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妻子

汪剛勇是我高中的要好同學,目前在基隆一家機關服務,星期五的晚上,汪剛勇打電話給我說星期六要到高雄出差,順便要到我家來敘敍舊,我當然表示說,非常的歡迎的嘍。

汪剛勇要來高雄出差,這消息我告訴結婚不到一年的妻子時,妻子問說,他晚上是不是睡在我們家,我說應該是的。

星期六他到的那天,剛好妻子有事去花蓮娘家了。

汪剛勇他在我家住了一天,那天晚上我和汪剛勇,看著電視,聊著天,不知不覺聊到了了女人,他問我妻子在上班會不會發生外遇,我說沒有上床的,但是有被公司男同事偷吻過和偷摸過的,因為妻子的任何事情,是不會對我有所隱瞞的。

我說:「小汪啊,你也二十七歲了,也該成家了吧!」

汪剛勇說:「快了,下個月初就要和局裏的一位元認識一年的楊小姐結婚了。」

我問說:「你們是奉子之命結婚的吧!」

汪剛勇說:「才不哩,人家可正經的哩,我們只有摟抱,和牽手而已,還沒上壘呢!」

我說:「那你可要好好學習夫妻幸福之道喔,我來放幾部片子讓你觀賞,觀賞吧!」

於是我拿出我珍藏的幾部好看的A片,放到DVD裏播放,汪剛勇看著,看著,突然對我說:「好羡慕你,有那麼漂亮的太太,身才又是一流,真是好福氣。」

我半開玩笑的說:「是不是A片看多了,胡思亂想吧。」

汪剛勇說:「我仰慕你的妻子已經很久了。」

我打趣的說:「是真的嗎,若是我老婆願意和你上床的話,我也不會反對的,就看你敢不敢下手了。」

汪剛勇說:「若是有可能的話,等我結婚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也會將老婆讓你分享的。」

我說:「別黑白想了,看看A片學學吧,新婚之夜或許用得到的。」

第二天,妻子從花蓮回來了,我們三個人去了一趟西子灣玩了一個下午。

汪剛勇和妻子在一起聊天時,倒是有說有笑的,妻子對汪剛勇的印像極好,倆人好像相見恨晚似的,晚上我和汪剛勇在一起喝酒聊天,聊者聊者時間已是晚上十點多了,後來妻子說:「你們倆睡在床上聊天吧,我睡沙發。」

我們都沒說什麼。

妻子是最後洗澡的,那時我和汪剛勇已在床上聊著天躺了很久了。

我和汪剛勇只穿了條內褲,而妻子洗澡後進來時則是穿著長袖的內衣和長褲。

我對妻子笑著說:「你上床來躺一會兒吧,一起來聊聊天嘛。」

她笑著說:「不要。」

我說:「上來吧!」

她走過我身旁邊說:「你向中間靠一靠,我躺在床邊沿上。」說著就躺在了床的外側。

我趁著她還沒躺穩,一下把她從我身上抱住翻到中間,她大喊一聲:「哎呦……」身體就落在我和的汪剛勇的中間。

讓我沒想到的是,汪剛勇的動作倒還真迅速,立刻就把妻子摟抱住壓在身下,然後翻身騎了上去,見他右腿一跨就騎到我妻子的身上了,就像猛虎撲羊一樣的迅速,嘴巴隨即湊到了妻子的的嘴唇上吻了下去,也沒想到的是,我妻子也立即張開了嘴巴迎了上去,閉上了眼睛,迎合著汪剛勇的親吻,兩臂往上摟著汪剛勇的脖子,好像哈很久的樣子。

我喃喃地說:「今天晚上我就不上了,讓你們倆好好的玩個痛快吧。」

我心裏暗想著:「幹你娘的哩,你他媽的臭逼,好一對淫賤的狗男女,一拍即合,我倒是要看看你們是怎麼樣的演下去。」

說著,我就下了床,我坐在床邊的椅子上默默的,觀看妻子被端,一邊掏出自己的陰莖輕輕的櫓了起來。

她們倆抱在一起親吻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後,汪剛勇的手才開始在妻子的身上漫遊撫摸著。

我出去喝了一杯水,回來一看,我妻子身上被脫光光的就剩了條三角褲,而汪剛勇的左手,伸插在妻子那條白色半透明又鏤空花的三角褲裏面,搓揉著妻子的屄,手還不停的抖動,也不知道插了幾根手指頭在妻子的穴裏。

一會兒,汪剛勇左手臂摟著妻子的脖子,胳臂給妻子當枕頭,右手彎過來揉著妻子的奶子,兩人的嘴仍然對在一起吻著,互相交換舌頭吸吮並且攪來攪去,還發出「卜嘖……蔔嘖……」的聲音,看來我妻子被汪剛勇壓在下面,吃了他很多的口水。

突然,妻子尖叫了一聲,然後就「波……」的一聲,隨後兩人都笑了,我也笑了,我估計是妻子的舌頭,被汪剛勇大力的吸吮過頭,一時收不回來,妻子的舌頭被汪剛勇吸疼了。

後來,汪剛勇右手開始脫了妻子的三角褲,我注意到,妻子的三角褲被汪剛勇褪到膝蓋下面以後,妻子是用自己的右腳把它蹬離開了身體,汪剛勇的右手在妻子毛茸茸的陰戶上,繼續輕輕的揉了好一會兒,然後,他翻身騎上了妻子的身上。

妻子配合地分開了雙腿,挺著屄等著讓汪剛勇的陰莖給他幹進去,汪剛勇卻把頭往下移動,去親吻妻子的小穴,妻子的小穴被汪剛勇的舌頭攪動著,發出「滋咇……滋咇……」斷斷續續,黏黏答答的淫聲。

妻子雙手抱著汪剛勇的頭,妻子的屁股不停的往上頂著,兩腿夾著汪剛勇的頭,汪剛勇舔了妻子的左陰唇,再舔右陰唇,又往上吸吮著妻子的陰蒂,最後用舌頭在妻的肉洞裏,一會兒繞圈圈的攪著,一會又上下來回的舔動著,妻子的陰毛在汪剛勇的鼻子上磨擦著,汪剛勇將看A片學來的招式,全套用我在老婆的身上了,真是學以致用啊。

然後汪剛勇起身用大龜頭對上妻子的陰戶口,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櫓了好幾下,然後將大龜頭對準妻子的陰戶口的小陰唇上,妻子趕忙伸出右手兩根手指頭夾著著汪剛勇的大龜頭,上下櫓了幾下然後,對上了妻子自己的的陰戶。

汪剛勇的臀部,慢慢向妻子的陰戶裏沈了下去,屁股沉幹下去很深,就不動了,然後就吻著妻子的雙唇,整條陰莖大概是在享受我妻子肉屄裏的滋味吧。

一會兒,妻子開始奈不住了,屁股開始輕柔的上下左右搖動,兩腿張開往內彎夾著汪剛勇的屁股,往陰戶內一拱一拱的,好像催促汪剛勇快點插動,汪剛勇這時也開始,一下一上輕輕的抽幹,妻子一直閉著眼睛,汪剛勇邊幹妻子的屄邊親吻妻子的嘴唇。

我妻子的身體被汪剛勇的身體壓著,上面的嘴,和下面的生殖器,已經都相通了,上下交幹相融在一起了,汪剛勇趴在妻子的身上,兩隻胳臂內彎著撐著身體,兩隻手一邊摸一個奶子,一會兒親嘴,一會兒弓著腰吻著妻的奶子,一會兒吻右邊的奶子,一會兒吻左邊的奶子,屁股在妻子的陰戶上輕輕的揉幹著,好像要全身融入我妻子的身體裏面一樣。

妻的屁股也隨著汪剛勇陰莖的幹弄下,不時的往上頂著,他們打炮的時間很長,聽到的是床鋪搖晃的「吱吱……嘎嘎……」的叫聲,和妻子的喘息聲。

汪剛勇時快時慢的抽插妻子的肉穴,大力的抽幹一陣子到快要射精時,就看到汪剛勇的陰莖,深深的插在妻子的肉穴內,趴在我妻子身上便不動了,等到想要射精的意念一過,他又開始再慢慢的抽幹妻子的肉穴。

妻子的陰道被汪剛勇的陰莖來回攪幹的流出很多淫水,「噗吱……叭唧……」特有的淫水打炮聲,很有節奏,在我來說很是好聽,我到床後特別注意的觀賞著他們交配的地方。

汪剛勇的陰莖插入妻子的陰戶時,妻子的兩片泛黑的陰唇被汪剛勇的陰莖帶進去了大半,妻子的幾根陰毛也被連著帶入小穴裏,汪剛勇整支陰莖抽離妻子的陰戶時,那些淫肉又被陰莖帶著順著翻了出來,妻子的肉穴裏被幹的有一個黑黑的小洞,汪剛勇的陰莖上沾滿他們交媾中白白的淫液,妻子的淫水順著交配的洞口邊沿,慢慢的往下流,流到屁眼時,就開始用滴的,已經滴了三滴濃濃的交配淫液在床單上了。

汪剛勇回頭看到我在打著手槍,就問我說:「要不要換你來玩個幾下?」

我說:「沒關係,別管我,你盡情的和我老婆享受吧。」

我還比了一個「請」的手勢,其實我看到我老婆被人端,比我端我老婆還爽呢,賤吧!汪剛勇就把妻子抱住,翻個身子變成妻子在上面幹汪剛勇,妻子的兩腿往上一縮,變成蹲姿,屁股一上一下的,陰戶套著汪剛勇的陰莖,上下一套就發出「蔔滋……」的一聲,妻子一上一下的套著,變成很有節奏的「卜滋……蔔滋……」的聲音,雖然不怎麼大聲,但我還是可以聽得很清楚肉穴套著雞巴的淫聲。

妻子還不時的回過頭來瞄我一眼,看完我後便臉紅紅頭低低的,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樣子,妻子的兩粒奶子在汪剛勇的面前晃呀晃的,汪剛勇伸出雙手,一手摸著一粒奶子揉著,一會兒妻子好像玩累了,便趴在汪剛勇的身體上不動了。

汪剛勇便把妻子翻身過來,將妻子壓在底下,猛猛,狠狠的大力抽幹著,我覺得這現場表演,比看A片要精彩,刺激多了,而且主角是我妻子。

妻子和汪剛勇打炮的時候始終沒有發出太大的呻吟叫床聲的,只是「哎呦……哎呦……」喘著粗氣聲,「嗯……嗯……喔……喔……哎……呦……哎呦……」的喘著,大概是給我面子吧,因為我幹我妻子的時候,她很少「哎呦……哎呦……」的大叫。

猛烈的抽插中,汪剛勇發出了沈沈的低吟:「哎喲唯呀……呦呦……哎喲唯呀……呦呦……」

妻馬上說:「別射精在我那裏面。」

汪剛勇於是扯過一條枕巾,鋪到妻的肚子上,向著枕巾射精了。

他滾下去的同時,我馬上爬到妻的身上,妻子一看到我,雙手馬上捂著臉膀,好像是羞於見到我,做了什麼壞事一樣。

我把妻子的兩手扳開,在她耳邊說:「沒關係的啦,只要你快樂就好,現在讓我快樂一下先。」

於是我挺著陰莖,準備幹著,剛剛被汪剛勇插過,濕潤潤妻子的肉屄,我低頭一看,哇拷,妻子的小穴被汪剛勇幹了好大的一個黑洞,兩片陰唇肥肥厚厚的向外翻開,妻子肉洞裏紅潤潤,還會一縮一放的,水汪汪的,整片陰毛濕漉漉的,妻子的肉穴全被幹開了,還有一些剛打完炮後,流出一些白白的淫水細細的泡沫,並散發出一股很腥香的味道。

我迫不及待的將我的陰莖整條插入老婆的淫穴裏,妻的肉穴裏太濕滑了,我幹起來的聲音倒是不小,「叭唧……叭唧……」的,但是我的陰莖,抽插在妻子水汪汪的肉穴裏,倒是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覺得陰戶洞裏濕滑滑的,水水的,很是好幹,感覺妻子的陰戶寬鬆了許多,沒有要引發我射精的感覺。

時而感覺妻子的陰戶裏一緊,一夾的在抖動,像是在吸吮著我的龜頭一樣,不過幹穴的滋味好爽,大概是剛才看到妻子和別的男人打炮時,引發我的淫吧,看得到別人在打炮,而自己又可以幹得到是最爽的啦,我大力的抽幹著妻子的陰戶。

大約有二十分鐘,妻子被我幹的時候,也拋開了一切「哼哼……哈哈……哎呦……哎呦……」的開始大聲淫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