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

阿宗與我是要好的同事。我們有一項共同的嗜好︰『釣魚』。經常一起去釣魚,再釣魚時的空閒時間,大都閒話家常。我們十分要好,幾乎無話不談。大概我們兩臭味相投,有共同的嗜好吧。接下來的事是他跟我說的,聽完我根本難以相信,請讀者不要當真,當成看一篇我加油添醋的短文就好了。

其實有很多人早在小學就已經知道兩性間的分別了。簡文宗(阿宗)在小學六年級時就曾看過A片,也知道如何自慰,到國一時想與女生做愛的念頭更加強烈,可惜又沒女朋友,A書與A片又不好買到,所以只好每天打球來發洩多餘的精力。

「阿宗,快九點半了我們要走了,解散吧!」

「再打一會,坐最後一班車嘛。」

「公車又不是你家開的,最後一班車不是每次都會來。拜拜!」

「沒義氣!」因為只有他離校最近,所以只好想辦法打發這星期六的夜晚。穿過一間間的教室,走到體育用具事外,想偷偷將球放回去。用具室的小窗鎖壞了,全校同學都知道,只有老師與工友不知。

阿宗將要把球放進去時,聽到一陣怪聲︰「喔……喔……真不賴!喔……喔喔……呀……」

阿宗大驚,這是怎麼回事?「英文老師和工友在……」阿宗目瞪口呆,站在當場,看著這幕現場Life秀。

「淑貞,不錯吧!你有空可要再來……啊……」

「不要!怎麼穿褲子了?再來嘛。」

「不行,值夜班的老師們等我打牌。我年紀不小了,餵不飽你這隻老虎。」說完走出外面,伸一下懶腰拍拍屁股就走。

李淑貞(李)已經四十歲,卻因丈夫不愛性事,已甚少滿足,但是自己是老師,礙於道德規範,始終不敢太明目張膽偷情,只有找老實又年老的工友下手。

李整理一下自己的衣物走出室外,阿宗走了過來,李大驚︰「同……同……學怎麼這麼晚不回家……快……回去。」說完匆匆掠過阿宗準備逃開。

阿宗一手抓住她︰「我也要!」

李沒命的想逃,但阿宗就是不放手。

「正宗處男童子雞不要,你要糟老頭?」

這句話說到李心坎裡,不禁楞在當場。

「好吧!我家最近都沒人,到我家吧。」

李雖然已有四十,但是身材還是不錯,除了一雙特大的巨乳,還有一身白皙的皮膚。167公分的身高凸顯出雙腿的修長,屁股也十分高俏,且是同學談論的話題。這些在在顯出他實在令男人垂涎,但是她只能說相貌平平,大胸部和俏屁股可能是上天給她的優待吧!

阿宗打電話向家人說要到同學家過夜,就急忙忙到李家。門還沒關,阿宗把李內褲撕掉,就開始接吻,打了一場阿宗無法想像的初吻,又當場扯掉他身上的衣物,十足準備強姦樣。

阿宗嫌她剛才和工友做過,就一起洗澡。浴室甚大,尤其是浴缸,是按摩大浴缸,水龍頭出水量也大,顯然李家境甚為富有。

「你的奶子比我跟同學討論的還大。」一扒掌打在李的大乳上,留下紅色的掌印,李不怒反笑。

「呵!呵!你的也不小耶。」說完彈一下阿宗的陽具,癡癡的笑。

「嘻!趁熱水還沒滿,我幫你洗洗。」說完就用沐浴乳塗抹在雙乳,開始為阿宗洗土耳奇浴。

「你常來這套?」

「第一次,你也幫我洗。」屁股朝向阿宗,阿宗也不客氣,沐浴乳塗上李屁股就開始亂摸。

「真大,又粗又長噯!實在太棒了!」忍不住舔了一下阿宗的龜頭。陽具受不住刺激抖了一下,李淑貞又癡癡的笑了出來,愛不釋手的用巨乳清洗。

阿宗看著眼前的陰戶,百感交集,小弟弟的第一次就要給這陰戶?也罷!這騷包在學校也是可以算是美女,便撥開陰唇拚命亂挖亂洗。

「ㄥ……ㄥ……呀……呼……呼……喔……啊……怎麼這……麼不溫柔……喔……ㄥ……」

「溫柔?想得美!你以為你跟我一樣是在室的?!我溫柔,你這裡還不答應呢!」

看到屁股還有另外一個洞,心生一念……

「這裡應該沒做過吧。」阿宗不客氣,用手指捅入肛門就是一陣亂挖。

「那裡也可以嗎……真……真是……太美了……肛門也這……這麼爽……喔……喔喔……啊……」

阿宗大概捅得太深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李引起一陣痙攣。阿宗見勢不對,把李推倒在一邊,李竟然拉出大便。

「也好,清乾淨一點,今天晚上可是要玩通宵。」清理一下現場,阿宗要求李坐在浴缸邊上,低下頭繼續清洗肛門。

「喔……嗯……嗯喔喔喔喔……喔……好……好爽……喔……嗯嗯……」

阿宗拿起蓮蓬頭,在李肛門注水。

「啊啊啊啊……不要……肚子怪怪的……不要啦!」

阿宗一直清洗到流出的液體是透明無色才住手。洗完畢,「潑ㄘ」一聲,阿宗把李推入浴缸。

「你怎麼這樣……啊……」李一起身就看見陽具頂在她嘴邊。

「前奏準備,開始哈棒。」李還沒想清楚,就糊里糊塗的為阿宗口交。

阿宗感到頭皮一陣發麻,沒想到正貨還沒到手就這麼爽。

「不錯嘛!啊!不行了!」雙手抱住李的頭部,屁股一推,陽具深入喉嚨,如機關炮般將滾燙的精液射入其中。

「啊……啊……爽……淑貞,再吸一下吞進去。」

李搖搖頭,阿宗抱住她的頭威脅她,李只好吞入精液,口中發出「嘖……ㄘ……嗤……」的聲音,臉部凹陷,吸得「吱吱」有聲。

阿宗與李走進臥室,阿宗驚歎真是豪華。原來李的丈夫是某間電子公司的經理,當初是李的父母逼她相親結婚。父母嫌她的男朋友太窮就逼走他。本來因為李的丈夫也還算是女人理想的對象才嫁,可惜李的丈夫似乎因糖尿病引起性功能障礙(還沒有『不振』呦!),而他又不肯去看醫生,所以李只有向外發展,導致李身陷慾海不能自拔。

阿宗聽完李的話,心中勾起一陣憐惜。但是又因李全裸的身材引發慾火,躺在床上玩起她的巨乳。

「呵呵呵……這麼愛玩,又沒有乳汁,玩不出花樣的啦!」

「我看你想玩正貨才是真的,那好吧!不過我要先肛交,趴下,把屁股翹起來。」阿宗拿起附近的綿羊油塗抹在李的肛門裡,瞄準屁眼一刺……

「啊呀……痛啊……文宗……好痛啊……怎麼沒有剛剛爽……痛啊……別弄了。」

「第一次總會痛的,以後就不會了,忍一忍,聽說感覺很爽呢!」

「嗚……啊啊啊!!……痛啊,裂開了啊……好痛……啊啊……」

「放鬆一點……放鬆一點……」

「唉呀……痛啊……別弄了……好痛啊……我好痛啊……痛死了……」阿宗停了一下,讓她適應這不同的感覺。

過一陣,「文宗,動一下試試。」

阿宗把陽具拉出,看著肛門似乎也要被拉出,深覺好玩,又施力挺進。

「沒那麼痛了吧?」

「哎唷!……痛得……好像要裂……開了啊……好痛……啊啊……」

「你的肛門夾得我好爽!現在感覺如何?」

「感覺好奇怪,有點像……上廁所!沒剛剛那麼痛了……感覺裡面……好像……癢癢的……再用點力……試試看……」

「爽!舒服嗎?」

「好……奇怪……的感覺……嗯……啊……舒服……好舒服……」

「再用力點怎樣?」

「嗯嗯……啊……快插啊……噢噢……」

「不痛了吧?」

「還有一點,不過也很舒服啊……啊啊……」

「這樣才像第一次。呀哈!!」阿宗開始快速抽插。

只聽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好爽啊!!……屁眼……塞得滿啊啊啊……滿的……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宗看到李屁眼流出血,更加興奮猛插。

「噢……哦哦……啊啊啊……哈哈……嗯嗯……啊啊啊啊……好好……好好爽……啊……嗯嗯……啊……」

「爽吧!爽吧!」

「噢噢噢……啊啊……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嗯嗯……爽啊……爽……啊啊……嗯……哦哦……啊!!……」

「怎樣?不錯吧!好耶!」

「嗯……啊啊……嗯……啊啊啊……嗯嗯……好……好舒服喔……嗯……」

「好痛……啊啊啊啊……好好爽……啊……嗯嗯嗯嗯……」

「啊呀!」李一聲尖叫。阿宗也興奮到最高點,將精液射入這沒有底的屁眼裡,兩人疊在床上。

休息一陣,阿宗把李翻過身,再玩起李的胸部。

「你沒有媽呀?這麼愛玩這裡。」

「我沒有媽媽。」

「啊,對不起。」

「沒關係啦,已經很久了,也習慣了。」

李抱起阿宗說︰「來,這對胸部以後是你的。」

阿宗抓起李的胸部,張嘴用力一吸,「啊!好。」阿宗又抓又揉,李的胸部扭曲變形,皺起眉頭,嘴巴張開,舌頭吐出喘氣,阿宗看到陽具又硬了起來。

「自己撥開小淫穴,你想要的東西來了。」

李聽到後心花怒放,撥開陰戶,「噗揪」一聲感到痛快無比,年輕真是好。

「喔……喔……天哪……美死我了……文宗……啊……插死我了……哼……哼……」

「啊!老師這裡也很不錯呢!」

「啊……啊!好……用力一點……好舒服啊!快點!好棒啊……好爽啊……嗯……嗯……」

「啊……啊……真大……頂上天了……啊啊……嘔……進去子宮了……啊好……用力……用力……對……啊啊啊……」

「對……就是這樣……啊……插的小穴美極了哈呀!啊……啊爽呀……」

「喔喔……好啊……再來,啊啊……好棒的肉棒,啊……啊啊……」

「哈啊……啊……好爽……好爽……啊啊……」

「啊啊,還不行啊!再……再一下啊,再用力……噢……噢……啊啊……要來了啦……噢噢噢……啊啊……」

「抓住我的手……要飛走了……啊呀……」阿宗沒有抓她的手,卻抓她的胸部。

「啊……啊怎麼抓……那……不行了……啊……不行了……洩啦啦啦啦……啊……」

聽到李刺耳的叫聲,阿宗也送出今日第三炮,下體發出「咻咻」聲,完成阿宗多年的願望。

自從說一句︰「我也要!」阿宗與李的姦情就此開始,阿宗覺得似乎太好運了。可是也不禁迷惘,第一次應該要與心愛的女朋友做才是。雖然常到禁果感覺也不錯,但是也覺得少了些什麼,失落了些什麼。

阿宗自從沒有母親時,就愛胡思亂想。家中只有父親一人,又常不在家,心事都藏在心中,也無法向人說明,這些使阿宗成熟度超過一般同年齡的人,有時也令阿宗像一個沒家教的野孩子。

天早已經亮了,阿宗看著身旁與他狂歡一夜的老師,呆呆的出神。

「怎麼啦!怎麼在發呆,在想什麼?」

「淑貞老師,以後我們就這樣下去可以嗎?」

一句「淑貞老師」把李拉回冰冷的現實世界。

「淑貞,說我不愛你是騙人的。畢竟你是我的第一次,但是我對你的愛很有限,因為我一直希望有年齡差不多的女朋友。」

李已經臉色大變︰「吃完中飯就回去吧。」

阿宗抱住李要起身的身體︰「當我的媽媽好嗎?這樣我可以用另一種方式愛你。」阿宗說話時,陽具已經發硬,且頂住李的屁股溝︰「呵!呵!而且更刺激呦!」

「壞東西!鬼主意真多。」

國中三年,阿宗與李之間的關係一直持續。阿宗的成績平平,唯獨英文特別好。同學一直不明白,阿宗說他有一位專屬家教,用特別的方法教導。到底是何方法?阿宗卻一直守口如瓶。

《結尾》

三年級時,李懷孕了。

「怎麼辦?」李問阿宗。

「先聲明,叫我負責是不可能的。你說你計算月經週期很準,所以我們也很少避孕。快聯考了才說怎麼辦,你要我怎麼辦?」

「你怎麼這麼無情?」

「推給師丈吧!我很想知道生下的寶寶長得如何。」

「好吧!也只有這樣了。」

阿宗上高中時,李也把嬰兒生下,懷孕期間李與阿宗的關係也沒停止。李因為懷孕只肯和阿宗肛交,但是出生前,李因忍不住阿宗的挑逗,與阿宗又做了起來,玩到羊水破出才送入醫院,生出一個女嬰。

李的丈夫十分高興,直說寶刀未老。阿宗暗笑於心,帶了三年多的綠帽子,還那麼高興。事後,阿宗覺得李可能是故意懷孕,進而鞏固他們之間的感情。

也許因為第一次給了李,阿宗一直對年長的女性有憧憬。大學時阿宗發現李的大女兒竟然是阿宗的學姊,阿宗經過李的諒解展開追求。

李瞭解阿宗在她女兒身上找自己的影子,李也很高興,這麼多年來對她沒變心也沒嫌自己老,自己也滿足了。李知道阿宗從小沒有母親,對自己很依戀,也許想在女兒身上再尋找另一個母親吧!

我與阿宗釣魚時常一起喝酒聊天。當他向我說這件事時,我根本不相信,以為阿宗在說醉話。直到有一次我到他家去坐客,看到他一家人……

阿宗的學姊已經是他老婆。阿宗的丈母娘坐在他旁邊,還有一位少女在與小嬰兒玩耍,看到這一幕的我心中五味雜陳,犯起一股奇怪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