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嬌娃

(一)

淑芬是個美麗動人的女孩子,活潑而且好動,然而,她偏偏愛上了沉靜且畏羞的明義,每一個人都感到奇怪,甚至淑芬的媽媽。

「妳要和明義訂婚!妳考慮清楚了沒有?」鄭太太望著女兒問。

淑芬聳聳肩地笑道:「我當然考慮過了。媽,妳不喜歡明義,是認為明義不夠好?」

「明義是個好孩子,我當然喜歡他,但是……」

淑芬挽著媽媽的肩頭,逗著問:「但是什麼?」

鄭太太道:「妳和他的個性根本不相同,你們怎麼可以生活在一起?」

淑芬道:「我們要結婚的時候,也許我會變得比明義更沉靜、更內向。」

鄭太太沒有說話,因為她知道女兒是不容易說服的。因此,在一個黃道吉日裡,在親朋好友的祝福聲中,淑芳和明義終於訂婚了。

這天,明義和淑芬看完一場電影,明義要開車送淑芬回家時,他說道:「我們先去海邊吹吹風好不好?」

淑芬撒嬌地說好,並抱挽著明義粗壯的手臂,臉上泛起了一片紅暈。並且,她有意無意地將她那高聳渾圓的胸部,不停地在明義的手臂上磨擦著,蠕動著。明義從未接近過女色,經過那銷魂的接觸,心中慾火直升。

他改變話題道:「妳不怕太晚回家?」

淑芬道:「媽媽從來不管找,而且,何況現在也還不算太晚!」

明義雖然心中蠢蠢欲動,但是仍猶疑地道:「可是……」

「可是什麼?明義,你不愛我嗎?」淑芬瞪著她那水汪汪的媚眼,氣咻咻地道。

明義急忙地道:「不……我愛妳!」

到了海邊,在柔和的月光照射下,筆直的海灘,四處無人,靛藍的海水中,正映著迷人的月色。淑芬走下車來,她脫下鞋子,赤足浸在清涼的海水中。

淑芬的確是一個艷麗誘人的女郎,從小便嬌生慣養的她,有著粉紅透明的肌膚高挺的雙乳,細盈的纖腰,渾圓肥嫩的玉臀,扣一雙修長的玉腿。尤其是今晚,淑芬穿著細薄貼身的T恤,和窄小的迷你裙,更使得酥胸及大腿明顯地呈琨出來。

明義被這美色誘惑了,他貪慾地看著淑芬,心中微燃著一股慾火。

淑芬回過頭來道:「明義,今晚的夜色美不美?」

明義道:「月兒又圓又亮,很清澈。」

淑芬逍:「在這樣美的環境下,你心裡在想些什麼?」

明義道:「我的心境很平靜,什麼都不想。」

淑芬逍:「那你猜,我在想什麼?」

明義想了想道:「我猜不到!」

淑芬扭動著惹火的腰肢,走到明義的面前,道:「我在想,我是不是很壞、很醜、很難看?」

明義盯著她的胸前挺聳的乳房,嚥下口水不安地道:「不,妳比仙女還要美!」

淑芬抬起頭,風情萬種地撥了一下額前的秀髮,令人銷魂的媚眼,似乎含有一團慾火,火辣辣地望著明義。

明義見她浪蕩的模樣,血脈奔騰,膽子一壯,手臂扳住了她的纖腰,淑芬借勢依偎在他的懷抱中。

淑芬嬌笑盈盈,水汪汪的媚眼直送秋波。明義忍不住,慾念如脫韁野馬,心魄搖搖、意亂情迷。忽然,他把嘴唇貼在淑芬的香唇上,一陣的猛吻,淑芬馴如羔羊,自動地吐出舌尖,吮舐明義的舌頭。淑芬伸出手臂,緊摟住他的頸子,鼻孔微哼,瞇著眼睛,如痴如醉。明義情不自禁地,將放在纖腰的右手,慢慢地伸進淑芬的薄衣內,順著滑嫩的肌膚,由上往下輕撫著。

忽然,他的手觸摸到肉峰,肉球似的乳房被胸罩托著。他解下淑芬的絲質乳罩,突露出兩顆熱騰騰的肉球。

「嗯……」淑芬嬌飽欲滴的小嘴吻著明義,口中的香舌滑入他的口中,纖手緊緊扣住明義的頸項,口中唔唔作聲。

明義有點忍不住了,他瘋狂地將她的薄衣脫掉,乳罩也解了開來。呈現在明義眼前的是一對豐滿柔嫩的玉乳,那兩粒粉紅色的乳頭,已漲硬起來了,隨著淑芬的呼吸。肉球一起一伏地抖動著。

在此誘惑下,明義情不自禁地張開口含向那乳頭,用力地吸吮著,弄得淑芬臉泛紅潮,全身麻癢難忍。淑芬被這樣一吸一吮著,一陣酸癢難當,不自禁地把豐滿的胴體扭動起來,玉臀重重地貼在明義的褲襠,不停地磨擦著褲子的硬雞巴。

這一淫蕩的誘惑,使得明義慾火上漲。突然將右手伸進淑芬的裙內,由柔軟的玉腿,慢慢地遊動往上,直到撫摸那肥嫩的玉臀。

淑芬心跳的很厲害,嬌羞地搖擺著蛇腰。

明義巳漸漸地失去理智,撫摸著玉臀的手,中指浴著臀縫。從淑芬臀部的後面逗弄著。淑芬在微微地顫抖著,慾望巳浮現在臉上。她的手也耐不住刺激地緊抱著明義,口中呻吟:「嗯……啊……」

很快地,明義將那伸入內褲的手,中指慢慢往下栘,觸撰到毛茸茸的陰毛,已有水滴流出。在明義的揉弄下淑芬的陰戶發漲,兩片陰唇抖動著,同時一對粉腿,不安地扭動著。他刻意地把淑芬的腎縫撥開,用中指順著淫水滑進肉穴,由穴口往陰道裡面挑動著。

她如同受了電擊般,嬌軀不停地顆抖,緊張的嘴裡嚷著:「喔……嗯……嗯……哎呀……」

淑芬受不了這種剌激,呼吸急促,臉兒發紅。此時已是春情泛濫,嬌哼出聲:

「啊……我……唔……我好難過……嗯……明義……我好癢……」

只一會兒,她緊張地扭動屁股,雙腿不停地用力夾著,穴裡的淫水不住地往外流出,潤濕了整個陰道。

「哎呀!明義……明義……你停停……受不了……哦……不……不行……啊……快停……」

她急忙地捉住明義的手,嬌羞的媚眼看著明義道:「明義!不要逗了,再弄的話我會癢死的!」

明義已是神智迷戀,本不想罷手,內向的他,倒是能及時地收回那如火如熾的慾念。明義道:

「好吧,那……我們……我們回去了是嗎?」說著,他把她的三角褲拉好。

然而當他的手再觸及到她陰戶時,他已感覺的到她陰戶上的陰毛已經全都沾滿了淫水。

淑芬看著明義的表情,是那麼地色瞇瞇的,便含羞地道:

「明義,如果…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們可以……可以到別的地方去。」話一說完,便害羞地依偎在明義的懷裡。

淑芬知道明義的慾火正熾,為了使愛人能舒服身心,不自禁地咬著嘴唇,那隻玉手,直探他的褲襠,隔著褲子,在明義已漲硬的雞巴上,不停地捏著、磨擦著。這一陴的撫摸,使得淑芬心神飄蕩地道:

「啊!好奇妙的雞巴,好硬啊!加果它插入……」

想到這裡,淑芬的春心蕩漾,對性慾已產生了需求和渴望。

明義享受著這舒爽的愛撫,兩手不老賀地在她的肥臀上遊走著,他道:

「淑芬,今晚不要回去!」

淑芬輕聲道:「嗯……」

在汽車上,明義握著方向盤,在曲延的公路上飛奔著。但是他的兩隻眼睛卻不斷地盯著淑芬的玉腿。她的迷你裙坐下後,變得更短,露出那一雙誘人、滑嫩的玉腿,那三角地帶,已是若隱若現了。

淑芬知道愛人正在欣賞著自己,臉上泛起一片紅霞,故作嬌態,扭動了一下腰肢,靠在明義的懷裡。

明義此時心神幌蕩不安的說:「我們先去吃個宵夜好嗎?」

淑芬道:「好呀,但是……」淑芬似乎有點猶疑什麼。

明義一隻手輕撫著淑芬的腰部,在她的臉頰上輕吻一下,道:「但是什麼?」

淑芬低下頭,摟著他說:「我怕回去太晚了,媽媽會罵的!」

明義如釋重負,臉上微笑地道:「關於這一點,妳盡可以放心,我們已經訂婚了,妳可以告訴妳媽媽,說是在我家過夜,這樣她應該是可以放心了,她很信任我的。」

淑芬點點頭表示同意。

不知不覺地已到了市區,明義將車子停在一家大飯店前。此時夜已溧,宵夜的人也不多。明義倒了兩杯酒,向淑芬道:

「淑芬,為我們的幸福乾一杯!」

淑芬見他一乾而盡,自己也暍了一口。

他們一面談笑,一面吃著宵夜。酒足飯飽之後,淑芬因不勝酒量,臉上早已一片紅暈。明義盯著她紅暈的臉看,方才未發洩的慾火,又迅速地燃了起來,道:

「淑芬,我們走吧!」

淑芬道:「嗯!好,我覺得好累喔!」

淑芬嬌羞地回答著,想到將要發生的事,更是害羞萬分。

(二)

明義付過帳後,便在客房部的侍者引導下,進了電梯。到了一間高級套房,淡黃色的裝飾,淡紅色的燈光,照得房內形成了很有羅曼蒂克的氣氛。

明義走向淑芬,柔情地摟著她。一陣熱吻後,明義輕咬著淑芬的耳垂,輕聲地道:「淑芬,洗洗澡,好嗎?」

淑芬此時正是全身酸癢難耐,聽他一說,不禁白了他一眼,心不甘情不願地放開了明義。明義不明就理地,逕自進入浴室。

淑芬往床上一坐,浴室傳來沙沙的流水聲,她站起身來,道:「明義,你洗好了沒?」

浴室裡的明義道:「哦,還沒有,不過,快好了。」

她聽到了後,便嬌笑地拿定了主意,決定主動來勾引明義,因為他太內向、太老實了,倘若自己不主動,說不定他還不敢。

淑芬想到這裡,便脫掉了鞋子,把身上的外衣也脫下,然後解開那個絲質的乳罩,露出了兩個熱騰騰的奶油包子,接著又把裙子及三角褲,也除了下來,然後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

淑芬躺在床上,細細地欣賞自己這一身的細皮嫩肉,心想就要……淑芬心中一陣興奮,撫摸著堅挺的奶頭,輕輕地捏了一下,又伸手探向陰毛,輕輕揉了一把,陰戶竟酥麻起來。

突然,明義從浴室走出來。這時明義只穿件內褲,結實的胸膛及健壯的肌肉,不失是個美男子。明義看到淑芬一絲不掛,裸露著肉體,正在春情蕩漾地自淫著。一見此景,明義慾火上湧,一時不知所措。

淑芬在床上,正自淫的失魂落魄,看到明義不知所措的樣子,便故意地張開了大腿讓他看個仔細。明義慢慢地走到床邊,眼睛始終沒離開淑芬的肉體。

一身潔白滑溜的肌膚胸前一對乳峰,頂上一粒粉紅色的乳頭,白嫩又迷人。雪白的小腹,兩股交界處陰毛叢生,烏黑黑而細長。微凸的肉丘,柔若無骨,在烏黑陰毛的掩護下,一條細細的肉縫若隱若現,看不見桃源洞口的嫩肉。

他目不轉睛地望著她的陰戶時,淑芬嬌滴滴地說:「親愛的,你好壞喔!怎麼這樣看人家。」

明義看得心頭狂亂,一股熱流直到下體,胯下的陽具漸漸地在發漲、挺硬。淑芬浪蕩地擁抱他,全身起了一陣顫抖,同時也把舌尖伸入他的嘴裡,彼此互相吸吮著。

「嗯……」彼此都感到渾身的慾火飄盪著,只聽到那口中的呻吟聲。

漸漸地,明義低下頭,伸出舌頭,滑過雪白的粉頸,到那性感的酥胸上。奶頭如玫瑰般的殷紅,尖尖硬實的突起。他輕輕地捏揉,慢慢地撚弄著那乳尖兒,時輕時重地搓揉著。淑芬被他逗得全身奇癢、酥軟,不自禁地把那豐滿的胴體扭動著,挺抖的大腿直把那誘人的肥臀往上抖蕩,口中嬌聱道:

「嗯……哦……哎呀……」

明義心神緊張地,將中指順著淫水,插入那肉緊的陰戶裡,並不斷地用手挖,並在那陰核粒上揉著、逗著。這時淑芬被春情熱火燒得火辣辣,慾火難耐,淫水橫流,嬌軀抖顫,那神情好不緊張,只覺得自己的陰道璧被扣著,花生般似的陰核被逗弄著。淑芬難過地浪哼著:

「嗯……哦……明義……我……我很難過……啊……別逗我了……哦……」

在一遍遍慾海浪叫聲中,明義眼前一陣肉抖乳蕩。他慾火焚身,衝動的下體,已漲到極點。明義急忙地翻身,將那陽具生硬的在淑芬的肥嫩小穴上頂著。淑芬受到那根肉棒的頂撞,她久抑的慾火爆發了,媚勁大發,玉腿分開,淫液直流,兩片陰唇張合著。淑芬嬌喘連連地道:

「啊……達令!嗯嗯……我好癢……唔……哥……快……快給我呀……嗯……給我……」

明義被她嬌聲的催促,揮動漲硬的權杖朝著陰戶亂頂亂插。此時的淑芬,媚眼如絲,氣喘不休,肥美的肉臀,往上頂著,但是越頂小穴越癢,終於伸出纖巧的小手,往下直探他的下體。

淑芬嬌羞地將龜頭引入穴口,撒嬌地說道:「義,人家是第一次,你可要憐惜些……」

明義輕吻她的臉頰,點點頭道:「我會的,妳放心。」

他感覺出龜頭已經微微進入,於是緊摟著淑芬,屁股猛地下沈進入淑芬滑潤的陰戶裡,淑芬嘴裡直叫痛不已。此時,明義已失去理智,失去乎日的斯文,龜頭感覺受到緊窄的阻礙,於是他用力一頂,只聽「滋」一聲,粗大的雞巴已長驅直入。

淑芬痛的大叫道:「啊!哎呀……痛死了……哥…哥……好痛……好痛……」

明義本想抽動,奈何淑芬痛的死去活來的,頭上泠汗直流,淚如兩下,嘴裡頻頻呼痛,語不成聲。他看到淑芬的臉色蒼白,淚水縱橫,心中不忍,忙停止動,輕聲問道:「痛得很厲害嗎?」

淑芬在明義停止抽動後,喘了口氣道:「你好壞,人家痛的眼淚都流出來了,還問。」說罷又嬌羞地一笑道:「人家是第一次,而你的……」

明義道:「心肝,我的什麼?」

淑芬道:「不說了……你的……那個……太大了……」說完後便嬌滴滴地偎在他的懷裡。

明義聽到她迷人的浪語,不由得一笑,低下頭吻住她的嘴唇,雙手不老實地在她的胴體上愛撫著。又在她那對又堅又挺的乳房上,用力不停地捏弄,時而用牙齒輕吻著乳尖。淑芬被挑逗得渾身既癢,小穴也陣陣酸癢,在這無名火的煎熬下,淑芬已騷蕩不安地浪求著道:

「唔……不要……哥……哦,……你……不要……嗯……受不了……哦……」

明義知道她的性慾之火已燃到極點了,他便更加地狂吻著粉嫩的胴體,左手揉弄著她那已呈鮮紅色的乳房,右手握著那根粗棒,一點一點地往穴裡頂著。只聽見「滋」一聲,鐵條般的大雞巴已入半截了。

插得淑芬張著嘴,口中直叫道:「哎呀!好痛……哥……輕……輕一點……哦……痛死人了……不要……啊!啊……不要再插進去了……」

明義低著頭,在淑芬的耳垂道輕聲道:「淑芬,忍著點!我不再插進去了。」

只見那粗大的陽具,被兩片紅潤潤、軟綿綿的肉片兒緊緊包著,陰戶內熱哄哄的,像個小溫水袋,滑潤的陰道壁上,正熱辣辣地收縮著,使得明義有種被壓迫緊縮的快感。漸漸地,淑芬覺得那陣漲痛已好些了,只是漲的好兇,好難過,不由得扭動著渾圓的屁股。

明義體貼地問道:「現在還痛嗎?」

淑芬道:「嗯……沒有了,只是漲,又有點癢!」

明義知道,雞巴泡在穴裡,她一定會騷癢的,於是又再問道:「現在,我要動了?」

淑芬道:「嗯:哥……慢一點……好不好?」

他便慢慢地開始插著,輕輕的刮著那滑潤的陰道壁,引得淑芬心頭發麻,全身酸癢,穴心有如萬蟲在咬,淑芬不由得叫道:

「唔……晤唔……心肝……啊呀!嗯……」

淑芬媚眼含春地浪叫著,兩隻粉臂緊緊抱住他的頸子,肥美的屁股忍不住地又扭又挺。明義看她熱情加火,更加不停地抽插,淑芬騷勁十足地將肥臂不停往上挺送。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呀!好……親哥哥……快……快再用力……唔……不行……了……啊……」

陰道壁一陣陣的緊縮,挾得明義覺得雞巴無比舒暢!狠命地一陣衝刺……

一度纏綿過後,兩人疲憊地收拾,擦拭後,便相擁進人夢鄉。直到第二天的初曉時分,明義才開車送淑芬回家。

從此,兩人的感情,因有了肉體坦誠的接觸,巳達如膠似漆,甜甜蜜蜜,不可分離的地步。

這一天,明義興奮地跑來找淑芬。淑芬正在睡午覺,朋義把她強拉起來,她有點不願意撒嬌地道:「別吵我嘛!讓我多睡一會兒。」

明義道:「快起來,我有一個好消息告訴妳。」

淑芬揉一揉眼睛,道:「有什麼好消息,你中了特獎了?」

明義道:「我的弟弟就快從美國回來了,這比中特獎更值得高興。」

淑芬又躺回床上道:「原來是你弟弟回來了!你簡直把你弟弟當做寶貝了!」

明義放在她細腰上的手,不老實地撫摸著,一面問道:「淑芬,妳能不能為明凡介紹一個女朋友?」

淑芬想了想道:「你看玉鈴好不好?她很美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