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淫婚禮

作者:hehuhf

背景:楊氏企業是H市最有錢最有實力的公司之一,三年前李氏集團被楊氏企業利用卑鄙手段兼併,董事長李東宏自殺,其妻子一病不起,沒出半年隨夫而去,其子李世傑不知所踪。

沒錯,李世傑就是我,從我母親過世那一刻起,我就開始計劃報復整個楊氏家族,讓他們永世不得翻身,使他們個個身敗名裂。為此我用父母僅留的一些積蓄去一個叫泥崩的國家,拜一位叫露露羞的催眠大師學藝,三年後我學業有成,可以輕鬆催眠一般人的精神思想。現在我利用這卑鄙下流的催眠術糟蹋了楊氏家族的所有女性,並使她們成為我胯下性奴,男性被我灌輸的綠奴的思想,然後好戲的高潮開始了。

(1)清晨的狂想曲

「蘭蘭,蘭蘭,起床了。」一個身才高挑且很豐滿的貴婦人在房間的門外叫著自己女兒。

「蘭蘭快起來了,今天是你結婚的日子,快起難道讓我們尊貴的主人等你起床嗎?」貴婦人繼續催促著女兒。

「讓我再睡會,媽媽,昨天主人把我肏到高潮5回,凌晨3點主人才離開,再讓我多睡5分鐘,五分鐘後我就起床。」女兒換了個睡姿繼續酣睡。

「那你爸爸來叫你起床了。」

「不要,我才不讓那個沒用的男人碰我的身體,除了主人,誰都不可以,我這就起床。」懶床的女兒叫楊蘭,是楊氏企業董事長楊昭的大女兒,是第一個被我攻陷的楊氏家族的女人,而今天就是我和楊蘭的結婚的日子,當然了這是一場不一般的婚禮。

楊蘭緩慢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拉開窗簾,讓清晨第一縷晨光灑在自己的胴體上,想起昨晚瘋狂的性愛,左手不由自主的抓弄自己那白皙的大奶子,右手滑向那烏黑濃密的森林。

「好想見到主人,快點肏自己……」

左手鬆開大奶子撥開自己紅腫的陰唇,右手食指和中指伸進了那微微濕潤的紅色揉動。

「昨天主人射在裡面7次,應該還留有一些精液的,真想吃主人的精液啊。」這樣想著,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加大了力度,使勁往自己小穴的伸出摳挖著,終於從裡面摳出微微發黃濃稠而且混合著自己淫水的精液,看著兩指間的精液,楊蘭那俊俏柔美的臉龐浮現出淫媚又渴望的表情,把手指上的精液靠近鼻子貪婪者聞著精液的味道。

「啊!主人的精液不論何時聞起來都是那麼誘人。」急不可待的把兩隻伸進自己誘人的口中,來回吸允著,直到把手指上的精液全部舔舐乾淨才把手指拿出來。「主人的精液太好吃了,還是想吃到新鮮的精液……」楊蘭不由自主的想到。

「蘭蘭你起來了嗎,洗漱,然後化妝,你的堂姐堂妹都來給你當伴娘了。」母親催促道。

「我已經起來了,這就來開門。」楊蘭把房間門打開,出現在門外面的是四位年齡各異的美麗女子。

「小騷貨,太陽都曬屁股了,還沒穿上衣服,小心主人肏你啊。」其中一個看上去年齡稍微比楊蘭大一點的女人一臉媚笑說道。

「恭喜新娘子啊。」剩下兩個年齡比楊蘭小的女人一臉笑容向楊蘭恭喜道。

「都這都幾點了,你還沒有洗漱,馬上主人就要接你來了,快遞去準備。」母親有些惱怒的催促道,但掩蓋不住因女兒出嫁的喜悅心情。

最年長的女人叫趙雅姿,是楊昭的妻子,在我攻陷楊蘭後,又一次我和楊蘭在他們家裡瘋狂的做愛了一天一夜,楊蘭的騷穴裡始終插著我的大肉棒,很是銷魂。第二天楊昭夫婦旅遊歸來,正好把我們堵在床上,我順便催眠了楊昭和趙雅姿,爆肏了趙雅姿,給其下的心理暗示是:「趙雅姿是一個天生的蕩婦,每天如果不讓我肏個三四回,就會生不如死,以被我肏玩為榮」就在那一天,首次讓我嚐到了楊家母女花的甜蜜滋味,而楊昭被我下的心理暗示更是:「完全允許楊家的女性被眼前這個男人隨意姦淫,以被我姦淫為榮,沒有我的允許,楊家所有男性不能觸碰所有楊家女性,包括楊昭自己」。隨後召開了楊氏家族會議,當場催眠楊氏家族所有人,給他們下了楊昭和趙雅姿同樣的心理暗示。

另外三個妙齡女郎,分別是楊蘭的堂姐楊瑤,楊蘭的兩個雙胞胎堂妹楊茹和楊茜,當然她們也沒有逃出我的淫爪,也被我肏過無數遍了。

而這四位麗人今天的穿著也是相當誘人。趙雅姿雖然已是40歲的人,但因為家境富裕,平時也很注重保養,儼然一副30出頭的少婦模樣,身材也沒有因為生過孩子而走形,但是肚子不知為何確微微隆起(這是一個伏筆,為後面的劇情做鋪墊),如果這點可以忽略不計的話,簡直可以用蜂腰肥臀來形容,那雙95E的巨乳更是我喜歡把玩的對象。

其實我更喜歡熟女,懂得情趣,其次我才喜歡調教少女。所以姦淫趙雅姿的次數比楊蘭的要多,其實趙雅姿已經懷孕兩個多月了,當然是我的孩子,這事只有我和趙雅芝知道。因為是自己女兒大喜的日子,今天的穿著沒有往日的放浪,一件紅絲的旗袍,但在胸部的位置開了個心形的洞,裙擺很短剛好都蓋住屁股,走路時會發現趙雅姿今天根被沒有穿內褲。黑色的網襪包裹在那條美腿上,黑色的高跟鞋更是把美腿襯得修長無比。

楊瑤是楊氏企業的董事長秘書,自從楊昭把董事長的位置讓給我,楊瑤就成了我的私人性奴秘書,每天例行公事的早中晚三回做愛更是雷打不動。烏黑的長髮披在雙肩上,身材嚴實就是小一號的趙雅姿,唯一不同的就是鼻樑上架著一副紅色的全框眼鏡。楊茹和楊茜這對姐妹花今年才上高中,剛被我開苞還不到一個月,上個星期外出旅遊,帶著這對姐妹花玩雙飛,基本把他們的淫蕩本性開發出來了。

以上三位就是就是今天婚禮的伴娘,三人的衣著也很特別,都是吊帶超短裙,楊瑤是神秘的黑色,楊茹和楊茜則是純潔的白色,透明的薄紗材質加上蕾絲花邊把三位大美人襯託的更加嬌媚可人。裡面的內衣三人卻不相同,楊瑤的內衣是三點式,但文胸很小,剛剛能把乳頭蓋住,而下面的內褲更是誘人,兩條布料的小內褲腰上的是蕾絲花邊,一條珍珠鍊緊緊的鑲嵌在依然濕潤的陰唇裡。而楊茹和楊茜的內衣相對沒有那麼勁爆,文胸只有半個罩杯,堅挺的乳房露出半個,乳暈清晰可見,那粉紅色的小葡萄若有若現。下面的內褲杯蓋蓋在陰戶上的布料被繡成了蝴蝶。三人同時穿著和衣服顏色一樣的8厘米的高跟鞋。

 

「呀!你們都換好衣服了,我也得趕緊上妝了,今天我才是女主角。」說著楊蘭赤裸著身體走進了衛生間,拿起了牙刷,但是很驚奇的發現沒有牙膏。

「蘭蘭,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所以今天的一切安排都是特殊的,今天就從洗漱開始,首先洗臉的誰不能用普通的自來水,要用主人的尿液,包括漱口都要用,其次牙膏也不能用,要換成主人的精液。」母親趙雅姿跟進衛生間為女兒解惑到。

楊蘭當聽到要用尿液洗臉時,臉上稍微出現一絲基礎的情緒,但聽到有我的精液時,頓時被驚喜的申請所替代。「哪呢?哪呢,媽媽主人的精液在哪?」楊蘭高興地向自己的母親詢問道。

趙雅姿想女兒微笑了一下,走到洗臉池旁,單手扶著洗臉池的邊沿,背對著自己的女兒彎下腰,然後另隻手把那本就蓋不住自己的屁股的旗袍往自己的腰際一提,露出了雪白豐滿的臀部。「女兒,主人從一個星期前就開始不​​肏我的淫穴了,每天三次肛交,你期待的主人精液就在媽媽的屁眼裡,快點自己取吧。」說著還晃動著自己的淫臀。

楊蘭發現自己媽媽的屁眼上塞著一個透明玻璃的肛塞,直徑足足有三厘米,【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菊花的邊緣已被肛塞擠得紅腫不堪。「謝謝主人,謝謝母親,那我就不客氣嘍。」楊蘭握住肛塞的把輕輕的一拔,竟然沒有拔出來。而趙雅姿同時渾身顫了一下,「啊」輕微呻吟一聲,險些坐在地上,調整好姿勢,雙腿打開,雙手緊緊扶住水池的邊沿,抬起頭望著鏡子對女兒說:「蘭蘭,使點勁,可能精液在媽媽的屁眼裡時間太長有些凝固了,和肛塞站在一起了,再來一回,使勁,媽媽忍得住。」隨後給了女兒一個鼓勵的笑容。

「辛苦媽媽了,媽媽生我的時候那麼痛苦,我結婚的時候還要媽媽忍受痛苦,媽媽您受累了。」

「應該的,媽媽的屁眼初了專門套弄主人的大肉棒外,另一個用處就是主人的精液儲藏罐,蘭蘭快點吧,我們時間依然不多了,這種痛苦媽媽忍得住。」

「那媽媽,我就再試一回。」隨後楊蘭雙手都握住肛塞的尾部猛然使勁,就見鏡子裡的趙雅芝舌頭外伸,眉頭緊鎖「啊」大叫了一聲,終於忍不住疼痛趴在了地板上。而那玻璃肛塞就在楊蘭的手上。楊蘭不由自主的把肛塞旁道鼻尖貪婪的聞著肛塞上遺留的精液氣味,一臉陶醉。

「蘭蘭不要聞了,快點那牙刷來,精液會湧出來的。」趙雅姿從疼痛中緩了過來,又恢復成了撅屁股的姿勢,卻發現女兒竟然再聞肛塞上的氣味,不由的著急和害羞。

「來了,那肛塞上既有主人精液的味道,又有媽媽屁眼的味道,很是讓人家迷戀嗎?」說著拿起牙刷放到趙雅姿屁眼的下方等待那白花花的精液湧出,可是足足等了1分鐘也沒有見到半滴精液流出。

「媽媽,你是不是偷偷的把主人留給我的精液吃掉了。」

「這孩子,媽媽再下三濫也不會偷吃女兒結婚時主人特意交代的禮物,剛才我不是說了嗎可能是精液在媽媽的屁眼了裡的時間太長了,凝固了,把媽媽的屁眼堵住了,怪不得我這兩天總覺著屁眼癢癢的,漲漲的,向塞了個石頭。」

「那怎麼辦啊?不刷牙,我怎麼見主人。」

「孩子不要著急,媽媽為了你,再忍受一下,你拿牙刷使勁往媽媽的屁眼捅,把那塊凝固的精液快搗碎就可以了。」

「只好這樣了,媽媽您再忍耐一下吧。」楊蘭拿著牙刷用力的捅進趙雅姿的屁眼深處,來回搗了三四下,感覺頂牙刷頂部的小硬塊貌似碎了,而趙雅姿因這種痛和快樂的感覺眼睛已經上翻,舌頭也無力的打在嘴角邊。濃稠微微發黃的精液伴隨著凝固的塊狀物體,瘋狂的從趙雅姿的屁眼裡湧了出來。

楊蘭趕緊拿牙刷滿滿舀了一勺精液,迫不及待的伸進嘴裡開始刷牙,每顆牙都用我的精液洗刷著,每個縫隙都沒有放過,都被我的精液浸泡過,最後拿起洗漱杯,裡面不是水,而是我的尿液,用我的尿液混合著我的精液最後漱漱嘴並沒吐掉,而是咽了下去。

「這下,嘴裡全是主人的味道了。」

「卜,噗…噗…?」

瞬間,整個衛生間瀰漫著臭不可聞的氣味,楊蘭轉過頭才發現,自己的母親正蹲在地板上大便,地上已經有了一大片伴著白絲物的球狀大便,而趙雅芝的臉上滿是解脫、輕鬆、舒服、享受混合的表情。大概是發現自己女兒看著自己大便的樣子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解釋道:「為了這一時刻,主人這一個星期天天在媽媽的屁眼裡澆注,為了使精液不流出浪費,主人命令媽媽這一個星期內也不可以大便,所以媽媽的肚子最近鼓鼓的,方便也臭了一點,」趙雅姿滿臉通紅的解釋道。「額…哦…又來了…」

「噗…噗…」

又一坨大便被趙雅姿拉了出來,可能是幾天的食物,大便的顏色也深淺不一。「好舒服,憋了一個星期,真是值得啊,哦,又一波。」

「噗…噗…」

「媽媽那你就獨自享受著來之不易的快樂時刻吧,女兒不打攪您了。」楊蘭走出衛生間,隨手關上房門。衛生間裡「噗噗聲」和呻吟聲,繼續演奏者扭曲的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