子眼珠子幾乎跳脫出來,而女同學則臉上露出不以為然的神色,不知是不屑多些?還是慚愧多些?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大家的臉上都盪漾出明顯的紅潮。

「哇!老師是波霸!」、「老師的奶子好大!」、「老師有32E吧?」、「大哺乳老師!」、「老師真是又性感、又漂亮!」、「可不可以也讓我摸一把啊?」稱讚的話語不絕於耳,有幾個男同學走離座位,似乎也想軋上一角。

「大家安靜!不准離開座位,誰離開座位我就當誰!你們想碰老師的身體只要努力用功就行,下次還有機會……喂!梅正俊同學,你已經剩下六十分了,再走一步就不及格了!」

梅正俊在六十分的位置停下腳步,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乾脆原地坐下,引頸以待,其他好事的男同學見勢頭不對,一溜煙又退回座位。

「怎麼樣!老師的本錢還雄厚吧?」老師面有得色的問我,兩隻小手捧著乳房,挺胸縮腹,性感十足。

面對羅衫半解的雅雲老師,一陣陣女體的芳香怒潮般捲來,盈白無暇的肌膚在眼前綻放光華,那腰肢,恰可盈握,那乳房,鮮嫩欲滴,我唾液泉湧,靈魂擺盪,真不知今夕是何夕?

(受不了了!)我一頭栽進乳浪之中。

「嘰嘰……嘖嘖……」我貪婪的舔舐著老師的乳房,鼻子頂著肌膚,入鼻是熱甜的幽香,舌尖大力的滑、撩、纏、吸,撥動挺翹飽實的乳尖。

那圓潤的奶子似乎裝有彈簧,我舌尖一壓便是一跳,大嘴一吸卻又彈回,兩粒紅棗因我的吸吮越來越大、越來越亮,最後雅雲老師的整個胸脯全沾滿我腥臭的唾液。

「唔!喔嗚……舒服!舒服死了!小……小風……你的舌頭跟你的功課一樣……一樣棒!老師愛死了!」老師弓起上身,粉頸愉快的扭動,潔白的肌膚上泛起一粒粒雞皮疙瘩。

「嘖……嘖……好香……又滑又香,我也愛死老師的身體,真想把它吃到肚子裡去!」我讚不絕口的拼命舔動乳頭。

「啊……受不了了!停停……停一下,你看看老師的小雞掰有沒有出水……老師……老師要你摸摸看……」老師忽然緊緊抱住我,面泛紅潮的說。

這次我可是沒有遲疑,因為我也受不了了,老二硬的像支火鉗,只想找個泉水冷卻一下,於是我把老師的窄裙提到腰際,一隻手就往蕾絲白內褲塞進去。

那壓在椅子上的小穴穴果然黏不拉嘰,沾濕小三角褲的褲襠,有些淫水甚且溢到腿根,淫浪至極。

我手抓著老師的陰戶,魂快飛了出來,充血的陰唇又柔又嫩、既滑且黏,一絲絲的淫液失禁般跌落掌中,蜜穴中的熱氣野火一般熾烈。

「哦……噢……老師一定濕了……一定濕了!老師不曾這麼癢過……小風你一定要幹我……認真的幹老師的小雞掰……在這裡!在所有同學的眼前!讓大家知道用功讀書的重要性。」老師輕咬朱唇,臉帶羞澀,目光卻是慾念大作,決然的義無反顧。

「呸!不要臉!老師怎麼能那麼色!」、「寡廉鮮恥!」幾個女同學暈紅滿面,啐了幾聲,但男同學卻不是這樣,他們有的鼓掌、有的吹口哨,嘴裡不斷嚷嚷:「我也要親老師的奶奶!」、「脫老師的內褲,插老師的雞掰!」、「哈!幹恁老酥!」(註:“幹恁老酥”意即「幹你的老師」。)

雅雲老師沒有理會他們,她把我推開,反轉身子,手抓著椅背翹高屁股,鏤花的蕾絲三角褲褪到大腿,螓首半轉嬌羞著說:「各位同學!老師迷人吧?只要你們用功讀書,也可以像小風一樣幹老師,用你們一支支不安分的老二塞進老師的這裡……」一隻盈白的小手從胯下撥開陰戶,露出灌滿白稠汁液的陰道。

我對眼前淫靡的奇景感到眩惑,端莊秀麗的雅雲老師乳波半露,窄裙掀在腰際,足蹬黑色細根高跟鞋,修長的玉腿微彎,渾圓的粉臀高翹,那充滿花蜜的花徑門戶洞開,恥唇跟恥毛糾結一處,飽脹的一如遠洋的鮑魚。

「噢!小風你嚇呆了嗎?老師站著腿痠,你還……還不快拿出你的大……大雞巴,幹老師的小雞掰?老師騷死了……又騷又放浪……就要小風的雞巴幹!」老師怨懟的說,粉臀搖了兩下,似乎向我招手。

我慾火上衝,也不怕自己老二被人家指指點點,一拉褲襠拉鍊,暴張的陽具破柙而出,十六公分的傢伙又紅又亮,老早蓄勢待發。

「嘩!」、「討厭啦!小風,我不要看!」、「我要去報告校長!」、「變態!」、「沒怎樣嘛!比我小多了!」、「哈!我也要幹恁老酥!」各種不同的話語紛紛出籠,不一而足。

「老師!我的比較大,用我的!」梅正俊甚且掏出老二衝到台前,色涎滿面的自告奮勇,的確!他的傢伙長了一點,可也細了幾分。

「回去!誰要壞學生的東西來碰我了,梅正俊同學,你死當定了,如果你想重修過關的話,就給我回去乖乖坐好。」老師瞪了他一眼,狠狠的說。

「我我……我……」這可是門必修的學分,重修還是得選雅雲老師的課,生殺大權掌握在她手中,梅正俊只好夾著尾巴乖乖退回座位。

「唔!討厭的傢伙壞了老師的興致,小風同學……快……快給我你那大大的雞巴……老師的小……小雞掰裡好空……好涼……快用你那熱呼呼的東西插進來吧!」雅雲老師熱情的招呼,屁股又搖了兩下,大腿張的更開了!

我扶住老師猶帶香汗的粉臀,老二撥開潮濕的恥唇,滑溜的甬道自有一股吸力,我毫不費勁就捅到了根部,四面八方儘是柔軟的肉墊,有乳汁、有熱度,夾著我的命根子一縮一放,舒服到了極點。

「哦……噢……好……好舒服……舒服透了!」老師吐出一口香氣,一股熱泉打在龜頭上。

老師的水好多,我抽動老二,嘰嘰啾啾的淫水翻攪聲清晰的傳遍教室,用的力道稍微猛了,四濺的水珠便飛到我的褲頭,跌落在木質講台上,那一灘灘乳白黏稠的體液,是最猛烈的催情藥。

「喔……啊……啊……啊……嘶……小風……你好棒……雞巴比功課還……還棒……啊……老師舒服死了……你插的那麼準……就那裡……啊……啊……對……哎呀……爽……爽死了!」

第一次聽見雅雲老師這樣浪叫,淫聲浪語搞得全班同學面紅耳熱,男同學恨不得共襄盛舉,女同學則是又不敢看又愛看,教室裡只有老師輾轉的嬌吟在天花板下千迴百轉。

「哦……喔……好深喔……小風你插得老師那麼深……那麼深……就快要到心底了……啊……老師的心都化了……腿也軟了……啊……啊……你……真的插進老師心裡了……老師快飛了……哦……飛了……」老師的雙腿已經開始打顫,所幸我攔腰抱住老師纖腰,導引著粉臀一下下往我小腹送。

眼看老師最私密的器官與我的雞巴相互糾纏,甚且屎洞也歷歷在目,我亢奮到了極點,那翻進翻出的豔紅陰唇,漂亮!輪狀放射的菊穴,漂亮!豐滿圓潤的香臀,更是漂亮!總歸一句,雅雲老師能讓我幹這件事,實在是二十世紀末最漂亮的一件事!所有的漂亮事,到底歸功於我的用功讀書!

雅雲老師的腿軟了,可是她陰道裡膣肉的蠕動卻越加急切,那狠狠套住我的美好感受,時鬆時緊,伴隨氣若游絲的嬌啼與呻吟,已經逐步將我帶上慾望的高峰,我!已經不得不發了!

「喔……啊啊……哎呀……好脹……好麻……好舒服……唔……嗚……老師……老師就要爆炸了……啊啊……小風你……你快在老師肚子裡炸開來……啊呀……啊啊啊……完……完蛋了!」銀瓶乍破,春水橫流,我抱緊老師在浩劫後的餘燼中喘息。

「小風同學!」老師依舊用嬌脆的聲音叫著我。

「小風同學!」是誰在推我?

窗外的太陽依舊熾烈,風微微的,幾不可辨,而我居然真的睡著了,奇怪!怎麼全班同學都看著我,而老師的衣裳竟完好如初?我方才一定是做了春夢,褲襠黏黏的,是什麼?夢的遺跡嗎?

「陳小風同學!上課居然打瞌睡,不想聽課是嗎?那你一定在家先看過了,既然如此,上週勾的作業你現在到黑板解題一下,就做6-12這題好了!」老師臉罩寒霜的說。

咦!怎麼跟夢中一模一樣,難道夢境會成真?太不可思議了!

上週的習題我真的在家已做過一遍了,答案就寫在經濟學課本裡,我走上講台,迅速的把解題過程抄在黑板上,然後我望向老師,問她:「老師!對嗎?」

果然雅雲老師笑咪咪的望著我說:「嗯!完全正確,老師好高興,你回家一定認真複習過一遍,所有解題過程無懈可擊,簡直太完美了,對於這樣優秀的同學,老師一定要給些獎勵,順便讓其他同學也好好學習。」

哈!真的跟夢境一模一樣!我開始期盼老師給我的熱吻,並且頻頻窺探那碎花白襯衫裡豐滿的乳房。

只不過,老師這次給我的是一張卡片,正面是夏天的漂亮山景,上頭寫著:“努力是成功唯一的路”,並且她還不忘叮囑幾句:「雖然在家溫習過功課,可是在課堂上還是不能打瞌睡,老師講的有很多是書上沒有的,注意聽才能事半功倍。」

唉!現實怎麼跟夢境差那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