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變別人的炮友

我們是一對三十多歲的夫婦,未有小孩,思想開放,想起第一次暴露經過,現在還十分興奮。

那一次老婆意外弄傷了盆骨去看跌打醫生,剛好平時看診的老醫生出外了,由老醫生的兒子暫代,以前老婆來診治時,他已很留意她了,這次機會來了。

他們進了一個用布簾隔開的房間……過了一會,我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去偷窺他們,見到我老婆站著,內外褲褪到小腿,那男生從後面為她敷跌打藥。雖然他在後面,但因為蹲下,而且我老婆大腿是分開的,他便可以清楚看到我老婆多毛的陰部,我突然感到一股暖流從丹田升上,刺激侃侃而湧,跟著陽具也硬了。

不久,那男生匆匆出來進入廁所,我瞄見他下體已鼓脹起來,定是受不了窺看我老婆陰部的刺激,要去手淫了。

從這次意外開始,我便千方百計讓老婆在公眾場所暴露,如不戴乳罩而穿些很彽胸的衣服,或穿些很薄的淺色泳衣,濕了水後便三點盡露,又或在夜晚做愛時拉起窗簾和開了燈,讓對面大廈的人看過飽……在暴露的激情下做愛,我們也特別興奮,很快就達到一百分高潮。

曾經試過叫朋友假冒按摩師,去我家幫我太太推油。在朋友的遊說下,老婆身上的衣服越來越少,最後連乳罩、內褲也脫光,全身赤裸地讓朋友在身上到處摸。她伏在床上接受背部推拿時,朋友已有意無意地從後面掃她的陰毛、搔她的屁眼,我清楚看到她陰戶已經開始潮濕了。

後來做正面時,老婆原先有點害羞的心情已一掃而空,任由朋友握著她一對豪乳搓圓按扁;當朋友玩弄她乳頭時,看得出老婆相當興奮,只是礙於我在旁邊而不好意思大聲呻吟,惟有咬著牙關默默忍耐。

當做大腿按摩時,老婆竟主動分開雙腿,毫不掩飾地將濕淋淋的陰戶暴露在朋友眼前。朋友裝模作樣地在大腿上按捏一會,然後用手在陰戶上輕輕撫摸,見老婆沒有抗拒的意思,便大膽地玩起她的小穴來。

老婆舒服得屁股一挺一挺的,不再顧忌我在旁邊觀看,放聲地呻吟著。朋友先輕輕揉壓陰蒂,到老婆陰蒂硬起、開始發情時,便改為邊揉陰蒂,邊用手指抽插陰道,老婆不一會就丟身了。

那時老婆還沒有跟除了我之外的男人發生過性關係,所以儘管被朋友挑逗得慾火焚身,仍不敢主動去摸他的雞巴,更別說讓朋友去操她了。不過看著脫得光光的老婆在我面前給朋友摸乳摳穴,直至被玩到高潮,實在相當刺激,在朋友走後我和老婆馬上迫不及待地幹了起來,兩人都十分High。

又有一次我叫好友小吳為我們拍些生活錄影,一開始還算正經,可是後來越拍越出位,老婆脫去外套,內裡是件脅位很低的背心,沒戴胸罩,一對豪乳從旁邊露出了三分二,引得小吳心猿意馬,褲前隆起了一大包。老婆若無其事地在郊野公園四處走,還擺出不少性感的誘惑姿勢,引得遊人都色迷迷地看著她,而我和小吳則遠遠跟著欣賞。

後來去到一處隱秘地方,老婆突然發騷,不知哪來的勇氣,主動拉高自己的裙子,褪下絲襪跟內褲,趴在路旁給遊人休息的長椅背上要我從後面插她,讓小吳把我們的做愛過程攝錄下來。暴露自己的刺激使老婆十分興奮,小穴已經濕得一塌糊塗,我毫不費勁便插了進去。

老婆一邊讓我在後面抽送,一邊還把背心拉高讓奶子垂在椅背另一面晃來晃去,小吳繞著椅子來回移動,拍一會我們性交的情景,又拍一會老婆的乳房,或退遠一點拍全景,忙到我把精液射入老婆穴內及聽到遠處有人聲才匆匆結束。

過了幾晚,我約小吳來家裡看那天的錄像,大家都看得很興奮,於是我脫光老婆衣服,和小吳一同在床上三人互相愛撫,當老婆兩手各握著我和小吳的雞巴套弄、我和小吳一人一邊含著她乳頭吸啜時,老婆已經興奮到高潮了。

跟著小吳趴在我老婆兩腿間用舌頭舔她的陰蒂和用手指插她的陰道,我則讓老婆枕在大腿上幫我口交。老婆第二次高潮後換她跟小吳含屌,我去插穴,又讓老婆來多一次高潮。最後是老婆與小吳以69式互相口交,我繼續插穴,玩到老婆來第四次高潮時我和小吳才分別將精液射入她體內及口中。

雖然小吳全程都有參予,而且老婆還吞下了他的精液,但始終不接受他插入性交,看來女人始終都是有所保留的。據老婆後來說,她從未試過這樣舒服,上下同時被兩個男人玩弄,感覺超爽超刺激的,相信假以時日,老婆准許別的男人把雞巴插入她陰道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後來我們逐漸覺得暴露已不夠刺激了,便發展到玩換妻遊戲。老實說,看著自己老婆被人褻玩時的淫蕩樣子、與別的男人在床上性交被操得高潮迭起的亢奮場面,竟然是世上最高享受。

第一次是和在日本教英語的美國老外麥克。他三十多歲,風趣健談、體格魁梧,很會討老婆歡心……我們交換照片有一年多了,彼此也有了默契,那次他來香港玩,我們夫婦倆便去酒店找他見面。

大家先去吃晚飯,期間老婆和他眉來眼去,傾談得很投契,看來好事已水到渠成。後來回到酒店房間,他拿出在日本和日本夫婦玩三人遊戲的照片給我老婆看,有些是和對方太太性交的現場寫真,有些是性器官交合的大特寫,更有些是兩男一女或兩女一男的群交實錄,全都是真刀真槍的肉搏場面。

趁老婆看得津津有味時,我們便乘機去脫她的衣服,半推半就下很快就給我們剝光了,老婆凹凸有致的美好身材,一下子就在這麼近的距離內纖毫畢現地暴露在麥克眼前。

因為是第一次,老婆難免有點難為情,羞得倒在我懷中,麥克是識途老馬,知趣地說先去浴室洗澡,給老婆一段時間適應尷尬情緒。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麥克出來後,換我們夫婦倆進去洗澡,老婆先洗完,任由一對大奶子在胸前赤裸晃蕩,只在下體圍了條浴巾便走出去,相信她心情已經放鬆,坦然面對接下來的性愛遊戲。

過一會兒當我出去時,已見兩條肉蟲在床上互相愛撫,老婆身上一絲不掛,麥克的手正在她陰戶上溫柔地撫摸;而老婆則一手摟住麥克的腰,一手握著他的雞巴輕輕套弄。

洋人的生殖器果然是超大的,陰毛雖不多,但雞巴卻又粗又長,老婆一隻手也握不完,龜頭幾乎有鴨蛋那麼大,想想等會當它插進老婆小穴時,不把她爽死才怪!

麥克這時一邊俯低頭吻老婆的乳頭,一邊繼續玩她的小穴,他技巧地用兩隻手指撐開小陰唇,一隻手指按在陰蒂上揉,搞得老婆連連打顫,呻吟聲不斷。

不到一會老婆的陰道便流出大量淫水,整個陰戶都變成水鄉澤國,麥克把兩根指頭伸入她陰道抽插一會,拔出來時已經濕淋淋了,他回頭對我一笑,立即抓起我老婆雙腳放上肩上準備插入。

剛塞進一個龜頭,我老婆便大叫起來,說麥克的陽具這麼粗大,怕整根捅進去會弄傷她,麥克微笑著親吻了她一下,安慰說他會慢慢來的,然後臀部開始下壓,陰莖又進入一截。老婆推著他的腰,大叫著:「好脹啊!塞死我了……」

我過去輕輕把老婆的手拉開,示意麥克繼續挺進,他點點頭,陰莖進入一半便開始往外抽,再慢慢插入……抽送了一會,老婆有點習慣了,不再抗拒麥克的龐然巨物,而且還放鬆心情享受起來。

隨著麥克下體不斷上下起伏,大雞巴也越來越多地進入我老婆體內,到最後終於能全根盡沒,整支陰莖都插進了陰道裡。老婆的小穴給撐得開開的,兩片小陰唇緊緊裹住麥克的雞巴,隨著它的出入而共同進退;老婆的嘴也張得開開的,叫床聲連綿不絕,洩出的淫水把麥克的陽具也弄成白糊糊的了。

淫水一多,麥克便越操越暢順,把我老婆的小穴幹得「啪啪」作響,當然老婆也爽到飛上天去了。不到一會老婆便全身打顫,大叫:「啊……死了……我死了……」雙手抓住床單狠狠地往身邊扯,兩腿蹬直,連腳趾都向內緊緊拗曲,相信是高潮來了。

麥克乘勝追擊,在我老婆高潮中快馬加鞭,大起大落、狂抽猛插,讓老婆洩得死去活來。麥克不愧是箇中高手,不但毫無射精跡象,而且越戰越勇,在他不停頓的快速抽插下,老婆很快又到了第二次高潮,她全身冒汗,氣喘吁吁,整個人完全臣服在麥克的大雞巴下了。

我一邊觀賞著麥克和我老婆上演的活春宮,一邊在旁邊套弄著雞巴,香艷刺激的場面令我興奮不已。

麥克變換了三次性交姿勢、老婆來了四次高潮後,他才停下來休息,可是老婆已經給幹得渾身發軟、氣若游絲,大字形攤在床上動也不動,只有被操到張開了的又紅又腫陰戶偶爾收縮幾下,擠出一小股白色的淫水。

十多分鐘後麥克又再和老婆玩,這次他蹲在老婆腦袋旁邊,讓老婆側身替他口交,他就一面享受我老婆的口舌服務,一面把玩她一對大奶。他的大雞巴把我老婆的小嘴塞得滿滿的,連口水也無法吞嚥而從口角流出來。

為了替麥克下一輪的衝鋒作準備,我幫老婆先做熱身,趴在她兩腿中用舌頭舔她的陰唇、陰蒂、肛門,讓她又再發情。麥克的雞巴在我老婆口中很快又恢復了原先頭角猙獰的狀態,青筋畢露、硬如鐵棍,麥克把我老婆翻過身來,要她趴下翹起屁股讓他從後面插進,這樣他的雞巴便可下下頂到她子宮口。

經過剛才的開發,我老婆的陰道很容易便將他整根大雞巴容納,隨著麥克強而有力的衝刺,她呻吟得更大聲了,到後來甚至要把頭藏在枕頭中悶哼,以免被房外的人聽到。我一會去揉揉老婆的奶子助慶,一會又拐到後面觀看她小穴被麥克狂操的美景,一會又忙著替他們拍照,不停圍著兩條肉蟲團團轉。

玩了很久,麥克先後用不同體位與我老婆性交,什麼男上女下、女上男下、上面插、後面插、側面插,甚至抱著插都玩遍了,老婆給幹得又「死」了三次,麥克才忍不住將精液射入她體內。

望著老婆給操到一片狼藉、糊滿了黏黏白白淫水和精液的陰戶,我也按捺不住了,把陰莖放到老婆嘴邊要她為我口交,因為剛才的場面太過刺激了,只出入數下便射入她口中。

算一算,兩場戰役中老婆總共來了七次高潮,洩得七葷八素,股下床單濕了一大片,難怪麥克射完精抽出雞巴後,她整個人都已散了架,虛脫得像大病了一場似的,不過臉色紅潤,眉角泛滿春意,顯得更性感可人了。

事後我們坐在床上一同聊天,麥克對我老婆讚不絕口,他說我老婆的小穴很鮮嫩,淫水充沛,陰道又窄又緊,操起來非常過癮,要是明天有空,他還想跟我老婆多玩一次;他還跟我們約好,半年後他將會與妻子到香港一遊,希望到時我們能和他們玩交換。

我當然滿口答應啦,終於有機會開開洋葷了,不過聽說西方女子胃口奇大,陰道又較寬鬆,真擔心到時能不能在床上把她搞定。

回到家中,我問老婆這次華洋交戰的感覺如何,她說老外體魄粗獷、滿身茸毛,當兩人赤裸擁抱,乳頭被濃厚的胸毛磨擦時已差不多要高潮了;而且老外陽具巨大、精液量多、床上經驗豐富、持久力強、玩起來夠放,和他們做愛的確很爽,可惜雞巴雖粗,卻沒有東方人的堅硬。

第二次是和許姓夫婦玩交換。許先生四十餘歲,他老婆三十多歲,以前我和他們夫婦倆已玩過多次三人行了。許先生很喜歡別人玩他老婆,許太太已先後被四、五十個不同的男人操過了,其中有他公司的同事、鄰居、要好的朋友、網上認識的陌生男子等。

有次我在他們家中看過許太太和一個十多歲的中學生玩,真是後生可畏,這小毛頭可以一小時內射精三次,雖然性經驗不足,但勝在夠活力、夠衝勁,狂干一輪射精後幾乎可以馬上又再硬起來,質稍遜,但是以量取勝。

一個晚上,許先生來電約我們夫婦倆去他家過夜,我把這消息告訴老婆時,她已心知要做什麼了,於是喜滋滋的自動收拾好了拖鞋和性感睡袍等必備用品。

大家見面,由於我太太與他們初相識,先閒話家常熟絡一下。許先生樣子斯文,談吐幽默,我老婆對他印象很好,有說有笑,後來大家又拿出自己的做愛照片交換欣賞,搞些氣氛。

喝了點紅酒,觀看完一套群交影片後,大家都興致勃勃,對接下來的重頭戲躍躍欲試了。我看時機成熟,便拉老婆進浴室洗澡,出來時老婆穿著那件準備好的性感睡袍風騷地坐在沙發上,引得許先生不停向她行注目禮。

這件睡袍薄若蟬翅,白色透明,加上她內裡真空,胸罩、內褲一律欠奉,所以飽滿的乳房、陰毛濃密的下體、纖細白皙的長腿都盡入眾人眼簾。許先生急不及待地拉起我老婆的睡袍,一手摸陰,一手搓乳,馬上在她身體上愛撫起來;而老婆也把許先生的褲子拉下,握著他的雞巴上下套弄。

沙發另一邊,我把許太太迅速脫清光,先把玩一番乳房,再低頭將奶頭含進嘴裡吮吸,然後張開她雙腿,蹲在大腿中間吻她的下體,舌頭靈活地在她陰唇、陰蒂、尿道口、肛門與陰道口來回穿梭,逗得她渾身酥癢、春情煥發,呻吟聲一浪高過一浪。

不一會下來,四人已赤裸相對,兩位太太的淫叫聲此起彼落,整個客廳春色無邊。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和許先生見此都不再戀戰於前戲,匆匆抱起對方妻子各自進入房間。

我的房間就在許先生隔鄰,想著老婆此刻就在隔壁與別的男人相擁淫媾,讓一根不是屬於自己丈夫的雞巴在陰道裡出入抽插,便立即興奮莫名。因為和許太太玩過很多次了,沒有了新鮮感,雞巴勃起得不太硬,我便幻想著老婆在隔壁被許先生操得淫水四溢、高潮迭起的情景,雞巴很快就狀如怒蛙,不斷跳動向許太太示威。

許太太一向喜歡趴在床上由我從後面幹她,我扶著她的肥屁股一口氣操了二十多分鐘,把她操到高潮來了兩次,連叫吃不消後,我又將她翻過來,壓在她身上再用正常體位連續抽送十分鐘,直至她翻著白眼、全身抽搐來第三次高潮,我才放過她,將雞巴挺入陰道盡頭,抵在子宮口射出滾滾濃精。

這時隱約聽見許先生房中有聲音透過薄薄的牆壁傳入耳中,我不禁好奇他們究竟玩成怎樣,更希望欣賞一下老婆被別的男人狠操時的淫姿蕩態,我丟下攤在床上仍未回過神來的許太太,偷偷繞到許先生的房前窺看。

門是半開的,露出一條頗寬的縫,足夠將房內景物盡收眼底。我往裡一看,頓時傻眼了,只見平時尊嚴高貴的老婆(因她是中學老師,平時對著學生一臉嚴肅)一手掰開自己的陰戶,一手握著許先生的陽具在陰蒂上磨擦,口裡淫叫著:「干我……干我……快插進來啦,我忍不住了……啊……快呀……快操我……拜托……老公……親親老公……快插進來操我啦……」兩眼半開半閉,淫蕩非常。

原來許先生為了把我老婆的淫蕩意識徹底發掘出來,任他隨意玩弄,所以挑起她的性慾後卻不去操她,故意吊吊她的胃口,要我老婆叫他「老公」及懇求他操她,才肯將雞巴插入。

老婆起初不願意,但又慾火焚身,忍無可忍下迫得拿著他的雞巴用龜頭磨擦陰蒂來止癢,誰知卻越擦越難受,後來實在忍不住了,只好「老公、老公」的不斷哀求,懇請許先生快快把雞巴插入自己的騷穴裡去。

只見許先生「嘿嘿」淫笑了兩聲,突然熊腰一挺,整根雞巴已深深的捅入我老婆陰道內,發出清脆的「噗嗤」一聲。我老婆「啊……」的吁出一口長氣,馬上摟住許先生的屁股,似乎恐怕他又將雞巴抽離。

許先生也不急著抽送,將雞巴深深抵在我老婆的穴裡後,只騰出一隻手輪流玩弄著她兩粒已硬得豎起了的乳頭。

老婆又開始受不了了,她扶著許先生的腰又推又拉,希望能輔助插在陰道裡的雞巴動一下,在許先生有意阻撓下當然不得要領,於是又自動聳動臀部,想用小穴去套弄他的雞巴,許先生卻特意再戲弄她多一會:我老婆挺腰,他退後;我老婆沉臀,他又跟著下降,我老婆給折騰得幾乎牙都咬碎了。

最後我老婆惟有用帶著哭腔的語調去哀求許先生:「許……不,老公……我的親老公……求求你動一下好嗎?我下面實在癢得發慌……需要你動一動……老公……好老公……求你了……」

許先生捏著我老婆的乳頭用力擰了一下:「我聽不太清楚,你想要老公幹什麼?」

「我要老公動一動……」老婆邊呻吟般說著,邊扭動著身體。

「幹嘛要動?」許先生問著,在我老婆的另一邊乳頭又擰一下。

「啊……痛!我……我要老公操我……用大雞巴操我……」老婆吃著痛回答道。

「要老公的大雞巴操你哪裡?」

「操我下面……操我的陰戶……操我的屄……請老公的大雞巴狠狠操淫婦的賤屄……嗚……」老婆幾乎用喊的大叫了出來。

話音未落,許先生已經飛快地抽動起來,只見他握著我老婆腿彎推高壓下,使老婆下體演起捱操,纏滿青筋的雞巴在我老婆陰道口忽隱忽現,操得兩片小陰唇也跟著裡外亂翻。老婆舒服得淫水狂洩,主動挺腰抬臀去迎合許先生的抽插,不到五十下已高潮來臨,渾身打顫,許先生仍然狠抽猛插。

只五分鐘光景,老婆又被他操出第二個高潮,摟著他「老公、老公」的亂嚷亂叫,許先生的雞巴依然不停抽動。我老婆在十五分鐘內已被他操出三次高潮,到第四次高潮時,許先生才與我老婆同赴頂峰,鬆開精關,將精液射入她體內。

第三次是和鄭先生玩。一個周未,阿鄭說約了一對夫婦開性愛派對,叫我們也去參加。阿鄭三十餘歲,高高瘦瘦,因有玩健身,練得虎背熊腰,小腹扁平,很有猛男味。我們以前曾在他家玩過,但只是同房分床各自玩,沒有互相交換。而這次約好的另外一對吳姓夫婦,我們也是認識的,他們較年輕,只二十多歲。

我們到達會合地點時,他們兩對夫婦早已到了,兩位太太為了增加氣氛,都穿上了吊帶性感睡袍。我把帶去的日本換伴刊物分派給大家觀看,吳先生則在電視機播放他們夫婦倆上月參加海上性愛旅遊中的精彩片段給大家欣賞,最後是阿鄭描影繪聲地述說他們夫婦的換伴經歷和參加群交派對的趣事予大家分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