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姦雙胞妹妹

我和妹妹是一對孿生兄妹。隨著我們逐漸長大、慢慢成熟,妹妹變得愈發標致,全身透露著那種東方美女的性感與嫵媚。所以我經常想,這麼好的美人坯子,白白的讓別人享用了,不是白瞎了嗎!

於是我就一直找機會下手享用我妹妹嬌美的身材!終於有一天,機會來了!我父母放長假出門旅遊去了,要三個月才能回來。

我心想: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此時不下手,更待何時!

我趁妹妹還未回家的時候,把一切東西都準備妥當,就作在沙發上看起黃色小說來!

過了一會,我聽見門鈴響起,就忙去把門打開,果真是我妹妹回來了,因為我們家總有人在家,所以我妹妹從來不帶鑰匙!

妹妹進屋後,和我打了一聲招呼,便去放水洗澡了。妹妹放好水後,便去她的房間取東西。

於是我忙把事先準備好的春藥撒在了浴缸裡。然後我坐在沙發上繼續看我的黃色小說!

過了一會,妹妹洗完澡出來了,穿著一件薄如蟬翼的浴衣,那線條更加的迷人了!

看著妹妹那迷人的身材,我的雞巴慢慢的支起帳篷來!

果然不出所料,沒過幾分鐘,妹妹便面部潮紅,兩條腿也開始不安分的動起來。

這時,我便拿來了事先準備好的下了迷藥的一杯飲料,端到妹妹跟前,問她:“怎麼了,蘭蘭(妹妹的小名)?不舒服嗎?先喝一杯飲料吧!”

妹妹不疑有詐,一口氣便把飲料都喝了下去。由於我下的迷藥量比較大,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妹妹便倒在沙發上昏睡了過去。

我使勁推了推她,一點反映也沒有。於是,我便把妹妹抱到了我的臥室裡。

我有足夠的時間可以隨心所欲的做我想做的事,開始工作了。

把這樣一個美麗的,軟綿綿的少女仰面放到床上,心裡砰砰直跳,真有點害怕。

但當我看到這張俏麗的臉緊閉的雙眼櫻桃般的紅唇和玲瓏剔透的身體,欲望壓倒了一切,我的老二早就支起帳篷了。

我哆嗦著雙手,脫下了妹妹那薄紗般的浴衣,棉質的雪白的文胸映入我眼簾,再輕巧的松開胸罩的暗扣,一對雪白耀眼的乳房跳進我的視線,妹妹的肌膚好像綢緞般,光滑修長的玉頸,挺撥而不松垂的乳房,堅挺富有彈性,兩粒粉紅色的乳頭大小有如櫻桃一般。緊閉的長長的眼睫毛,標致的臉龐,真美!

我深深的咽了口唾沫。好一個現代的睡美人!

先做什麼呢?從上往下來吧!先讓這個睡美人給我吹蕭!我把妹妹的身體往床邊推移了一點,站在她的頭前,兩手扶著她的頭偏過來,正好對著我的下身,我把直挺挺的陰莖掏出來豎在她的面前,一手扶頭,另一隻手抓住我的老二在她美麗的俏臉上抹來抹去,在她緊閉的眼簾和臉龐,鼻梁秀發之間擦來擦去,最後,停在她櫻桃般的小嘴邊。

我輕輕用手啟開她的紅唇,再格開她整齊又雪白的小碎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撲哧”一聲,把我的老二插了進去,妹妹的小嘴緊緊的包裹著我的陰莖,一絲縫隙也沒有,腮幫隨著我的抽送起伏,一條柔軟而又濕潤的香舌搭在我的龜頭下,牙齒又輕輕的磨擦著我的“玉柱”,再看著她緊閉的眼睛,毫無知覺的她可不知道在給我這個哥哥吹蕭呢。

我想這肯定是她的嘴第一次接觸男人的陰莖哦!她的舌頭無意識的蠕動,反而比有意識的吸吮更加有趣。

我用雙手抱住妹妹的頭下身頻率加快的抽送起來,長長的陰莖直搗到她的咽喉深處,她的口水也隨著陰莖的抽送順著嘴角流了下來。我的左手也不閑著,輪流揉捏搓壓著她的那雙乳房和小巧的乳頭,在我努力的工作下,妹妹一對軟滑又有彈性的乳房也越摸越大,越揉越挺,乳頭的顏色也從粉紅逐漸變為艷紅,乳頭高高的翹起。

我想她這輩子也沒這麼受刺激過!老二抽送了五十多下我就忍不住想射了,我想這可不行,我還沒有爽夠呢,於是停止抽送,讓老二含在她溫暖濕潤的小嘴巴裡,陰莖上脈搏的跳動,感受著妹妹的小嘴給我帶來感官上強烈的刺激。

休息了一下,我抱住她的頭又開始了第二輪的轟擊。妹妹的臉蛋隨著我的運動變得更加紅潤了。

一直抽插了將近三百多下,伴隨著我全身觸電似的抽搐,我的精關一松,一股滾燙的熱流湧了出來,我將陰莖插入了妹妹咽喉深處,在那裡一古腦的射了出去,我抬高她的頭,讓這股精液流入了她的食道裡,一滴沒剩。

由於過度的興奮,還是半挺的陰莖呢。我讓它在妹妹的小嘴裡溫存了好一會,才戀戀不捨的從帶給我歡樂的地方抽了出來。

妹妹今天穿的是一條白色絲織的三角內褲,鼓鼓的包裹著她的“禁地”,我褪下了她的內褲,這樣,妹妹的下身就坦蕩蕩的暴露在我的眼前。

修長的美腿盡頭,一叢黝黑的嫩草呈倒三角軟綿綿的覆蓋著她神秘的“禁區”,我不禁用手撫摸她的陰毛,黑亮亮的光滑而細膩,像絲緞一般輕柔,妹妹的陰部都像她的臉龐身材一樣動人,真美!

再往下就是令我魂縈夢繞幾個月的“桃源洞口”了!妹妹陰部一道緊密的細縫遮住了神秘的一切。

我蹲下身,用力掰開她的兩腿,讓它以最大限度的叉開,快成180度了,我把它成M型的搭掛在我的雙肩上,現在,我的眼睛離妹妹美麗的陰部隻有五公分距離了,鼻子幾乎都可以踫到!我想如果妹妹知道她會以這個姿勢暴露在她哥哥的面前,她一定羞死掉了。我用雙手撥開她的陰唇,陰唇最上面是妹妹的陰蒂,有米粒大小,這是大部分女孩的敏感地帶,我不會放過的。

妹妹的陰唇是可愛的淺粉紅色的,兩邊陰唇緊閉著陰道口,我以兩根手指輕拉開她的陰唇,露出緊閉的陰道口。

妹妹的陰道很干燥,我仔細窺探內裡的情景,令人感動的是在離陰道口三寸許的位置,有一塊暗粉色的血色小薄膜,證明了我這美麗的妹妹仍未經人道的事實。由此我確定了妹妹真的是個處女,這一發現讓我喜出望外。

於是我便湊過頭對著妹妹的陰道口吹氣。她何曾試過如此玩弄,隻見妹妹的陰道輕輕抖震,我以舌尖貼著妹妹的陰唇,吸著內裡的氣味,妹妹的陰道內傳來陣陣的處女氣息,我把妹妹的陰唇作更大的張開,以尾指輕輕逗弄她的陰核,一下一下觸電般的感覺傳遍妹妹的身心,我卻不急於一下子奪得她的貞操,因為如此上佳貨式一定要好好的玩弄,漸漸地我將尾指的一節插進妹妹的陰道內,確保不觸及處女膜便輕輕來回抽動,她的陰道漸漸變得熱了起來,昏迷中的妹妹慢慢地從陰道深處流出了一些透明的液體。

身體是最誠實的!妹妹的呼吸也開始加重,【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而且她的胸脯也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我以尾指沾了一些她流出的淫水,舔了舔手指上的透明液體,有點腥,不過蠻好喫,便彎下身把嘴唇對著妹妹的陰唇,輕輕吸啜,把由妹妹陰道流出的愛液喫過干淨,再以舌尖輕伸進妹妹的陰道來,輕挑逗妹妹的陰核,妹妹哪裡受過這種挑逗,即便是在昏迷中,她的身體也輕輕的扭動著。臉上泛起了一片緋紅。潮水般的愛液由妹妹的陰道內湧出。

行了,玩弄至今該讓我爽啦,我要給我這個美麗的妹妹開苞啦!我把妹妹的雙腳作最大的分開,怒脹的陰莖直指向天,足足有八寸長,像為將要開苞這美女而興奮,我把早準備好的一條白手絹放在妹妹的陰道口下,以接載處女血作為紀念品,準備好一切後便以硬脹得如同雞蛋一樣的龜頭,輕抵在她的陰唇上。

破處的一刻終於來臨,我雙手分抓著妹妹的雙乳,深吸一口氣,便運腰力

把陰莖慢慢地刺進妹妹的體內,雖然已有愛液的滋潤,但妹妹的陰道比想像中更為緊窄,雖經我大力一插,但陰莖仍隻能插進一寸許,妹妹灼熱的陰肉緊夾著我的陰莖,像阻礙我更進一步般,我把陰莖抽出一半,再狠狠用力一插,陰莖又再進入了小許,真的很緊。我不禁驚訝妹妹陰道的緊窄程度。

我不斷用力抽插,再加上愛液的潤滑下,經過了十來下的努力,終於遇上阻礙,我的龜頭抵在一塊小薄膜上,我知道已觸到妹妹的處女膜,我將陰莖緩緩抽出,直至停在她的陰道口!我深吸一口氣,雙手抓住她的雙乳,腰部一沉,把我的陰莖深深的插入,隻感覺到阻力一下就被我的大炮穿破了。

我一插到底趕忙停住。妹妹珍藏了二十多年的處女膜被我一下子轟穿。隻見昏迷中的妹妹眉頭一緊,鼻子裡發出“哼”的一聲,但是沒有醒過來。我見沒事,就輕輕地往外抽出我的陰莖,而她的處女血絲混和著愛液也流出落在我早先放好的白手絹上。

我把手絹折疊好細心的收藏起來。

沒有了處女膜的阻隔,我的陰莖開始進行更深入的插進抽出,我的腰肢作更大幅度的抽送,直至我的陰莖擠入了六寸許。

我發覺已頂到了妹妹的陰道盡頭,我停止了所有抽插,享受著她那灼熱陰肉傳來的擠壓,妹妹的陰肉不斷收縮擠壓,不停的刺激著我的陰莖。真的好緊,我又差點洩啦。

我屏住呼吸,舌尖緊頂住上顎,集中精神,陰莖再次展開運動,以九淺一深的形式抽插著,每當來到深的一下時,妹妹總不自覺在昏迷中發出輕哼聲,這樣干了差不多二百多下,我又改九淺一深為五淺三深,陰莖加速抽插著妹妹的陰戶,隻見她的呼吸聲逐漸加大,直至不自覺的哼哼起來,昏沉地將下體內的肌肉緊夾著我的陽具。

我被妹妹不由自主的淫聲弄的興起,更加地賣力抽送,而她則是無覺地瀋醉在被奸的快感當中。

陰莖傳來的緊密磨擦帶給我強烈的快感及征服感,漸漸地妹妹的陰道變得灼燙並更大幅度的收縮,擠迫磨擦著我的陰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