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的少年

靠在樹幹上睡覺的年輕人伸了一下腿,翻轉身試圖把照在身上的陽光趕走。但是夢已醒了。一聲歎息後, 他摸索著拿起水壺,長長的吸了一口清水。雖然水壺被太陽晒著,水已經是暖暖的,但還是一樣的解渴呢。

他回味著剛才夢中的情景,好像已經把光脫脫的小梨壓在身下了吧。但是,唉,肯定還沒有把陰莖插進這鄉村少女的陰戶,每次都是夢到快要插進去的時候,夢也就醒了。倒不一定是小梨,夢到其他的俊俏女孩也一樣,通常醒來褲子已是黏黏的溼了一片,今天倒是沒有,但是褲襠裡的東西卻是堅挺的難受。重新靠回到樹幹,他凝視著遠方,小梨的身子又活現在眼前。那脹實,年青的奶子,年紀那麼小,卻已經那麼的凸出!真讓人受不了,還有她的細腰,和那翹起的小屁股。

有一次,電視台的一個歌星到他們鄉下表演,【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小梨也和幾個姐妹擠在人群裡。少年悄悄的掏出陰莖,緊緊的貼著小梨的屁股,小梨也沒有發覺,又叫又跳的。少年感到一陣陣的快感,後來卻被人群擠開了。少年發現另外一個穿短裙的十四五歲的女孩,趴著欄杆正全神貫注的在看她的偶像。

於是他就擠到女孩的後面,開始的時候,他是輕輕的用陰莖隔著女孩的裙子揩擦她充滿彈力的屁股,等到台上一首歌唱完,女孩在瘋狂的叫著她偶像的名字時,少年就趁機把她的裙子撩起,挺著身子把女孩的屁股溝緊緊的貼著,手也不客氣摸著那窄小的褲衩包不住的豐滿的屁股肉。

女孩終於覺得屁股溝好像有一條甚麼硬東西在不斷的磨來磨去的,於是就把屁股往後聳了幾下,發現還是擺脫不了那硬東西,就又大力左右的搖擺幾下屁股,這樣幾下動作,足夠把少年的精液搾出來了,少年正想退後,免得搞髒了那女孩,冷不防陰莖被一只柔軟的小手緊緊的握住,少年只覺得一陣酥麻,精液不受控制,一股一股的噴了出來。原來那女孩不耐煩屁股老是被硬東西頂壓著,就伸出小手想把那討厭的東西撥走。這一來少年和女孩都大吃一驚。 女孩大嚷道:「是甚麼…黏乎乎的…」 少年趕忙轉身把陰莖收好,抖著聲音哀求著說:「小妹妹…對不起…是…我帶的漿糊…不小心倒翻了…」「漿糊?」女孩聞了一下小手上黏著的精液,又把手指頭放進小嘴裡吸吮了幾下,疑惑的望著少年。「你的漿糊的味兒真怪..那我的裙子髒了怎麼辦?」 少年掏出一張鈔票,也顧不上是多少,塞入了小女孩的手裡,低聲說:「真對不起,算是一點賠償…請千萬不要告訴別人…」然後一溜煙的逃跑了。

想到這裡,少年是越來越覺得穿的那條褲子太小了。終於站立起來,準備檢查一下他的羊群有沒有跑散了。他看見他的羊群正在離開不遠的草坪上侃侃用力的咀嚼著青草。突然一陣可憐的羊的鳴哭聲傳了過來。他拿起他的木棍,急忙朝羊的鳴哭聲跑了過去來。轉過一個小山崗,他終於看見去年才出生的那只年青小母羊,一只腳讓一棵小灌木的樹椏纏繞著,小母羊滾動她的眼睛在可憐巴巴的鳴叫著。他走過去和試著去解救她。「不要怕,小東西,我來幫你忙。」他喃喃而語,嘗試著令掙扎著的小母羊安靜下來。 他突然地覺察到這青春的母羊的柔軟的屁股不斷碰撞著他的褲襠。 呵…真舒服…不!怎麼會有這樣的怪想法?!但是, 有甚麼關係呢? 這又不會損害到任何人! 況且, 這小母羊確定不會告訴別人! 對著眼前這不斷聳動的母羊屁股,他已把其他所有的顧慮都拋開了。他溫和地把母羊推向前,把自己的短褲拉下。「呵,小東西,你和我一樣,都沒有真正試過吧?」 他一邊喃喃而語,一邊向四周望了一下。他的雙肩聳了聳,好像要把最後的一點罪惡感甩掉,然後他就溫和但深深的插了進去。小母羊著實的給嚇了一跳,狂野地滾動她的眼睛,混合著一聲長長的鳴哭聲。她嘗試掙扎著要走開,但被少年緊緊的抱著。「不要,小東西,不要逃走。我不會傷害你的,但是我也不能就這樣放你走!」他喘著氣小聲的說,小母羊因為掙扎,屁股連續的不斷的聳動著,正在前所未有的刺激著的少年的神經。伴隨著她的悲鳴,他開始認真地一下一下的插弄起來。溫暖潮濕的肉縫更緊的夾著他的陰莖,令他覺得如果有機會插小梨的陰戶,感覺也不會比他心愛的小母羊好吧! 嗯…..還有那無知的小女孩,奶子也不小了,就只懂翹起屁股叫喊偶像的名字,那剛發育的小陰戶讓陰莖隔著單薄的三角褲頂著也懵懵的,還埋怨我的精液有怪味!

恍惚間就好像是那女孩在拼命往後聳動著雪白豐滿的屁股,然後又左右搖擺一樣。跟隨著少年更加狂亂的抽插,小母羊低低的鳴叫著,奇怪的是,剛才猛烈的掙扎卻是出奇的減少了。「呵….」 少年卻忍不住叫出聲來,並且開始射精到小母羊的體內。好一會,他才慢慢地把陰莖拔出來,一個輕微,滿足的笑容挂在他的臉上。 他輕輕的拍了一下小母羊的屁股,已經變得溫順的小母羊期待的望了少年一眼,又低頭啃了一下地上的青草,不知何時她已擺脫了灌木的纏繞。「謝謝你,小東西。」 少年喃喃而語。 突然傳來的一個聲音使他陷入了一陣混亂。是父親的聲音!他倉促地拉起褪下的褲子,用手撲打沾上的干草。他再次聽到父親的聲音,這一次近了很多。「阿仔!你在哪裡?」 「爸爸,我在這裡!有一只小母羊被樹椏纏著,我在設法弄開呢。」「阿仔!你知道嗎?當你正在幫這小母羊的時候,其他的羊跑到麥田裡呢!」 他的父親縐著眉在罵他。「你應該吹響號角,好讓我來幫你。」 少年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好一會,然後賠罪的抬頭看著他的父親。「對不起,爸爸。我想不到要如此的費力。」他低聲的說。他的父親縐眉了一會,然後聳聳肩笑起來。「總算無事,幸好媽媽當時正在掛衣服晾乾,她看見羊群剛要跑進麥田, 就和我一起將它們趕回草地去了。」 他拍打著兒子的肩膊。「現在快回家吧,媽媽已預備好晚飯,你知道她最不喜歡飯冷了的。」 少年和他的父親一起趕著羊群到他們住房旁邊的羊欄,少年向小母羊投下一個憐愛的目光,有點內咎的微笑了一下,瞥見那被姦的小母羊瞬了瞬她那多情的水汪汪的眼睛,扭著誘惑的屁股走到遠遠的角落去了。

有了這次經驗,少年以後的綺夢中,恐怕終於可以把陰莖插進那些俊俏少女的陰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