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純媽媽

我叫飛宇,現在20歲了,180cm。在讀大學生物系。家裡沒其他人,就我跟我媽,我爸早就死了,聽我媽說是在美國辦公的時候,給個姓本的人用飛機撞死的,那年我媽剛懷我,而我媽因為早嫁給老爸,那個時候才18歲。

我老爸生前是個公司的老闆,死的時候沒什麼遺言,所以律師把所有的財產都轉到我媽的名下,但我媽不大懂得做生意,所以賣出了60%的股份給老爸的好友,而我媽因為有? %的股份,所以吃穿不愁,也慢慢的把我養大了。

所謂溫飽思淫欲,我從小不愁吃喝,媽媽的錢盡著我用。剛上大學時給同學帶壞看上了A片,後來自己花錢買了一大堆的回家去看,因為有錢所以也在看了以後也實踐過幾次,怕得病,所以找的都是處女。

後來玩多了也覺得沒什麼意思,花樣不多。後來在死黨的介紹下發現了SM內心中那種虐待的傾向被發掘出來。看起SM來覺得特刺激,想著如果有個女的能給我那樣玩該有多好。可惜沒人和我合作。有錢也不行啊,除非那個女的自己也有那方面的嗜好,否則一般女的是不會肯的。所以一直沒機會找個女奴來玩。只好看看碟片過過癮了。

“媽,我回來了。”隨著聲音,我把門一開,就開冰箱吃可樂,太熱了,今年俺這里夏天氣溫達到42攝氏度。

“噫,怎麼沒人呢。”媽一般聽到我回來的聲音就會出來接我的啊,今天怎麼?想著我拿著可樂,邊喝邊往我房間走去,我家很大,500平,是個別墅式的建築,庭院有個半露天的游泳池。周圍都是富人區,單門獨戶的,沒什麼事情大家都不逛門。

走到房間門口,聽到裡面電視的聲音,還有女子“恩……啊……”的呻吟,慘,誰在我房間看錄像,我的房間沒其他人有鑰匙。啊,除了每週日來整理的女傭,就是老媽了,難道? ?想到這裡我全身冒了一陣冷汗,小小心走到房間門口,門沒鎖緊露出一條縫,往裡看去……暈啊,真的是媽媽。她坐在靠背椅上背對著門看的津津有味,再看大螢幕上,那裡男女真幹的起勁,那個女的給一個黑人從後面乾進去,從電視上放的情況看,那個黑鬼的長度可能有20cm捅的那個女的真是爽歪歪。

媽媽這個時候看來也是有點衝動了,只見她的肩膀開始微微聳動,衣服從背後看也開始慢慢的鬆開,因為天氣熱,她就穿了件黑的紗衣,裡面的胸罩吊帶是透明的,所以從我的角度來看,她是裸露著肩膀,長發如瀑布般撒下,黑的衣服、長發跟雪白的肩膀相映,更顯得媽媽的皮膚欺霜賽雪,也難怪,擁有天使般的容顏和美麗動人的曲線,相信是所有女孩子的共同夢想。

在這方面老天似乎對我媽媽特別垂青,使她成為一個能令所有男人瘋狂的美女。整天閒著無聊,就想著怎麼美容,保養的38歲的人跟二十一二的小姑娘一般,身材又好的不得了36,22,36外加168cm穿上高跟鞋都跟我比肩了。有幾次我倆去上街買衣服,店裡的服務員以為我們是情侶呢,一個勁的推銷情侶裝,搞的媽媽都不知道多尷尬,臉紅的像蘋果。

隨著電影的播放,媽媽的肩膀聳動的更加劇烈。肩膀上因為運動跟天氣熱的緣故香汗淋漓,這樣的場景看的我的小弟弟起立致敬,把個短褲撐出了個帳篷。手也伸了進去套弄著因為想看的更清楚身體不知覺的往前移去。終於,在電視螢幕上那個黑人如噴泉似的發射時,媽媽也到了高潮,肩膀有如滿弦的弓箭般繃緊著,夾雜著一陣一陣的顫抖。

我看得目瞪口呆,我從未看過媽媽這樣的景況,我心理所承受的快感竟然比以往任何一次性交都暢快淋漓,無與倫比。這時,只聽的“咿呀”一聲,門的轉軸發出了聲響,聲音不大,但是對我倆來說不締一聲爆炸。

媽媽回頭一看,用力過大,帶著轉椅也轉了過來,使得她的正面對向了我,兩眼對望,一時我們都呆住了,而我的眼睛卻大吃霜淇淋,只見她的胸罩已經給推了上去,一隻手正撫摩著雪白的乳房,另外一隻手正放在內褲裡面,而內褲已經給水禁的濕了,淋淋漓漓的像是失禁一般。弄的身下的椅子也流滿了一灘水。看見這樣的景色,我再也受不了了,早已起立的小弟弟在這個時候達到了高潮,龜頭射出一陣精液,直射得有二、三尺高。

媽媽這個時候才清醒了過來,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臉刷的一下變的通紅,把衣服拉攏後急忙從我身邊的門衝了出去,而我卻呆呆的站著,不知道該干些什麼。良久,我才反應過來,走進房間,把電視關了,坐上了沙發,想著現在該如何收場。在外面搞七搞八隻要不給媽媽知道都沒關係,現在一下弄的這樣,可該怎麼辦啊。

想著想著,眼睛不自覺的就看向了剛才媽媽坐的那椅子,上面的水還沒幹,我走了過去,用手摸了一下,粘粘滑滑的,弄了點吃在嘴裡感覺很好。跟外面叫的女孩的味道感覺都不一樣。這就是媽媽的味道啊,不禁的,剛剛射精的陽具又抬了起頭。

“不管了,死也是一刀,找媽媽去,看她怎麼說吧。”想著我往老媽的房間走去。心裡想著該怎麼對媽媽說話。

來到媽媽的房間門口,門沒關,從房間門看進去,媽媽坐在床邊呆望著窗外不知道在想著什麼,衣服已經扣好了,我走了進去,小小聲的說了一句:“媽!”

媽媽整個人蹦了起來。回過頭來,滿臉通紅,看來還是沒有從剛才回過神來:“是宇兒啊,你……”

“媽媽,剛才我不是故意的,我回來沒見你,想回房間,結果就……”說到這裡我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了。

“啊,剛才的事沒什麼的,我的身體你小時候都見過了!”媽媽裝做很放鬆的樣子,其實我從她的語氣中聽出了隱含的緊張。

“倒是你,怎麼房間裡面那麼多亂七八糟的碟片啊,你還小,這個時候看這個對你來說不適合。”媽媽擺出了訓人的架勢。臉也板了起來,不過看的出來是強裝的。

“是,是,這個是朋友那裡借的,我一時好奇就借回來看了,本來想明天還的。”老媽訓人的時候還是安分點認錯安全。

“這件事就算了,以後不要再看這些東西了。現在你去把飯弄一下吧,我休息一下就下來。”媽媽說道。

“哦,那我下去了。”關上門,長出一口氣,險險過關。到樓下打了個電話叫飯店送了一桌外賣,都點的媽媽最愛吃的一會工夫,菜齊了,我上樓敲門:“媽媽,飯好了,下來吃飯吧。”

“好的,你先吃,我馬上下來。”

在樓下等了一會,媽媽下來了,神色鎮定了點,衣服也換了。坐在飯桌上,沈默的吃著飯,誰也不說話,但一種奇怪的感覺流淌其中。飯吃完,我上樓整理房間,把那些碟片放放好,鎖上鎖。

“明天要是媽媽問起來,就跟她說還了吧!”我這樣想著。

第二天相安無事的過去了,第三天,第四天……日子很快過去,我們母子兩也似乎把這個事給忘了,日子也彷彿進入了平常,但是我在睡覺前總是想起媽媽的美妙身體。而且覺得有點不對的地方,又說不出來在那裡,反正我神經比較粗線條,沒什麼非常特別的地方也不大注意。直到那天……學校裡上完課,幾個哥們說去把MM,我覺得沒意思就先回了,到家的時候發現鑰匙沒帶,我暈,肯定是早上去學校的時候太匆忙掉房間了。只好打手機找媽媽了:“餵,媽啊,你在家麼,我在門口啊,鑰匙沒帶呢,幫我開個門。”

“哦,你等等,我馬上下來。”媽媽的聲音有點抖。

“在幹什麼呢,這個時候是她去美容的時候啊,怎麼在家?”疑問中。正想著呢,一會功夫媽媽把門打開了,低著頭,呼吸有點喘,臉帶紅暈。

“媽,你在家啊,還以為你去美容了呢,早知道就直接按門鈴了。”說著我進了房。

“你的鑰匙在家裡啊,我幫你整理的時候,看見了怕你回來沒門過就在家等你回來了啊。”媽媽說道。

“哦,那謝謝媽媽了。”

“你是我兒子,做這些還要你說謝謝麼?”媽媽白了我一眼。說著把鑰匙給了我。接過鑰匙的時候觸到她的手,只覺得她好像顫了一下。

拿著鑰匙回到房間,一時間不知道幹什麼,想想再看看片吧,自從上次事發後就沒看過了。打開抽屜尋找中……“不對啊,我的片怎麼少了?”我奇怪的發現我的片少了幾片,都是很經典的,一片是《富士山之戀》(真的有這片啊,我高中的時候看的,全是美女啊)另外一片是經典的日本母子亂倫。而且我放在桌子上的日記好像也有翻過的痕跡。

“我都好久沒動過了呀,還有誰動過呢?”我猜測著:“兄弟們好久沒來了,我房間沒鑰匙進不來,更何況是要抽屜的鑰匙。鑰匙,鑰匙! !”我蹦了起來。我想起媽媽在我回來時候的奇怪表現:不去美容呆在家裡,說話的聲音,臉上的紅暈……“難道是媽媽拿去看了???”得到這個結論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沒辦法,只好當做不知道了,總不能去問媽媽“媽,你有看見我的A片”吧,那是找死的。

收拾完下樓,正好看見媽媽媽媽正在廚房作晚飯,我就循著聲音來到廚房。 “先去洗澡,很快就好了”媽媽背對著我說。

這時媽媽彎下腰打開櫃子拿東西,我本來正要轉身,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停住了腳,原來媽媽今天穿著一件很短的窄裙,當她彎下腰的時侯,我從後面清楚的看見她那三角褲,只有細細的一條線連著,而那條線又嵌到了股溝裡面,雪白的肉臀全都露在空氣裡,前面只有一小塊布片遮著陰戶,可以看出來是很小很性感的一件丁字三角褲,我不禁看得下身發熱起來,不知道有多久,媽媽好像一直找不到她要的東西,而我也更仔細的欣賞這風光。

“啊!”媽媽似乎感覺到我火熱的眼神,回過頭來,我有點失措,匆匆的回過身走向浴室。這一幕一直停在我的腦海中,洗澡時忍不住開始套弄著我那已勃起的陽具,突然,我發現一個影子在浴室門口,猶豫了一下,我輕輕打開門,看見媽媽的背影閃進廚房,我心裡一陣狐疑:“媽媽……”

自從發生上次那件事情后,我一直覺得日子裡有點不對。媽媽一直有些異常的舉動。比如以前她是從來不叫我幹什麼家務的,可是這陣子,總是叫我去把浴室籃子裡換下來的衣服拿去丟進洗衣機洗,雖然是舉手之勞,但媽媽還是堅持要我去。

而我每天都會在籃子裡發現媽媽各式各樣性感透明的的三角褲,有時一件,有時好幾件,有的還殘留著一些黏液,而且每次都是在一堆衣物的最上層,好像怕我看不到一樣。

還有有的時候我同學打電話來,媽媽總是先接,要是是女生,她總是橫我一眼,再似乎不情願似的把電話給我,然後有點氣鼓鼓的在一旁呆著,等我打完電話問一句:“誰啊?是女朋友?”口氣現在回想起來有點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