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性戀老公

〔本故事由粵文改寫〕

小妹今年二十六歲,同阿尊相識一年,他是我心目中理想的男人,對我溫柔體貼之外,在床上表現亦令我十分之滿意。

所以,三個月前我接受了他的求婚,並且和他在香港註冊結婚。

婚後,阿尊對我不錯,但是,我覺得他行為有點怪怪的,他經常陪同朋友出街、打球,因此也經常在外面吃飯。

初時,我還真的是懷疑他有第二個女人,但漸漸的,我知道他那班朋友是男人,而其中一個叫大衛的,跟他最要好。

有一天晚上,我們公司請食飯,但由於中途我多飲了兩杯,不太舒服,就由同事送上的士,獨自回家。

一入門就覺得有點不對,房中傳出怪聲。

於是我就悄悄地躲在門外窺看。

一看之下,我當場嚇了一大跳,祗見丈夫和大衛正在床上…

大衛在上,丈夫在下,丈夫成大字仰臥著,四肢被繩向四方綁住向外伸張。

再看清楚些,原來不止四肢,是五肢,連他的下體都被綁住。

大衛先坐在丈夫下體上,然後用雙手挑動丈夫乳尖,一會兒,大衛就站在床上,然後用腳踩丈夫胸乳部位。

丈夫臉露笑容,十分接受,大衛就下床拿出一枝高爾夫球棒,和一個高爾夫球上床去,並將球放在丈夫雙乳之間。

接著,他將丈夫綁著下體那條繩子吊高,令他下體向上。

祗見丈夫那條陽具呈半硬軟狀態,被吊得高高。

大衛就開始打高爾夫球,瞄準丈夫下體打過去。

他首先將球打入丈夫肚臍窿,再加一棒,打正丈夫下體。

丈夫下體一震,接著就脹大起來。

然後,大衛用一個特製的套子套住丈夫下體,又幫丈夫戴上個面具,然後,從他帶來的公事包之中取出一條皮鞭。

就在此時,大衛竟然發現了我。

他有點手忙腳亂,對丈夫說:「阿尊,你老婆…」

阿尊笑著對我說道:「是你呀,你不是去赴宴會嗎?」

他沒有再追問,接著說:「進來一起玩啦!」

我一進去,丈夫就說:「既然你都看到啦,我們教你玩SM,好刺激的,大衛,再示範一次給她看。」

大衛叫我坐在一邊看,但就揮鞭打阿尊,由於丈夫下體以及頭臉已被保護,所以他可以放心打。

我看見覺得好心痛。

之後,大衛把皮鞭遞給我,叫我打。

丈夫叫道:「打我啦,用力打我,我會好舒服的!」

我輕輕力打了幾下,不敢用力打。

之後,大衛又拿出一些道具出來。

他用橡筋帶,箍住丈夫下體,他箍得很有技巧,【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又不會太鬆,亦不會太緊。

大衛綁完之後,就叫我用口去含。

我怎麼可以在第二個男人面前同我丈夫口交呢?

我拒絕,但大衛竟然親自用口,直至丈夫下體脹至最大為止。

接著,大衛就放開丈夫。

這時,丈夫和我擁吻,然後對我說:「大衛是自己人,不用怕難為情,你乖乖地,今晚學會玩SM,下半生就會好快活,好不好?」

他用含情脈脈的眼神望住我,我終於點頭,但就同我除衫,脫褲。

丈夫說:「跟大衛一起玩啦!讓他碰你的身體,好嗎?」

我一顆心好亂,好想哭出來,我不敢抬高頭,祗是微微的點頭表示同意。

丈夫馬上叫大衛過來,幫手脫光身上的衣物,大衛還親手脫我的底褲,然後,當著我面,用 子聞我的底褲。

然後,他們二人夾手夾腳,將我反手綁住。

大衛就用皮鞭輕潑我兩腿之間,一直至下陰。

我覺得又痕又癢,丈夫就摸我乳房。

大衛開始輕輕地用皮鞭打我,然後,他從公事包拿出十多個小夾子出來,逐個逐個的夾住我的恥毛,另外兩個就夾住我乳頭。

接著,大衛開了錄音機,放出的士高音樂,然後我們三人一起跳舞。

大衛說:「你一定要跳得豪放喲,等那些夾子全部甩掉才可以停下來!」

於是我不停地跳,三條肉蟲跳的士高,兩個男人兩條陽一搖一擺的,我的乳房以及恥毛上內些夾子亦一搖一擺,我愈跳愈用力,務求將那些夾子擺得甩掉。

他們坐下來看我跳舞,這時,我明白他們為什麼把我雙手綁著了,原因是如果不是雙手被反綁在背後,我一定會羞得捂著下體。

我覺得恥毛以及乳頭都好痛,但也不禁興奮起來,最後,終於將夾子全部甩掉。

這時,我丈夫好興奮,從他的表情,我看出他想和我做愛,我也覺得有需要,但在生人面前,我始終羞於啟口。

我丈夫向大衛說道:「我們把她吊起來,玩更刺激的!」

我雙手本來就被綁著了,大衛把我推到兩個窗口之間,我乖乖的讓他們用兩邊的百葉窗簾線拴著奶頭,然後放下窗簾,把我的乳房扯高,直到我踮起腳尖。

然後,丈夫把他勃起的陽具插入我的陰道,我得到充實之後,拚命地向他迎湊。

但我老公祗抽送了三兩下就退出去,他示意大衛來姦淫我!

實在太荒唐了,也是我始料不及,但我雙手被綁,奶房又吊高著,祗有挨插的份,況且我老公抽出後的空虛也急需填充,於是,我默然接受了。

這時,更荒唐的事又發生了,我老公把陰莖插入大衛的屁眼。

哇!那時我的心情真是百感交集,我一方面對我老公的舉動有點莫名其妙的醋意,一方面有蒙受陌生男子的陽具插入下體的羞恥和新奇。

大衛的陰莖雖然比我丈夫的細,但很有些長度,站立的姿勢也頂得我入心入肺!

大衛沒有在我陰道內射精,在最後一刻,他拔了出來,讓精液飛濺在我臉上,而我老公則在大衛的屁眼內發洩。

這次之後,我們又玩了好多性虐待遊戲,我感覺十分之刺激,事後亦十分回味。

我想,我已經愛上SM,同時也愛上了大衛,但是同時間我又很愛我丈夫!

 ̄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