峇里島艷旅

小莊是旅行社的領隊,人長得不帥,但他的三寸不爛之舌也給他帶來不少好處。

這天,副總把他找去說:「莊文宏,下禮拜文X大學畢業旅行的峇里島行程由你和許弘良負責,OK?」

「好的,沒問題。」

一出門口心中就大幹一聲:「你老師卡好,怎會跟阿炮一起去,真衰!」

原來阿炮是小莊的組長,本名叫許弘良,因為又愛拍馬屁又愛放馬後炮,所以才有這樣的外號。長得跟泛亞電信廣告中的「死大顆」一樣,平常混水摸魚,有事就叫下面的背黑鍋,跟他一起出團的都沒好下場,所以小莊才會這麼幹。

這天早上,小莊一早就把他的衣食父母全部集合到中正機場,而我們的阿炮卻姍姍來遲,還提著早餐,理直氣壯的說:「小莊,手續都辦好了嗎?千萬不要出包,知不知道?」

「因為早上買早餐,結果就碰到大塞車,所以晚了一點,不好意思。」

真是不要臉,遲到的人還這麼大聲!小莊心中暗幹著,但沒說出來。

一到了美麗的峇里島,下了飛機一行人就開始了快樂的旅遊行程。雖然已來過了好多次,但每次都是不同的人,加上又可以出來輕鬆一下,倒也快活。

這時他注意到車上有一位酷妹,一路上都是那個「屎面」,雖然長得不錯,但不管小莊怎麼說笑話,搞了很多車上團康,就是引不起她的興趣,看了真想扁下去。

到了晚上,全團住進了當地KUDA區有名的HARD ROCK飯店。在吃完晚餐後,阿炮又跑過來跟小莊說:「等一下我跟當地的領隊先去洗個牛奶浴,再去96爽一下,你要看好那些人,不要出錯了。」

「去去去,最好得愛滋病回來早死早超生。」原來96是當地的「貓仔間」(妓女戶)打一炮只要台幣約八百元左右,而且只有要好的人才會帶去,平時是不會輕易帶我們這些團員去的。

小莊在洗好澡後,就到樓下的PUB找樂子去。到了那,點了酒找個位子坐下來欣賞那些外國人在那搖頭。聽說那的搖頭丸、快樂丸很容易買,也很便宜。

這時他看到了那些天真的學生也在那玩,於是他就走過打招呼,而其中早上那個酷妹也在裡面,而且是酷妹奱辣妹,中空的黑色無肩小可愛,配上只包住小屁屁的黑色窄裙,腳上穿著黑色高跟涼鞋,一看就好像是阻街女郎一般。在介紹後知道她叫林欣怡,因為剛跟男朋友分手,所以才會悶悶不樂,而她的同學也是硬拉她來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剛買的。這時小莊注意到她居然沒穿胸罩,這時他一股邪念油然而生。

玩了一會後,小莊藉口上廁所離開,其實是跑去買發情藥,並趁大夥不注意時偷偷放進她的酒內,而欣怡也不知情的喝著,因她也想藉酒來消除心中的不快難過。

而此時小莊請欣怡跳舞,隨著震耳的音樂及酒精藥效摧發下,欣怡漸漸開始快樂起來,跳舞的動作越來越大,已到了忘我的境界。小莊見機不可失,開始趁火打劫起來,他的手先在渾圓飽滿的小屁屁上盡情地摸著,身體也靠著酥胸摩擦著,而欣怡這時也慢慢有了快感,嘴裡開始發出低呤。

而小莊這時左手從後伸進裙內探索,右手則扶著頸子開始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在她的香唇上親吻著,哇靠!她居然穿丁字內褲,等會不好好給她「照顧」會對不起自己,而他的小弟弟早已對著陰戶在打招呼SAY HELLO。

就這樣,兩人交纏在一起,小莊更把欣怡的右腳抬了起來掛在腰上,而他的舌頭沿著頸部來到胸前,埋頭在欣怡的乳溝間吸吮著,欣怡也渾然忘我的大跳豔舞,已忘了自己身在何處,而任由小莊擺佈。

雖然她的同學覺得很奇怪,但因是自己的領隊也不會想到有何不妥,【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只當是欣怡喝醉了而完全的放鬆自己。

跳了一會,小莊便說欣怡已醉了要送她回房間休息,而她的同學也感激的想說這位領隊真貼心,而讓他扶回房間了。

到了房間後,把欣怡放在床上,接著把門反鎖,看著欣怡已不省人事,口中只是一直叫著:「我想要,快給我。」小莊這時便大膽的脫去她的衣物及鞋子,慢慢欣賞眼前這個美麗胴體。

然後小莊把自己的衣物驅逐出境後,接著繼續未完成的使命,忍著下面早已膨脹起來的老二,先恣意的從早已硬起的乳頭進攻。而欣怡已被挑起的慾火更是一發不可收拾,桃花源早已流出豐沛的淫水等待有人進入消火。

小莊不急不徐的先用中指插人誘人的小屄抽插著,而漸漸欣怡的細腰也配合地擺動著,口中開始「咿咿呀呀」的呻吟著。而小莊也真耐得住性子,只是一味的舔著自桃花源流出的蜜汁,而雙手在陰道及乳頭搓揉、摳弄著。

只見欣怡的呼吸聲越來越重,低吟奱成喘氣,口中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啊啊……啊……啊……阿輝……好哥哥……我已受不了了……別再玩了……給我你的大雞巴……快……用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小屄……讓我上天吧……」原來欣怡把小莊當成是她已分手的男朋友了。

這時小莊也不計較太多,終於把高張已久的雞巴一下就全部送進緊閉的小屄中,當全根沒入後,小莊則感受到一股暖流自下面傳來,敢情我們的小怡妹妹已高潮了一次了。這樣更好,那就別說我都沒有給妳爽到,於是小莊先使出「老漢推車」的招式來應付著。

「嗯……嗯……嗯……就是那裡……就是那裡……喔……又到了……我又到了……啊……啊……啊……阿輝你好棒……啊……」只見欣怡抓著床頭,跟著全身顫抖了一下,就只剩下近乎求饒的叫聲。

沒想到妳這婊子是這麼敏感,一下子又高潮了,那今天就給妳一個美好的夢境!跟著小莊把欣怡翻過身來,改以狗交式繼續大力使勁的抽插著,也不管欣怡的感覺及體力是否還能再戰。

而欣怡只感覺她的男朋友又回到身邊跟她正在做愛,因為已經在酒精的作崇下,全身已無力配合大雞巴的抽插,只能大聲嘶叫來發洩心中的感覺。而敏感的體質加上酒精的摧化使得她的高潮是一波接著一波不停,身體更是無力的趴在床上任小莊無情地蹂躪著。

「好哥哥……我真的不行了……不要再插了……小屄已經被你插爛了啊……啊……啊……啊……」

欣怡本能的反應想掙脫小莊的大雞巴,但無奈纖腰被小莊的雙手緊緊的扣著而跑不出去,反而奱成一種更大的反彈助力,讓小莊能更順利的大力的進行活塞運動。忽然欣怡的叫聲聽不到了,而整個人也不動了,這時小莊嚇一跳,趕緊拔出老二察看欣怡的情況。

探了探她的心跳還有在動,放心了一半,然後把半軟不硬的老二顧不得髒硬塞入欣怡的屁眼裡,以期能刺激她的意識。這招果然有效,只見欣怡痛得醒了過來,而酒也醒了,忽然看到自己正被人幹著屁眼,突然大叫起來,而小莊就在此時把全部的精液射進欣怡的屁眼中。

欣怡又急又氣的大叫說:「領隊你在幹什麼?」

「對不起,我只是看妳心情不好,想安慰妳一下而已,沒別的意思,也請妳不要說出去,拜託!」小莊像是被判死刑的向法官求情般。

「你快給我死出去,我再也不要看到你!」欣怡把床單拉上來蓋住身體哭叫道。小莊知道這時說什麼也沒用,只得匆忙穿上衣服回自己的房間。

「幹!真倒楣,誰知道她這麼不耐操,還不知道會不會吃上官司?希望不要有事才好!」

小莊躺在床上一直睡不著,過了一會門外的門鈴聲響起,小莊知道躲不掉,只好硬著頭皮去開門。

「進來吧!」小莊不知她要怎麼樣做才可以息事寧人,只是靜靜的坐在床上等她開口。

「莊大哥,我可以這樣叫你嗎?」欣怡一反剛才的態度,居然出奇的溫柔,讓小莊嚇一跳,不知她葫蘆裡賣什麼藥,心懷不安的說:「沒關係,妳要怎麼叫都沒關係。」

欣怡走到小莊旁邊坐了下來,然後自動送上香唇吻了他的嘴唇一下,淡淡的說:「其實我對你有好感,只是你這樣用計霸王硬上弓讓我很不爽。」

小莊還猜不透她的想法也沒答話,等她的下一步動作。

「我來你房間之前已想通了,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本來就打算找個人來玩玩,只是事情來得太突然還沒準備好才會有剛才的反應,希望你別見怪。」

「喔!原來如此!」小莊像是上訢成功改判無罪釋放般的鬆了一口氣。

「那現在妳要怎樣?」知道沒事了小莊的心情也輕鬆起來:「不如這樣吧,我請妳去吃海鮮賠罪好好?還有妳在這的花費都我付可以了吧!」

「可以,成交!你不可以賴皮ㄛ!」欣怡開心的笑道。

「沒問題,那我們走吧!」小莊恢復了早上的快樂心情輕鬆的說。

「等一下,我要先回房間換個衣服,你先下去等我。」欣怡神秘的說。

過了一會,小莊看見欣怡穿了一件低胸的藍色比基尼泳裝走了過來,兩個大奶幾乎要跳出外面,而外面則穿了一件透明淡黃色薄紗長袖。當場令小莊看傻了眼,已經軟了的老二馬上又稍息立正站好致敬。

兩人叫了計程車到Kinbalan(金巴蘭)的海灘吃著美味的海鮮,欣賞峇里島美麗的夜色,聽海浪拍打著沙灘的聲音。而此時小莊也有意無意的碰著欣怡的酥胸,而欣怡也不像剛來時的冷若冰霜,反而熱情的迎合著他的挑逗。

回到飯店後,看阿炮還沒回來,小莊便拉著欣怡進了小莊的房間。兩人一進房間便迫不及待的擁吻著,兩人的滑舌在嘴唇外交纏著,像兩條小蛇般的游來游去。小莊首先將欣怡的長袖脫去再把綁在脖子上的泳裝細線解開,兩顆大奶頓時彈了出來,小莊馬上一手一個的小心握住,深怕一個不小心會掉到地上似的接著便將嘴巴湊上去,像嬰兒般的吃著媽媽的ㄋㄟㄋㄟ,那副滿足樣真是爽。

而欣怡也快速的除去小莊的衣物,瞬間兩條赤裸裸的肉蟲便在床上開始蠕動著,而經過剛才的陣仗後,小莊已知道如何向這熱情的尤物下手,他先從耳朵、頸部、乳頭、肚臍,而來到了女人最敏感的陰核部位,一路慢慢的品嚐著。

欣怡哪經得起他的攻擊,美麗的桃花小穴早已水流潺潺,口中更是開始發出淫蕩的叫聲。我們的小莊沒別的長處,惟獨他的吃飯工具——比美李蓮英的功夫舌就不知殺死多少美少女。小莊利用他的蓮花燦舌及超級宇宙無敵小中指上下夾攻欣怡的大奶子及那粉嫩飽滿的陰戶,而且把大量的淫水想要一次舔乾,怎料越舔流越多,而且欣怡也開始忍不住的大叫:

「莊大哥……好老公……快來插妹妹的小穴吧……別……別再用手指了……妹妹已經……飛上天了……啊……啊……啊……啊……妹妹……美死了……好老公……喔……喔……喔……嗯……嗯……嗯……」

這時小莊好整以暇,將早已忍耐已久的大雞巴往美穴塞入。

「喔……好哥哥……你插得妹妹……好深、好爽……就這樣……不要停……再快一點……妹妹……又……又……又要飛上天了……啊……啊……又丟了……啊……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