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褲襪

有些事情你從來沒有想過它會發生,但它就是這樣突然降臨在你的生活裡,而且通常都讓人無法承受。

從接到醫院的電話開始,我就一直處在失神的狀態。回過神來的時候,面對的已經是眼前雁涵冰冷的身軀。

我不住顫抖的手將覆蓋住妻子身體的白布掀開。已經香消玉殞的雁涵,秀氣的臉龐依舊白淨,閉著雙眼彷彿只是睡著了。據醫生的說法,是因爲受到撞擊之後,大量的內出血導緻回天乏術,送來醫院的時候就已經失去生命跡象。

我沉默的佇立在妻子的身邊守著,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卻感覺像幾個世紀。不多久,還在上班的妹妹跟在學校接到緊急通知的女兒匆忙的趕到了醫院。妹妹一走進臨時停屍間就崩潰的痛哭失聲,女兒則靜靜的流著淚,倒在牆上喃喃低語,一雙小手狠狠扯著自己的一頭長髮到指關節都發白。

「對不起……對不起……」

警察架著一個渾身酒氣的矮胖中年人雙眼通紅的走了進來,撲的跪在地上不住的用力磕頭向家屬喊著對不起,女兒突然發瘋般跳了起來抓著中年人的領子,聲嘶力竭的哭喊著還我媽媽,還我媽媽……

與妻子相處二十年的回憶,瞬間在我腦海中一閃而過,然後支撐不住似的,我倒了下去失去最後一絲意識。

***    ***    ***    ***

再次感覺到自己恢復思考能力的時候,已經是辦完妻子的喪禮。

開車將妹妹送回去之後,再回到這個曾經是三個人甜蜜的家裡。少了雁涵,整個家裡的空氣都變得寂寞起來。女兒帶著一雙哭腫的眼睛坐在沙發上就陷入了什麼似的發起了呆,我則停在玄關,鞋子也不脫的站著什麼都不想做。

不知過了多久,電話鈴響打斷了這份凝滯。女兒依舊一動也不動,我則脫下了鞋踏進客廳接起電話。

「是哥嗎?」是雨辰哭過之後仍然微弱的聲音。

「嗯,是我。」

「哥,你要堅強,不能這樣就被打倒。艾喬只剩下你這個爸爸了,你要振作起來。」

「嗯,我會的。」

「如果有什麼需要,就跟我說,別憋在心裡一個人難受。」

「好……」

跟妹妹說完,掛上電話之後,才發現天色已經全黑,不知不覺的肚子也有點餓了。以往的這個時候我剛下班,艾喬則是從學校回來,回家時間早的妻子則是已經做好了香噴噴的晚飯在家裡等著。看樣子我們在雁涵離開之後第一件要學會的事,就是要自己打理生活起居了啊。

「喬喬。」我喊起了女兒的暱稱,平時喬喬這兩個字都是妻子在喊的。

「肚子會不會餓?爸爸煮麵給妳吃好嗎?」

女兒聽到喬喬先是愣了一愣,然後帶著令人心酸的微笑,惹人憐愛的輕輕點了點頭。

「嗯。」

幸好老婆平常有教我幾手,雖然料理的手續簡單,但是吃起來味道還是不錯的。

將麵端上餐桌,招呼女兒過來坐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女兒紅著眼睛靜靜的吃起麵來,不發一語,看得我很是心疼。儘管我的狀況也沒有比女兒好到哪裡去,但是以後只剩我們兩個一起過生活了,我勢必要堅強起來。

「喬喬。」我站起身來走到女兒身邊,輕輕將女兒擁入懷中。

「媽媽不在了,以後爸爸會加倍努力,讓喬喬一樣幸福快樂好嗎?我們從今天開始要過新的生活,喬喬跟爸爸一起加油好嗎?」

女兒將頭緊靠著我的胸膛,從輕聲啜泣著,慢慢變成嚎啕大哭。然後將小小的身子投入我的懷裡,盡情的宣洩出那份累積已久的悲傷。

***    ***    ***    ***

事情過了好一陣子之後,我跟女兒兩個人的生活終於漸漸上了軌道。

儘管吃的方面不是我那永遠口味一樣的彆腳麵,就是出門外食。但是艾喬似乎已經逐漸接受媽媽不在了的事實,表情輕鬆了不少,偶爾在看電視覺得有趣的時候還會發出些銀鈴般的笑聲。

公司裡面想要介紹單身女子給我的人似乎變多了,部門底下跟我說話的女部屬,不知不覺間也多了起來。而且看我心情有些恢復,有些居然開起我的玩笑說要倒追我。

「唉唷,我哥在公司很紅嘛。」

順著聲音的來源過去,居然是應該在上班的老妹。雨辰一現身在我們公司,馬上吸引了無數單身男子的目光……連有老婆的都在看了。一頭染成深棕色的長捲髮隨著走來的步伐飄動著,灰色的合身套裝搭上緊窄的迷你裙,細長的雙腿裹上一雙不透明的黑色絲襪,還有性感的繫帶高跟鞋……好吧,連我這當哥的都在看了……

「胡說什麼。倒是老妹你怎麼有空跑來我們公司啊?」

「聽說我哥在這裡當主管,有關係可通,我們上司就派我來跑你們公司的業務嘛。」

「雨書!不……哥哥!」幾個狐群狗黨餓虎撲羊似的擠了過來。

「這位想必是雨書哥的妹妹是吧,我跟你哥很熟的……」

「老大,這樣不行,怎麼都沒介紹您的妹妹給我們幾個同事認識一下……」

「慢著慢著,先鋒廣告的案子一向都是我在負責,所以我先……」

「你們慢慢討論啊。哥,我們走吧。」雨辰秀氣的輕輕笑著,挽著我的手就把我往旁帶開。一雙水亮大眼跟甜美又帶點誘惑的笑容,瞬間發散出一股強力電流,把我身邊幾個雜碎都迷得昏頭轉向。

雨辰把我拉離人群的同時我聽到了四周響起了一股惋惜的聲音,彷彿是到嘴的美肉飛了似的。雨辰把我推進我辦公室之後也不急著談公事,開口就問起了艾喬的情形。

「嗯……不能說沒問題了吧,不過比起事情剛發生的時候已經好了不少。」

「這樣……那吃的方面你們怎麼解決?」

雨辰馬上問到了尷尬的問題,我只好搔搔頭皮老實回答:「有時候我下廚煮麵,大部份時候是買便當跟吃外食什麼的……」

「哥!你唷!」雨辰受不了似的喊了一聲,然後投以責怪的眼光。

「早跟你說有事情要跟我商量,你看現在這是什麼樣?你已經是大人了我不管你,艾喬才只有十六歲而已,你老讓她隨便吃的話會影響發育的。」

「喔這個……」妹妹充滿關懷的責備,說的我不好意思了起來。

「你也知道我的廚藝實在……」

「我清楚的很!」雨辰笑了出來。

「這樣吧,今天下班之後我帶點材料到你家,給你跟艾喬煮點好吃的。」

「哇,那真的是救我一命了。」頓時我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這樣我就不用每天去思考下一餐要弄什麼給喬喬吃……」

「你當喂狗啊,臭老哥。」雨辰說罷伸手用力擰著我手臂一塊肉,疼的我喊了起來。

「殺兄慘案啊!」

「不跟你扯了,我去找你們代表談事情去。」

「怎麼,不是我嗎?」我頓了一下。

「誰真的找你啊,討厭!」雨辰丟給我一個甜甜的笑容,然後就推開門轉身出去了,臨走前又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才轉身離去。

咦?怎麼臨走那眼像是有什麼涵意似的……

***    ***    ***    ***

跟我要了鑰匙的雨辰早了我許久就已經到家,推門進屋的時候一股食物的香氣撲鼻而來,看來這小妮子廚藝很不賴啊!

「哥你回來啦,快好了,再等一下唷。」

「不急,慢慢來。艾喬今天有社團,會晚一點回家。」

我把公事包隨手放在客廳桌上,就拉了張椅子坐在餐桌旁看雨辰繼續在廚房忙進忙出。

雨辰仍然是那套合身的OL裝扮,只是披上了雁涵以前下廚用的圍裙,從身後看起來,真有雁涵還在的感覺。

我媽就生了我跟我妹兩個孩子,不過是生我之後很久才又多了雨辰(估計是避孕出差錯)。所以現在我已經三十五歲了還有個十六歲的女兒,雨辰也才二十五而已。當年我結婚的時候哭得半死說不要哥哥嫁人的小屁孩,現在也已經是個落落大方的美女。

還記得小時候雨辰總愛跟前跟後,在我讀書的時候進房間來亂我,說長大之後要嫁給哥哥之類的童言童語。現在長大了也出來獨立了,不知不覺間變得越來越漂亮,真是醜小鴨變天鵝了吧?五官長得水靈秀氣不說,身材是該突的突該翹的翹,雖然給一身灰色套裝包得緊緊的,還是看得出來那份藏不住的玲瓏有緻。

因爲知道我對絲襪美腿有特殊癖好的關係,所以以前雁涵總是每天都穿著各種不同的絲襪,那時還小的雨辰就天真無邪的說她以後也要天天穿漂亮襪襪給哥哥看……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關係,後來才跑去做要穿OL套裝跟絲襪的工作?

想著想著,視線不自覺就往窄裙之下的一雙漂亮小腿望去。不透明的黑色絲襪,材質看起來很細緻,想來是日本製的吧?裹著一雙修長的美腿看起來異常的誘惑,尤其在我這種有絲襪癖的傢夥看來簡直是亮眼得讓人移不開雙眼,就恨不得能摸上一把……

「哥,你在看什麼啊?」雨辰回過頭來問了一聲,讓我從一陣不該有的綺想之中抽回。

「哥是不是在看……我的腿啊?」

「胡說!沒有的事,胡說什麼,真是的。」被看透的我心虛的趕忙搖搖手,把頭轉開之餘卻又忍不住瞟了那雙誘人的美腿一眼。

「好色喔哥,自己妹妹的腿都要看。」雨辰帶著一股神祕的笑容走了過來,手上還端了個滾燙的小湯鍋。

「別過來別過來!瞧你手上拿的燙鍋!」一方面是真的怕被滾湯淋倒,另一方面是靠太近了,我忍不住要盯著雨辰裙下的腿看啊!

「唉唷,哥,我知道你喜歡看女人的腿。現在嫂嫂不在了,其實……」還沒說完,雨辰臉突然紅了起來,趕忙轉回去繼續料理不讓我瞧見她的表情。

啊?等等,剛剛雨辰是想說什麼來著?

一時間思緒有點混亂的同時,門外也響起了鑰匙轉動的聲音。放學回來的艾喬看到廚房有人,好奇的走了過來,一看到是雨辰小姑,馬上開心的撲了上去。

「小姑小姑,艾喬好想你唷!」一貼上去,艾喬就蹭得跟貓似的,真是,有這麼久沒見嘛?

「我們家的小美女最近過得好不好啊?聽說你爸爸那個壞人虐待你,都不給妳吃好的,小姑趕快來拯救妳哇。」

「沒有啦,爸爸只是不太會煮其他的,不然那個麵其實味道還是不錯……」

「別護著你爸了,再這樣下去可憐的喬喬就要營養不良啦!」

這兩個小妮子感情也真是好,自從雁涵不在之後更是明顯了。

既然艾喬這麼膩雨辰,就讓妹妹代替雁涵做艾喬的媽媽其實也不錯啊……

唉,我在胡思亂想什麼啊。

***    ***    ***    ***

在那之後雨辰就常常來我們家料理晚飯一起開夥。就我而言,不用每天想要吃啥,倒也是樂得開心。

「每天晚上都來我們家,這樣你男朋友怎麼辦?」

「唉唷!要你管吶?」

「到時候嫁不出去,看老媽怎麼怪我。」

「臭哥哥,不用你多管閒事啦。」

雖然我從沒直接問過,不過這小妮子肯定是很多男生在追的,光看她上次來我們公司時的盛況就可以略知一二。到現在還有許多人對那天來我們公司的美女念念不忘,每天纏著我喊哥哥,逼我介紹雨辰給他們認識的。

「艾喬今天怎麼這麼晚回來啊?」雨辰將嫩白的雙手在圍裙上擦了擦,望著牆上的時鐘問道。

「她今天社團有事,八點多才會到家。嗯嗯,這道炸牡蠣味道不錯啊。」

「喜歡就多吃點啊。怎麼今天你不用去載她的?」

「社團老師會把比較晚回家的幹部載回家,所以我可以清閒一下。再一碗飯謝謝。」

「餓死鬼投胎啊,吃慢點。」

雨辰幫我把飯碗添滿遞了過來,自己也不急著裝飯,就托著下巴笑吟吟的看著我狼吞虎嚥,讓我一個人吃得有點不好意思。

「怎麼自己不吃啊?」雖然是這樣說著,我嘴裡嚼菜的速度卻完全沒有停下來。

「看哥吃飯很好吃的樣子呢,哎,這裡有飯粒。」說著,雨辰伸出修長的手指將我嘴角的飯粒拿了下來,隨手就放進自己嘴裡,讓我不禁有點不好意思。這小妮子真是,你嫂嫂以前也不曾這樣哩!

雨辰最近來我家簡直是開絲襪博覽會。膚色的黑色的白色的彩色的,厚的薄的,透明的半透明的,花紋菱形加水鑽的,以前雁涵還在的時候都沒這麼多花樣啊。今天穿的是一雙灰色的超薄透明褲襪,她知道我愛看也不怕我看,一雙絲襪美腿交叉翹著就這樣晃啊晃啊的,弄得我邊吃飯邊偷看,都有點兒心猿意馬。

「雨辰你那個……絲襪每天都換不同樣式的,你們同事可有眼福囉。」

「哪有啦,回家之後換過才來的,在公司只穿普通……哎唷我幹嘛跟哥說這個!」說罷就面頰有點紅紅的的轉過頭去。

我不禁有點頭昏腦脹了起來。原來雨辰這些五花八門的絲襪是專門穿來給我看的!這小妮子也真夠嗆。

好吧,我承認,我對絲襪美腿有無可抗拒的癖好,我也承認雨辰真的長得不錯……好吧,長得很漂亮。可是她是我妹哩!我用力對著自己說:「還是別想太多的好。」

嘴裡仍然嚼著飯,突然間外頭啪搭一聲巨響,整個家裡的燈都暗了下來。怎麼搞的,停電了?

「啊!」

雨辰第一時間就往我身上撲過來,害我被她連人帶椅撲倒在地上……連碗都不知飛哪了?

「哥……停,停電了!」

「變電所出問題之類的吧。」

我看了看窗外,街上是一片漆黑,然後把嘴裡的食物一口嚥下,把手撐在地上坐起身來。

「來,別把我壓死唷,雨辰好胖啊。」

「哥討厭啦!」雖然看不見雨辰的表情,但肯定是被我弄得又羞又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