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出差了我和姐姐搞

我的名字叫張偉成,家住台中,今年二十一歲,高中畢業後,由於沒有考上大學,所以十九歲就提早入伍兵。退伍後由於父母的鼓勵,也一方面覺得應該再拿個文憑,比較好找工作,所以北上台北,白天上補習班,晚上則借住姐姐家。

姐姐叫張佳雯,今年二十七歲,說起我那個姐姐,從小性情就文靜,清秀可人是她給人的印象,五專畢業後就在私人公司擔任會計工作。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的身高,長髮披肩,皮膚白皙,再配上34C的胸部,修長的雙腿,加上富有彈性的臀部,不知道是多少女性夢寐以求的身材。平時上班,姐姐總愛穿著著套裝,十足的女人味,總叫我著迷。

小時候,我總愛溺在姐姐身旁,姐姐常說我是跟屁蟲。隨著時間過去,姐姐三年前上台北工作,與姐姐見面的時間變少,加上我去當兵,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但是我相信我跟姐姐的感情,不會因為這樣就疏遠,姐姐在一年前嫁給姐夫,姐夫因為公司最近在大陸設廠,所以常要至大陸出差,家中只剩姐姐一人。所以,爸媽一方面希望我,就近有姐姐管教,一方面姐夫也希望我可以給姐姐作伴,這樣生活上也有個照應。

那天剛好是禮拜日,我與幾個同學出去玩,本來要去基隆和平島玩,由於下雨所以提早下午四點多就回來。我回到家中沒看到半個人,也就回房睡覺,不知睡了多久,等我醒來已是晚上八點了。

這時我覺得口渴,來到廚房打開冰箱拿了汽水,就咕嚕咕嚕的喝光。這時,我聽見姐姐的房裡傳來聲響,我直覺以為是小偷,順手拿了根棍子,輕輕的走到姐姐的臥房門口,聽到裡面傳來男女一陣一陣嘻笑聲……我耳朵貼在門上聽。

原來是姐夫回來了,姐夫說:「老婆你想不想我。」

「老公當然想了,你不要一直摸人家嗎,你在大陸有沒有跟別的女人亂來?」姐姐撒嬌的說。

「當然沒有,我日夜想的都是你的身體,你的奶奶,你的小蠻腰,你下面的……」

這時我有點好奇,趴在地上由門縫往姐姐房間看,我看到姐姐正赤裸的坐在床上,姐夫則仰臥躺在床上,他們下面身體連在一塊,姐夫雙手握著姐姐尖挺如筍般的乳房,上下不停的撫摸,而姐姐的口中則發出不斷的呻吟:

「哦……老……公……太……棒……了……快……快……用……力……啊……啊……我……快……高……潮……了!」而姐姐的臀部則不停的前後擺動。

過了一會,姐夫一個翻身將姐姐壓在下面,將姐姐雪白的屁股抬高,雙腿抬到肩膀上,用他的肉棒強力的撞擊著姐姐下面,烏黑陰毛包覆的陰穴,經過一、兩百下的抽插,姐姐的臉頰上發出紅潤的光彩,姐夫的速度越來越快,終於在一陣抽慉下,氣喘吁吁的緊緊的抱在一起。

對於毫無任何性經驗的我來說,第一次看到男女交媾的畫面,著時震撼了我久久不能釋懷。我起身趕緊回到房裡,我躺在床上,腦中不斷浮現姐姐那美麗的胴體,尖挺的雙峰,粉紅如嬰兒般的乳頭,雪白的臀部,白皙如月的肌膚。手不由得的握住我下體的肉棒,堅挺如鋼的肉棒不斷的上下套弄,腦中幻想著我那白天端莊賢淑,清秀佳人的姐姐;晚上在床上卻此如風騷的、猶如蕩婦的姐姐。我手的速度越來越快,終於在一陣又一陣酥麻後,我的龜頭射出了濃黏白稠的精液。

過了幾天,姐夫又到大陸出差,我開始留意姐姐每天作息時間。早上八點半上班,下午五點半回到家,用完晚餐,晚上八點洗澡,洗完澡後他總是喜歡泡一杯花茶,一邊看電視,一邊與朋友講電話聊聊天。每天大概是十點左右就睡覺,姐姐總說睡眠是女人最好的美容。而我總在姐姐洗完澡後才洗,為的是到浴室找到姐姐換下的內衣褻褲,聞一聞那留在胸罩上的乳香,這時我的肉棒通常很快的站起來,拿起內褲在我的肉棒上,不斷的套弄,每天都要射一次才過癮。

隨著慾念的增加內衣褲已不能滿足我了:我一定肉棒插入姐姐的陰道內發洩才能滿足我的肉慾,只要一次就好了,我的心中總是這樣想。但是另一方面,我心裡總是礙於道德觀念,理性告訴我,我不可以對姐姐做出這樣的事。

隨著日自一天一天過去,慾望的的火苗在我的心中,一點一滴的燃燒起來。又因我在色情網站上,看到許多色情圖片與亂倫文章,而姐姐也因為夏天的關係,喜歡在家裡穿著無袖T恤,超短熱褲。有時候一不小心,就會讓我看到她那T恤下美麗豐滿、尖挺如筍的乳房,熱褲底下內褲的顏色。再在挑逗著我內心中,男性深處的慾望。

面對這樣的衝擊,我心中開始計劃著,如何才能得到姐姐那美麗的胴體,終於我想到一個辦法。那就是趁姐姐不注意將安眠藥摻入花茶中,等藥效發作,我便可以為所欲為的享受姐姐那婀娜多姿,美麗又白皙的胴體。

於是,我找來了安眠藥,【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磨成粉末,再將它融入水中,裝入小瓶子中,伺機等待這一天的到來。

這天晚上機會終於來了,我趁姐姐上廁所時,我將小瓶子中的安眠藥,偷偷的倒入姐姐的茶中,等到姐姐回來時,我則假裝若無其事的繼續看著電視,這時客廳時鐘指著八點五十分,姐姐一邊講著電話,一邊喝著我摻有安眠藥的茶,這時我的心裡緊張的砰砰跳。

我起身假裝跟姐姐講說我要回房看書,我回到房裡將門打開一小縫,偷偷躲門後觀察姐姐在客廳的一舉一動。九點四十分時,姐姐這時哈欠連連,我望了一望桌上那杯花茶,裡面早已空無一物,姐姐這時將電視關上,睡眼惺忪的走回房裡睡覺。我想等姐姐睡熟了,再潛入姐姐房間,我回到床上躺著,按耐著心中高漲的性慾,想像著等一下便可得到,姐姐那充滿女人韻味的豐滿的胴體。

十一點左右,我起身走下床,心想姐姐應該熟睡了吧!我先到衣櫃拿了一條大毛巾,我輕聲慢步的走出我的房間。

當我走到姐姐的房門口,為求保險起見,我先敲了敲房門,過了二十秒後我見姐姐沒有答聲,便從我的短褲裡,拿起我之前偷偷預先打好姊姊房間鑰匙,對準鑰匙孔插了進去。

「逗!」了一聲,門鎖應聲打開。我輕輕的轉動喇叭鎖,從門縫中看到姐姐閉著雙眼沉睡。我迅速側身閃入房中,輕輕的將房門帶上,躡手躡腳的*近床邊。窗外的月光如銀粉般的透進來,房裡只剩冷氣機發出嗡嗡聲響。

我輕輕的將姐姐的被子拉到旁邊,姐姐今天穿了一件粉紅色絲質睡袍,這時我正站在姐姐床尾。我靜靜的爬上床,將姐姐的腿拉開三十度左右,沿著大腿將粉紅色絲質睡袍拉至肚子,粉橘色的蕾絲內褲映入我的眼中,那內褲的底部包覆著姐姐飽滿陰阜。

這時我跪在姐姐雙腿中,我的雙手隔著粉紅色絲質睡袍,伸至她那豐滿34C的柔軟玉乳上,我上下左右來回不斷的撫摸她那尖挺如筍的雙乳,那種觸感令我下面的弟弟,直挺挺的站起來,我見姐姐不會醒來,心裡不由得大膽起來。

過了一會,我將姐姐的臀部抬高,將粉紅色絲質睡袍掀至胸部的鎖骨,這時她那完美胸型的玉乳呈現在我眼底。我俯身將我的臉在她那迷人的雙乳,用我的舌尖在她右邊粉紅如嬰兒的乳頭上,來回不停的畫圈圈、吸允著。

我的左手則輕撫她左邊的乳房,右手則伸入她粉橘色的蕾絲內褲裡的陰唇肉縫中,玩弄著她下面最私密的禁地。

我貪婪玩弄著姐姐美麗充滿女人韻味的胴體,鼻子裡充滿姐姐那帶著清香、乳香的的肌膚。這時我將身體撐起,將我的雙手放在姐姐蕾絲內褲兩旁,將她的內褲沿著大腿、小腿褪了下。

這時我看到了她陰阜的上方有烏亮濃黑的陰毛,兩片鮮紅陰唇包裹著她那飽滿陰穴,散發著女人韻味。可能是因為她還沒有生育過的關係吧,她的小穴還是十分緊窄和充實性的,我把中指緊貼在她肉縫中來回撥弄,再用手指輕輕撥開姐姐的陰唇,然後用舌頭不停的舔弄她的陰核!

「嗯……哦……噢……啊!」此時姐姐的口中傳出了低聲的呻吟。

我把姐姐的屁股翹起來,然後將她的雙腿呈M字型張開,並將大毛巾鋪在姐姐屁股下面。讓我的肉棒前端龜頭抵著陰唇,慢慢的滑入她溫暖的陰道中。

「噢……太舒服了!」我的肉棒正插在姐姐的陰道中,我忘情的叫出來。

我擺動臀部抽插著,龜頭一下下地刺進著姐姐的子宮……大概抽插了五、六十下。

「唔……好姐姐……我愛死你的小穴……啊……唔……愛你……」

我的龜頭一陣酸麻……咕嘟一聲,我的精子射入姐姐陰道裡最深處。我氣喘噓噓的趴在姐姐身上,久久不能自己。

過了一會,我將我那軟掉的肉棒滑了出來,當我看到自已濃黏白稠的精液慢慢地從姐姐陰道裡慢慢流出來時,真是激動不已!

我清理完精液之後,望著姐姐那雪白的胴體,下面弟弟又不由自已的挺了起來,我將姐姐的雙腿抬到我的肩膀上,這樣一來她雪白肥美挺翹的臀部,整個地都裸露了出來,我將我的肉棒朝著姐姐陰穴用力的插下去。

「啊!」全身並震了一下,姐姐口中吐出一口氣。

「啊……啊……!」漸漸的姐姐隨著我抽插的節奏叫了起來。胸部上的乳房,也隨著我腰部的擺動,像畫圈圈的上下搖動。

「啊……好癢……嗯……啊!」我將肉棒插入成熟美婦的肉穴,只見姐姐此時似已能享受到的交合的樂趣,我更加在她的身上努力耕耘開發這塊寶地,小小的肉洞內充滿了濕熱的液體。

「哼……好姐姐……我愛死你小肉洞了……啊……啊!」我一邊享受姐姐陰道帶給我的快樂。

「啊……不要……老公……」姐姐竟以為是在和我姐夫做愛,卻永遠不料到會是我吧? 拂亂的長髮,淫蕩的神情,擺動的臀部,以及豐腴的雙乳,這一切都使我感到無比的刺激。姐姐的身裁實在太好了!每一次插入,都令我有想死在她小穴內的感覺。

我伏在她的身上,腰部又不停的在姐姐的下體磨擦著,「啪……啪……啪……」的作響。愛液將我的肉棒弄得濕潤了,我將肉棒插入姐姐陰道,直抵子宮!然後就開始用力地前後抽送,一次又一次使她骨骼作劇響的穿刺,使得她全身幾乎融化了……

「啊……啊……不……」她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迴盪整間臥室裡面。

「好美的騷穴啊!」我一邊稱讚著,一邊奮力地衝刺。

「啊……不……啊……喔……」我被姐姐不由自主的淫聲弄的興起,更加地賣力,而她則是無覺地沈醉在被干的快感當中。

陰道異常的收縮,姐姐的陰道夾的我好不舒服,子宮緊咬著我的**不放,使我抽不出來。姐姐身體一緊,好像抽筋一樣。

「啊!我要死了……」姐姐的陰道內射出了滾熱炙燙的陰精,我感到龜頭一燙,腦筋一片空白,我身體一陣抽慉下,我把姐姐緊緊的抱住,我將我的肉棒盡量的挺入姐姐陰道裡面的最深處,下體一股熱精直射進入姐姐的子宮。我全身放鬆的趴在姐姐充滿女人韻味的胴體上,氣喘噓噓閉著眼睛休息。過了一會。等我回過神來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凌晨一點,我居然奸了姐姐兩個小時。

啊!絕對不能讓姐姐知道,當時我只想等精液流出後擦乾淨,而姐姐那迷人光滑的陰部,被我奸的陰唇和陰道都淤淤紅紅的。

當我看到自已乳白色的精液慢慢地從姐姐陰道裡流出來時,真是激動不已!清理完精液之後,我把姐姐的衣服穿回去,替姐姐把被子蓋好,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間,一路上還回味著奸姐姐的陰穴的情形。

第二天,我跟平時一樣吃早餐,而姐姐的樣子好奇怪,我心想不知姐姐是不是已經知道被人奸過。我假裝走入廁所小便,我找姐姐昨晚那條內褲一看。

哎喲!原來還有精液留下來,完了!怎辦呢!唯有抵死不認!我隨便吃了早餐,急急忙忙的出去補習班。

自從那天晚上迷姦姐姐以後,有一段時間家裡的氣氛變的有點怪異,姐姐似乎有意無意的與我保持距離,姐姐是不是知道我迷姦她?我該怎麼?可是姐姐好像若無其事?一連串的問號使我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姐姐。

我的模擬考成績退步了,姐姐問我怎麼了,我只是苦笑,不知如何回答她。

我發現我已經不自覺的愛上自己姐姐,不是因為肉慾的關係,而是因為她那溫柔賢淑的性情,無唯不至的關愛。

我開始忌妒起姐夫了,娶到這麼好的女人,卻讓姐姐一人獨守空閨,我開始覺得對不起姐姐,我居然用卑劣的手段迷我深愛的女人,真是不應該啊!

之後,我開始努力讀書,準備大學考試,而姐姐似乎感受到我的轉變,常常叮聆我要注意身體,不要過度的操勞,也要有正當休閒,不要給自已過大的壓力。我們倆又恢復到以前的關係,感情也回到以前……不,更甚從前了。

兩個月後,一個禮拜六下午,時序已進入秋天。姐姐突然拉著我要我陪她去髮廊,說要我幫她出主意,她想換一個比較好整理的髮型。來到髮廊姐姐左挑又選加上女設計師,你一言我一句,我哪有出主意的份;難怪有人說:「三個女人就像是一個菜市場。」

我選了本雜誌,坐在角落看,看著看著不知不覺的睡著了,直到有人搖醒我。

「睡豬還不起來!」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手錶已經過了兩個多小時。我伸了伸懶腰,等我定了定神,眼前突然一亮。

站在我眼前的是一個短髮俏麗,配上水汪汪富有靈性的眼眸,散發出青春洋溢的少女情懷;姐姐今天穿著圓領無袖淡藍色連身短裙,更顯出她那嫚妙的好身材,姐姐似乎變了一個人,這時我不得不佩服設計師那魔法般的雙手。我呆呆的望著她許久……

「不好看嗎?」姐姐笑著臉對我說。

「不是,很好看!」我以一種詫異的表情看著她。

「那是哪裡不對?你好像不是很……」姐姐疑惑的看著我。

「我是太驚訝了!沒想到姐姐妳居然變的如此……不同!」我試著把我的感覺,用形容詞表達出來。

「其實應該說是另一種風情,另一種感覺吧!總而言之是更年輕,更漂亮吧!」我想了很久,才說出口來。

「我以為不好看,害我擔心的不得了。」姐姐終於滿足的笑著說。

這時姐姐眼中閃耀著自信的光芒,與充滿詭異的眼神。我們離開了髮廊,坐上姐姐開的轎車,姐姐口中直啷嚷著肚子餓了。我們一路開著車,往北投陽明山上開去。我們找了一家餐廳,大快朵頤的填飽肚子,等吃完飯後我們才發現餐廳有附設溫泉浴池。

姐姐提議我們倆去泡溫泉澡再回家,於是姐姐到車上拿了兩條大毛巾。回到餐廳,服務生領著我們到餐廳後面的澡堂,裡面是隔著一間一間的小房間。由於是周休假日,裡面幾乎客滿,好不容易才等到一對夫妻洗完出來,服務生催促我們倆趕快進去,我和姐姐尷尬的互相看了一下,一動一也不動的站著。

「你們倆夫妻趕快進去,要不然又不知道要等多久。」服務生從後面一邊推著,一邊說著。

一下子,我們就到了小房間的門口。

「先生、太太對不起今天人較多,每間澡堂限時五十分鐘,請你們遵守規定,四十分時我會敲門提醒你們,祝你們愉快,謝謝!!」說完便將門帶上。

「請你們將門鎖好。」服務生說完便離開。

空氣中瀰漫著硫磺的氣味,小房間內只有一個大概容納兩個人的小浴池,及兩張塑料小板凳,牆上則左右各有一排掛勾,在昏暗的燈光下,我看到姐姐漲紅的臉龐。

「服務生真是的,居然把我們當作夫妻,真是搞不清楚狀況。」姐姐首先開口說。

「誰叫妳剪了那麼年輕的髮型,也難怪服務生誤認我們是一對小夫妻。」

「你真的那麼認為嗎?我本來就很年輕,年輕又不是我的錯。」姐姐嬌滴滴的說。

「那現在怎麼辦啊?」我接著說。

「我想想看……那就我們背對著背脫衣服,背對背將身體沖乾淨,再一起進入浴池泡澡。」

姐姐居然想出了這個辦法,我一時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只好照姐姐的話去做。於是我們倆背對背將身上的衣服一一褪去。我們坐了下來拿水杓將身體清洗乾淨,於是我們倆便一同進入浴池背著背泡澡,而姐姐滑嫩的肌膚不斷摩擦著我身體的時候。我那下面的小弟弟,一點一點的膨脹起來。

「欸,我幫你搓搓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