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婦淑媛

孕婦遇暴失身,隨即產下一女。

簡淑媛從睡夢中醒過來,腰部的酸痛讓她睡不著,這次懷孕八個月之後和老公做完愛之後常會這樣。

她下了床,困難地彎身撿起掉在地上的孕婦內褲,挺著三十五周的大肚子走到浴室,她邊走邊摸下體,還濕滑著呢!

她坐在馬桶上開始小便,翻開手上那件孕婦內褲,黃黃的褲襠上還有一小片未乾的黏液,她覺得自己的性欲似乎比懷第一胎時好,甚至比沒懷孕時更強,最近兩、三天就做愛一次,每天都還要自慰一、兩次,甚至最近幾次做產前檢查內診時,醫師的手都會讓她興奮起來,下了內診台馬上要到醫院廁所裏脫下內褲自慰。有時她覺得自己是個淫蕩的孕婦,簡淑媛用衛生紙擦拭完下體,這個簡單的動作也能挑動她的性欲,讓她又忍不住把手伸到兩腿間黑絨絨的毛叢中摩擦揉搓著。

她「嗯……嗯……喔……唉唷……唉唷……」嬌弱地呻吟起來,想像一個蒙面歹徒扯下她的孕婦裝,拿著刀逼自己解開胸罩,因為有點斜肩,三年前一個華歌爾專櫃小姐介紹簡淑媛穿肩帶在背後交叉,開前扣的「美背式」胸罩,後來她就到處找這種胸罩,現在她所有的胸罩,不管是華歌爾,黛安芬,還是繽婷,欣姿芳都是這種樣式的。

她開始揉擦自己因懷孕而變得肥碩的乳房,彈珠般的乳頭不久便挺立起來,她的手在溽濕的兩腿之間更起勁地運動著,一面還想像那個人強行分開自己緊緊夾攏的雙腿,把那大東西硬塞進自己的體內,簡淑媛喉嚨發出不要不要的呻吟,屁股和雙腿也緊緊夾了起來,她知道自己的陰道開始不自主規律收縮起來,抽動的感覺流到肛門而有點便意,肚子又慢慢變硬,她啜泣般地喘起氣來……

她生第一胎時,前一天和先生做愛,而且還達到了高潮,完事後肚子變硬發脹,她睡了兩小時被陣痛驚醒,趕緊去醫院待產,簡淑媛濁重的呼吸聲慢慢平緩下來,臉仍潮紅,她鬆開緊夾的雙腿,站起來把內褲穿上,漱洗完畢,她走回房間,從地上拾起胸罩,俯身穿戴整齊,扣上開前扣,看時鐘才五點半,她套上孕婦裝,出門去買菜。

她在巷口叫了部計程車,告訴司機到第一市場,簡淑媛覺得那司機好像一直從後照鏡看她,還一直和她聊天:「太太,你肚子這麼大,快生了吧?怎麼跑那麼遠買菜?」

「在那邊買習慣了。」

「萬一買到一半肚子痛起來怎麼辦?」

「我還有五個禮拜才生產呀」

「懷孕很辛苦喔,會一直想上廁所吧?」

「大概二、三十分鐘就要跑一次廁所。」

最後他竟問:「你現在有沒有和先生做愛?」

簡淑媛臉都紅了,狠狠瞪了他一眼,但他還一直追問,簡淑媛煩不過只得點了點頭,那司機叫了起來:「哇!好羡慕你先生,我老婆才七個月就不讓我碰她了,你都快生了,你先生還可以……」

她不耐煩起來,打斷他的話:「車子裏好像有一股味道。」

司機說:「那是外面的味道,我關窗開冷氣好了。」還拿出一罐清香劑朝後座噴了好幾下,車子開得飛快。

簡淑媛告訴司機:「開慢點,我頭有點暈。」

她看了表,五點五十二分,應該到了才對,看窗外好像不是平常走的路,她問司機:「你有沒有走錯路?怎麼還沒到?」

他說:「沒錯沒錯。」

簡淑媛覺得頭越來越暈,身體發熱,車子「吱」一聲停下來,竟停在一個荒僻的郊區小學門口。

她大聲問司機:「你要幹什麼?」

司機笑了兩聲,走下車拉開後門,手上竟多了一把亮晃晃的刀子,簡淑媛只覺得轟地一股血沖上腦門。

司機說:「別急著買菜,下來透透氣。」

她困難地下了車,才一轉身就被他抓住手腕,她知道那把刀抵著她三十五周的大肚子,有一點刺痛的感覺。

「不要亂跑,刀子刺進去對孩子多危險!」

簡淑媛兩腿不聽使喚,讓他摟著半走半推進去,他把她推進一間教室,簡淑媛看他鎖上門,兩腿發軟靠在牆上,尿都控制不住地滲出來。她顫抖著問他:「你想幹什麼?」

司機淫笑著說:「幹你呀,讓你換過個口味,保證幹得你死去活來,意猶未盡!」

簡淑媛勉強發出聲音:「你不要傷害我,皮夾給你,求求你放我走吧!」

那人翻開皮夾,看見三千元和她的身分證,【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大笑起來:「淑媛小姐,謝謝你這麼多賞金,你會很爽的!」

簡淑媛嚇得哭了出來:「我挺著一個大肚子,為什麼不找一個漂亮小姐?」

「漂亮小姐很多,漂亮的大肚婆不多。」

「求求你不要強姦我,再兩天我就懷孕九個月了,你這樣孩子會受傷的,拜託你。」

司機笑道:「你乖乖和我配合就不會受傷,反而會很爽。」他伸出魔爪向她的胸部襲來。

簡淑媛一邊抽咽一邊喊叫:「救命!救命,強姦啊!」

她護著雙峰的手很輕易就被他撥開,他的另一隻手又掀起簡淑媛的孕婦裝下擺,伸進她兩腿中間,她夾緊雙腿,卻晚了一步,簡淑媛淚流滿面,「不要,不要!不可以,怎麼可以這樣!」直叫,無力的雙手捶著那人的身子。

「淑媛,不要害羞嘛!」他把她壓在牆上。

她的頭左右扭閃,卻躲不開那人的唇,印在她的臉頰、脖頸、雙唇上。簡淑媛仍然含混地叫著,雙股用力夾緊,但他的手仍在她的下身挑逗著她,撫摸、按壓著她的陰蒂、陰唇,簡淑媛耗盡了力氣,嚶嚶地嗚咽著。

他的手肆無忌憚地伸進她孕婦裝的胸口,俐落地滑進她開前胸罩的罩杯裏,愛撫揉擦著她因懷孕而變得肥碩的乳房,他的手指點到她的乳頭,簡淑媛渾身一顫,驚奇地發現自己的乳頭不知在甚麼時候已經變得珠硬挺立,像今天淩晨和她先生做愛一樣。

這時簡淑媛已經不喊「不要」、「強姦」了,偶而他的手按壓得太用力,簡淑媛還會叫道:「小力一點,你這樣那邊會痛。」

簡淑媛恍惚覺得他的手在她的胸部和毛絨絨的雙腿間放電,傳遍了她全身,她的牙齒不知不覺地咬住了下唇,免得發出忘情愉悅的呻吟,簡淑媛感到下體那股熱流慢慢湧了出來,她孕婦內褲的褲襠濕淋淋一片,司機翻開她粘滑的褲襠,手指碰觸到簡淑媛滑膩的陰唇,她「啊」了一聲,他的手在她的下身遊移時,簡淑媛有一股衝動,想要像淩晨在浴室裏一樣,雙腿夾緊用力。

她雙手緊摳著牆壁,下唇幾乎要咬出血來了,極力壓抑這股衝動,她的雙腿張開來,微微顫抖著。

忽然,她感覺到一隻手指撥開了她的陰唇,這個細微的動作讓簡淑媛整個崩潰了,她「嗯……嗯……唉唷……唉唷……」地呻吟起來,雙手緊抓著他的背,屁股夾緊,兩腿劇烈顫抖起來。

簡淑媛知道自己的肚子又在變硬發脹,但他在她裏面的手指讓她只能「救救我,唉唷……唉唷……挖我的……幹我吧……」地呻吟著,她的潤滑液還在不停地流,她從來沒有感覺到像這樣一發不可收拾……

他一手抱住她,伸手到她背後,把孕婦裝的拉到底,拉扯兩下,簡淑媛的孕婦裝掉在地上,她的身上只剩一件開前扣、後背交叉的胸罩,和一大件白色有鑲空蕾絲的孕婦內褲,遮著她九個月的大肚子,和她最隱私的地方。

他親吻著她每一寸肌膚,頭髮、臉頰、頸子、背、胸、肚腹、大腿、屁股,簡淑媛一直低低呻吟著,偶而爆出一兩聲特別亢奮的叫聲(他又親到了她的性感帶),她感覺到下身一陣陣猛烈的攣縮,抽動收縮的感覺漫延到肛門和高高隆起的渾圓下腹,簡淑媛全身酥軟,靠在他身上,渾身的張力都集中到規則縮放著的屁股和兩腿中間了。

他一把抱起簡淑媛,將她放在辦公桌上,又拿兩張課桌讓她放腳,他一面親她,一邊用手打開她胸罩的前扣。

簡淑媛不能自己地扭著身子,自己抬起上身,把胸罩拉下來,就趕忙將他的頭按在她的胸口,讓他的口舌玩弄她豐碩的乳房和珠硬的乳頭,她像平時上婦產科的內診台一樣,兩隻大腿分得開開的,讓他的手在她下身流竄。

隨著他手指的進出,她規律地大聲呻吟,簡淑媛知道自己下體好熱好漲,潤滑液失禁地流出來……

最後他終於把滿是透明黏液的手從她濕透的褲襠裏抽出來,決定脫下簡淑媛的孕婦內褲,腰肚脹她都管不得了,她只知道順從地抬高屁股,好讓他順利脫掉一大件孕婦內褲,簡淑媛呻吟著:「我身上只剩一雙平底鞋了。」

他看了她的胸罩(26-13980B),笑著說:「淑媛,我老婆也是穿黛安芬的喔!」

簡淑媛張開她的雙腿,大叫道:「愛撫我,愛撫我!」

「我用舌頭來愛撫。」他把頭埋在簡淑媛兩腿間的黑色草叢中,她「哼哼唧唧」地叫了起來,兩腿用力夾著他的頭,滿臉通紅的簡淑媛浪叫起來:「救命啊,喔……救我,救我,受不了了,趕快進來,拜託你趕快進來,我不行了,快要爆開了,喔……幹我,強姦我,求求你!」

他忽然掙開來,把她雙腿分開,然後屁股往她雙腿間慢慢擠進去,雙手撫弄著她挺立的雙乳,簡淑媛只感覺到那個東西,比手指粗好多倍,頂開了她的陰唇,慢慢插進了她的身體,將她裏面整個塞滿。

她尖叫出來,他規律地推拉,讓她一陣陣地尖叫,高壓電從她的下體像波一般擴散到全身,簡淑媛甚而抬起屁股,迎接他的刺入,他在她不自主規律痙攣收縮的陰道裏抽送,滑溜的潤滑液發出了奇異的聲響,簡淑媛尖叫著:「幹死我!頂死我!」

最後,他給簡淑媛最重的一刺,簡淑媛挺著九個月的大肚子,仍然抬高屁股、弓起腰,像把張滿的弓迎向他,她渾身猛烈抖動,兩隻大腿死命夾緊,在幾次尖叫和劇烈的痙攣抖動後,簡淑媛全身軟了下來,躺回桌上。

她知道那人射了好多在她裏面,有一股溫暖潮濕的感覺,然後他變軟了,從她體內抽了出來,他穿好衣服,幫簡淑媛撿起孕婦內褲,把它翻回正面,幫她穿上,簡淑媛勉強抬眼看了表,六點二十五分,便不支昏昏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