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貼心的妹妹

很多朋友常關心我,都三十了,還沒固定女朋友,難道不想結婚?若再磋跎,等到六十多歲退休時,才發現小孩還不滿十歲,到時候還要再繼續奮鬥好幾年,會非常辛苦。

我總是回答說:現在又不是農業時代,需要早結婚、早生小孩、早下田嗎?

至於「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古訓,大哥結婚兩次,第一任妻子雖然沒生,但第二任卻生了兩個兒子,因此對我已無「傳宗接代」的壓力。

而且我收入不豐,幾年工作下來,再加上大哥的幫助,才勉強買間三十餘坪的二手屋,不想被貸款壓著,將房款一次繳清。

又重新裝潢粉刷、添購家具,就差不多花光全部積蓄,故短時間內也不在意一定要購車。

想想,租個停車位,最少每月要3000元,又不常開,還不如搭計程車划算,吃飯最常在外面料理,偶而也買冷凍食品回來煮;上下班搭乘捷運很方便,生活雖不富裕,但也還過得去。

雙親在車禍中過世後,大哥全家赴美,只有我和小薇留在台灣。

小薇是三人中的老麼,與我相差約三歲,自己租房子住。兄妹三人,她是從母性,因為自小就從阿姨家抱握來養。

這事大哥早有懷疑,阿姨結婚半年就生小孩,又交給爸爸養,最大的可能就是小薇是爸爸的種。

他猜想姨丈和媽應該都心知肚明,說不定也曾經吵過,媽和阿姨很親近,也將小薇當親生女兒養;當然大家都沒明說。

我在確定購屋前曾找她看建築結構及風水,也建議她買間房子保本。

她不屑的說:買房子?我的錢是買化妝品,買房子是老公的事!她的個性太過活潑,讀大學時換男朋友就像翻書一樣,因此多次被大哥嚴厲警告。

她也每次都說:放心啦,我又不是小孩子,會照顧好自己,一切都沒事的。

天知道有沒有事,兩個多月前她突然來電,告訴我她懷孕,而且快生了!老天,這是未婚生子,電話中痛斥她一頓,再問清楚,原來男的是她公司老板,還是有婦之夫。

前幾天她撥個電話,說已經生了個男孩,但遭男方家屬強留下來,並拿出一筆錢約定雙方了斷,她說心情很不好,租約也將到期,想暫時搬到我這兒住一陣子。

我當然答應,也花了不少時間整理房間,小薇坐計程車跑了兩趟,應該是把全部家當都帶來了。

這是大半年來第一次看到她,可能是經歷過懷孕生子,行色與以前大不相同,成熟嫵媚很多;頭髮也剪短了,整個人清新俏麗,那段不愉快的過去好像已經丟開了。

我突然想起名模林志玲,小薇也有那股神色,【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成熟些,只是個頭矮了好幾公分。

小薇是建築系畢業,雖然沒有考上建築師執照,但還是很會用AutoCAD繪圖。

她和我商量,將我房裏的電腦移到另一個小房間,又添購一台A2噴墨印表機;因為她的關係還在,還能接到case,這樣也能有收入。

她也主動做家事,包括買菜下廚,也會燒我喜歡吃的菜,有鄰居打招呼,她還自稱是未婚妻,她有她的見解:親兄妹住在一起,若讓有心人知道,可能還會引來胡亂猜測。

她不希望影響到我的正常生活,怎麼不會?以往我一個人在家,都是只穿內褲跑來跑去,現在還得穿上短褲。

她笑著說:沒人能管你,這是你的家,你想怎樣就怎樣。

她的穿著很輕鬆,也很性感,喜歡穿小可愛背心,凸顯她的豐胸;又不戴乳罩,頂著兩個乳頭,讓我看得意亂情迷,不知道搭過多少次帳篷。

每天下班回家,一開門就能欣賞到她的修長玉腿,她似乎也不吝讓我看。有她在身邊,好處確實很多,家裏也比以前乾淨,她不再像以前那麼聒噪,經常待在小房間裏弄電腦、繪圖。

住家附近有百貨小賣場,她也拉著我去逛,一路上手牽著手,就像情侶一樣。

在商店中,她都是喊我的名字─浩明;不會冒然喊「哥」,遇到街坊鄰居,或是在家裏接到高中、大學同學的電話,她都不穿幫。

若朋友問起:剛才接電話的女生是誰?我也不得不回答:是我女朋友啦。

兩人相處時日一久,真的很難只把她當妹妹看待;但我還是謹守傳統禮教,不敢造次,而且也不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

我有個缺點,自小就是這樣:早上起不了床,所以一個人過日子時,我從不忘設定鬧鐘,七點半鈴響、起床,刷牙洗臉後就出門上班;途中購買早點,三明治加牛奶,經常一路走一路吃。

但小薇來了之後,情況大不相同,她幾乎每天都會煮稀飯、蒸肉包,也堅持我吃過才能出門。

從此鬧鐘改設七點整,享用過她親手做的早餐才上班,由於一起床就有得吃,我明白,她比我起得更早。

戒心鬆懈,導致某天晚上忘了設定鬧鐘響鈴,早上起床時間到了,我依然在沉睡中,精明的小薇察覺到,立刻開房門喊我起床。

八月初的季節,天氣很熱,就算開了冷氣睡,也是「衣衫單薄」,我只穿件子彈內褲,陰莖因充血而勃起,這個景象當然被小薇盡收眼底。

吃早餐時,小薇貼心說:「哥,你不用再設定鬧鈴了,反正我起得早,時間到了就喊你起床。」

先前幾天,她是「喊」我起床,後來就「拍」我的腿,我覺得這種改變很好,可能小薇也有意,應該找機會刺探一下。

星期五早上,小薇照例進房「拍」我起床,雖然張開了眼,但我故意賴著。

小薇試了幾次,可能也發現我是有意磨蹭,就輕拍我的命根子說:「哥,再不起來會遲到的。」

我當然依舊賴床,她隔著子彈內褲,用手握著勃起的陽具說:「好哥哥,今天怎麼啦?有心事?」

我將腰部往上挺,享受幾秒鐘的快感,我看著她說:「好舒服…薇兒,妳是好妹妹,也像是好姐姐、好妻子,謝謝妳…」

小薇噗斥一笑,她快速的低頭輕我一下說:「乖,起床了,晚上…薇兒會盡妻子的責任,讓你很…舒服…」

很興奮的等到下班、回家,也吃過晚餐,但「亂倫」這堵牆仍在,讓兩人都開不了口;用餐時也有點尷尬。

我總得主動挑起情緒,如浴後只穿內褲,光著身子就坐在客廳沙發椅上,大約十分鐘後,小薇也坐了過來,帶著一身清香。

倆人挨的很近,看看她,上身仍然是小背心,下身則是略微寬鬆的短裙,她應該一眼就能看到我的生理反應─小內褲搭帳篷了。

先壓抑心底的情慾,試著找話說:「薇兒,來這兒快一個月了,還習慣嗎?」

「當然習慣啦,住哥的家就好像住自己的家嘛。」

「那妳還分那麼清楚?買菜錢,水電瓦斯費,哥還付得起呀。」

「不是啦,這個家以前是一個人,現在是兩個人住,花費當然比以前多,我也有收入,分攤一點也是應該的,只要哥疼愛我…」

「薇兒,哥當然疼妳、愛妳,但哥沒交過女朋友,不大會照顧女孩子。」

她像是找到語病:「哥真的沒交過女朋友?不許生薇兒的氣呦,那…如果哥想要,都怎麼辦?」

我將頭左移,想偷偷靠近她,但動作笨拙,被她察覺。

小薇沒說話,把頭倚在我肩上,香氣噗鼻,不禁讓我伸手摟她,在她耳邊輕聲說:「哥…想要的時候,大多都是靠自己的雙手解決,偶而也看報紙上的色情小廣告,花點錢找大陸妹。」

原本是坐姿,她將雙腿放到茶几上說:「哥好可憐,哥以後有需要,就不必再手淫,也不要亂找女人了,那不乾淨,薇兒在哥身邊,會像女朋友也會像妻子一樣的照顧哥,讓薇兒陪哥,好嗎?」

有這樣貼心的妹妹,讓我更摟緊她:「哥的好薇兒,好妹妹,哥興奮了一整天,現在好想嗅嗅妳的髮香、嗅嗅妳的乳香,還有妳的…」

見我吞吞吐吐沒把話說完,她細聲回說:「哥,沒關係,屋裏只有咱們兩個,沒人看得見,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完全不必忌諱,薇兒希望和哥親密些,薇兒在聽呢。」

我再也忍不住,親吻她的秀髮說:「哥還想嗅嗅…薇兒的肉香…。」

「啊,薇兒聽得懂髮香、乳香,但肉香是?啊呀,哥是想聞薇兒兩條美腿深處的陰唇肉香?嘻嘻,哥好壞呦。」將她轉過身,以右手臂扶著,讓她躺在我懷裏。

兩人對視片刻,小薇閉上雙眸、嘟起小嘴,我立刻一口湊上!四唇才剛相接,小薇熟稔的用舌尖剝開我的嘴,然後香舌就在我嘴裏亂竄。

沒有任何枷鎖,只有緊擁加上熱吻,我一面狂吸她的口水,一面伸手進入小背心,用手掌揉搓她豐腴柔膩的乳房及挺俏的乳頭。

小薇扭動著身子,右手勾著我的脖子狂吻,讓兩片舌頭捲繞,口中香液則不斷送出;兩人一直吻到喘不過氣才鬆口。

「哥,舒服嗎?」

我捏著她的乳頭說:「當然舒服,薇兒的口水好香好甜,如果舔陰唇,一定可以嘗到薇兒香甜的屄水…」

「嗯,哥壞,還沒舔人家的香乳,就想舔人家的小嫩屄…。現在薇兒就在哥的身邊,哥要怎樣和薇兒親密?嗯…」

我感受到一股甜蜜的愛意,所以放心大膽直說:「哥…好想幹…薇兒…的嫩屄…,可是…。」

小薇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說:「真的?薇兒好高興,薇兒好希望被哥的…大雞巴…幹。薇兒要永遠在哥身邊,做哥的…小屄妹,大雞巴哥哥還可是什麼呢?」

「哥的意思是,哥沒幹過幾個女人,經驗不足,小薇又魔鬼身材,要是插到薇兒的小嫩屄裏,雞巴可能很快就會射出來…。」

「啊,別擔心,屄妹會照顧哥。明天又不上班,屄妹可以整晚陪哥幹,想幹幾次就幹幾次。嘻嘻,哥不許笑,薇兒以前常常幹,經驗是多一點,但從今天起,只有哥的雞巴能肏薇兒的屄肉…」

「哥,薇兒會像小姐姐一樣,慢慢的教哥肏屄,嘻嘻,絕對會把哥教成是肏屄大王,嗯~我們到哥房間裏慢慢玩…。」

一切都聽她的,脫光後倘在床上呈大字型等她。

客廳燈熄了,小薇進房,她已脫掉小背心及短裙,只穿著紅色丁字褲,挺著一對晰白豐滿的香乳;手上還帶了些雜物,有冷開水、濕巾…

「哎呀,哥想用大雞巴色誘薇兒…」

哇,雞巴很漂亮嘛,龜頭還是鮮紅色的,早上還沒見識到呢。哥,讓薇兒吃吃雞巴好不好?」

我當然希望她這樣做,只是擔心別的:「薇兒應該知道,哥早就想幹薇兒,但雞巴讓薇兒舔,怕會很快射到妳嘴裏。」

小薇上了床,雙手放在我的腿上柔聲說:「薇兒知道,先別想這個。哥,雞巴硬了,若不射精,會很難受的。」

「薇兒是哥最貼心的小屄妹,也喜歡吃到哥的熱精,想射就射到屄妹嘴裏嘛,薇兒先幫哥退退火,然後聊聊天,說點最淫蕩刺激的話,等雞巴硬了,再來肏薇兒的小嫩屄…」

我沒有說話,挺起臀部,讓肉棒幾乎頂到她的下額。

小薇低下頭,嫣然一笑,以兩片櫻唇含著龜頭,舌尖舔繞馬眼…,然後慢慢將陽具齊根吞入。

在我不禁發出「啊─」聲後,小薇開始移動頭部,以小嘴上下套弄吸吮,時而全隻吞入、時而半吐肉棒…。

當速度愈來愈快,我也因極度舒服喊著:「啊…好棒…薇兒…屄妹好…會…舔…雞巴…好爽…。」她動頭,我挺腰,兩人配合沒多久,大量陽精就從我肉棒中射出!一次、兩次、三次…。

小薇吞嚥著,嘴裏承受全部熱精,抬起頭,「嘓─」的一聲,竟然全入肚中,吞得一滴不剩,她先喝水「漱口」,然後再飲盡冷水,完全沒「浪費」。

舔舔嘴唇說:「哥,你的精液都被薇兒給吞了,好多呦,也好燙,很好吃嘛,來,薇兒把哥的雞巴清乾淨。」

她用溼巾擦拭肉棒,然後側身躺在我身邊,我將她擁著,再度四唇相接,那條滑柔的香舌,又再次在我嘴裏亂鑽…。

「哥,剛才薇兒吹得爽嗎?不許罵呦,人家很久沒舔雞巴了,不知道哥…滿不滿意?」她當然知道我很滿意,只是想撒撒嬌。

「好舒服,薇兒吹簫的技術真的是一流,哥射了好多,都讓薇兒吞下肚了。」

「嘻嘻,那是哥的精髓,薇兒當然喜歡吃,以後還要常常吃呢。」

真貼心,我不禁再親親她說:「以前就曾想過薇兒的妖嬌,期望有天能嘗到薇兒的美體,嗯…,好像能達成心願呢。」

「嘻嘻,原來哥也想著薇兒呀,從現在起,薇兒就是哥的愛奴,哥可以隨時幹,可以隨時享用薇兒的魔鬼身材…。」

這丫頭突然又想起什麼:「啊,對了,哥的電腦裏有好多色情圖片,恐怕有好幾萬張,還分門別類收存呢。」

「圖太多,不分不行,這樣也可以避免重複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