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男的第一次

在我升大四的那個暑假,有一次從臺南家中坐夜車趕回臺北學校,等到晚上十一點多進到學校宿舍,才發現學校暑假停課、停止上班一週,宿舍也貼出公告暫時關閉,這下子完了,同學們都回中南部了,住臺北的不是女同學,不然就是和他不熟,而且也已經那麼晚了,不好意思打擾他們。

算了,騎著追風到東區逛了一逛,想打發一些時間,到了十二點多實在是太累了,乾脆住旅社好了。找了一家看起來還算乾乾淨淨,不是那種門口都是深色玻璃,招牌也又舊又髒,看起來很低級,還掛著XX豪華大旅社。進了大門,櫃檯是一個老歐八桑,她說已經沒有單人房了,不得已只好住雙人房她還只算我單人房的價,登記了名字拿了鑰匙就上三樓的房間,裡面設備也算瞞乾淨的,床單和棉被都很整齊清爽,素色的窗簾搭配著淺黃的壁紙,可以看出店主人也很用心。

鈴….鈴….鈴….。

奇怪,有電話,怎麼可能有人會找我呢?也許是櫃臺要交代些事吧!

「喂!先生!要不要找人陪?」

找人陪?奇怪,要幹嘛?

喔!我想到了,是要叫小姐。

此時一股邪念從腦中冒出:反正在這裡也沒有人會認得我,惡向膽邊一生。

「好啊。」

掛完電話就開始後悔了,我還是個處男呢,把第一次就這麼給了妓女,實在是太不值得了,而且如果她很醜,長的像阿匹婆?甚至萬一中標怎麼辦?皰診、梅毒、長芒果、甚至中了愛滋病,我一生不就完了。

愈想愈可怕,一顆心也撲通撲通的愈跳愈快,心理愈來愈緊張,冷汗也直冒出來。

不行、不行,我不能在亂搞下去了。勇敢的拿起電話告訴櫃臺,我不要了。

才剛拿起話筒。

叮叮….叮叮…..。

哎呀!不妙,是電鈴聲。人已經來了。

算了,管她的,不可能那麼倒楣第一次就中標吧, 心一橫就把門打開。

一位看起來清清秀秀的女孩站在外頭,素淨的臉龐脂粉未施,但可以看的出——她非常的漂亮。穿著一見米老鼠圖案的T袖和牛仔褲,足下一雙白色的布鞋,留著一襲柔亮的長髮,淺淺對我一笑:「嗨!你好。」。

在這麼漂亮的女孩子面前,我頓時手足無措起來了,結結巴巴的說:「好好…好….啊啊。」我呆呆的回答,懷疑她她是不是走錯房間,因為她看起來就像普通在校園裡的大學女生,一點都不像印象裡的應召女郎。

「請問小姐要找….。」我得問清楚她是不是走錯房間,可別亂搞才行。

不過這似乎是多餘的,因為她已經把T袖脫下來了。

她戴的胸罩並沒有肩帶,如同8字形,渾圓的罩杯將她盈實的乳房遮住了二分之一,嫩粉雷絲花邊的胸罩緊緊的托著飽滿的乳房,剪裁適宜的胸罩填充的剛好,將整個乳房撐挺的亭亭玉立,那至少是33吋的高聳,就像廣告通乳丸那些女人般俏挺。

渾圓的罩杯中央微微尖起,肯定是她的乳頭了。

我感到自己褲子的前面有種異樣的壓迫感,不停地膨脹、膨脹…,。那種選美小姐比基尼的照片,已經讓我一邊幻想一邊打槍打到腿軟的女體,居然活生生的出現在我眼前。

她似乎早已習慣男人那種目瞪口呆的樣子,將她頭髮往後一甩,側著頭,笑著說:「我美不美?」

我張開口,卻緊張的說不出話。

解開牛仔褲釦子、拉開拉鍊、脫下褲子、將布鞋踢掉。一切動作都那麼的柔暢自然,而且毫不做作,就彷彿她正在家裡的浴室準備洗澡般。她的內褲是白色的,有著白色花紋的蕾絲滾邊,三角形的地方稍微的隆起,隱約地好像有著模糊的黑影,映襯著纖細的腰枝,她的大腿很勻稱,就像蕭薔的褲襪廣告般誘人。

她牽起我的手,另我突然間有觸電的震動,就像我和我的暗戀對象趁著過馬路時偷牽了她的手,既緊張又激動。拉著我到浴室門口,回過頭:

「你在外面先把衣服脫掉。」

胡亂的把襯衫、褲子脫掉,只著了一條內褲,走到浴室門口,深深的吸一口氣,用力捏一下大腿,痛的讓我相信這不是在作夢。

進浴室一看,她已經把胸罩和內褲脫下了,全身一絲不掛,纖細的雙手輕輕的在搓揉自己的乳頭,嘴裡咬著一撮的頭髮,使她及肩的長髮顯的有些凌亂。她的下體充滿著濃密的體毛,第一次看見女人黑裡透紅的地方,我的呼吸顯得相當激烈。

當我還沒有來的及回過神來,她已經把手伸進我的內褲,握住我那硬的有點發痛的陰莖,慢慢的搓弄它,奶子整個的頂住了我的胸口,我幾乎快要窒息了。

當她把我的內褲脫下時,【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直挺挺的肉棒就昂首向前的雄雄頂出,漲成赤紅色的肉棒,在她輕撫下更加的堅硬勇猛。一手托著我的根部,另一之手卻靈活的把玩我的兩顆蛋蛋,一波一波的熱浪從下體湧出,從脊椎直貫腦門,從沒有接觸過女體的我,已受不了這種刺激,感到一股液體澎湃的要從龜頭衝出。

不行!不行,這樣就射了太沒檔頭了,一定被她當笑話。

我極力的夾緊屁股不要射精出來,她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窘態,雙手離開了我的肉棒,開始用香皂塗抹她的身體。

「你在坐到小凳上去。」她打開蓮蓬頭將我淋濕,並告訴我。

我以為她要幫我抹香皂,沒想到她開始用塗滿香皂的陰毛幫我擦背,從背部、肩膀、胸口,自然而然的我躺在地上讓她騎在我上面幫我刷下體,那種用陰毛服務的洗澡,又比只用手幫我上皂技巧要高明多了,也另我興奮的飄飄然去盡情享受。她含了一口熱水,我正疑惑要幹什麼時,龜頭已感到一股熱流迴盪其間。含住我的龜頭,用舌尖緩緩的纏繞,輕輕的舔,和這熱水來回刺激,這次我真的檔不住了。

一陣強烈的刺激立時從下體溢入腦中,那是一種突如其來,連我自己都無法防備的刺激,短暫而強烈。陰莖強而有力的在她嘴裡抽送,一陣一陣的液體從龜頭衝出直入她嘴裡,她手握住根部亦不停的來回抽動,讓陰莖受到更猛烈更持久的刺激,全身的肌肉也緊繃到極點,血液幾乎完全集中在下體,去感受那人間至上的肉體歡愉。當抽送逐漸減緩、減緩,我也精力放盡塌在地上。她露出一副滿意的笑容,吸允著敗戰公雞般的龜頭上最後一滴精液,仰起頭來一股腦的把口裡的熱水和我的精液吞下。

這令我感到強烈的震撼,自己打手槍時都不曾去嘗那濃腥的白色黏液,而有個女人不但願意幫我吹,而且將射出的ㄒ一ㄠ/ 吃進去。古語說一滴精九滴血,也許這也就是為什麼她的身材這麼好,皮膚也白細誘人的原因。

將身體沖乾淨後她披了一件毛巾先走上床,我握著縮成一團的小雞雞,努力的使它再振雄風,卻毫無起色。突然想起了電影上那些不能人道的老不修,面對床上漂亮的小姨太努力的喝鱉血,吃鞭,卻依然無用,而令小姨太取笑的鏡頭。

糟糕!這才只是前戲而已就抬不起頭了,主菜都還沒開始吃呢,舉不起事小,被她取笑丟臉事大。就怪剛才不應該興奮過度,把精力放盡。

又搓又揉了老半天,完了,實在太丟臉了。

「先到床上來我幫你。」

臉一紅,被她看透心事了。披上條毛巾,我像是做錯事怕被老師責罵的小學生,怯怯懦懦的坐到床邊。她從背後抱住我,在我耳際輕輕的說:「你是不是第一次。」。