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三人的調教

父親被調任國外,長年無法回家,文琪家中就剩下母親佳玲和讀高三的妹妹文儀,家中倒也安靜。父親失業後,本來家中一片愁雲慘霧,父親的老朋友林載卻適時伸出援手,父親到林載的公司任駐美國服務處經理,家中經濟情況反而好轉。讀大學二年級的文琪在暑假時完全不需要打工,還可以安排一趟美國之行去會會父親。

雖然林載算是文琪一家的恩人,可是文琪卻討厭這個男人,四十來歲的人,頂著個大禿頭,一副腦滿腸肥的模樣,老是喜歡問東問西的,可真是令人討厭。

————————

對佳玲來講,老公出國可不是什麼好事,她才四十歲,由於保養得法,身材還十分美妙,正才狼虎之年,老公卻出國任職,還規定不得攜帶家眷,快一年多沒有翻雲覆雨一翻,長夜漫漫,卻叫她如何打發。林載看她白天在家也很無聊,就幫她在公司裡安排了一個職位,讓她在林載負責的部門當採購人員。憑著佳玲的外語能力,林載又加意照顧幫忙,佳玲也很快的進入狀況,四十歲的年齡,又在職場上一展身手。

這一天公司因為業績超前,林載就安排了部門同仁一起吃飯。

「Grace (佳玲的英文名字)姊姊,我敬妳,祝你青春永駐。」席間部門的人憑憑跟佳玲敬酒。佳玲雖然酒量不多,但是因為心情很好,就多喝了幾杯。吃完之後,林載又招待大家去PUB 續攤,佳玲顧慮家裡的兩個女兒,本來想回家的。可是卻禁不住大家的催促,又到了PUB 玩樂,熱鬧的氣氛,讓佳玲彷彿回到了年輕時代一樣,十分輕鬆愉快。散會了之後,林載開著車送佳玲回家。一邊開,一邊聊著生活瑣事,林載將車子開到了佳玲家的地下室停車場,將車燈關掉,佳玲正要下車,林載卻拉住她的手。

「Grace 妳好美!跟二十年前在學校時一樣美麗呢。」

「你說笑了,女兒都念大學了呢。」佳玲說。

「才不會呢,在我心中妳永遠和二十年前一樣美麗。」林載說,雙眼直盯著佳玲看,兩隻手伸過來握住了佳玲的手。「我從大學時代就喜歡妳了,可是妳從來都不曾注意過我。我喜歡妳二十年了,這些年來,我一直在注意著妳和阿興的狀況… 」

「阿載,那是過去的事了,我和阿興都結婚二十年了… 」佳玲抽回了雙手說。當年她和阿興在大學時代就相戀,因為懷孕了所以大學三年級就休學生子,在學校還造成了大轟動。當年的阿興可是學校吉他社的社長,人又高大英俊,可是出了社會後,因為眼高手低,事業一直不發達,前幾年籌了幾百萬開了一家樂器行,圓了阿興的夢想,誰知道卻經營不善倒閉,還背了一屁股債務,這時候要不是阿載大力幫忙,先幫她們墊還貸款,又讓阿興在美國分公司謀了一份高薪的經理缺,佳玲一家不知要淪落到什麼程度呢。

「佳玲,我到現在還沒有結婚,妳難道一點都知道是為了誰嗎?阿興那臭脾氣,要不是看在妳的份上,我幹嘛還求他來我公司上班,佳玲….」

佳玲看著林載的頭靠了過來,她還來不及反應,林載就吻了過來,佳玲閃躲著,將頭撇開,林載卻將舌頭伸入了佳玲的耳朵中。

「阿載,不要啦…」佳玲說著。可是卻沒有太大的反抗動作,林載一邊用舌頭在她的耳根上來回舔弄,一邊將座椅放倒,整個人翻了過來。

「啊….,阿載,不行啦。」佳玲低聲叫著,雙手推著林載。可是林載用體重壓迫著佳玲,將佳玲的雙手反到了外側,右手隔著絲質的洋裝撫摸著佳玲的山峰,然後慢慢的滑入佳玲的胸口。

「妳先生去美國很久了,妳很想要吧。」林載在佳玲的耳朵旁說著,佳玲扭動著身體,可是林載的手將她的襯衫撕裂,胸罩一拉,渾圓的乳房就跳了出來,「奶頭好挺啊,蓮」林載又說。佳玲知道自己的身體,她已經一年沒有和丈夫做過愛了,在酒精的催促下,她今晚特別的興奮。當林載的手探入她窄裙下的內褲時,她早已溼透了。

「妳下面好溼啊,妳自己摸摸看。」林載從內褲的邊緣把手指伸進去,用指頭按住了陰核逗弄著。

「啊….,不要,不要逗那裡….」佳玲呻吟著。

「哪裡啊,不要逗哪裡啊,我心愛的蓮。」林載一邊說,一邊加快速度,佳玲搖著腰,呻吟著,她那成熟的身體太需要男人的撫慰了,淫水不停的流出來。林載好像沈醉在折磨她的快感中,也不急著進入,他低下頭用嘴含住那挺起的乳頭,手指頭一邊扣弄著陰核,一邊在溼淋淋的陰道中抽插,佳玲發出高潮似的叫聲。

「阿載,不要啦,我….我不行了,啊….啊….不要逗小豆豆啦,啊….」佳玲ㄧ邊叫著,一邊用力抱著林載往自己懷裡攬。已經沈寂了一年的身體不停的燃燒起來。林載似乎很享受於看佳玲扭動身軀的樣子,他一邊把佳玲的衣服脫掉,一邊不停地刺激著佳玲的全身,從乳頭到陰核,從耳垂到小腹,當林載把佳玲的手牽引到自己的褲襠時,佳玲很快的就拉下了拉鍊,一雙柔嫩的玉手很快的找到了林載的陽具。當佳玲溫柔的愛撫那巨大的東西時,卻發現林載的陽具上有奇怪而堅硬的突起,使得林載本來就大的陽具變得更加巨大可怕。

「我在那東西上面裝了好多珍珠,妳一定會很喜歡的。」林載說著,他把佳玲的長腿舉了起來,寶蓮嬌喘不止的扭動著腰,林載作弄的把龜頭頂在陰核上面搓著,佳玲焦躁的喘著氣,哼著渴求的呻吟。林載笑了起來,他對正佳玲那潮溼的肉洞,把那根黑色的長條苦瓜塞入。

「啊….」在苦瓜塞進去的時候,佳玲大叫了起來,林載急忙用枕頭把佳玲的嘴塞住,佳玲很快的咬住了枕頭,那根熱騰騰的黑苦瓜讓佳玲全身都沒了力氣。尤其是那一顆顆堅硬的突起,摩擦著肉洞的最深最敏感的地方,佳玲哪裡吃過這麼可怕的東西,林載將佳玲的大腿扛了起來,雙手揉著寶蓮那堅挺渾圓的肉求,展開了快速的攻擊,兩個人體內的酒精揮發了出來,佳玲一手抓住車頂的把手,一手捉住林載的手臂,哎哎的呻吟著。

「我到了….阿載!啊….我到了….啊..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要死掉了啦….」佳玲重複著無意義的囈語,林載那入了珠的可怕東西將她推向了淫欲的深淵。

「蓮,爽不爽….嗯?爽不爽….」林載一邊問,一邊用力的挺動腰際的兵器,佳玲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林載要她回答什麼她就回答什麼,她的腦袋裡充滿了性交的快感,在林載猛烈的性交中,她完全喪失了思考能力。浪水從潮溼的肉洞中流出,把林載的皮質座椅弄的又溼又黏。

佳玲的肉洞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收縮,她的身體因興奮而發紅發熱,猛烈的快感一次又一次的襲來,佳玲的腦袋一片空白….當林載把熱騰騰的精液射入她的體內時,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佳玲的陰道更像是要吸乾精液一樣的緊纏住林載的陽具。

————————

文琪覺得最近母親和林載的態度很奇怪,林載常常登門造訪,母親更是經常晚歸,而母親每天出門前的化妝時間也加長,更添購了許多的昂貴性感內衣。每天林載都送母親回家。尤其是林載和母親對望的眼神更令她不安,母親好像依人的小鳥一般望著林載,林載則一副主人的樣子似的望著母親。文琪覺得母親和林載之間似乎有著不可告人的關係。

文琪的妹妹文儀也敏感的察覺到這個狀況,姊妹兩人對這種狀況都不知如何是好,父親人在異鄉,而母親一向為她們所深愛,林載更是資助她們家的大恩人。文琪不願意往壞的方向想,可是母親在深夜還未回家,也沒有打電話,文琪坐在書桌前,不得不懷疑了起來。

文琪等到了晚上一點,嘆了嘆氣,關了燈,正準備睡覺時,大門響起了開門聲,文琪沒有出房門,因為她聽見了男人的聲音。那是林載的聲音,母親似乎又跟林載出去了一晚上。文琪待在房間裡,客廳傳來了聲音……

————————

自從佳玲和林載發生關係後,林載就一次又一次的跟佳玲求歡,佳玲起初還不太願意,但是因為家裡欠了林載幾百萬塊元,她也不得不屈服,林載用他那加料的巨大陽具在各種場合做愛,不管是辦公室還是廁所裡,每次只要林載的東西一進到自己的身體裡,佳玲就被他所征服,最近幾個禮拜以來,林載一直要佳玲帶他到佳玲的家中做愛,佳玲始終不肯。可是今晚….

「給我進去嘛….」林載說著。

「不行,我女兒在家….」佳玲抗拒著。可是林載趁她開門的時候,一把從後面摟住了她。「不要不要啦….」佳玲掙扎著。

「不要叫,你想讓妳女兒知道嗎?」林載說著。他的手又伸入了佳玲的短裙下。

「你又想要了,不會吧。」佳玲不可思議的說,林載今天已經跟她做愛幾次了。雖然說林載的精力旺盛,可是一個四十歲的男人,有這種精力真是難以想像。

「我一直想在妳家客廳裡,把妳最喜歡的苦瓜塞進妳身體裡呢。」林載說著。

佳玲伸手往林載褲檔一摸,那玩意竟然又已經硬邦邦的,她嘆了口氣,兩人摟抱著進了客廳,林載不由分說的便在沙發上辦起事來。這時候的文琪正偷偷的開了房間門偷看。

「妳喜不喜歡吃我的東西,喜不喜歡?」林載問著跪在地上吹喇叭的佳玲。

佳玲不說話,只是用舌頭仔細的舔著林載的黑苦瓜、龜頭和睪丸,然後又含住了苦瓜的前端,兩手不停的搓弄著。

「妳這好色的女人,只要看到我的黑苦瓜就發春了。」林載用手拍著佳玲的臉頰。然後把苦瓜抽了出來。剝光了衣服,壓在佳玲身上開始幹了起來。佳玲用溼潤的陰戶和挺動的腰身迎合著那根巨大的陽具,然後開始呻吟了起來。

文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敬愛的母親竟然在客廳的沙發上和那討厭的禿頭男做出背叛父親的事,母親一點反抗都沒有的表現更讓她氣憤。她輕輕帶上了門,把母親和男人交合的聲音隔在門外。她張開眼睛,卻看見妹妹文儀已經醒來,對著她低聲問道:「姊,那是什麼聲音!」文琪臉一紅也不知該怎麼回答,便說道:「妳快睡,媽媽喝醉酒,在發酒瘋呢?」

文儀扭開了床頭燈,說:「那我去看看!」文琪把妹妹拉住,說:「我剛去看過了,媽說她一會就睡了,叫我們別吵她呢。」文儀聽姊姊這麼說,便蒙頭睡覺去了。

這時候的客廳裡,男女的交合正達到高潮,佳玲為了怕驚醒女兒一直不敢浪叫,可是在高潮的時候,她哪裡還記得,林載一邊用大苦瓜幹她,一邊挑逗的說:「蓮,爽不爽。」

佳玲一邊喘著氣一邊叫:「爽…爽…好爽,啊….阿載,阿載,我不行了,啊!」

「大聲點,我要聽妳叫床,大聲點!」林載逼迫著,大肉棒不停的撞擊著佳玲,佳玲這時只覺得幹她的男人是她的主人,腦袋了除了快感,就是對快感的追求。她聽話的大聲叫著,「啊….阿載!我愛你,啊….我好爽,爽死了,啊….啊….啊….對對,我喜歡,喜歡你幹我,啊….我不行了,阿載!」

「再大聲點,喜不喜歡?喜不喜歡被我幹!」林載一邊做著最後的衝刺一邊問。

「喜歡啦!啊….我死掉了,阿載,我真的不行了,啊….啊….」佳玲放聲大叫,根本忘了自己是在家裡,兩個女兒只隔著薄薄的隔間板壁。

「我要射在裡面囉,我要射囉。」林載也大聲的說著。

「好!好!好!啊…..」佳玲感覺到身體裡一陣陣的猛烈抽刺,火熱的精液直射入她子宮的深處。佳玲又像每一次和林載性交過後一樣的暈過去了。

————————

房間裡的兩姊妹聽到這種聲音,文儀也不用問姊姊了,她雖然讀的是一流女校,可是這種聲音還是知道母親正在林載做什麼。想著想著竟心猿意馬起來,手指頭不由自主的往下身摸去。白皙的中指摸到了自己溼淋淋的陰戶,往上一滑就摸到了已經硬起來的小荳荳。文儀一邊用手指緩緩摸著,那又舒服又害怕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的越來越加大動作,她低低的喘息著,扭動著身體,淫水越流越多,越流越多….

文琪躺在床上,心裡越來越氣,她根本沒注意到妹妹的變化。

————————

林載躺在佳玲的身上,他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把緊緊抱住他的佳玲的手撥開,然後坐在沙發上,沙發上有些涼涼黏黏的東西,林載望著裸體的佳玲,從衣服的口袋裡找出香煙來抽,笑意湧上了他那張滿是油光的臉,亮亮的禿頭也泛起了光彩。

他對著佳玲,輕聲說:「妳在大學的時候甩都不甩我,阿興也看不起我,我現在要把和妳當年一樣漂亮的女兒通通變成我的奴隸,我要把她們幹得死去活來,個個爭著吃我的老二,搖著濕答答的雞巴求我幹她們,嘿嘿嘿…」林載想到淫穢處,不禁笑了起來。

林載吸完了煙,從手提包中取出了幾樣東西,那是幾片藥片,三副手銬,頭罩,繩子和一把手槍。他先把催眠藥灌進佳玲的嘴裡,又把她銬起來,綁了起來,拿頭罩蒙起她的頭。然後站了起來,打開冰箱,把催眠藥和兩杯可樂充分的混合後放在桌上。然後光著身子搖著肉棒走到兩姊妹的房門口。

————————

文儀手淫到高潮之後,正躺在床上呼呼喘著氣的時候,房門被打開了,她睜開眼睛一看,一個男人的身影在門口,她嚇了一跳。聽到姊姊文琪的聲音在問:「林叔叔,你要幹什麼!」

房間的燈打開了,文儀輕呼了起來,林載沒有穿衣服站在房門口,他說道:「起來!起床了!」他揮動著手裡的槍。命令著兩姊妹。「快!到客廳來,不然我殺了妳們的媽媽!」

文琪和文儀都跳下了床,林載一邊催促她們快點,一邊叫她們安靜,文琪和文儀受到手槍和母親性命的雙重威脅,乖乖下了床,走到了客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