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故人來

(一)

今天早上風雨漸漸有增大的趨勢,聽說是個輕度颱風碧莉絲直撲北部而來。過了中午,助手美芬的姐姐打電話來,說下午已經宣佈停止上班上課。趁著風雨稍歇,趕緊叫美芬去買個午餐。

美芬才剛出門,電話就響了,是我的女友佩珍︰「強哥……嗯……我們下午放颱風假呢!我先在……嗯……學校吃個飯,準備一些明天輔導課要用的教材,再過去找你……嗯……好不好?」

「當然好啊,小姐你要找我,哪有不好的道理?」

唉,這位小姐對性愛的需求異於常人,跟我講電話時,一定又在「性愛DIY」了,待會要讓她好好的享受享受,才不會過度DIY傷了身體。

到了兩點多,風雨越來越大,沒什麼生意上門,看來這種天氣是不會有神經病來租錄音帶,這時不禁擔心起佩珍怎麼到現在還沒來。

念著念著,風雨中有一輛綠色March車停到我門口,車門打開,衝下一個女子直奔而來,美芬一看,嚷著說︰「啊,原來是佩珍姊姊。」美芬然趕緊拿出一條乾毛巾給佩珍,擦拭身上的雨雨水。

佩珍把頭髮稍微擦了一下,接過美芬遞來的吹風機,撥弄著頭髮吹了起來,然後氣呼呼的對著我說︰「人家被雨淋成這樣,你還坐在那邊看,不會過來安慰安慰人家?」

美芬也說︰「是啊,老闆,剛剛佩珍衝進來的時候,你不是站起來想去迎接嗎?怎麼佩珍進來後,你又坐下來了?」

天地良心,我怎麼站得起來?她們倆大概沒想到,這時我下面那根早已漲得令人難受,我的褲子又寬鬆,一站起來,豈不是把美芬給嚇壞?

原來今天早上雖然就有點在颳風下雨,卻不是很厲害,而且氣像局說颱風要今晚才會登陸。再加上東方高中的校車直接到佩珍家門口,所以佩珍早上出門上課時,也沒多帶雨具,就這樣出門。

佩珍今天穿的倒還正常,一件粉藍色長袖薄紗襯衫、一條白色短窄裙,佩上平底鞋,一副正常高中老師的打扮。其實佩珍才二十六、七歲,比她的學生大不了多少,不穿得成熟點,家長還誤會她是學生呢!

今天這副打扮雖屬正常,問題是下大雨呀!佩珍的粉藍色長袖薄紗襯衫,在淋了雨後,完全透明地貼緊了佩珍的上半身,偏偏佩珍裡面穿的是半透明蕾絲胸罩,佩珍的乳房雖然不是特大號,在我過度的使用之下,卻也豐滿挺拔。裹在胸罩裡的乳房,幾乎一覽無遺,連桃紅色的乳尖,似乎都微微翹起。

上半身如此,下半身可更精彩了。

佩珍向來怕熱,所穿的衣料以通風涼快為主,像身上這件短窄裙,就是單層麻紗,平常時看似正常,一旦背光,幾乎就像沒穿一樣,裡面的線條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如果陽光夠強角度對的話,甚至連竄出的陰毛都能看到。難怪佩珍常在講她們學校的男學生,總喜歡跟在她後面,佩珍心裡明白是什麼原因,卻倒也不在意。反倒是我比較擔心,不知道那些小毛頭要怎麼退火?

話說回來,現在佩珍身上的白色窄裙,也因為淋雨而變得幾乎完全透明;連裡面穿的白色高叉內褲,也歷歷在目,內褲些許的布料好似包不住佩珍飽滿的陰部,亂竄的陰毛簡直就呼之欲出。這時的佩珍就像一位半裸的模特兒般,高佻又頗具骨感,長髮半濕而凌亂的披散在肩上,無法蔽體的衣衫,貼緊著玲瓏有致的三圍,女性的重要特徵若隱若現而自己卻渾然不知,這樣一個美人,正活生生站在我面前!

此番景像,身為正常男人的我,產生了無比的興奮,底下那根理所當然怒漲而起!

「咳!美芬,」我先吩咐我助手︰「你去幫佩珍倒一杯熱水,別讓給佩珍感冒了。」回頭再對佩珍說︰「佩珍,我陪你到裡面把濕衣服給換下來吧!」趁著美芬轉過身去的空檔,我趕緊站起來,半彎著腰,拉著佩珍往中間的小房間走。

佩珍看我這副模樣,才恍然大悟,笑罵著說︰「你這色狼!」急著跟佩珍進入房間後,也不管淑美芬水倒好沒有,趕緊關上房門,再大聲告訴美芬︰「我幫佩珍換個衣服,前面的生意就麻煩你了。」也不管美芬是否回應,就開始幫佩珍把貼在身上的衣物除下。

我的情慾已起,不管佩珍身上還濕漉漉的,貼在佩珍的身後,一手解開佩珍的上衣扣子,一手隔著窄裙跟內褲搓揉著佩珍的下體。

佩珍嬌嗔的說︰「強哥,濕冷冷的,很不舒服啦,等一下嘛,【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唉吆!頂到我了!」

這時佩珍的上衣已經被我脫下來了,正準備鬆開佩珍前扣式的蕾絲胸罩,可是佩珍卻開始蠕動了起來,而且伸手往我的下體撫去。冷不防就摸到我早已經漲大的陰莖,佩珍嚇了一跳,就一面撫摸著心愛的肉棒,一面說︰「什麼時候拔出來的?」

「房間門一關,我就把拉煉拉下,要不然頂著褲子好難受!」

佩珍知道我有不穿內褲的習慣,所以只要把褲子的拉煉拉下,漲大的肉棒就會自動蹦出來,比較方便交配。

除下佩珍的胸罩後,我雙手一齊努力,幾秒內就把佩珍的裙子褪下。接著用左手搓弄著佩珍的乳房,右手手指卻隔著濕冷的內褲,忽輕忽重地愛撫著佩珍的私處,把佩珍逗弄得全身趐軟,癱在我的胸膛。

「……嗯……強哥……嗯……嗯……」

「怎麼了,佩珍?」

「幫人家把內褲脫下來嘛!人家從學校就在想了。」

手指撥開佩珍的內褲,往裡一探,洞口已經從濕冷變溫熱,雨水混著佩珍的淫水,沾滿了我的手指,看來佩珍是忍不住了。

我從後面環抱著佩珍,雙手上下遊走著,靠著佩珍的耳朵說︰「你把內褲脫了,我就干你!」

佩珍一聽,急忙彎腰把內褲脫下,當佩珍把內褲褪至膝時,我再也忍不住,扶著佩珍充滿彈性的屁股,像只發情的公狗般,從後面「噗滋」就干進佩珍的陰穴!

佩珍「啊」的一聲叫了起來︰「……好……強哥好……」

「好甚麼好?」我拍一下佩珍的屁股,故意問佩珍,底下卻不停的幹著。

「……好……好爽……幹得……好爽……嗯……嗯……啊……」佩珍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強哥……不要那麼……用力……我怕……嗯……哼……嗯嗯……被美芬聽……嗯……啊……幫……嗯……幫忙……小力一點……待會被……嗯……啊……美芬給……聽光了……怎麼好意思……嗯嗯……啊……啊……」

「別擔心,外面風雨交加,美芬不會聽到啦。」我一面安慰著,一面幹著佩珍,並且往房間門的方向移動。

「……啊……啊……啊……強哥,……啊……你這樣……嗯……邊走邊……嗯……干,……嗯……弄得我……喔……好爽……嗯……哼……哼……啊……啊……啊……!」

幹著幹著到了門邊,我把佩珍的手架在門上,一樣是從背後猛幹著她,雙手搓揉佩珍的乳房跟乳尖,佩珍終於忍不住浪叫起來︰「……嗯……喔嗯……啊……嗯……嗯啊……嗯……強哥……啊……干到……喔……嗯……我的花心了……嗯……嗯……好……嗯……嗯好……嗯……嗯爽……啊……嗯……哼……啊……嗯……哼……啊……嗯……還要……啊……嗯……強哥……啊……嗯……不要停……啊……嗯……啊……」

佩珍的陰道突然傳來一陣收縮,緊緊夾住我的陰莖,我知道佩珍已經到高潮了。這段時間以來培養的性愛默契,已經讓我準確的攻擊佩珍的花心,短時間內就能讓佩珍到達性愛的頂點!

「……啊……嗯……不……要停……啊……啊……嗯……好……啊好爽……幹得……好爽……嗯……喔……啊……嗯……啊……嗯……喔……啊……嗯……不要……嗯……強哥……啊……爽……干……好強哥……好爽……爽……嗯……嗯……嗯……到了……啊……嗯……啊……嗯……到了……啊……嗯……啊……啊……啊……」

我不等佩珍第一次高潮平息,直接抽出陰莖,欲求未滿的佩珍又是「啊」的一聲,整個人都癱軟下去,我趕緊扶住佩珍,然後轉過她的身來,把佩珍整個人壓在門上,架起佩珍的左腿,把我那根陰莖又一次插進了佩珍的淫穴裡面,繼續不停挺進我的臀部,盡情享受佩珍美好的肉體。

「啊!」佩珍又是一聲浪叫,雙手緊緊的抱住我,不斷呻吟︰「……啊……要死了……啊……我快……啊……被你干……啊……干死了……啊……啊……啊……啊……要到……啊……要到了……啊……強哥……啊……啊啊……啊……」

眼看佩珍被我幹的高潮迭起,突然門外有人喊叫︰「老闆,電話!」佩珍跟我嚇了一大跳,看來剛剛佩珍的淫叫美芬都聽到了。

「喔,好,知道了。」我趕緊把陰莖拔出來,等個幾秒,讓陰莖稍軟再塞回褲襠裡。

佩珍在我陰莖拔出來後,整個人氣喘噓噓,連站都站不穩。我把佩珍抱到地板床上,說︰「你休息一下,我先去忙,待會再進來干你。」

我回到大廳,接起電話,原來是我北投的女友打來詢問颱風災情,我心底忍不住暗念︰「颱風最大的災情,就是你這通電話,害我只爽到一半,下次見面,看我在你身上補回來!」

聊了一會,想到佩珍還光溜溜躺著等我,就匆匆忙結束話題,掛了電話。一回頭瞧見美芬曖昧的眼神,真不知要說些什麼,倒是美芬先開口︰「老闆,你的臉怎麼紅了?」

哼,得了便宜還賣乖,佩珍免費教你叫床,還取笑我!

「沒什麼啦,怕佩珍會感冒,就陪佩珍運動一下流些汗。」

「在房間運動?莫非是……?」

「這樣你也猜得到,莫非你一直在外面偷看我跟佩珍在……?」

「佩珍姊姊叫得那麼大聲,運動可真是累壞了吧?」

「是我的運動量太大,她只負責流汗,不但不會累,恐怕還挺舒服呢!」

美芬跟我倆人隨便亂聊著,外面的風雨是越來越大了……

(二)

「對了,老闆,剛剛送佩珍姊來的是誰啊?」

「我哪知道耶!不過那輛墨綠色的March倒很眼熟,有點像在追佩珍的那個……綽號叫大目成的車……」

「哇!老闆這樣你虧大了!剛才佩珍姊那個樣子,豈不是便宜了那個大目成嗎?」

正聊著聊著,佩珍從裡面走了出來,身上已經換上一件粉紅色、無袖、低胸吊肩的長T恤。

這件長T恤說長也不是很長,正好蓋過臀部一些而已,這件是佩珍有時在我這裡過夜時的睡衣。有一次晚上佩珍來找我,等我下班後去附近逛臨時小夜市,佩珍嫌身上穿的衣服太過拘束,就換了這一件,下半身穿著白天的黑色絲襪及球鞋。在逛夜市的時候,佩珍修長又隱約可見的玉腿及低 露出的乳溝,幾乎成為男人們視奸的焦點。

佩珍看我跟美芬在聊天,走了過來。豐滿的乳房,隨著佩珍的腳步而東晃西晃,乳溝下方的兩旁,隱約可見佩珍的乳豆。佩珍的內衣褲已全都淋濕,所以裡面應該是空無一物。

佩珍也拉一條板凳,坐在美芬旁邊,雙手抵在腿上托著下巴,問說︰「看你們兩個聊得這麼起勁,是什麼事情啊?」

這時我坐在電腦桌旁的椅子上,美芬坐我對面,佩珍一坐下來後,我馬上翹起二郎腿。因為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佩珍的美胸跟勉強露出半邊的乳頭底下的淫穴還掛著剛剛被我幹出來的淫水,全部映入我的眼簾,剛剛軟化的陰莖頓時又豎懶起敬!佩珍大概是認為颱風天,也不會有客人上門,所以只穿這樣就走了出來。

「沒聊什麼啦!講幾個笑話而已。」美芬趕緊回答,看來美芬也不想讓佩珍知道她剛才的糗事。

「喔,美芬,沒什麼事,風雨這麼大,你先下班,早點回家好了。」我慾火又起,只好叫美芬早點回家,才能盡情的跟佩珍享受性愛的樂趣。

「謝謝老闆,那我就先告退了。」接著美芬就拿起她的T28,打給她男朋友阿雄,叫阿雄過來接她。

過一會兒,阿雄的紅色喜美就出現在門口,美芬早已收拾好東西,回頭說︰「佩珍姊再見、老闆明天見,Bye-bye!」

佩珍送美芬到門口,看到美芬冒著風雨衝上車後,回來坐在櫃檯旁的高腳椅上,左手撐著椅背,半邊玉乳被擠壓出T恤外,淡桃紅色的乳暈若有若無;雙腿一高一低,欠干的淫穴黑白分明地擺在我的眼前。

我回頭問佩珍︰「剛剛載你來的是誰?」

「唉,就是那個在追我的大目成啦!」

不幸被美芬給猜中了!

「他怎麼會送你來這裡?」

「強哥,你聽我說,真的很好笑。那個大目成追我,還真追昏了頭!這麼大的風雨,還跑到學校來找我。」

我沒好氣的問佩珍︰「他去找你幹嘛?看你這麼一副樂不可支的模樣。」

這時我已經從電腦椅上站起來,反正只有我們兩個人在,褲襠撐高也沒有人會笑話。佩珍一看我又勃起,嬌聲的說︰「強哥,你過來嘛!」我只好走到佩珍的身旁。

佩珍的手從短褲的下緣往上直竄,一把握住我那挺拔的陰莖,上下緩緩套弄了起來。

「強哥,我跟你說,那個大目成好變態喔!」

我一想到佩珍被大目成看個精光,就非常不爽,可是底下的性器卻依然挺翹著。佩珍也看出來我在不高興,索性就直接把我短褲的拉煉拉下,再度讓我的陰莖重見天日。

「佩珍,你穿這樣不太好坐在前面,你還是坐櫃檯裡面好了。」

雖然是颱風天,多少還是會有人經過,我可不願意讓別人看見這免費的活春宮。佩珍卻不以為然的說︰「我坐在櫃檯這邊,外面又看不到。」一時之間我也不能反駁,只好任由佩珍在可能被外人看到的情形下,繼續幫我服務。

「之前因為要排定課表,我問過大目成一些電腦方面的問題,一聽說今天下午不用上課,馬上就開著那輛March來找我,說當面教我比較快。那時我正好跟你講完電話……」

佩珍一面講著中午發生的事,套弄我陰莖的手,可從來沒停過。

「之前我就在想跟你陰陽交流的事,只覺得底下好癢,彷彿有幾萬隻蟲子在爬似的。我把這個景像,想成是你的精子往我身體的深處鑽;鑽著鑽著、讓我全身上下每個細胞,都跟著興奮起來。每個小蝌蚪,都是一個性愛精靈的化身,讓我的身體完全得到解放。高潮的感覺,就像海上的波浪一樣,陣陣的侵襲著我;一波高過一波,無法退卻、只能勇往直前承受這一切!直到每一個毛細孔,都完全得到舒張,腦下垂體持續分泌,不停的釋放出醞釀已久的激素,那些性愛精靈一點一滴融入我身體的每一部分,當我充滿肉慾的心靈,張開滿懷喜悅的羅網,捕捉著每一個神經末稍傳遞的快感,慢慢消融在我的大腦裡,漸漸地我才平息下來!」

聽得我稟氣凝神、目瞪口呆,不禁暗自讚歎︰我的媽呀,原來自慰還有這麼大的學問!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