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銷魂蝕骨的人妻小莊

小莊是位美艷絕倫的人妻,今天帶著老公前妻的女兒曉潔來到我的辦公室談談有關合作進軍娛樂圈的事。我的公司是在辦公大樓的7,8,9層,頂樓是會議室、展覽室、活動室等,7、8兩層是攝影和練舞之用。

我的當然是在樓上靠邊采光通透的大型辦公室,有四小間,辦公、會客、小型會議室和休息室各一間。寬敞明亮,設施齊全,典雅氣派,可真是舒服享受。我帶著小莊開了門,摁亮了吊燈,立刻感到整個辦公室像個舞廳般金碧輝煌。

領小莊進來,(曉潔己交給我的助手小王去拍些形像照)「參觀參觀……」我打趣道,一邊把稿子整整齊齊地擺放在寬闊的書桌上。

「好奢侈喲……像個小皇宮似的。」小莊嬌媚的讚歎著。

我一一摁亮會客室、會議室、休息室的燈,夜晚明亮的燈光下,豪華的裝修和高檔的擺設更加突顯。我領著小莊走進會客室,一屁股坐進我專坐的位置,我曾在這裡作為記錄人員參加過兩次接待和一次記者招待會。

小莊走進來,笑問道:「我也嘗嘗當老闆的滋味?」

我不答突然一躍而起,把小莊拉倒在自己身上,雙手攏上她纖細柔軟的腰肢:「不知道老闆有沒有在這裡會過情人?」

小莊一摁我的額頭:「你瘋了?快放開,老闆哪是你想像的那種人?」

我死死地按住小莊,說道:「你怎知道老闆沒有情人?外面都說跟我們電視台的台花Kelly有一腿子。」

小莊沒有聲響,外面確實在傳說Kelly是老闆的情人,【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還說電視台原台長因為跟Kelly走得太近而被貶職到了新聞傳播學會當會長。

小莊喝完了水,嘴唇潤濕了一下,看上去更加紅艷欲滴、嬌潤誘人。我怔怔地看了一會兒,恨不得馬上撲上去猛啃幾口。小莊看我呆呆地盯著自己的嘴唇兒看,紅暈上臉,越發的嬌美誘人。

她有點羞怯地打了我的手臂一下:「看什麼呀?哪有這樣看人的?」

我癡癡地說了聲:「你真美,真的很性感誘人。」

一個事業有成,平時又是自己心儀的人兒,突然直直地說出這樣讚美的話,小莊一下子心跳都快停止了,俏臉變得更加紅艷,性感的小嘴兒急劇的呼出絲絲女性特有香甜氣息。

陣陣幽香漬入鼻端,縷縷髮絲拂過面龐,柔軟的嬌軀、顫抖的胴體,我只覺小莊柔情萬千。我大膽地握住小莊的柔潤冰涼的小手,堅決而有力地往自己的懷裡一帶,小莊來不及反應,小嘴「啊……」地一聲輕叫,充滿彈性的胴體就跌到了我寬闊的臂彎,我趁勢緊緊地摟住並往自己的身上緊貼,臉上充滿柔情地貼靠在小莊白皙的脖子上,陶醉地呼吸著胴體散發出動人的清香。

小莊緊張地嬌喘著,一絲的不安、一絲的期待、一絲的滿足、一絲的慾望……複雜的思緒使她無法正常思考,也許這一刻她也盼了很久,但她畢竟是有丈夫的人了,已為人妻怎能背叛丈夫。

迷醉中的女人彷彿為了向自己的丈夫表白一般,輕輕地掙扎著,櫻唇中呢喃著:「不要……放……放開我……我們不……不能這樣……我已經有丈夫了……我不能對不起他!」

懷中的女人似乎牽動了我某種情緒,使我狠不下心來對她用強。但小莊雖然微微地掙扎著,卻沒有用多大的力氣,喝了滲有春藥飲料的嬌美人妻,顯然只是在對自己即將背叛丈夫而作的內心羞愧的抵抗。

我依然緊擁著她,感覺她柔軟溫暖的身軀不停地顫慄抖動,這更加激發了我原始的衝動。我慾火如焚,血脈賁張,想要將小莊征服胯下的心意已無法阻擋。

我決定開始行動。我用自己的一隻手緊握住小莊的一雙柔滑小手,另一隻手緊摟住她嬌軟纖細的腰肢,開始輕柔地親吻她的脖頸,時而用舌頭輕輕地舔,時而用嘴唇在小莊小耳朵上輕輕地吹,酥酥地挑逗著她的性慾。

小莊的掙扎一直是無力的,她心中明明想要反抗,但全身卻酥酥軟軟,一絲力量都使不出來。與丈夫的恩愛使她竭力想抗拒那邪惡的舒服感,但事與願違,她反而跟著邪惡亢奮了起來。我摟著腰肢的手已經技巧地撫摸她著柔軟的腰際,並不時地下滑到她圓潤的臀丘上揉動。

小莊的腰肢扭動起來,似乎在抵抗我手的挑逗,又似乎在迎合著,嘴裡喃喃地嬌喘著:「啊……嗯……不……不要……快……快放開我……啊……啊……」

在情場上浸淫多年的我從她似有若無、似拒又迎的掙扎扭動中感覺到小莊心裡己臣服,我知道今天一定可以採摘到這個意淫已久的嬌美人妻。

於是,我放開了她的小手,趁著梳理她飄柔髮際的當兒掌握住她的脖項,使她的頭無法掙扎,在她還來不及呻吟出聲的時候,嘴唇緊貼上去,吻住了她嬌艷的嘴兒,含住她可口的唇瓣。小莊瞪大了晶瑩水潤的眼眸,氣息急促的同時,卻無法躲開我霸道的嘴唇侵襲。

我肆意地舔弄著小莊香甜柔軟的櫻唇,在我倆嘴唇撕扯磨合空隙間,小莊嬌柔地逸出「啊……」的一聲。而在她開口的同時,我狡猾的舌頭乘機鑽入她的嘴裡,急切地汲取她檀口中的蜜汁,小莊沒有反抗,瞬間我倆的舌頭便糾纏在一起。

小莊愈發急切地扭動起來,我牢牢地把握住她惱人憐愛的小腦袋,瘋狂地用舌頭掃撩她甜蜜的口腔,強行捕捉住她左右躲閃的香舌,用自己有力的雙唇吸咬住。小莊放鬆的雙手開始去推我的雙肩,然而喝過有春藥飲料的嬌麗人妻豈能阻擋強悍發情的我?況且也許小莊自己內心也不是很想掙扎,只是身為人妻的她強裝羞愧。

在我持續的舔吮熱吻之下,小莊漸漸棄守,一面乘著接吻的空隙不斷呼出絲絲誘人的呻吟:「啊……啊……嗯……」一面把白嫩的手臂環上我粗壯的頸脖,我的強吻漸漸變成兩人間親密膠合的互吻,舌頭在互相追逐,津液在互相吞吐……淫靡的氣氛頓時迷漫整個室內!

我看小莊開始配合,欣喜若狂,猝然伸出右手朝小莊高聳的乳峰摸去,小莊絲薄的白襯衫根本擋不住我粗狂有力的手,瞬間誘人的豪乳便已在我大手的掌握之中……

小莊全身一麻,嬌唇間吐的嬌喘已是相當急迫:「啊……不要……那裡……那裡不行……不要摸那……那裡……啊……啊……」

我得意地看著小莊的動情模樣,恣意地揉弄著她高聳的乳峰。真是誘人的美艷尤物,隔著襯衫和絲滑的胸罩,依然能感覺出那豪乳的驚人彈性!左手也不甘落後,滑落在豐滿的臀丘上按擠揉捏,逼出懷中嬌麗人妻的聲聲嬌吟。

我雙手加緊進攻,已無法把握自己,雨點般的熱吻灑落地小莊嬌媚的小臉蛋上。右手熟練地解開她胸前的紐扣,直接插進絲薄的胸罩,抓住了柔嫩的乳房。

當敏感的乳房被我溫熱的手掌直接握住的剎那,俏臉通紅的小莊檀口「啊……」地驚叫了出來,瞬間感覺敏感的乳尖翹立勃起,硬硬地頂在我的掌中,似乎在迎接我的揉弄。全身像電流擊打般傳過陣陣的酥麻,並直達雙腿間的蜜穴私處,被短裙緊緊束住的豐潤大腿不停地撩磨扭動。

小莊撩人的掙扎對發性的我更加起了催情的作用,我赤紅的雙眼緊盯著小莊短裙下露出的大腿,平素雪白的肌膚已然漲紅潔潤,左手從她修長的大腿間穿擠而上,強硬地朝她最誘人的中心進發。

小莊雖然要嬌喘驚呼間劇烈地阻擋,但春藥後的情慾使她無法作過多的抵抗,拉扯之間身上的窄裙因受力而上卷,露出裡面白嫩修長的大腿和帶蕾絲邊的白色三角褲。我的手順利摀住了小莊的私處,手指上下滑動隔著內褲挑動她豐腴鼓凸的陰唇,炙熱潮濕的觸覺令我雄風大起。

「啊……嗯……不……要……」小莊的嬌叫助長了我的慾望,右手瘋狂地揉弄乳房的同時,左手手指開始緊密磨擦她的陰唇。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啊……」小莊聲聲嬌喘著,全身誘人地掙扎扭動。我輕易地將小莊推倒地柔軟寬大的沙發上,解開了她襯衫上剩餘的紐扣,一把就撕開了絲滑的胸罩。

在小莊嫵媚的「啊……啊……」的驚叫聲中,一對聳挺白嫩的乳房彈跳而出,乳頭早已是充血勃起,羞怯地不停顫動。

我重重地壓在小莊柔軟的胴體上,一手揉弄乳房的同時,嘴唇已緊緊含住另一隻嫩乳的尖峰。小莊俏臉暈紅,嬌喘咻咻,情不自禁地摟住我在她胸前拱動頭頸,修長的玉腿也纏繞上我的腰圍,嬌軀不由自主地扭曲擺動,也許是想擺脫……也許是想獲得更多的溫柔……

我的舌尖靈活挑逗著她的乳頭,時而輕舔、時而刮擦,乳房受到強烈的刺激,更加緊繃上翹,粉紅的乳頭生機勃勃地凸起,顫巍巍的挺立著,迎接我的一次又一次撫愛。

當我的手從捲起的裙裾下宛延突入,狂烈地插進小小的丁字褲,直襲早已淫濕氾濫的小穴時,小莊急急的嬌喘聲已帶有滿足的哭腔:「啊……啊……嗯……唔……」纖細的腰部不斷地上浮,把平坦軟滑的小腹與我堅挺的下身用力地磨擦著,櫻唇咬著我的肩膀,想要抑制住逐漸高亢的嬌吟喘息。

我的手指靈活地撫捏著小莊大腿中間兩片濡濕粉嫩的陰唇,在一次上下滑動間突然往泥濘滑膩的小穴口一頂,在小莊檀口「啊!」的一聲長長的蕩人心魂的呻吟聲中,粗壯的手指應聲而沒,全部沒入了緊窄溫潤的陰道深處。

小莊的雙手猛地摟緊還在自己胸前肆虐的頭頸,隨後無力地攤開,在我手指的抽插下,櫻唇一聲聲地嬌喘不已,雙腿不停地踢蹬著,下身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攪動「噗哧、噗哧」般的聲音。

在我持續的挑逗和抽插下,小莊酥麻的感覺逐漸高昂,乳房漲到了極點,甚至不自覺地在我狂野舔吸的口中跳動著,豐腴誘人的玉體蠕轉著、扭動著。我看著美麗的人妻苦苦把守的惹人憐愛的模樣,突然惡作劇地輕咬乳尖,在她私處活動的手指也左彎右勾地在穴壁中到處刮擦。

小莊的嬌喘更加尖細,大腿緊夾我的手臂,全身都猛烈地向上挺聳,胴體劇烈地發起抖來。在她嬌膩無比的尖吟聲中,我感覺一股燙人的膩水從她小穴中噴湧而出,立刻使我的手指灼灼地感到一陣滑溜。小莊在我的陰莖未插入的狀態下達到了一次美妙的性高潮……

微微隆起的陰阜上整齊光滑的黑色恥毛,在如雪似玉的肌膚襯托下泛出綢緞般的光澤,因動情而微微勃起的陰蒂在褶皺內期待我的進一步的揉弄,粉紅色花瓣害羞地閉合著,稍稍凸起,滲出了黏液,如芙蓉初綻,令人心蕩神馳。

此情此景,令我情慾勃發,小莊扭動著凹凸玲瓏的胴體,想從我的懷抱中掙脫:「哦……你……放了……我吧……哎……」這種帶著無力的嬌喘,我的陰莖都像聽到號令一樣,猛地筆立起來,粗大暴筋的肉棒昂揚高舉在兩腿間,小莊只看一眼,羞紅著臉不敢正視。

艷婦溫潤豐挺的雪白乳球向兩邊攤開,沒有任何遮攔地裸露著,紅紅的乳頭聳立,無助地顫抖著,我看著沙發上誘人的胴體、猶如鮮奶油般可口的小莊,眼神都像飢渴的野獸般,呼吸濃濁,羞得小莊無地自容,室內蕩漾起一股香艷淫蕩的肉慾氣氛。

我抓住了小莊的腳踝並向兩側分開去,「啊!」她驚叫著試圖並緊雙腿,我跪在她大腿間,把兩條纖細的玉腿架在肩上,那迷人的嫩穴正好對著我的嘴,放眼望去,兩片鮮嫩的花瓣早已濕透了,中間柔嫩的小陰唇微微的翻開著,整個嫩穴在艷婦的幽香裡更瀰漫著一股臊熱的氣息,讓我更亢奮了。

這樣的姿勢讓小莊羞辱得幾乎快要暈過去,她明知道沒有用,但仍用發抖的微弱聲音說著:「不要……這樣……」

我瞟了她一眼,低下頭一口含住了她正淌著蜜汁的花瓣,滑膩的舌頭靈巧的伸進狹窄的肉縫裡舔啜,小莊的聲音卻越來越短促無力,到了後來就變成了哼哼唧唧的呻吟,一陣陣比剛才還要強烈的酥麻感覺自下體傳來,讓她的頭腦又重回淫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