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學生妹被姦記

亞芬剛參加完一個中學女同學的婚禮,她很失落,因她要好同學,己全都嫁出,不是帶同丈夫,甚至孩子,而現今她卻孤身一人,已三十二歲了,是盛女一名。

飲宴後回家,她在樓下公園呆坐,思前想後,自已是這麼悲慘的,忍不住流出眼來。其實她絕不是同學中最醜的,反而是最漂亮的,她五官是很清秀,當然現在因年紀大有些發褔,但仍算是個美女。而她的性格也不差,為人富愛心及極純品,她也交過一個男朋友,只可惜是…她又想起男朋友最後的幾句說話。你是個非常好的女孩…但我真不能接受..給我們時間冷靜一下吧,說完再沒有找她,且最近在街上見到他帶看老婆兒子在街上,她簡直心如刀。

其實她沒有做錯任何事,錯就錯在她的命運不好。又回想起十多年前的事,她家很貧窮,他父親本是地盤工,母親是偷渡來港的移民,在餐廳打工,他們兩人是工作辛苦,亞芬一向品學兼優,以考入大學改善大家生活為目標,很努力讀書,加上就讀女校,雖然十分漂亮,但沒有交過男朋友,不幸的事情開始發生在她十九歲生日,她父親在這天遇上工業意外去世,禍不單行,在喪禮不幸遇到亞輝,改變了她的一生。亞輝在她爸的同事,未婚,年紀與他相若,在喪禮上看到她們兩母女,雖穿喪衣,且沒施粉且神情怨傷,但覺得很迷人,口水暗流了出來。

當晚目不轉盯地望住她們,心想,心想,兩母女也十分漂亮,上其中一個短十年命也沒問題,嘩,一個青春無敵,皮膚白滑,一個風尤猶存,且身材真是很好。幻想兩人祼體在他眼前,不其然很興奮,控制不住只好偷偷上廁所解決了。

之後他晚晚在床上幻想與她們兩母女做愛,出精後才能入睡。她爸生前帶他上過他家,知道他們一家是住在天台架的屋子,也從他口中得知她兩母女的近況,知道亞芬是個品學兼優,且未交過男朋友的慾望更強。因他雖然在大陸玩女無數,美女少女什麼都有,但只是未試過清純的良家婦女。用錢買不到的肉體。

他立下決心把她幹掉,當然不能選擇以追求的形式,以他年紀絕對可做他爸,用金錢也不可能,所以只有選擇強姦。為了得到這片刻的歡娛,他可謂用心良苦了,他居然豪擲金錢在搬到他們對面樓的一個單位 ,在窗外可看到她們家居高臨下她們的出入情況,也經常跟蹤她們兩人,希望找下手的機會。

他對母親的興趣也很大,她當時只有三十多歲。樣子十分漂亮,一見她豐滿身材已想把她就地正法,不過青春清純的女兒比較,【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目標還是亞芬。大約一個月後,他全掌握到兩母女出入的規律了。皇天不負有心人,他有個早上看到母親拖住行里到巴士站等車,他立即樓,靜靜跟蹤她上了巴士,發現她下車上了上大陸的巴士,她是回鄉。表示家中將會只剩亞芬一人,是絕佳下手機會。當年亞芬直值中預科考的備戰。她很努力,希望可改善生活。他知道亞芬每天大約八時多會跟同學溫習後回家。他坐在樓下公園等。終於見她在樓下進入。

他立即緊隨其後,趁她開門入屋之際,亞輝用刀指嚇著亞芬,令她花容失色,並道:不想面多了花痕,就聽我說話,沒事的。嗚…你想如何…亞芬嗚咽起來,她擔心會被姦,亞輝安撫她說:妺妹,別怕,我只是要錢,拿了我會走的,放心,我不會 碰你的,影響你日後嫁人我也不安樂吧,好,把錢給我好了!

亞芬聽了舒了一口氣,不用被姦什麼也沒所謂了,乖乖把手袋的錢給了他。妺妹,何以那麼少?

那,妹姝,我…原本想拿些錢出去找個女人快活一下,但現在這麼少…聽到這,純情的亞芬也猜到了他心意,嚎叫著不要,亞輝道,小妹妺,別怕,不是你想像的,說了不碰你就不碰啦,我一輩子最重口齒了。但說時,卻又把褲擋解開,嚇得她閉上眼不看,不要強姦我,求你,嗚,…不要哭,最怕女人哭,都說不姦你不姦你啦,只是想你幫我用手解決一下,雖然她未有過性經驗,不過她聽過什麼是手淫,也太約知什麼意思,大叫,不行啊!但亞輝把她一隻玉手捉住,套到了他的陽具上,嗅到了一陣惡臭味,令她想嘔吐出來。

你上下抽動一下就可以了,我說了不碰你,全程不會非禮你,放心,她知道不用被姦,於是只好聽他說話,不停地拉動他的陽具,希望事情快點結束,讓他離去就一了百了,因她感到只是為他手淫損害不太大清白之身還可保住。她無可選擇下只有相信他是守諾言的,至少到目前為止亞輝沒有非禮過她。啊…妹妹,好舒服呀….他的陽具硬得如鐵棒一樣硬。你要看一下,不要閉眼,妹妺,你是時候見識一下男這了,嗚不看。

我要你看!用刀指著她的臉,她只有看,第一次看到男人這東西,覺得十分恐怖,怎能把這東西放入下體,啊,我忍不住了,突然把她抱住,並強行與她親咀,噢不要,她極力掙扎,不要…未說出口已被亞輝的咀巴封住,這是她的初吻,她經常幻想初吻會是很浪漫,可惜現在這情況下,所有幻想幻滅了。亞輝把舌頭伸入她口腔內。,亞輝的咀巴十分臭,沾到了他口水幾乎想吐出來,相反亞輝十分陶醉,因亞芬口氣十分清新,與美女接吻對正常男人永遠是至高的享受。他抓緊她一隻正為她手淫的玉手,與她接吻覺得極度興奮,不能再忍。

說,噢,我射了,來呀,即時把精液噴射到她的手上,也有部分沾到她衣服上,然後把她放開了,她即時把口水噴到地上,又拿紙巾把手中精液抹去,妹妺,為什麼這麼怕呢,很多女人當是寶啊。嗚…好臭啊,你說不碰我的,騙我!。沒有呀,只跟你吻下,沒有摸過你身體呀,是不,嗚鳴…與一個如此醜陋的男人吻過為他手淫,覺得自己如妓女般,雖然未被姦,心靈創傷已很大。,不用怕了,我答應了你出火後會走,不用擔心,”快走吧,好,我走,但我出火後有些累,可否讓我躺下休息一下?那..你走吧,求你呀。 很快,即躺了到床上,妺妹,你也躺下吧,不,不行,又用刀指住她,她不得不聽了,妺妹,你躺在我肩上可以了,老規矩,我不會非禮你的,也不會吻你,你陪我休息一下我立即走,來,不用怕,我要強姦你早做了啦,是嗎?

亞芬又只有照做,她萬個不願意,但迫於無奈躺到他肩上,且面背著他。亞輝也暫沒有強迫她,也沒有非禮她,真的只休息著,向她道,你剛才給了我很大的舒服啊,謝你,你很好,又漂亮又純,肯定很多人追求你,是不,亞芬沒有回答,他確很舒服,舒服得要來一個小睡,他竟睡著了,雖則如此,亞芬郤不敢逃走,大約半小時後,他醒來,叫道,妹妹,我走了,不過再跟你親熱多一會好嗎,突然把她壓住了,她瘋狂掙扎,大叫走開,又開始哭泣起來,被他壓著動彈不得.有什麼好怕,剛才都親過啦。

又把咀巴貼到她唇上,把舌頭伸入她口腔內狂接吻,這對他們來說是有過經驗了,但不同是亞輝的一對手的動作,他再沒遵守他不非禮的諾言了,一隻手接住亞芬其中一隻手,另一隻手已準備伸入她胸內,亞芬拼命用手捉住他的手,可惜雙方體力懸殊,亞輝很輕易成功伸手入衣內從接觸到她的乳房,這地方她從未被人碰過的,噢,小妺妺,你的身材很不錯啊。你媽遺傳嗎,另一隻開始脫她的褲子,當然也極力阻止,但只是螳臂擋車,又很容易就把她的褲子退至膝,用手一扒,把內褲也退下,最後防線也失守了。妹妺,對不起了,你太漂亮了,不姦你我一輩子都會後悔,對不起自己啊!

把早硬如鐵的肉棒對準了她的洞,我來啦,妺妹,不,應是靚女才對,很舒服的,不用怕,他向她洞口一插,由於真的很窄,未能即時成功插入,只能插入了一半,但亞芬已經覺得十分痛楚,求他道,不要,很痛,求你不…嗚…他的肉棒其實十分粗,未經人事的亞芬自然吃不消,加上亞芬陰一直是干干的全沒濕滑,加添了被入侵的痛,亞輝用全身重量一壓,終於成功把整條插入了,終於穿過了的處女膜,她保持了十多年的清白之身正式結束了。 第一次留給未來心愛的心願無法圓,她十分痛楚,慘叫起來,立即用手把她口 封住。

嘩,好爽呀…狂向她抽插,每一下都痛到入心,肉體與精神大受拆磨。又把她抱得緊一緊,然後跟她接吻,據剛才跟他手淫經驗,知道他快要射精了,知道被內射可能會懷孕,與他接吻中咀巴被封求不了他,就算是求到也肯定沒有作用的,亞輝不內射是絕不心息的.她沒有估計錯,他果然開始射精,幹處女及沒戴安全套的最實在性接觸,「我要射了!」

立即把亞芬抱得緊一緊,然後盡情把液全發射到她子官內,可憐她正值危險期,這幾秒的快感可能令她受到終生的傷害,當然身為色狼肯定不會替受害人著想,只希望從她肉體得到最大的快感而已,感覺一股熱力湧入子宮,這感覺以前未過.被男人那些臭東西射入,不是自己喜歡的人,覺無比嘔心,一滴不漏全射都她體內。但沒有即時離開她身體,繼續與她接吻。三分鐘後,才把她鬆開,她立即把褲子拉上,並縮在床上飲泣才把肉棒抽出,見到有血漬十分滿意,哈哈,很爽,你太好了,再來一次好嗎,今次你脫清吧,我還未看到你的身材,知道未結束,很憤怒,他想來脫她上衣,她拾起了他放下放刀子,平時連蟻都不敢殺一隻的她,仇恨給她勇氣,竟然向他心口插過去,她真的希望把他插死,被姦之仇,可惜只不過是個手無搏雞之力的小女孩,相對於以體力討飯吃的亞輝差太遠了,亞輝一手把她的刀打下,她趁機用腳向他下體踢了一下,他很痛,她趁機逃跑,希望開門走出,但這一踢令亞輝十分憤怒,立即衝前把她的頭髮抽住,,道,去死吧,媽的!狠狠把她的頭撞到牆上去。亞芬即時昏倒過來,亞輝感覺她已失去了知覺,,把她抱回床上,他早已把她佔有了,所以現在並不太急,只希望欣賞到她赤祼的身材。道,靚女,我也不想這樣對你的,是你迫我,不要怪我!

「急忙把她的上衣除去,再把文胸脫去,她的上身已祼露在他面前,成了第一個欣賞到她身材的男人,雖然幸運,但他早見慣一些身材超卓,亞芬身材雖不差,但相對地不算特別,不過優勝是皮膚白皙嫩滑,在夜場工作女子比較少,對亞輝仍有一定吸引,他忍不住伸手去把玩她一對奶子,很有彈性,摸得很爽,有些愛不釋手,沒有衣服的她變得特別性感,加上清純的面蛋吸引力倍增,他把自己上衣也脫去,緊緊把她抱著,雖然已經抱過她,但今次沒有了衣服隔阻,增加了肌膚之親,快感很大,雙手又在撫摸她的背腰,由於她的皮膚真的十分嫩滑,雙手十分舒服,抱緊她時也聞到少女的獨有幽香,令他有點陶醉,真香,又聞她的髮香,靚女果然不同,氣味哪麼香,怪不得我說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