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奴隸

作者:催眠魔導師

整座城市在濃霧的籠罩下,冬天的街道上到處飄著一團團的白色煙霧,行人走在路上都覺得寒氣凜冽,慧珍轉過街角快速的穿越馬路,她往那幢耀眼的商業辦公大樓走去。

當她停留在櫃臺詢問時,幾乎每個和她接觸的人,不管是男的或是女的都對她投以一種奇異的眼光,那一頭烏黑的秀髮輕鬆而自然地垂落在肩上,晶瑩剔透而白晰的皮膚,挺直的鼻樑,豐潤而小巧的雙唇,最靈活的是她那雙大而明亮的眸子……

其實慧珍今天只不過稍微打扮了一下,在穿上自己搭配的套裝,使她顯得格外美麗動人,女職員對她露出嫉妒的眼光,男職員則對她露出讚賞的神情,外加渴慕的眼神。

慧珍做了一個深呼吸,便快速步入電梯,準備好迎接今天嚴苛的挑戰。

秘書帶她進入總經理辦公室後,便退了出去,只剩下她和他兩個人。慧珍小心的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她走到桌子前面時,幾乎連自己的心跳聲都聽的清清楚楚,手心直冒汗,還好她帶了手帕。

她研究著這個專心聽電話的男人。

黃漢邦總經理現年四十六歲,身材高大健壯,古銅色的肌膚讓他看起來只有四十出頭。稜線分明的臉上,有著一雙神秘黑色的冷峻眼眸。

慧珍內心第一個直覺的反應是:這是一個十分精明且危險的男人。

很慶幸,對方掛上電話後,從頭到尾都沒打岔,讓她把整個企畫案說完。

等她講完之後,才發現他似乎都一直在注視著她……

他的眼睛似乎能透過她外在一切的遮蔽物,而將隱藏在裡面的玲瓏曲線一覽無遺。

漢邦瞇著眼,深意的盯著她,這使得慧珍的心在急遽的跳著,感到全身不舒服……

慧珍知道在一片經濟不景氣聲中,要是得不到眼前的客戶的支持,那爸爸生前辛苦創建的公司,將會維持的很辛苦。

「我餓了,這企畫案妳不介意的話,就讓我們邊吃邊談吧。」漢邦雙眉往上挑,狡猾的笑一笑。

他並沒有徵求慧珍的意願,按下對講機,交代了他的秘書幾句話,便走到門邊,親切搭著第一次見過面慧珍的肩走出辦公室。

「我知道這附近有家餐廳,地方不大,但氣氛很棒。」當他們步出大樓時,漢邦對她說。

天空灰灰的,看樣子快下雨了。慧珍內心不悅的看著漢邦,示意是否要開車去。

漢邦當然瞭解她的意思,不過他卻說:「離這裡不遠,走路只要幾分鐘,不會淋到雨的。」

由街頭吹來的冷風,一陣一陣地輕拂過慧珍的臉,【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使她原本微慍、緊張而漲紅的臉冷卻了不少,最後只剩下兩片紅豔殘留在她的雙頰,這令她看起來格外的動人。

走了幾分鐘,漢邦在一家商務旅店的西餐廳前停住腳步,對慧珍說道:「到了,就是這家。」

慧珍很自然的將周遭環境觀看一下,她發現這裡根本不像餐廳。

「他們這裡的紅酒不錯。」侍從幫他們開門時,漢邦告訴她。

漢邦秘書已經與餐廳訂過位了,旅店經理親自接待漢邦進入貴賓室,貴賓室基本上是個大包廂,寬大的心形壁爐邊,排放著整齊的乾木材,壁爐前面鋪著一張羊毛皮,隔壁有扇門打開門可看到一間精緻典雅的臥房,壁爐對面角落有著一張舒適的餐桌。

此時不安焦慮的情緒迅速佔據了慧珍的思緒……

「總經理,我想我們來這是談生意的,我不想有人誤會。」

她說著就坐了下來,當女侍點亮了桌上埋在鮮花裡的蠟燭後,她緊張地抽動一下,沿著椅背坐過去了一點。

「連小姐,既然說好了邊吃邊談,何不來點清涼爽口的飲料?這裡的酒是出了名的好。」他問她,慧珍猶豫的點著頭。待女侍走後,漢邦舒服的倚躺在靠背上,像是好久沒有這樣享受過一個夜晚。

男侍者立刻遞上了菜單。

慧珍本來以為自己吃不下什麼東西,不過一杯調配極佳的夏威夷雞尾酒使得她胃口大開,嚐了些侍者所推薦的鱒魚,同時漢邦點的紅酒也使得她緊繃的肌肉鬆弛了不少。

事實上,慧珍還感到有點輕飄飄的感覺。

剛開始,為了驅散自己的緊張,她很快的喝完她的酒,而漢邦卻堅持再為她注滿,所以她比平常多喝了不少。

慧珍給漢邦的感覺:一個二十八歲的女老闆,非常獨立,而且態度強硬,長得相當不錯,身材尤其好,但若和他以前所接觸的女孩比起來,顯然並不是最出色。不過打從他看到她第一眼時,就覺得她蠻有個人獨特的味道。

「嗯……我想,後天早上妳先和我的會計師先談一談,然後在聯絡我的律師重新草擬一份合同,等我來簽……」

不知道是酒精的影響,或是聽到總經理口頭的承諾,慧珍輕飄飄的望著房間內牆上唯一的畫,那是一幅織錦畫。

「連小姐,放輕鬆點,妳喜歡畫中的河流?」

「嗯,畫的不錯。」她含含糊糊的應著。

「不,妳應該集中注意力在那些船上,仔細的看那些小船。想像自己坐在船上。船身蕩漾著,輕輕的飄盪。河水發出潺潺的聲音,船輕輕的、輕輕的搖晃,感覺到了沒有?」

「感覺到了。」慧珍的眼睛眨了幾下。

漢邦的語調突然變的低沉有力,那種磁性使得慧珍身心悄悄的起了幻覺在酒精的刺激下,她彷彿覺得自己就好像置身於那畫中小船的甲板上。很快,她的思緒飄渺起來,她還想看看別處,卻發現自己怎麼也做不到。就好像她的視線已被鎖到那幅畫上。

慧珍繼續直視著牆上的畫…耳旁只依稀聽到一連串像是讓人放鬆的咒語。直到她的眼神慢慢開始變的有些呆滯……

「船……像小嬰兒的搖籃一樣……」漢邦的聲音越來越柔和,越來越親切:

「慢慢的搖、搖,輕柔的像搖籃,搖得好累、好疲倦。如果妳眼皮覺得沈重的話,那就舒服的就閉上眼睛吧。」

慧珍聽話的慢慢閉起雙眼。

「是的……放輕鬆……」漢邦說:「讓我幫助妳放輕鬆……」他輕輕將椅子稍微移開餐桌,停在適度的位置上。

「現在……想像自己的前額,妳正皺著眉頭,是的……有皺紋在額頭上。妳要放輕鬆,當我輕輕撫摸妳的額頭時,這些皺紋就會神奇的消失了……」

漢邦熟練的把手貼在她額頭上、眼簾上。

「放鬆……妳看,妳正在咬著牙齒……慧珍,我要妳放輕鬆……」他用手輕撫過慧珍的下顎和小巧豐滿的玉唇。房間內一陣子的寂靜後,當漢邦抽回他的手時,慧珍全身已經靠在柔軟的椅背上,猶如一幅圖畫中的美人,一具美麗的睡美人。

「放鬆……妳的脖子。」漢邦狡狤說:「放輕鬆……妳的左肩……非常輕鬆……現在右肩……兩隻手……左臂……右臂……放自然些……妳已經十分的輕鬆了…愈來愈輕鬆……腹部……臀部……自然點……不要緊張……現在雙腿……」

慧珍腿部的每一部位,甚至連她的腳趾都逐一的被引導釋放到一個虛擬的夢幻中……

「現在可以感覺到……全身就好像是漂浮在水面上……浮動於藍天碧水之中……慢慢的,妳將發現妳的思緒已經一片空白,很舒服的昏昏欲睡……那股睡意愈來愈強烈……妳感覺眼皮好像有如千斤般的沈重,使得雙眼緊緊的閉著,妳可以嘗試著睜開雙眼……但妳將發現,無論妳如何的努力,妳都再也無法睜開自己的眼睛,除非我命令妳,現在腦海裡沒有煩惱,很舒服,一片空白……睡了……深深的睡了……妳已經深深的熟睡了……」

慧珍的呼吸漸漸趨於緩慢而有規律……

漢邦繼續催眠說道:「現在我慢慢握起妳的右手,連小姐。我又抬起妳的左臂,妳將發現妳的雙臂變的僵硬不能動……不能動了……無法移動了……雙臂將懸空停在我剛放的位置上。我要喊數了,當我喊到『一』的時候,妳將無法放下手臂了……『三』……妳已熟睡……『二』……睡得好沉、好沉……『一』……手不能動了……現在妳可以嘗試放下自己的雙手,連小姐……」

恍惚中,她努力的想要放下來,但手臂卻不聽自己的指揮,依然在空中懸晃……

「妳可以放低一點了,小姐,我允許妳放低手臂。實際上妳的手臂沉重的無法舉起來。」

慧珍不在掙扎,靠在柔軟的椅背上,雙手立刻垂到大腿上。

「妳現在已經深深的在我的催眠夢幻之中,沒有煩惱,我將要妳回答一些問題,而妳也將同意且樂意的回答,知道嗎?」

「……知道……」慧珍如夢囈般的回答著。

「請說大聲一點。」

「知道了。」

慧珍十分合作的覺得,現在真的好像沒有一點煩惱,就像在夢裡一樣的輕鬆……

漢邦輕輕抬起沈睡中慧珍的下顎,仔細的打量她。

顯然慧珍比他預期中還要容易接受催眠術,她細緻的肌膚紅潤似成熟的桃子……

「小姐,妳叫什麼名字?」

「連……慧……珍。」她回答著。

「是妳的真名嗎?」

「是……」

「很好,慧珍,現在專心的聽我說,妳將完全服從我的聲音,妳只能聽的到我的命令,不管我要妳做任何事情,妳都會快樂的……心甘情願的照著我的話去做,因為我是妳的主人,我已完全支配妳的一切,不要嘗試超越、或抗拒我的命令,那會為妳立刻帶來痛苦,知道嗎?」

「是……主人……」慧珍呆滯的回答著。

「妳是一個為我而活在世上的奴隸,知道嗎?」

「……是……」

「妳根本不可能欺騙我。」

「是的……」

慧珍內心的深處在抗拒,但身體卻已經無法控制。

「慧珍,睡吧……深深的沉睡,全身深沉的放鬆,妳知道將不能反抗我的聲音。除非我要妳醒來,妳將一直安全的在這夢幻催眠裡。」

現在漢邦說的每一句話,她都不再抗拒,意志、思考正迅速的飛出窗外。

慧珍的心靈完全被漢邦高超的催眠術迅速的佔據了,漢邦淫笑著開始將一些服從的、奴隸的指令,深深移植到慧珍的大腦內。

他完全控制住眼前的美女,他感覺到褲檔裡的指揮棒是那樣充滿活力。

她曾經試著去抵抗,但是毫無用處,經過一連串洗腦的指令後,她被雕塑為一個沒有意識、只能服從的奴隸,一具可以讓主人滿足邪惡慾望的玩具……

「站起來。」在慧珍大腦深處的某個地方,一個遙遠的聲音說著。

慧珍僵硬的慢慢離開了座位。

「看著我,慧珍,我命令妳張開眼睛,看著我的眼睛。」

不情願的撐開沉重的雙眼,當目光與主人接觸時,那雙原本會說話的大眼睛瞬間變得更加空洞、茫然的凝視著主人

「脫下衣服。」主人語氣堅決不容她反駁……

慧珍無法抗拒抵擋主人磁性悅耳的旋律。

沒有原因,她只知道自己願意為眼前這個男人做任何事。

漢邦悠閒的喝著紅酒,因為葡萄酒的酒精也將他的臉染成紅色。

慧珍現在像一隻聽話的綿羊,當她溫馴的脫掉外套,慢慢解開絲質上衣的鈕釦時輕鬆的就像在自己家中那麼的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