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獲警花三人組

1.被擒

初夏時節,風和日麗。

三個美麗的姑娘騎著自行車在A城的一條山間公路上一邊說笑,一邊並肩行進著。

在中間的姑娘,齊耳短髮,著一件紅色帶領子的T恤衫,穿一條牛仔短褲,顯得神采奕奕,她叫李萍,二十五歲;在左邊的姑娘個子較為嬌小嫵媚,叫趙佳惠,二十四歲,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穿著一無袖白襯衫,領子豎起,下擺系成一個蝴蝶結,一條白色喇叭褲襯著她纖細的腰身,頭髮紮成馬尾,在腦後飄動,看上去十分靈秀迷人;右邊那個年紀最輕,只有二十三歲,卻個子最高,穿著無領無袖黃色的背心,白色的短褲,健美的大腿使她顯得修長、苗條,不知說到什麼開心的事,哈哈笑著,一看就知是個個性爽朗活潑的姑娘,她叫丁曉麗。

三個渙發青春活力的姑娘無論走到那兒都會吸引路人的目光,人們猜測她們是演員或運動員,再不就是模特兒,其實她們是A城的「警花三人組」,李萍則是女子三人組的組長。雖然她們當女警不久,但在破了幾件大案後,使人們對她們不得不刮目相看,黑社會對她們又怕又恨,發誓要報復。

近來相對比較平靜,女警們在連續作戰後也感到有些累,趁今天天氣好,她們便裝到戶外放鬆一下。

三個人離城越來越遠,漸漸轉入了一條僻靜的支路。她們不知道一張罪惡的網正等著她們。

在山上的密林中,有幾個男人躲藏在樹後。為首的一個舉著望遠鏡望著公路上,看見三個姑娘漸漸進入了埋伏圈,就拿起對講機,用暗語對埋伏著的匪徒下令︰「各組注意,小鹿進入包圍圈,開始行動。」

早已埋伏等候的匪徒立即按計劃行動起來。

姑娘們正騎著,不知從什麼地方突然衝出兩輛黑色轎車揚起塵土,飛快地從後面超過去,在她們前面不遠處停下,從車內下來六、七個大漢,手中握著衝鋒槍。後面,也有兩輛轎車停下來,同樣走下六、七個大漢堵住了退路。兩邊匪徒同時一步步向女警們逼近。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姑娘們一看就認得他們是「青山幫」的匪徒,因為過去打過多次交道,沉重地打擊過他們。可是今天女警們每人只帶了一枝防身用的小手槍,在武器與人數上都處於劣勢,無法與匪徒對抗。

「快,上山!」李萍一聲喊,三個人扔下自行車,便沿著一條山間小路往上衝去。只聽見後面匪徒一邊追一邊喊︰「抓住她們,抓活的,別讓她們跑了!」

子彈從頭上「嗖嗖」飛過,女警們用手槍還擊。小手槍的子彈不多,很快就打光了,如果她們穿的是迷彩服,在樹林裡還比較容易隱避,可偏偏今天三個人穿的都是鮮艷的衣服,在綠林中十分醒目。

匪徒們看女警們不再開槍,知道她們子彈打光了,膽子大了不少,迅速地朝她們圍攏來。

女警們快要衝到山頂時,發現山上竟也有匪徒守候在那兒,看來她們是被包圍了。三個女警只得硬著頭皮衝上去,與正面的匪徒展開拼打。

匪徒們知道眼前這三位女警身手不凡,兩三個人根本不是她們的對手,不敢正面衝上去自討苦吃,於是仗著自己在人數上佔絕對優勢,將她們隔開,各自形成包圍圈。

匪首張金龍趕到現場,一看形勢,匪徒們雖然人多,但在武藝高強的女警面前一時佔不到便宜,於是指揮匪徒們採取各個擊破的策略,讓他們分少數人纏住李萍和丁曉麗,多數匪徒集中力量攻擊個子最小的趙佳惠。

這個策略果然見效,趙佳惠的四面都是匪徒,無論她面向何方,背後的匪徒立即向她進攻,使她顧此失彼。

一個匪徒從後面撲向趙佳惠,被她一個背摔甩下去,側面一個匪徒也被她一腳蹬在臉上,兩顆門牙被踹掉,滾到一旁,又有幾個匪徒撲上來抱住她被她用力甩開,但她也感到手腳發酸,氣力不加,有些難以應付了。

突然,她的雙腳被一個埋伏在草叢中的匪徒抱住,摔倒在地上,她腳用力一蹬,將這匪徒蹬開,可是從路邊草叢中又跳出幾個匪徒,趁她來不及爬起來,迅速撲到她身上,將她死死壓在地上,不容她掙扎。

嬌小的姑娘被四、五個男人壓在了最下面動彈不得,接著兩個匪徒按住她的腳,另兩個匪徒一人一邊抓住她的胳膊和手,並用膝蓋用力抵住她的腰,四隻粗大有力的手將她雙手擰到背後,她的肩膀被擰得很痛,直冒冷汗。她企圖掙扎,可匪徒將她壓得那麼緊,根本掙不動,她感到男人手、腳的強壯有力。

「抓住了一個,抓住了一個!」匪徒們高興地叫道。

「把她給我綁起來!」張金龍下令道。

「繩子,快拿繩子來。」一片喊聲。

一會兒,繩子拿來了,「給我綁緊點。」張金龍叮囑著。

「是!頭兒。」小匪徒應聲道。

匪徒們把趙佳惠的兩隻小臂在身後平行疊在一起向反方向拉到極限,手掌被拉到了胳膊肘處,再將繩子套在她肩膀上,兩頭沿胳膊繞了幾個圈,在並在後面一起的小手臂上又緊又密地纏綁,用力抽緊,最後在背部打了個死結,使她的手指夠不到繩子頭。

她試著解脫,但這批匪徒是捆綁高手,將她綁得這麼結實,竟毫無解脫的可能。她的身體過去從來沒讓男人巾過,這次兩隻胳膊卻被抓在了男人的大手掌心中,腰身被使勁壓著,乳房隔著襯衣壓在地上,一陣趐癢的感覺傳到全身,讓她用不出力氣。

綁好後,匪徒們將她拉起來,她身上的白襯衫的下擺蝴蝶結已散開,風把衣襟朝兩邊吹開,露出了胸罩、乳溝和白白的肚皮。

「真是好身手!一個對一個,咱們誰也不是她的對手。」

匪徒們欣賞著眼前這位雙手反綁還在使勁掙扎的美女俘虜讚道,一邊用手捏她的臉蛋。

「全靠咱們人多,好不容易才把她綁起來。」

趙佳惠不願相信,但事實的確是自己被擒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雙手失去了自由的她,面對匪徒們肆無忌憚的摸捏無法抗拒,她咬著下唇,俏臉火紅,羞得閉上了眼睛。

趙佳惠的被擒,使匪徒的士氣大振,他們更勇猛地向其它兩位女警撲去。李萍、丁曉麗要返回來救趙佳惠,可被幾個匪徒攔住去路,脫不得身,她二人拳打腳踢,打倒幾個匪徒,但匪徒人多,一時也衝不出去,眼睜睜看著趙佳惠被拖下山去。

匪徒們繼續採用各個擊破的方法,留三四個人纏住李萍,大多數匪徒重點攻擊丁曉麗。

************

正苦鬥著,丁曉麗覺得腳下一滑,心中暗叫不妙,原來她左腳踩在了匪徒布下的一個繩套裡,埋伏在繩子另一頭的小匪徒一見,忙將掛在樹枝上的繩子向下拉,剎那間,丁曉麗被繩子拉倒,在地上拖了一段距離後身子被倒懸起來,掛在半空。她的腹肌很好,向上彎起身子想將套在腳上的繩子解掉。可是繩子打晃,令她抓不到繩套。

匪徒當然不會讓她自解,三個人迅速跑到樹下跳起來抓住她的肩膀將她身體向下拉,丁曉麗腹肌再好也拗不過三個男人的重量,她的身子被倒掛拉直,動彈不得,只有右腳亂蹬亂踢。匪徒又將她黃背心的下擺拉下來,住了她的頭,使她失去方向,更無法還手。

突遭變故,丁曉麗一時手足無措。人雖倒吊,也不甘束手就擒,但雙手被匪徒制住,無法還擊。

匪徒們抓著她的手隨她掙扎,消耗著她的力氣,見她漸漸掙扎不動了,才取來一條繩子,將她的雙手反剪在身後綁住,多餘的繩子又繞在她身上,把她胳膊連身體一起綁緊,打上結,像只粽子。綁好後才把她放了下來,身子剛落地,立即上來幾個匪徒按住她的肩膀,而她的一隻腳還被繩子高高懸著。

匪徒將在她頭上的黃背心拉下來,露出丁曉麗美麗的臉龐。看著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挺直的鼻子、微微張開的紅嘴唇,匪徒們被迷住了。

「呦,這麼漂亮的小妞,當警察實在是太可惜了。」

「去當模特兒肯定賺大錢。」

匪徒們一邊打趣,一邊走過來摸她的屁股,又摸她高高挺起的乳房。丁曉麗又氣又急,扭動身子躲閃。趁著匪徒解開吊著自己一隻腳的繩子,丁曉麗猛然發力,踹向匪徒,但旋即被匪徒抓住了腳髁,翻了個身。

一個胖大的匪徒色迷迷地看著丁曉麗,笑著說︰「這個小妞歸我了。」說著一把將她抗上肩,往山下走去。

曉麗雙手反綁,被匪徒扛在了肩上,就用雙膝猛的撞向匪徒的胸口,那胖大匪徒站立不穩,坐跌下去。周圍匪徒哈哈大笑︰「真是廢物,連一個綁起來的小妞都制服不住。」匪徒們一邊嘲笑著那胖大匪徒,一邊連忙跑上前來幫忙。兩個匪徒各拽住丁曉麗的一條腿,第三個摟著她的腰,第四個抱著她的頭,這才將她制住,朝山下抬去。

身子被四個匪徒抬著,一路上丁曉麗還不斷掙扎扭動著,她想多吸引一些匪徒到自己身邊以減輕李萍的壓力,匪徒們高興地喊︰「又抓住一個小妞,又抓住一個小妞!」

除了少數幾個押解趙佳惠和丁曉麗的匪徒,其餘的都加入包圍李萍的戰鬥。李萍徹底地孤立了,形勢對她十分不利。李萍見無法救出她倆,而匪徒又越來越多,再不走連自己也會遭擒,看到懸崖外就是大海,於是劈倒面前兩個匪徒後,縱身一跳,在空中畫了條優美的曲線,躍入大海。匪徒們從懸崖上探出身去,看著下面波濤起伏的大海,不禁目瞪口呆。

「看什麼?還不趕快追!」張金龍喝道,匪徒們連忙掉頭朝山下跑去。

張金龍看著大海冷笑著︰「你孫悟空本事再大也逃不出我如來佛的手心。」他拿起了手機……

************

李萍躍入海中,潛游了一段距離才將頭浮出水面,看了看四周,朝一個僻靜的海岸游去。她覺得腳上的運動鞋和襪子太重,在水中將它們脫掉,這下感到輕快許多,游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就在這時,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一隻汽艇向她飛快駛來──是匪徒。原來匪徒這次真是佈置周密,海上都安排了汽艇守候。她奮力向岸邊游去,但很快被汽艇追上,汽艇繞著她轉圈子,艇上的匪徒們拿著鉤子和繩子,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等著抓這落入網中的獵物。掀起的浪花把她拋起來又摔下去,使她感到有些暈旋。

艇上一個高大的匪徒對李萍喊著︰「李警官,投降吧!你跑不了了。」

李萍認得,他是張金龍的弟弟張金虎。明知沒有希望,李萍還是盡可能地游著,她不願就這樣認輸。

一會兒,汽艇靠近了她,艇上的幾個匪徒跳入大海,將她團團圍住。經過山上艱苦的博鬥,又被海中波濤摔打,她已精疲力竭,怎麼是這幾個以逸待勞、水性極佳匪徒的對手,很快手腳被眾匪徒制住,匪徒們又抓住她的頭髮,將她的頭不斷撳入水中喝水,嗆得她連連咳杖,一會兒就不能動了。

見她已被制服,匪徒們就挾持著她靠攏小挺,將她舉上去,小艇上的匪徒早已守候在那兒,等她上身剛一靠上船沿,便按住她,將她的手擰在背後,李萍此時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了,順從地讓匪徒們將自己綁起來。綁好後,她才被拖上艇去。

李萍雙手被綁在身後,無力地躺在甲板上,喘著氣,口中吐著又鹹又苦的海水。她全身濕透,頭髮上的水珠在太陽下閃光。紅色T恤有幾處在打鬥中撕破,T恤的下擺完全從牛仔短褲中散出,露出了她白嫩的肚皮和肚臍眼。

吸滿水的T恤緊貼在身上,勾勒出她身體美妙的曲線,兩隻乳房高高凸現,兩顆乳頭的形狀清晰可見,隨著粗重的呼吸胸脯一起一伏,使任何男人見了都忍不住想去摸一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