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吟之欲求

作者:中國島

(上)

已是中午十二點了,女兒還沒起床。段恩澤在廚房弄得叮呤?啷響,也沒把她吵醒。今天週末,不用上學,但不能不吃飯啊!

飯菜都端上了桌,段恩澤喊了好幾聲也沒聽見房裡女兒的動靜,有點擔心女兒是不是生病了。站在女兒臥室的門口,他的心越跳越快。女兒十七歲了,出落得娉婷大方,嬌媚動人。愈發隆起的胸部是年青的肉體成熟的象徵。隨著女兒的長大,段恩澤竟開始的害怕進入那個私密的空間。

「瑩瑩……吃飯了!瑩瑩?」段恩澤敲了敲門,可仍沒有任何回應!

又等了約二分鐘左右的時間,段恩澤終於耐不住關切的心情擰開門鎖,「瑩瑩……你……」你字還沒脫口,就愣住了。

眼前的光景算不上淫靡卻也香艷十足,完全出乎段恩澤的意料。這是男人最渴望看到的一幕,但作為父親的他又是極不情願面對的。

隨風飄蕩的窗簾沒有遮擋住多少室外的烈火焦陽,鵝黃色的光斑灑在少女白皙的肌膚上明艷動人,靜靜安躺在粉紅色單人床上的段瑩瑩,只有薄毯的一角輕掛在腰間,成熟的少女裸體幾乎一覽無遺。

〔這孩子,怎麼這樣睡。〕段恩澤本想走上前幫瑩瑩蓋好毯子,並看一下女兒是不是感冒發燒了,可是他竟然挪不動腳步。

段瑩瑩屈膝捲縮在床上,光潔無暇的股瓣呈現漂亮的圓弧。順著柔滑的背肌,一眼便可望見酥胸側露的半球。更令慾火膨脹的是那白晰肉感的大腿,直到腿根都毫無遮擋。不知是不是無意識的瞟到暴露的花溪,段恩澤的眼睛就再也無法從那條溝谷上移開。

緊閉的肉唇邊沒有雜亂的細毛,顯得無比的稚嫩光滑。有若一線天的細縫間,微露兩片褶皺的花瓣不禁讓人想入非非,更為誘惑的是蜜唇的中間竟然掛著晶瑩的露珠。

段恩澤自然知道那是什麼,十七歲正是少女懷春的年紀,可是真正親眼看到,心中仍是顫動不已。

〔死丫頭,不會是在做春夢吧?〕段恩澤不禁好奇起瑩瑩春夢的內容。

「爸……你在看哪裡?」瑩瑩冷不丁的突然冒出一句,狠把沒收回心神的段恩澤嚇了一跳。他腦袋一炸,冷汗都差點流出來。

「死丫頭!你怎能這樣睡?女孩子家的,應該有點羞恥心。快…吃飯了!」或許是心虛,更或者是害怕這樣尷尬的場面,段恩澤不敢多呆,責怪一番後便匆匆離開。

瑩瑩翻身坐起的時候,只看見父親關門時的一個背影,她那紅撲撲娟秀的臉龐下竟浮現一絲幽怨。

忽的一陣清風飄過,瑩瑩隱約感到腿根微涼的,適才將手指探到私處,發現不知何時,蜜穴口已有些黏滑。瞧著指尖閃動的水漬,瑩瑩難為情的自言自語低呤。「被看到了嗎?」

段恩澤埋頭吃飯,腦海裡卻揮之不去瑩瑩赤裸的肉體和股間綻放的花蕊,就連自己最拿手的醬湯排骨也都食之無胃。

段瑩瑩身著一席睡裙悠悠的飄進衛生間,蓬鬢亂髮、卡通拖鞋,也能只有在少女時代和嫁為人婦後才會看見吧。

從衛生間出來,瑩瑩已梳理好發暨,以清純可人的樣子出現在段恩澤面前。吊帶樣式的睡裙印著hellokitty的卡通形象,長長的秀髮盤在腦後,裸露的香肩粉頸,在此刻不同以往的散發著誘人的氣息。偶或是段恩澤的錯覺,今天的瑩瑩隱隱流露出女人成熟的性感和嫵媚。

飯桌上的兩人都是沉默不語、各懷心事,全沒平時的歡快融恰。【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段恩澤忍著不去想,不去看對面的女兒,不過心中始終按耐不住那份久違的悸動。

六年了,妻子過逝後就只有他一個人拉扯十一歲的瑩瑩。他的薪資並不高,所以這些年來都沒有碰過女人,一百元一次的小姐,他更是想都不敢想。只有用工作來麻痺自己,實在寂寞了,也就一個人默默地解決。

然而,他最不願面對的,便是女兒時不時春光乍洩的美妙肉體,就像巨大的黑洞啃噬他的道德理智,特別是近兩年,隨著女兒身體性徵的發育,愈發感到和女兒之間的獨處變得難以平復。

段瑩瑩挑了幾口飯菜便咬著筷子停下了,若有所思的盯著餐桌。

「爸……」瑩瑩首先打破了沉寂。「你剛才都看到了?」

瑩瑩看似不經心的的問話,讓他頓時緊張起來。他當然知道女兒的意思,只是他還沒來得急做好思想準備。「看到什麼?」段恩澤無意識的反問道,話一出口便後悔了。

瑩瑩咬了咬下唇,臉上印上一抹嫣紅。「爸爸,剛才在看……我的屁屁嗎?」瑩瑩質問的眼神,使段恩澤理虧得不敢直視。

「說什麼胡話呢,快吃飯,吃完了去做功課。」段恩澤胡亂找了個理由搪塞。

「功課昨天就做完了。」瑩瑩不以為意的幽幽道。「色狼爸爸,偷看人家。」瑩瑩露出調皮的微笑,但生硬的笑容中彷彿有怪罪的意思。

本來段恩澤完全可以以父親的威嚴,怒斥女兒,可是能是心虛在作祟,神魂顛倒的不知道反駁,倒像小孩子不願認錯般貧嘴起來。「女孩子家的,不好好睡覺,連衣服都不穿好。」說到不穿衣服,作為人父的底氣卻更顯得不足。

「那樣舒服嘛!」瑩瑩噘起嘴,突然又好奇的問道。「好看嗎?」

剛剛才艱難的強壓下,腦袋裡驚艷誘惑的畫面,如今又被女兒勾起翻騰的波瀾。「吃飯!哪來的那麼多屁話。」段恩澤故作生氣,再這樣下去真不知道該如何收場。褲襠間的凶器迅猛的抬頭,還好在桌子下面,女兒看不到,不然真當自己有齷齪的念頭,那樣父親的顏面何在?

「唉呀好熱呀!」瑩瑩也不在糾纏,她似乎也害怕爸爸真的生氣。「熱死了,一點胃口都沒有。」她稍稍弓起身,段恩澤以為她想離桌,接著又看到她重新坐下,好似彎腰揀什麼東西。

「這樣就涼快多了。」瑩瑩說著從桌子底下拿出一團白色的東西放到桌面上。

瑩瑩若無其事的又挑了兩樣菜放入嘴裡,故意不去理會父親驚詫著瞪視那團白布。

段恩澤的內心,因為女兒拿上來的東西更加狂濤亂湧。女式的純白內褲就放在眼前兩尺多的地方,佔據了他大半的注意力,女兒稚嫩的肉縫又一次急劇左右他的思潮。〔要死,臭丫頭,開什麼玩笑!〕跨部的肉棒亢奮的脈動,嘴上這樣說,卻不由自主的幻想著桌下的艷光外露。是個男人都會經不起如此的誘惑,但倫理道德約束著他的行為,他是一個父親,而不是禽獸,可父親也是男人啊。

「啊!不想吃了,減肥。」瑩瑩撇撇嘴,留意到父親時紅時綠的臉,也感覺自己過分了點。「好熱,好熱……沖涼去。」

〔沖涼!〕瑩瑩的每句話彷彿都在將他向情色的方向引誘,他越是刻意牴觸,就越是不能自已。只到瑩瑩關上衛生間的門,段恩澤才稍稍放鬆下來。

一般折騰下來,飯沒吃好,也沒了心思。段恩澤收拾碗筷,努力不把桌角的內褲放在眼裡。可等擦桌子的時候,那團白布卻是拿也不好,不拿也不好,總顧忌著心底深處的那片禁錮之地。

「爸……你在做什麼呀!嘻嘻!」不知什麼時候,女兒已從衛生間出來,正看見盯著桌上內褲發呆的段恩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