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刺的玫瑰

當我回過頭來看發生的所有事情時,我十分感謝我的媽媽,是她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上,是她養育我長大『成人』,也是她給了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禮物──甚至比媽媽和我瘋狂度過的三個月還要重要,那就是在我出生後一年,我的妹妹羅絲誕生了。

羅絲和我彷彿是天生對頭似的,從生下的那一刻起,就喜歡和我作對。我的許多親戚都說,羅絲小的時候經常被我欺負,我的行為十分卑鄙,但我有些不以為然,認為這只不過是兄弟姐妹間十分典型的摩擦而已。試問誰家有幾個孩子的相互間哪個不是吵吵鬧鬧的,我們之間也不過如此,只是有點變形而已。我的意思是,我們幾乎在每件事情上都要爭吵,甚至打起來,即使是我們都喜歡的東西,我們也不願承認。但是羅絲有一樣秘密武器,就是哭,幾乎每次她爭不過我都要放聲大哭。雖然我恨她恨得牙根緊咬,有時甚至想把她殺了,但我最見不得她掉眼淚,只要她眼圈一紅,我就得在她眼淚出來之前溜掉,免得心軟,反而去安慰她。當然她也有笑的時候,也就是我們不再爭吵的時候,特別是我們漸漸長大到十幾歲時,我們已經不大相互攻擊了。她也像變了個人似的,變得十分害羞和憂鬱,但又憂鬱得過了頭,終日滿面愁容,看得我十分不舒服。

不過如果你深入地接觸她,給她以鼓勵的話,她會給你一個微笑作為回報,妹妹的微笑可以迷倒所有人,這一點我深信不疑。她的微笑有如初升的太陽,有如孩子般的天真,有如甜蜜的初吻,給人一種容光煥發的感覺。任何人只要看過一次,寧願死也要再看第二次。不幸地是,雖然我小時侯經常欺負她,但到了長大後卻每天都要為贏得妹妹的微笑而努力,而且我還有其它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不知道我是什麼時候愛上我的妹妹的,但肯定很早,大概從我開始做春夢並手淫的年齡始。

年輕時我手淫很頻繁,但用以作為對像的女主角並不是媽媽,而是我的妹妹羅絲。現在想起來並不奇怪,我雖然很喜歡我的媽媽,也很尊重她,但我對媽媽的興趣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我對爸爸的崇拜,而且後來是媽媽主動勾引我的。我想我最後能毅然斷絕與媽媽的關係可能是我潛意識裡認為我真正愛的人不是媽媽的緣故吧。我經常在會夢裡見到妹妹裸體的樣子,她主動地向我奉獻純潔的身體,主動地吮吸我的肉棒…有一天,我正要從房間裡往外走,這時妹妹進來了。那時我十三歲,她十二歲。我們倆在門口撞了個滿懷,很自然地,我們伸手想要扶住對方。

我用力過猛,一把將妹妹拉入懷中,她的小巧堅挺的乳房一下子印在了我的胸前,我們的腹部『砰』地碰在一起,臉對臉地看著對方,鼻息相通。我的肉棒神差鬼使地硬了起來,隔著衣服戳在妹妹的陰戶上,妹妹的臉頓時一紅,掙脫我的擁抱,飛也似的逃跑了。我想,這也許是我們之間最初的導火索吧。我當時就失魂落魄地楞在了那裡,完全沒有感覺到妹妹的離開,我真希望那種消魂蕩魄的感覺能夠再來一次。

那晚,我第一次通過打手槍達到了高潮。我躺在床上,用力地揉搓我的肉棒,回憶著妹妹的小乳房貼在我胸膛的感覺,我很想知道妹妹此時的感覺,如果我們倆一起玩這個性遊戲的話是多麼地令人神往啊。有時,爸爸和媽媽逛商店或到教堂做彌撒,會留我們在家,我總是充分利用這些機會窺視妹妹的行動。那時我們學校流行一種孩子們間的性遊戲:找個機會和女孩子一起回家,然後問她『感覺到了嗎?』,當對方回答沒有時,便乘機上下其手,撫摸女方的身體,說『現在感覺到了吧』。妹妹花了很長時間才理解了這種遊戲,我就捉住有限的幾次機會飽餐了妹妹的身體,特別有意地揉捏她的乳房。看來,我受媽媽的影響過深,以至於對女人的乳房特別感興趣。

我極力想讓她知道我對她的感覺,但是,我不可能直接地告訴她我愛她,我想和她共度一生。不過,那也就是我目前所能走得最遠的了,我並不想在和妹妹做愛後,簡單地宣稱我已經做過了,我把我們看成是戀人、丈夫與妻子,甚至是父母的關係。我曾經憧憬我們美妙的第一次,甚至設計好了每一個步驟:在落日的餘暉下,我們一起來到海灘上,我慢慢地脫下了她的衣服。首先是鞋子,接著是外褲,然後是上衣,再然後是胸罩,最後是內褲。這時,太陽已經落山了,西部的天空映滿血紅的晚霞,她站在我和大海之間,側身對著美麗的晚霞,我只能看見她美麗的輪廓。她豐滿、形狀優美的乳房在落日的餘暉中勾勒出完美的曲線,然後她放低身子,坐了下來,若有所待的樣子,毛茸茸的陰部隱約可見。我情不自禁地走過去,輕輕放倒她的身體,然後…

倒霉的是,妹妹似乎並不喜歡這種『感覺到了嗎?』的遊戲,每一次我問她『感覺到了嗎?』,她都會在讓我『感覺』了幾下後,突然掙脫我的糾纏跑掉了。那一段時間,爸爸最疼愛她。我從來都不妒忌媽媽和爸爸的結合,但我不得不為爸爸的偏愛而焦急,我甚至懷疑爸爸和妹妹已經有一手了。當然,這一切都發生在我和媽媽之間有不可告人的關係之前。由於有了和媽媽的經驗,我越發想對妹妹采取進一步的行動。如果她拒絕,那麼我將徹底完蛋,她可能會因此而順從爸爸,而這肯定會破壞我們的家庭,因為爸爸是個正直而傳統的人。我甚至可以想像到爸爸怒氣沖沖的樣子,而媽媽極力袒護我,我則靜觀其變,然後我們的家庭就此瓦解了。

中學的時候,我除了學到一些的知識和培養自己的信心外,也有不少異性接觸的機會。在學校裡,我既不是花花公子,也不是書呆子,所以我也與不少女孩約會,但充其量不過是一起去玩玩,看看電影,拉拉手,最多親一下臉蛋而已,不過有時能夠有機會伸手進女孩的上衣或短褲內,還是蠻過癮的。不過在有了和媽媽的關係後,我對這些虛假的接觸厭煩起來。我自信如果我再碰女孩子的話,一定能令她將內褲脫下。不過,我沒有再去嘗試這些事情。高中畢業後,我考上了大學,在學校的宿舍安頓下來,這也是我第一次離開家自己住。我有點想念我的家,但我發覺大學生活很適合我。對我來說,這裡既是知識的充實,也是思想的解放的好所在。

深秋的時候,家鄉的牧師來了,帶來了一個壞消息:我的家人出事了,是交通事故。但詳情如何,他沒有告訴我。雖然那時我正在準備期末考試,但一得到消息,我立即驅車趕回家。路上加油時,我打電話向警察詢問,但他們支支吾吾,只說要我趕快回來。我預感到冥冥中的不幸終於降臨到我們一家。當我趕到醫院時,只見到妹妹羅絲一個人歇斯底裡地在一邊哭泣,牧師也在那裡,從他口中我得知了詳情。當時我們一家坐著爸爸剛買的大篷車從教堂作完彌撒回家,在路過峽谷時被一倆私家轎車撞上,爸爸和媽媽都沒有繫安全帶,當場就死亡了。我的另一個妹妹雖然繫了安全帶,但不幸地是車子從她的那個方向撞過來,當然也沒有了倖存的可能。我的兩個弟弟都受了重傷,失血嚴重。

幸運地是羅絲沒有和他們一起。牧師說那天我媽媽很心煩,問她原因,她只是說和羅絲吵了一架,她說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黎明的時候,我的兩個弟弟也死了。我帶著妹妹回到空空蕩蕩的家,但妹妹魂不守舍,彷彿自己不存在似的,不吃,不說,也不理任何人。

我細心地照料她,我很擔心她會自殺。事故發生後的第三天葬禮舉行,妹妹親自到場了,但她暗淡無光的眼睛以及了無生趣的表情和她整潔的黑衣服形成鮮明的對比。埋葬了親人的遺骸後,我們默默地接受熟人的安慰和祝願,我幾乎不能堅持下去了,但妹妹看起來面無表情,彷彿自己不存在似的。

我把她帶回家,然後筋疲力盡地躺下睡著了。大約一小時後,我醒了過來,想要上廁所。路過妹妹的房間時,我忽然聞到一股異味,我忙敲了敲妹妹的房門,沒有回音,情急之下,我開始用力撞門。門被撞開後,我跌進房裡,立即聞到了刺鼻的煤氣味和火爐的嘶嘶聲,感謝上帝,妹妹睡在靠門的床上,我連忙把她抱到客廳,將她平放在沙發上,然後跑回去關上煤氣和火爐,再大開窗戶,這才回到妹妹身邊。

她的臉色好多了,呼吸也正常了一些,但很微弱。我用力搖著她的手,不住地說:「醒醒,小妹,快醒醒。哦,不要這樣嚇我,小妹,不要離開我,醒醒,小妹,我愛妳,不要離開我,快醒醒。」她呻吟出聲:「讓我一個人待會兒,我想死,我應該死,你不會愛我的,我很害怕,讓我死吧!」「不要呀,小妹。妳不要留下我一個人呀,我和妳一樣都失去了很多,也許更多。不要再嚇哥哥了,我不想再失去妳這個妹妹。」

她睜開眼睛,第一次哭了出來:「你不知道,是我殺了他們,是我的錯!」「妳說什麼?哥哥知道妳不會這樣的。」她搖著頭說:「如果不是為了我,他們就不會在路上,就不會出事了。」我盡力安慰她:「好吧,那麼妳究竟做了什麼呢?」「爸爸打電話給我,說媽媽已經告訴他我們吵架的事了,他們正在趕回來,我還聽到在電話裡,媽媽和爸爸吵嘴了,我想他們一定是因為在路上爭吵才出事的。」「好了。」我說:「妳和媽媽吵架了,爸爸想彌補此事,然後出了事故,但這並不是妳的錯啊。好了,告訴哥哥,妳和媽媽究竟為什麼吵架?」

「因為你!」她說著把頭深深地埋進墊子裡。我愕然,這關我什麼事呢?當下我追問她,最後終於弄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起因是妹妹發現了媽媽的日記。我們一家人都喜歡回顧過去,時不時地就想翻翻過去的東西看看。那一次妹妹要寫有關家庭的作業,就到閣樓上找材料,偶然中發現了媽媽的日記本,雖然知道這樣不對,但還是偷看了媽媽的日記。要命的是媽媽的日記是從爸爸到西海岸工作時開始的,也就是那年夏天我和媽媽初體驗的那天開始。

雖然日記裡記錄的是甜蜜的事,但對於妹妹來說,卻無疑是噩夢的開始。「我記得日記上詳細地記錄了爸爸走後發生的所有事情。」她說,「第一周媽媽很憂鬱,但很快媽媽就高興起來了,她在日記裡說那晚她很高興,因為她發現你已經長大成人了。」她忽然露齒一笑。哦,這是個好兆頭,她這幾天第一次笑了。「你還記得那晚嗎?那晚她教你打牌。」她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