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區

1

香港和大陸的邊境,有一段不讓一般人隨便出入的地帶,俗稱禁區。我要說的這個故事,就發生在上水一帶的禁區。

柱子已經三十幾歲了,仍然是一個單身漢子。他自己一個人在近邊境偏僻的村落經營飼料和農藥的分銷店,結交女朋友的機會實在微乎其微。中五畢業後,他也曾經在尖東一間大公司的寫字樓打過工,但是他是個憨直人,適應不了和個別狡猾的同事相處。又不慣于對上司擦鞋捧拍。到頭來還是回到他的老家去接替老父留下的小店。

不過,世上的事有時也不能一概而論,常言道:“好漢無好妻,憨漢娶仙女。”人們眼中的粗人,往往卻會有意想不到的艷福哩!

有一天黃昏,柱子關上大門,準備收舖的時候,忽然有人敲門。柱子的舖頭因為地處偏僻,一向是打電話送貨,甚少有人上門光顧。他好奇地開門一看,原來是一位衣衫破爛的女子。那女子一見柱子開了門,立即躲進屋裡,並把門關上。然後對柱子說道:“大叔,我是偷渡過來的,被警察發現,所以失散了,求你讓我躲躲吧!”

柱子笑道:“小姐,我如果被警察發現你在這裡,會很麻煩喲!”

“大叔,你行行好心吧!我實在跑不動了,你讓我避一避再說吧!”那女子說完,不顧一切地躲進洗手間,並把門關上了。

這時門外有一陣雜亂腳步聲經過,接著又是一陣腳步聲追過去。有人過來拍拍門問道:“拄子桑,有沒有見過偷渡客經過呢?”

柱子聽那聲音,是平時巡邏時經經常路過這裡,有時也停下來討茶水的張督察,便開門說道:“張先生,進來坐坐吧!我已經收舖了沒有見過呀!”

“不要了,回來再坐吧!我們正在追一批偷渡客。”阿張說完就走了。

一切恢復平靜之後,那女子才從廁所走出來,臉帶驚慌地說道:“大叔,外面有好多“公安”圍捕我們。我不敢出去了,你能不能讓我在這裡避一避呢?”

柱子笑道:“小姐,你叫什麼名字呢?這裡祇有我一個男人哦,你不怕嗎?”

“你叫我芳玲吧!我現在祇怕被捉回去,什麼都顧不了啦!”芳玲低聲說道:“我好餓了,你能不能給一點甚麼讓我吃呢?”

“我還未做飯哩!雪櫃裡有“維他奶”,你先拿出來充饑吧!”

柱子一說完,芳玲立刻奔向雪櫃,拿出了一包。柱子教她把飲管插進去,芳玲猛吸了一會兒,便傳出“咕咕”的聲響。看來她實在餓極了,但是她不敢再拿了。就說道:“我來幫你煮飯,你請我吃好嗎?”

柱子道:“好呀!不過你這一身打扮,衣服都濕透了,最好還是換一換舒服點。”

“我都想呀!但是我那裡有衣服換呀!”

“女人的衣服我這裡都沒有,你試一試我以前穿的牛仔褲,大概合適的,我的T恤讓你來穿雖然大了點,但是不要緊的,這裡的女孩子都是流行穿大T恤的。”柱子邊說邊找出一套衣服遞給芳玲。

芳玲接過衣服說道:“我洗一洗澡再換好嗎?”

“行啊!不過我這裡沒有女人的內衣哦!”

“暫時不用了,洗乾了再換上吧!”

芳玲進浴室去了。柱子照平時一樣,開始洗米煮飯,不過就預多了一個人的份量。過一會兒,芳玲換好衣服出來了。她連頭髮也洗過了,一頭烏黑的長髮披肩。洗乾淨後的臉兒嬌媚清秀,她身上雖然穿著男人的衣服,但絲毫掩蓋不了一股青春女性的氣質。柱子也不禁呆了一陣,才記得拿風筒給芳玲吹乾頭髮。

這時電飯褒傳來一陣陣飯香。芳玲忍不住放下風筒,開始做菜。柱子望著芳玲的背影,祇見她卷著褲子,赤著腳走來走去。芳玲有一對很美麗的小腳兒,整齊的腳趾,白嫩的腳背,勻圓的腳後跟,吸引著柱子看得目不轉睛。他實在想不到這位偷渡落來的少女長得這麼俊俏。

芳玲祇回頭問了柱子的名字,就埋頭默默地做菜。她手腳靈巧,很快就做好了兩個小菜一大碗湯。柱子也擺好了桌子。芳玲裝飯擺菜,手勢十分熟練。吃飯的時候,她告訴了柱子:她今年十九歲,家裡有五個弟妹,她是大姐,所以大部份家務都是她做。這次偷渡過來,是同村的港客告訴她,可以在香港找到工做,幾個月就可以賺夠錢回鄉下起一間大屋。她就和同村的巧珍姑娘跟幾個男青年一起偷渡落來。可是上岸時被英軍發現,所以就失散了。不過她有那個港客的電話。仍然可以和他聯絡。

柱子告訴她說:“香港並不是遍地黃金,你可要帶眼識人。你和他們聯絡的時候暫時不要說出我這裡的地址和電話。凡事留有余地好一點。”

芳玲也點了點頭稱是。這時,門外又有腳步聲和人聲傳來。柱子叫芳玲鎮定一點,就把門打開。正是張督察她們回來了。柱子問:“張先生進來坐吧!抓到了沒有?”

“沒有啊!跑掉了”張督察回答著,眼睛望向正在吃飯的芳玲。

“我的女朋友來探我。”柱子笑著說道。又在雪櫃拿出幾罐汽水遞上去。

“哦!原來有客人,不阻你們了。我們走啦!”張督察說完,就帶著部下離開了。

柱子把門關上。芳玲吐了一下舌頭兒說道:“剛才嚇死我啦!”

柱子說,張督察和我很熟。讓他見見你,就不會再捉你了。”

吃完飯,芳玲很勤快地把碗筷收拾了。柱子笑著對芳玲道:“我這裡今天倒很像一個小康的家庭哩!”

芳玲回眸一笑,沒有說話。【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柱子開了電視,看他平時所追的連續劇。芳玲因為太疲倦,就靠在沙發上睡著了。柱子沒有驚動她,但是芳玲露出衣服外面的肌膚卻對他充滿了誘惑。特別是她纖巧細嫩的手腳。柱子真想握住摸摸捏捏。但是他看到芳玲熟睡的臉蛋,芳玲實在太可愛了。他不想吵醒她擔驚受累後的一刻寧靜。

柱子平靜下來,繼續看電視,但是當他看完一小時的連續劇之後。熒幕上的內容再也不能使他定下心來。芳玲平靜均勻的呼吸,胸部一起一伏的。寬敞的T恤並沒有遮住她一對豐滿乳房的輪廓,兩顆奶頭尖挺地突起。柱子實在按捺不住燃燒著的慾火。祇好走進浴室去沖一沖水。

出來的時候,不小心撞倒了一張椅子。把芳玲驚醒了。柱子就說道:“芳玲,你累了就到我房間裡的床上睡吧!沙發讓我睡。”

芳玲站起來,到洗手間一趟,柱子就把她帶到自己的睡房。這裡很簡單,但是很整潔,因為柱子是一個很勤快的人。他以舖頭為家。無論貨倉和廳房,到處都整整有條。

芳玲和衣躺到床上。柱子說:“芳玲,你把房門拴了吧!不要引我犯罪了。剛才我見到你在廳裡睡著了,我忍不住要去沖涼才可以冷靜下來。”

芳玲笑了起來,說道:“是嗎?我真的對你有這麼的吸引力?不過我看得出你是一個正人君子。我現在不想睡了,你陪我坐一會兒好嗎?”

柱子道:“明天我就幫你聯絡你的朋友。不過你也要記住有我這個朋友呀!”

芳玲笑道:“當然啦!你現在是我最好的朋友。”

柱子笑道:“你一定很累了,還是早點睡吧!有話明天再談也不遲呀!”

芳玲嬌媚地笑道:“柱子哥,你真好人。不過我現在實在很喜歡你在我身邊,你坐下來好嗎?”

柱子聽她的話,臉向外坐到床邊。可是眼睛望也不敢望她。他低聲說道:“我怕我一會兒又要去沖涼了。”

“其實你不必去沖涼呀!你要的話,我……我不敢拒絕給你嘛!”芳玲說完,羞紅了臉,默默地閉上了眼睛。

柱子不禁回頭去望她,問道:“那種事兒,你玩過了嗎?”

“沒有啊!但是我也喜歡你,再說,你這次冒險救我,我應該報答你才對呀!”芳玲說話的時候仍然閉著眼睛。

柱子道:“救你的事,是我自己情願這樣做的,我不會向你討人情。更不能因此就要你和我歡好,不過如果你也真的喜歡我,你不妨睜開眼睛讓我望望你呀!”

芳玲慢慢睜開一對美麗的大眼睛,同時逗給柱子一個嬌媚的微笑。柱子不禁渾身熱血沸騰。他俯下去,吻在芳玲殷紅的小嘴上。芳玲接吻的技巧很笨,不過總算懂得把舌頭尖兒送進柱子的嘴裡。柱子沖動地在她耳邊輕輕說道:“阿玲,我心跳得很利害,看來我真的又要去沖涼了呀!”

芳玲掙開被柱子壓住的手臂,卻把自己的褲鈕解開。然後又含羞地閉上眼睛。柱子已經壓抑不了自己的理智,同時他覺得不壓抑才是最理智。他雙手摸到芳玲胸前那兩堆豐隆的軟肉捏了捏,接著掀開芳玲上身的T恤,即時見到兩個飽滿白嫩的乳房。芳玲合作地欠起身,同時伸直了雙手讓柱子把她的T恤脫去。這時柱子清楚地看到芳玲的乳峰上兩顆鮮紅的乳頭,他不禁用嘴去吮吸。芳玲怕癢地顫動著身體,雙手捧著他的頭。

柱子的手摸向芳玲的褲頭,他輕輕把褲鏈拉下去。芳玲像一頭柔順的綿羊,舒腿抬臀,讓柱子把她的褲子褪下去。她的內褲洗濕了,所以當牛仔褲脫去後,裡頭就是一絲不掛的了。祇見她小腹下隆起的地方長著一撮烏黑的茸毛,兩瓣大陰唇上卻是光潔細膩沒有陰毛。

柱子迅速地把自己脫得精赤溜光,然後躺在芳玲的身邊,他擁抱著她微微顫抖的裸體,牽過她的手握住那根粗硬的大陽具。自己也撫摸著她細白豐滿的乳房,渾圓的手臂和大腿,以及迷人的小肉縫。本想立即趴上去把自己粗硬的肉棍兒插入她那迷人小洞。可是當他看到芳玲那一個美麗的櫻桃小嘴,就產生了另一個念頭。于是他在芳玲的耳邊說道:“阿玲,如果你還是第一次,最好用你的嘴兒吮一吮我下面,弄潤滑了,插進你的肉體裡的時候,就比較不會痛哩!”

芳玲點了點頭,就爬起來趴在柱子身上,張開她的小嘴銜著柱子的龜頭像小孩兒吃奶那樣吮吸起來。她還談不上什麼技巧,但光是這樣簡單的吮兩下子。柱子已經舒服到骨頭都酥軟了。芳玲很認真地吞吐著柱子粗硬的大陽具,偶爾還把媚眼兒望望柱子。望得柱子心裡都有點兒不自在。就說道:“阿玲,已經夠了,讓我來親親你吧!”

芳玲從嘴裡吐出柱子的陽具,平躺下來,分開了雙腿,準備讓柱子的肉棍兒插入她的陰戶。柱子爬起來,趴到芳玲的身上。雙手撫摸她的乳房,同時他的龜頭也在她的陰戶外輕輕踫觸。芳玲羞澀地閉上雙目,卻很知情識趣,用手指掂著柱子那條粗硬的大陽具,把龜頭對準她的小肉縫。柱子稍微一壓,就見到龜頭的一部份已經沒入芳玲的肉縫裡。但同時也覺得受到了阻礙。他再一用力,芳玲的眉頭也隨之皺一皺。柱子想起中學時代和同班的豪放女同學蘋蘋第一次性交的時候,並不像這樣困難。心裡便明白芳玲一定確實是處女。既然長痛不如短痛,就緩緩使勁地壓下去,祇覺得“卜”的一下,芳玲的嬌軀猛地震了一震,柱子的陽具便整條地塞進芳玲緊窄的陰道裡了。

柱子關心地問道:“我弄得你很疼嗎?”

芳玲的眼角掛著淚花,但是她仍倔強地說:“不要緊,是我甘心情願給你的嘛!”

柱子靜靜地讓粗硬的大陽具,在她的小肉洞裡塞住了一會兒。溫柔地問道:“我很想在你裡邊抽動,又怕你會痛。”

芳玲親熱地望著柱子,說道:“這時我已經屬于你的了,你喜歡怎樣就怎樣吧!”

柱子道:“我慢慢地試一試,如果痛,你可要出聲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