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和情人在同一張床上幹我

大鵬和我認識已有多年,是我在公安醫院做護士是認識的。那時我值夜班,經常在值班室裡和大鵬偷情。這多年裡大鵬和我不知有過多少次的尋歡. 但最開心、最刺激的還是我丈夫參加的那次。我的兒子奇只有8 歲. 現在已是二年級的學生了。由於大鵬喜歡畫畫寫寫,在單位裡有點小名氣,我的兒子奇也喜歡畫畫寫寫,這樣大鵬就以教奇為由,經常來我家和我偷歡. 我兒子也非常喜歡大鵬叔叔,這給我在自己家裡偷情提供了非常方便的藉口。

我在性方面的要求很高。無論是性交、口交還是肛交都能使大鵬快樂無比。與剛認識時相比,我無論在性欲還是在性技巧上都有很大的提高。

就是連我的丈夫也覺得我在性技巧、性欲上比以前有大大的飛躍,日屄時林還經常說我呢。大鵬和我以前日屄時下面不需要墊手紙,現在不行了,如果不墊,陰水就要淌在床單上了。

有一次大鵬和我先在床單上墊了一條浴巾,等完事後發現陰水滲過浴巾漏到了床單上,連下面的墊被也濕了。儘管大鵬和我日屄時間要在一小時左右,有時一個半小時,但我還覺得不滿足,性頭越來越高。

我的丈夫林由於從事銀行的外勤工作,經常出去檢查工作,在家的時間很少,有時一出去,半個多月才回來家一趟。林很愛我,但總感覺的我有外遇,多次在日屄時半真半假地問過我,我也似真似假地回答過,林感到半信半疑。

一天下午,大鵬還是去我家裡教奇習字,正好我丈夫林也在家。林很客氣打了招呼,大鵬便教奇習字去了。到了五點左右,大鵬和我、林打招呼要回去,我和林很客氣的要大鵬吃了晚飯再走,大鵬也不推辭就答應了。大鵬和我還有林都喝了酒,大家喝了許多,三人中要算林酒量稍差一點,但都還可以。

吃完後大鵬提出要走了,這時才覺得已經很晚了,因為大鵬住得較遠,要坐公車回去。我提醒大鵬:「天色已晚,公車已沒有了。」大鵬說:「沒事的。」就要走。這時林就說:「汽車沒了,住在這裡吧。」大鵬此時猶豫不決,只見我也朝大鵬看了一下,意思說你留下吧。大鵬就答應了。

大鵬和奇住一間屋,我和林住一間屋。

大鵬躺在床上不能入睡,心裡想著我。大鵬隱隱聽見隔壁我、林倆在呢呢的說什麼,但聽不清。大鵬知道我這時也睡不著。不知過了多久,想著想著,大鵬朦朦朧朧的睡著了。

我和林在自己的房間,和往常一樣寬衣熄燈。躺在床上,我和林的腦子裡各自出現了大鵬的情景。我仰臥著一動不動,生怕林懷疑我的心思,腦海裡卻回想和大鵬快活的時光,心裡陣陣騷動,不知不覺下面的陰道內好像小蟲在孺動,知道陰水出來了,但還是裝作睡著的樣子。

林也沒睡著,心裡一直懷疑我和大鵬背著他在偷情,幾乎每次回家,林總似真非真的對我說:「小屄被人日過嗎?」但我不作正面回答,似真似假含糊說:「你檢查呀。」林說:「這看不出來的。」我說:「那就看你自己體會唷。」林開玩笑的對我說:「要是小屄被人日了,當心我用刀把小屄割下來」。

林雖檢查不出來,但覺得按我現在的年齡,兩、三個星期作一次應該是很激動的,但有幾次為什麼顯得那麼的平靜,我的陰部總是乾巴巴的,有時陰莖插進去都有困難,總覺得我在應付了事。所以經常懷疑我被人日過,就是沒證據罷了。

林的懷疑是有道理的。有幾次大鵬知道我要去林那裡,就在我走之前先日一次,加上路途勞累,這樣我到了林那裡當然性趣不足,下面就乾巴巴了。林心想,這次大鵬住在這裡,而且就在隔壁,如果我和大鵬真的有關係,我肯定睡不著的。

如果我和大鵬就算以前偷情過也已經發生了,但林要證實自己猜測的結果是否正確. 林就裝作無意翻身,面朝我側臥睡,一隻腳蹺在了我的腿上,一隻手從我的內褲中伸了進去,先是和平常一樣把手放在了我的陰阜上,稍等了一會,林用中指再向下,伸入我的陰道口。

林一驚,心想,平時摸了一會或者兩人情調一會下面才會濕,今天沒摸也沒情調就濕了,而且陰水要比平時多的多。這時在林的腦子裡得出一個結論,我和大鵬早已發生過關係了。此時我也覺得自己有些不對,怕被林發覺,就把兩腿夾了一下。

這一夾一動,陰水就向外流了出來,加上林的撫摸我越發難受,【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不由自主的把陰部往上挺。林故意對我說:「睡著了嗎?」我不好意思回避說:「迷迷糊糊要睡著了。」林知道我在撒謊,也不說穿。我說:「你也沒睡著呀?」林說:「還沒有。」我說:「為什麼睡不著呀?」林說:「不知道,慢慢會睡著的。今晚你的陰水比平時多了好多?」。我說:「沒有,別瞎說. 」林說:「像你這樣的年齡最想日屄了,我在外,你難過就找一人吧。今夜隔壁有了一個,所以你睡不著了,是嗎?小屄。」

我心裡是這樣想的,但嘴裡卻說:「沒有呀。」林知道我的內心世界,但不作聲,只是撫摸著我的小屄。被林一提起住在兒子房間的大鵬,再經林的撫摸,我的小屄實在受不了了,陰水越來越多,陰道也在不停地收縮著。見此情景林說:「小屄想他難受了吧?」我沒說,只是深深的嘆了一口長氣。

林知道我在想什麼,就說:「我早知道你和他好了,你放心,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的開心也是我的開心,因為我太愛你了,知道嗎?小屄。」我還是沒說,只是用胳膊摟住林,深深的吻了一口,同時另一隻手握住了林的陰莖,重重的捏了一把。

林深知我的心思,說:「你去叫他過來睡吧!」我說:「行嗎?他肯嗎?」林說:「那就看小屄你的本事了。」我沒想到林如此的寬容,雖然很想和大鵬一起,但也沒想今晚三個人一起玩呀,他這樣到底是為了什麼呀?我猶豫了一下,林接著說:「去吧。」我這時才「嗯」了一聲,但我還不動,林輕輕的推了推我,並把我的短褲脫下來,催我快點去叫大鵬過來。

我這才坐了起來,輕手輕腳的走了過去。林此時想,既然你們已經好上了,背著明著還不都一樣嗎?就是那麼一回事。更何況一來也知道小屄被別人日是什麼樣子,以前只看過碟片中的情景,現在來真的肯定還要刺激。二來這樣寬容你表明深愛著你。林雖這樣想著但心裡總有一些說不出的酸溜溜,心跳加快了,等待著刺激的那一刻。大鵬在迷迷糊糊時覺得有人開他的房門,清醒過來後,只見一個人走到床邊,低聲的對他說:「睡著了嗎?」大鵬才知是我。大鵬心裡按捺不住,但還是壓制住了,因為奇睡在旁邊。

我低聲的對大鵬說:「你過來吧。」大鵬心裡很想和我睡,但林在家怎麼能行呢。大鵬對我說:「這樣不好,我對不起他的。」我說:「不要緊的,他知道了我們的事,他理解我。」大鵬還是不過去。

我就俯下身體吻大鵬,一隻手在摸大鵬的陰莖. 大鵬的手也從我的兩條腿中間伸過來。發現我沒穿短褲,非常激動。只覺得我的小屄早已濕透了,大鵬也被摸得難過死了。我對大鵬說:「這是林讓我不穿短褲來叫你過去,走吧,到我們那去吧,咱們三人一起玩,以後就可以不用偷著玩了。」大鵬猶豫了一下,「嗯」了一聲,我站起來就走了。

大鵬也起了床。大鵬小心的走進了我們的房間. 房間裡開了一隻三支光的燈,朦朦朧朧的燈光下只見我丈夫躺在床上。大鵬走近床前,這時我叫了聲:「來呀。」大鵬就上了床躺在了我的身邊。大鵬雖然躺在了我的身邊,心裡卻「嘣、嘣」直跳。大鵬既激動又緊張。激動的是大鵬能和我們一起睡,林能寬容也是大鵬心中期望,而且可以當著林的面我,這樣當然最刺激了。緊張的是雖然我叫大鵬過去,但大鵬不清楚林的用意,會產生什麼後果?此時三人誰也沒聲。

大鵬此時心裡毫無所措,手不知往哪裡放。這時我的手伸進了大鵬的內褲,一把抓住大鵬的陰莖,開始撫摸起來。按平時大鵬的陰莖早已堅硬進入了臨戰狀態,但這次由於緊張的緣故勃起慢了些,經過我的捏、勒,從微軟轉入了臨戰狀態. 大鵬也將手慢慢伸入我的內衣,撫摸起靠身邊的那只屬於大鵬的乳房,心裡那種迫切的心情無法言語,只好重重的捏了一下乳房暗示我。大鵬在想入菲菲時,不知不覺將手伸向了另一隻乳房。剛伸出就碰上了林的手,便緊縮回來,大鵬覺得甚是尷尬,把手回到了屬於大鵬的那只乳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