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夜的故事

她喘息著,臉上的紅暈加上一絲不掛的身軀,令人想急急地佔有她,先是一個擁抱,再來是把溫柔的唇貼在她的香頸上,狂亂而放肆地吸吮。品 ……..卸下一切武裝後,跟著心裡的最後一道牆也崩潰,最末的防線就要被堅挺的先鋒部隊衝垮……..但,就是看不到她的臉,努力的想看到她的五官,但卻依然是一片空白……..

『啊……..』滿足的獸性呼喊和上遠處急來的喇叭聲,很不協調……..

『干,這是這星期第三次了……..』阿升揉揉惺忪的眼睛,詛咒著剛剛未完成的春夢和遠處傳來很刺耳的喇叭聲……..

星期六的早晨就是令人發懶,半天的班讓人提不起勁來,雖然學校畢業也有半年了,但阿升就是只能待在小公司裡混混飯吃,『女朋友還沒著落,為誰辛苦為誰忙啊?!』阿升都是告訴每次都得煩惱沒人願意嫁給他的老媽媽這樣的一句話。

牆上的大型美女海報,讓阿升歎了一口氣,彷彿即使娶到她短命二三歲也不在乎的樣子……..搖了搖頭,阿升急急地出了門上班……..

*** *** *** *** *** ***

呼嚕嚕的輪盤,紅黑紅黑的配色,賭徒們各不約而同地叼了根煙,專心著看著輪盤,似乎就像姥姥趴在土地廟前看香灰現的明牌一樣……..有幾個好像已經輸得不耐煩了,大腿抖阿抖著……..曉眉端了盤水果來還怕被他絆到,本能地動了動腰閃了過去。

『幫我買個便當來好嗎? 』阿升每次來這裡小賭,總是空著肚子來,怕是怕像那天第一次來曉眉說的,吃飽了撐著肚子上桌想贏錢都難的所謂的『典故』……..阿升看著曉眉那短到不能在短的窄裙,和底下修長的腿型,手也沒有停住地在皮夾裡掏出一張五百塊的鈔票……..

阿升直愣愣地注視著曉眉的臉,他懷疑的神情正在質疑著曉眉,難不成昨晚和前幾次我做夢的那個看不清臉孔的女人是你? 他搖了搖頭,目光再度回到輪盤上……..

*** *** *** *** *** ***

坐在計程車內,午後斗大的雨滴直直地打在擋風玻璃上。 穿上較為含蓄衣服的曉眉,感覺上還是個稚氣未脫的女孩,她在皮包裡拿出了面紙,拭了拭唇上的口紅,看著外面的雨景,似乎是在找某一個熟悉的地方…..

『麻煩你前面路口停車……..謝謝!!』溫柔輕巧的言語,很難讓人想到她只是個國中畢業就跑到大都市討生活的年輕女孩。

她步履緩緩地進了這棟公寓,縱使雨滴直呼呼地打在她那套還不算便宜的套裝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因為上了一個夜班的她,也不會在乎這場雨要下多久多大了,在乎的是快回到溫暖的房裡睡個好覺……..

*** *** *** *** *** ***

『我這首是獻給我以前的那個女朋友的,你們都不要給我亂唱喔,聽我唱歌算你們賺到啦,我阿升很少唱歌的啦……..哈哈哈哈』紅通通的臉孔在魔鬼燈的照映下更顯得阿升的不安和焦躁,幾個朋友中,阿隆算是個老實人,他拉了拉阿升,勸他別再喝了。 男人大呼小叫的聲音頓時把伴唱帶的聲音蓋了過去……..

『干,別攔我,我就是要喝啦,我還要唱咧』,『你這樣一個賤人,讓賭爛讓我哭,讓我甘心為了你付出我……..所有』阿升唱了唱,哭了起來,天知道他的前任女友做了什麼,讓雨滴般的淚水在這樣的男人臉上縱橫……..

『好啦好啦,我載你回家了,不要再鬧了……..』阿隆是阿升大學時的室友,戴著一副金邊眼鏡的他現在還是個學生,一堆朋友裡,理性和體貼他算是屬第一的。 阿隆以前常誇阿升是個才子加帥哥,兩人在學校的社團裡也搞出了名氣,大家始終都把他們當兄弟的,阿升的前任女友,瑜文,也是在阿隆拚命吹風 火,打通各種關節的幫助下,才讓阿升泡到這個校花級的女孩子。 想不到,在大四阿升準備考研究所那個月,瑜文不知怎麼地突然跟一個校外人士同居,當然也把阿升給甩得遠遠的……..當然,這是就是一點預警都沒有,才讓阿升痛苦不堪。

『你說,你說,那個臭婊子那一點我對她不好,去跟別人通姦啊,我看她根本就是賤!!!!』阿升刺耳的叫罵聲響遍了整條街,阿隆自顧自的騎著機車,口中仍不忘安慰阿升兩句,大四那時的兩次割腕已經很讓當好友的他吃不消了,每次談到這件事時,阿隆總盼望阿升早早交個女朋友,趕快忘記這段不快的過去。

『我還是處男咧,你放心,我不會那麼簡單就自殺,當個在室鬼也是蠻丟臉的我知道……..哈哈哈』兩個人的笑聲又響遍了整條街……..

*** *** *** *** *** ***

『阿母,我知道啦,好,我會把那份工作辭掉啦……..你放心啦,我不會跟別人黑白來啦!!』曉眉低低的嗓音說著道地的台語,電話亭裡似乎多的是她想家的情緒……..

『阿母,再見啦,我等一下要去補習,我下次有空再打喔』她低著頭擦了擦眼角,快步地跑進了一間英文補習班,套頭的毛衣,牛仔褲和布鞋,讓她看起來跟一般高中生沒有兩樣,不一樣的是,她比別的同年紀的女孩多了一份成熟和憂鬱……..曉眉的家在南投的鄉下,兩個哥哥跟別人混流氓,大哥死在一次械鬥中,二哥現在還在坐牢,整個家只剩下老邁的父親以種田維持,家裡的困難也就是她之所以年紀輕輕父母就願意讓她來大都市求生存的原因了……..

*** *** *** *** *** ***

『嘿……..曉眉!!這麼巧啊?!在這裡遇到你……..』毓玲搖下車窗,打扮得很正式,好像是正要去餐廳上班,她是個算很有社會經驗的女人了,二十五六歲的年紀,自己開了一家餐廳,她是專科畢業後靠家裡的支援,開了家西餐廳,也搞得有聲有色的,身材跟臉孔都是沒話說的,一個很典型的都會女子,讓人第一個直覺就是,她是個敢愛敢恨的女人……..。

*** *** *** *** *** ***

毓玲打開車門,一雙長腿跨了出來,鮮紅色的緊身的連身衣,加上另男人足以屏息的身材,過往的人們都會忍不住多看他兩眼的。 如果說曉眉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優雅的鬱金香,那毓玲可說是一蕊已完全綻放的火紅般的玫瑰了。 兩個人站在一起,硬是個很強烈的對比……..

『我要去餐聽上班了,我載你一程如何??反正順路嘛……..』她的鮮紅欲滴的唇在講話時似乎是緩緩地透出一股神密但又熱情的氣質。

『不了,我等一下還要去買一些東西呢!!謝謝你了……..』曉眉對於毓玲一直保持著相當的距離,雖然毓玲就是她的房東,但由於她不住在公寓裡,加上兩人的背景相差甚大,平時見面不過就是點點頭,也算不上是朋友….毓玲點了點頭,兩人寒暄幾句,她就又上車離開了這個有點尷尬的場面了。

*** *** *** *** *** ***

房間裡的偌大的床上,一男一女正翻雲覆雨似的扭動著身軀。

女人享樂似的笑聲配合著那男人愈來愈快的喘息聲,床頭的音響震天似的放送著吵鬧的音樂,從房門到床邊一路是兩人卸下的『裝備』,激情多於溫情的結合正在進行著……..

兩具交纏的軀體,配合著音樂的律動和女人男人的呼吸,逐漸扭曲顫抖,昏黃的燈光下,兩人身上也彷彿看到因劇烈動作而發出的閃閃汗光……..女人依然是嗲笑聲連連,男人則發出了低沉的野獸般喘聲……..不會有人懷疑這不像A 片般的情節,肉慾縱流,似乎缺了些什麼……..

隨著男人的狂叫和女人的驚呼聲,兩具原本糾緊的軀體像 了氣的汽球般垮了下來,房間裡剩下的就是剛剛震耳欲聾的音響,什麼都沒有了……..

毓玲盤起了頭髮,赤裸裸的走到到梳妝台前點了一根煙。 看著鏡子,不知道在想什麼……..她床上那個男人,像條死豬似的動也不動,只見到剛剛狂歡時女人留在他身上的抓痕,依然清晰地印在他的背上。 這不知道是她的第幾個男人了,每次歡愉後留下的就是一具死人般的男人軀殼和一種就算是數十次高潮也填補不了的空虛……..

她還是抽著煙,裊裊的煙繞著她 徨無助的臉和梳妝台上幾滴的眼淚,然後一同隨著方纔的激情而散去…..

*** *** *** *** *** ***

『喂?!阿隆是不是? 晚上我請你吃飯啦,我今天領薪水,咱們去爽一爽吧?!哈哈』阿升對著電話筒表情十足的大聲說話,旁邊的同事看了他一眼……..

『好啊,不過等我老闆下班我才敢走,六點好了,在圓環那見,好okok……..不過,我不喝酒啊,我明天要meeting ……..晚上見!!』阿隆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掛上了電話….。

*** *** *** *** *** ***

『好小子啊!?我說不喝酒,你就帶我來這種高級的地方啊?!』阿隆推了阿升一把,又拍拍他肩頭,一副吃驚的樣子。

『這……..也是我同事介紹我來的啊,他說啊,這裡的老闆很年輕喔,還怪正點的,我是聽說啦……..她如果看上你,說不定會找你去搞一炮咧!!開玩笑的啦,我也是聽人說的,主要是這裡的東西不錯!!』阿升聳了聳他那又粗又黑的眉毛。 他斯文的面孔,開起玩笑來也是面不改色,尤其是說些有色的話時……..

『你別亂講啦,說不定是別人怕她生意太好才這樣說的,點些東西來吃吧……..』阿隆始終保持微笑。

『哈哈,你錯了,這樣生意反而會好喔,你都不知道現在社會的醜惡啦,你最好繼續念博士,然後去教書,免的我們這個邪惡的社會污染了你幼小的心靈……..哈哈哈……..喂,小妹,我要點菜!!』阿升出去工作雖然半年了,可是直爽的個性依然沒變,但是對愛情的看法,他因為以前瑜文的事情刺激太大,對於感情就變成了一種近似反抗的要求,另一半一定要絕對忠貞,否則一種摧毀式的行動可能會發生。

遠遠走過來了一個綁著馬尾的女侍,喀喀的高跟鞋跟聲在阿升和阿隆兩人剛停止笑聲的桌前停了下來。

『先生,點餐嗎? 我們今天的主菜是……..』輕柔又帶點不篤定的嗓音,透露著這個女侍的年紀好像還很小。

『咦? 你不是那個什麼跑馬場的那個什麼眉啊?!』阿升好像看到了熟人一樣地張大了眼睛說著。

*** *** *** *** *** ***

『阿升啊,你又在誘拐未成年少女了唷?!』阿隆看這名女侍害羞得臉都通紅了,急忙打了個圓場,也順手將她手上的菜單接了過來。

『林先生,好久不見了,我昨天才來上班而已,這家餐聽是我房東她開的啦,我跑馬場的工作辭掉了,所以她介紹我來這裡上班….』曉眉一邊說話一邊幫他們打開菜單,兩條腿有點不自在地動著。

『這樣也好啦,那種地方你這種乖孩子還是少去好了,不然你遲早會出事的……..有沒啥比較好吃的菜啊?!』阿升摸了摸肚子,一副很餓的樣子。 阿隆的眼神則停留在曉眉稚嫩的臉龐上,他也許正想不透一個才十六七歲的女孩子為何不是在學校裡,在家裡,而是在一個高級的餐廳裡做女侍……..

『你現在還在唸書嗎? 家裡怎麼會讓你出來工作啊? 』阿隆不自覺得像調查戶口一樣地問了曉眉一連串的問題,只見曉眉睜著大大的眼睛,然後眼光轉向阿升臉上……..

『喔,她家住鄉下啦,國中畢業就來這裡找工作幫助家裡收入啦,你給人家問這麼多,我看是你想誘拐她喔,嗯,對了,沒跟你介紹,阿隆他是我大學同學,現在還在念碩士,你別看他一副死書獃子的樣子,他人不錯的,只比我差一點而已……..哈哈哈哈』阿升笑了笑對曉眉說。 曉眉也跟阿隆點了點頭,然後往櫃台走去了……..

『喂,你是不是對人家有意思啊?!』阿升促俠地說。

『你少來了,我可是不輕易動感情的唷!!』阿隆把玩著桌上的餐巾說著。

『嘿,這方面不是我在吹牛,感情的事來了連坦克車都擋不住啦!!這個我比你念碩士的還有經驗……..哈哈哈』阿升盯著阿隆緩緩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